首页 灵异 九线拉王免费版下载

第4415章 这活要见人,死也得见尸啊

老太太一听竹沥这话,立马反对:“这哪能行,你这身体如今还没大好,哪里应付得了书院的差事。何况这县城离咱们这儿少说也得两个时辰,你每日来回跑还不得累坏了身子?”
   林小烛听了老太太的话,目光落到竹沥那似乎被风一吹就倒的瘦弱身体,刚才扶着他的时候,能感觉到他身上嶙峋的骨头咯的自己生疼。来了杜家的这两天,他的脸一直都是苍白的,嘴唇毫无血色,昨天夜里自己朦朦胧胧中也被他咳醒过几次。县城书院里的差事多半是教书先生,他这身体如何支撑的住啊!
   竹沥低头思忖了一下,“我这身体吃了这么久的药,每天上几个时辰的课还是受得住的。从家到县城往来是稍微有些远,我直接住在书院里就好,也省着每日来回走了。”
   林小烛诧异的看着他,这么一来,不就等于直接离开杜家搬出去了吗,那家里就只剩下自己了?
   老太太扭过头,皱着一张脸摆摆手:“不行,我不同意,你想都不要想。即使你身体受的住,那你媳妇咋办?你去了县城书院把她自己留在家里,那娘还给你娶媳妇干啥!我这啥时候能抱上孙子!”老太太暗暗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红叶,都说养儿防老,大媳妇红叶进杜家少说也有三四年了,也不知道为啥至今还没怀上呢,能不让人着急吗?如今杜家的香火全都指望在竹沥和小烛身上了,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俩分开住!
   竹沥伸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两下,蹙眉说道:“娘,如今抱孙子重要还是杏花重要?想抱孙子不是还有大哥和大嫂呢么。”说到这儿,他能感觉到林小烛的眼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让他微微觉得有些不自在,心脏不规则的跳动了几下。他垂了头,盯着白色中衣上洗的发白的一点,避免去看她的眼睛,接着说道:“小烛和我还年轻,也不急于这一时。等把眼前的难题过去了,日后在说吧。”
   老太太拧了眉,“日后,日后是啥时候?”她用眼睛剜了剜红叶的肚子,心里冷哼一声,指着竹训和红叶,指不定猴年马月呢!
   红叶余光扫到老太太的眼神,立刻站起来,眼里燃着怒火:“娘,你刚才那眼神是啥意思?你这是嫌弃我来杜家这么久了没给你抱上孙子?”这不是明摆着暗指自己呢吗!终于表现出来了啊,自从嫁过来就给这杜家当牛做马,娘家也没少帮趁着杜家,如今所有的情分竟然全都抵不上一个孙子值钱!
   红叶胸口上下起伏了两下,委屈的泪水一点点涌上眼眶:“你们以为我自己不想生儿子吗,这几年药也吃了,秘方也找了,就是不见效我能咋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每次回娘家的时候娘家都问啥时候能怀上,如今村儿里的妇女们也都在私底下笑话她!她用双手捂住脸,扭身掀开门帘就要往外走。
   不成想正撞上刚要进门的一位花白着胡子却精神矍铄的老头。老头子皱着眉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肩膀,对红叶嚷嚷道:“你干啥这么毛毛躁躁,火急火燎的!”
   红叶见了这人,揉了揉红了的眼睛,委委屈屈在门口站好,规规矩矩的小声说道:“里长,你咋来了?”
   里长冷哼一声,“我咋来了,我再不来村里就要被你们家吵架的声音掀翻了!”
   杜老爹和老太太连忙把他让进屋,让他坐在炕首。里长倔脾气上来,耸了下肩膀,把杜老爹的手甩开。“我说你个杜老三,当初咱俩光溜溜跳河里一起洗澡的时候你忘啦?咋变得这么不合群呢!平时在村里看着我你都绕着走,想跟你说句话都逮不着你人。知道的是你性格孤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当了里长瞧不起人呢!”
