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玄海

谐音。

墨阳秋看着下方跪着的孙子,咳嗽两声说道:

“元阙,我命你去玄海林争夺近日流传的梦灵草来,咳咳,为……”

“是的,爷爷。”面无任何波动的墨元阙几颗退了出去。

梦灵草,是专属玄海的特产。而这药草的药性可以说很特别,就是让你做一个梦……

“小白、小白……”

玄海深处,李尘摸了下脸上的汗水,对着在前面的奔跑的小白狐叫到。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都走了好几天了,你倒是给个准话呀。”

“啾啾、啾啾……”白狐指了指前面,回头对着李尘就是一阵无奈。

随着白狐指的前方,一片清莹透澈的湖面出现在眼前,在眼光的照耀下波光鳞鳞。

……

朱雀城,位于玄海周边的一座大型城镇之一。

东南城角的一条青石街道上,熙熙攘攘的小贩贱卖声不绝入耳。

其中位于街道一角的位置有张方桌,桌子旁边是块破烂的布帆,上面写着潦草的几字,算余遗策。

而此时就见有一个灰布麻衣的老头正处于那摊位上,躺坐一旁东张西望,与摊主老头闲聊着。

“李老头,你看那前面的出现看一对穿着光鲜亮丽的青年没有,啧,这女娃倒是长得俊俏,这男娃也不错,有点老头当年那么一丁点帅气。”

“木老头,你你脸皮也贼厚吧,你年轻时候什么样子我又不是不知道,就你……”旁的那老人鄙夷道。

“李老头,有什么厚不厚的,我年轻的时候本就那样,你这是嫉妒,哈哈!”

“李老头你看。”灰衣老头伸手一指。

“他们好像向着我们这走来了,不会是找你的吧!”灰衣老头提壶喝酒,瞟了眼街道上那有点格格不入的俩人。缓缓道:

“啧!好像真就那么回事看来你这生意要开张了。”双脚一伸,躺做在那。

“木老头,那可不是来找我的,而是找你的。”那位被叫李老头的算命先生笑了笑的说道。

“李老头,别唬我了,找我,找我能做什么,你这话我可不信。”老头一阵摇头,笑容满面。

“你看,来了,看着就知道了。”

而就在两老头讨论着的周远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来到了,李老头摊前。

看了眼李老头,又看了看木老头,而后脑海里微微回忆着什么。

“木前辈,晚辈司天宗周远拜见前辈。”年轻人稍微拱手身体微微前倾道。

天宗,木离秋像是想起来什么,正准备去拿酒壶的手微微一顿,不耐烦的说道:

“你们这些小兔崽子,快滚,别再我面前出现。”话音一落,一股强大的威压落在了周远他们身上。

木离秋微微皱眉。

那周远旁边的女娃有点意思,好像不是天宗的心法。有点类似百媚宗的玲珑决。

周远头上微微出汗,有点不敢背膀被压了快重石一样。艰难的颜色飘向旁边的苏唐。

苏唐看了看眼前的木离秋,冷声说道。

“晚辈百媚宗苏丽拜见木前辈。”

像是牵动了什么,在确认出苏唐苏是来自百媚宗的时候,木离秋就心里一揪。

“晚辈师傅交代过我一件事情,说是在看见您的时候,要告诉您,纤彩师伯已与三月前仙逝……”

“不可能,不会的……”

“纤彩只是上次天劫的时候受了伤,不可能严重到这个地步,你说的是假的。”

“只要我找到那传说中的九心叶,纤彩就一定还能有救的……。”木离秋阵阵微颤,神情涣散的大声说道。

只见天地间一抹剑光,出现在城外,御速而来。

“剑…剑仙……”城内百姓看着天边的那把白云一切两半的剑,憧憬跪拜了下来,嘴边喃喃细语着。

周远面前,只见那把剑立在木离秋面前,嗖的一声,连人带剑消失在天迹。

“哎!你们不应该来着的,走吧。今后怕是此地不得安宁了。”李醇微微叹了口气,随即摇了摇头,转身收起了摊位来了。

朱雀城,城主府,段渊看了看天边的那消失在天际的剑,心中微微苦涩……

天渐渐黑了下来,夜也深了,盏盏灯火下,都有让人难眠的心事,而这些故事却正是这世间的色彩。

听湖,李尘自己编排的名字,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夜色听湖前,李尘睡卧在青石上,白狐则坐余身侧,双手学的人类合并,双脚盘坐着。

缓忽间,只见一缕缕清气浮与白狐头顶,若隐若现……

些许,一个身披轻纱、发丝及腰,朦胧的少女浮现眼前……

夜色静好,白狐就这样不知道过去多久,在那团模糊的身影消失前,那淡淡的虚影像是个好奇宝宝似的,突然有了灵性,死命的眨着眼睛,晃头四顾。随即大笑了起来,不过已经没声音了。

清晨,李尘被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唤醒,朦胧睡眼前,出现一双晃悠悠的眼睛。

“我去,小白狐你别一大早的近距离凑进来,被你吓了一跳了。”李尘顿时清醒了过来。

“扑通”

李尘脱去衣服,扑通一声跳下了湖中。

昨天李尘观察了一天了,也不见水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只不过在接近下午的时候看见了水面上倒影的云朵被一劈为二了,等他抬头看去的时候,天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