   杜老爹涨红了一张老脸,吭哧了半晌说道:“哪有,我这不是日子过的穷,不好意思见你嘛!”
   里长气的用拳头捶了他肩膀一下,“穷?你家现在有我家小时候穷吗?饭都吃不起,都是你隔三差五从家里偷两个土豆馒头给我填肚子。如今你这年龄大了,脾气就倔上了,眼里根本没人。你说,今儿你都让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你都不找我帮忙,要不是刚才听村儿里看热闹的人说的,我都不知道你现在这么熊!”
   杜老爹垂着头,一双干枯的手不停的摩挲烟斗。
   里长看他不吭声,更生气了,对老太太说:“弟妹,杜老三是个老顽固,我跟他没话说。”他用手指了指缩在林小烛怀里哭的一抽一抽的杏花:“你如实跟我说,如今欠那李家多少银钱,我给你出,可不能让咱们娃再去那狼窝里受苦了!”
   杏花一听,立马哭了出来。林小烛瞪大了眼睛,这里长没想到是这么洒脱的一个人,这么说杏花的事儿有希望了?
   杜老爹皱了一张老脸,摇头说道:“这不成,哪能让你拿钱,你家文升和文修还没成亲呢,有的是要用银子的地方……”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太太暗中拐了一肘子,老太太红了眼圈:“刘三哥,不瞒你说,如今我家正为了银钱发愁呢,你若是这次能帮趁着我们杜家一把,这大恩大德我们绝对不会忘记的!”
   里长立马拍了下大腿,用眼睛乜斜了杜老爹一眼:“看见没,还是弟妹实惠。你这老顽固,就知道死扛。当初竹沥生病,你也不知道托人去县城给我捎个信,要不然杏花何至于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如今我卸甲归田才知道你家这么难,哎,都怪我啊,若是时常跟你联系着,想必你也不能这么难开口。可怜了无辜的孩子!”
   杜老爹听的,心里一酸,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竹沥站起来,对里长作了揖:“阿沥替爹娘和杏花谢谢刘伯,这银钱,我们势必会尽快还上的!”
   里长大手一挥,“哎,我还有事求你呢。如今咱们村过两天马上要兴办书院了,省着这附近十里八村的孩子们到县城求学不方便。书院地址都选好了,就在村小河对面,只是咱们村这读书人没几个,其中你是最有文化的。我合计着,等你身体好了,若是能来书院教书,必是极好的。就是月俸若是跟县城比,差了一大截。”
   竹沥连忙说道:“刘伯,看你说的,到哪里都是教书育人。能为村里乡亲们干点好事,我求之不得呢。书院开课我一定去,到时候也好把欠您的钱早日还上。”
   送走了里长,一家人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至少杏花不用再去李家受苦了。林小烛在屋里把李家父子弄的一地狼藉的东西收拾好,坐在炕边抹了抹汗。竹沥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外面折腾了一早上,如今身上冷的要命,又开始不住的咳嗽起来。林小烛喂他吃过药,赤着脚双手抱膝坐在他身边,看着他蹙眉难受的样子却一点也帮不上忙。这里医药条件有限,杜家又没钱,他这身体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如今大哥竹训腿又骨折了,杏花的事儿简直是雪上加霜,让她这个外人看了都着急!
   好一会儿,竹沥平静下来。视线一偏,看到林小烛光着的两只脚丫,十个脚趾头圆滚滚的,白皙的晶莹剔透,莫名喉头一紧,立刻慌乱的移开视线。抬起眼眸正对上林小烛清亮的眼睛,在她瞳孔里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心猛的一跳,瞬间觉得呼吸有点乱,他别过脸,脸颊微热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林小烛扭过头,视线顺着窄小的窗户看向窗外马上枯萎了,就要抽出嫩芽的桃树,和远处村里叠叠幢幢的房屋。心里琢磨着,明天一定要去趟县城,就是到集市卖点野菜也要帮杜家分担点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