………………

滴答滴答,粒粒的水珠滴落在一个不知怎么了就躺在地上的孩子面前,溅起了少许水,打在了那孩子脸上,原本脏兮兮的脸也干净了些许……

也不知过了许久,琉璃发现漆黑的世界多了一个亮点,随之越来越亮了。伴随的亮光随来的是一阵阵头痛……

刚上完班的李尘骑着刚买到不久的小电驴缓缓驶过桥面,可能是他就得自己的听觉出现的问题,只见好像附近有女孩的叫声,像是很痛苦的声音,随即便减缓车速四处寻望。

果然在快到桥头的时候发现桥底下趟着一个小女孩,随即李尘则纠结起来了,虽然他心里也想救下,可胆小的他却怕那女孩是不是诈骗团伙,扮演可怜无助的小女孩,等着路过的好心人来搭救。

内心挣扎的李尘四处张望,突然眼前神色不一样,想是想到的了什么,此刻也没顾忌什么,就疾步上前。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逆天仙后逆天仙后梦里若依|仙侠杀生,夺仙,逆天,改命。 她是仙者眼里的妖怪,是魔道的大王,还是万念归一的天命仙后,。 入魔道征仙途,崇吾山顶,熠熠生辉。 至于送她整个仙界的神仙,她不稀罕,背叛过她的人,即使把她记忆抹了,骨髓里她也不稀罕!
  • 王者盛宴王者盛宴友情链接|仙侠丈尺剑,舞乾坤,乱世天下饮疾锋,青丝恋,倾红颜,琴弦鸣动燃烽烟,踏征程,绝尘起,金戈戎马血泪寒,英雄梦,血染襟,问,谁主沉浮铸丰碑...
  • 夜月天宸夜月天宸宸祺|仙侠一个生于战乱年代的幼童,天生灵魂残缺,身体虚弱被父母遗弃荒野山林。后被一个少年所救,后帮他修炼,在在这个世界里存着两块大陆,但彼此隔绝。有一天两块大陆冲破界壁撞在了一起,引发了战争。沧海桑田时间变换。所有人都早已分不清自己到底属于那一边。但后来一些人身上的源力产生了突变,成为了一种新的源力--赤源。弑杀、残暴、冷血成了这种生灵的代言词后世人称他们为赤逆者。因弑杀、残暴遭到全世联合剿灭。直到有一天一个孩童的出生,身上同拥有两种源力。这是命运的作弄还是厚爱,最终的路会走向那?他最终的选择是什么?故事由此展开。。。。。。。。。
  • 那一瞬那一瞬冬君|仙侠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夜我听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找你的一丝气息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只是就在那一夜我忘却了所有抛却了信仰舍弃了轮回只为那曾在佛前哭泣的玫瑰早已失去旧日的光泽上架前每天保底一更,上架后每天保底两更,和氏璧打赏加更。
  • 误入修界误入修界山涧小鱼|仙侠正版修仙,内含修仙原理+宇宙探秘,有别于其他仙侠小说,不会让人看的糊里糊涂!
  • 言之灼灼言之灼灼古古易|仙侠怪他出门没看黄历? 一着不慎被误伤自此穿越...... 一位眼泪鼻涕抹你全身,抱着大腿不撒手,还直喊你师父的师尊...... 一个心系旁人,一言不合就下山施(试)药,被众人交(yao)口(ya)称(qie)赞(chi)的热心师妹...... 随着各色人物的陆续登场,想来某人的仙生应不会无聊......
  • 参天参天文艺骚年|仙侠天地分九重,一重一世界。神佛端坐于九天之上,冷眼看凡尘。浩瀚天地,芸芸众生,在这红尘俗世,演绎了多少悲欢离合,慷慨悲歌!凡人总是愚昧,被教条懵逼双眼,如同蝼蚁一般苟且偷生,轮回不止。不过千万年来,这亿万生灵,却也总有那么几个,会抬头看一看这天地……
  • 仙路不见仙仙路不见仙危思安|仙侠三千年前,古越国境内,大凉山上方虚空,一道漆黑空间裂缝骤然张开。伴随模糊的凄厉吼叫,散发耀眼五彩灵光的光团,携摧山崩岳之势,坠入大凉山腹地。不久,一处修者势力,在此地兴起......三千年后,一个普通的早晨,一位中年人背后背着一把长枪,自远方走来,疲惫沧桑的双目,满含慈爱,看了一眼怀中熟睡的婴儿,随后迈步入大梁山山脚的山阳镇。这一个故事,从山阳镇开始......
  • 师父并没有什么卵用师父并没有什么卵用朽鱼|仙侠尤雪儿这辈子都没有想到,她堂堂杀手界‘无冕之后’,去游乐场玩个跳楼机给跳穿越了。这是命中注定还是冥冥中的安排?遇到凌听风那一刻,她的心都乱了,可是她也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既然爱上了怎会放过?她会把她的美人师父变成她的,什么师徒乱伦统统都是浮云!只有她尤雪儿想不到的,没有她得不到的。尤雪儿本以为凌听风会像《花千骨》中的白子画一样绝情,可是为什么好像有哪里不对?凌听风为她堕仙了,还宠她宠的无法无天,不在意世俗的目光,只为在她身边曾记否他说过:“倾雪恋,情不变,我许你生世长安!”
  • 此妖爱修仙此妖爱修仙西希沅|仙侠沉睡了六十七年后醒过来,南宫姑娘想做的只有三件事:猎妖,和师父、妹妹过普通的田园生活、报仇。一天她终于找到了她的仇人,然而她发现有些事情和她记忆中的,和她认为的并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