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背着背包的路上,看过许多人,听过许多故事。

“媳妇儿,那丫头真考上了?”宋明阳工地下班回来,就听见张月梅在和邻居刘大姐说宋北柠的事儿,连手都没洗就忍不住问张月梅。

“老宋回来了?你们俩口子可真是有福气哟!对了,我就不和你们两口子闲聊了,我儿子还等着我做晚饭呐,你们也进屋去吧啊!”“行,慢回啊刘大姐。”

刘大姐扭着身子进了屋,张月梅脸上的笑意顿时戛然而止。“傻愣着干嘛?进屋!”“哎你等等,你还没告诉我呢!”宋明阳期待了半天,张月梅愣是没说,可把他给急得。

“我饭还没做呢,哪儿有工夫和你闲聊,忙活了一天,这肚皮不饿是吧?”不再管宋明阳,张月梅径直走向厨房,把围裙系在腰上忙活起来。宋明阳摸了摸空落落的肚子道:“你不说我还真给忘喽!”

收到录取通知书之后,宋北柠还是在小餐馆儿继续工作了一段时间,直至临近开学时,才打算从那里辞职。和往常一样,宋北柠早早儿的就在餐馆门外等着了。

“小柠呐,你怎么来得比之前更早了?你其实可以晚一点儿来的,也就不用在外面站这么长时间了。”郝叔骑着小电驴,又瞧见了她瘦削的身影。

“没关系的。”“进里头去吧。”郝叔开了门儿,示意她进去。宋北柠没有一来就告诉郝叔说自己要辞职,而是把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后才向他提起。

“郝叔,我有件事儿要和您说。”“小柠,有什么就说吧。”宋北柠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郝叔,我今天来是辞职的。”郝叔擦着杯子的手停了下来。

“小柠,你为什么要辞职啊?”“叔,我马上就要开学了,所以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工作了。”“哦…是这样啊…读书是正事儿,一会儿叔就把你这段时间的工钱结给你。”“好。”

宋北柠在这里工作了两个月多一点儿,但是郝叔给她结了整整三个月的工资。“叔,您这给多了吧,我还没上到这么长时间呢。”“也没多少钱,拿着吧,你这么小就出来工作也不容易。”

“不行,您赚钱也很辛苦,我不能要。”宋北柠把多出来的钱递给郝叔,但是郝叔还是不愿收回,反而佯装生气的样子,她也只好收下了。

“谢谢叔,一会儿等大伙儿来了我给他们道个别就走。”“行。”员工们陆陆续续的来上班,郝叔将大伙儿聚到了一起。

“郝叔、阿姨,还有各位哥哥姐姐,再过两天我就要开学了,所以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工作,这段时间很感谢大伙儿对我的照顾。”

“小柠,你的意思是你这就要走了?”“嗯。”“可惜了这么听话的小姑娘,你走了以后我们上哪儿去找你这么勤快又懂事儿的丫头。”

赵姨抹了抹眼泪,众人间的气氛也变得悲伤起来,连同向来没心没肺的李一澄,脸上也没了笑容。“好了,大家别这样嘛,以后咱们一定会再见的,以后我还有暑假寒假可以来这儿不是?”

“行,以后只要你想来咱们这儿,叔就随时欢迎你!”道了别,宋北柠离开了这家待了几个月的小餐馆儿。她从未想过离别有多难过,但是这次,她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那种不舍。

在路上宋北柠就从工资里面拿出了除开要上交给张月梅的工资剩下的钱。回到家后,宋北柠把工资老老实实的上交到了张月梅手里。

回房间后把需要带去学校的东西给收了起来,她没几件儿看的过去的衣裳,也没有护肤用的东西,就带了几本对高中课程有帮助的资料和洗漱用品,一个行李箱就装完了,至于睡觉用的被褥什么的,学校里统一发放。

到了开学的日子,宋明阳和张月梅因为宋北桉学校提前开学,难得有空送了宋北柠一次。“爸妈,你们就送到这儿吧,一会儿我就得上大巴了。”

“行,我给你的学费和生活费你可别弄丢,也别乱霍霍,完了我可再没有多的给你。”自己女儿要离开家去很远的学校上学,张月梅没有一句关心的话,而是张口闭口都是钱,见此,宋北柠更加确定自己选择到华阳一中是对的。

“好了,我走了。”宋北柠略带生气的拿过宋明阳手里的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去。“哎我说的你听见没?”神经大条的张月梅没有感觉出宋北柠的变化,还一个劲儿的嘱咐。

宋北柠加快了脚步,宋明阳虽说不在意宋北柠的感受,但是也能看出来。“行了行了,人都走了,咱回去吧。”“这死丫头又抽什么风?叫了这么多声儿愣是不搭理老娘。”

宋明阳有些无语,自顾自的离开了车站,留下张月梅在原地吧嗒吧嗒个不停,张月梅念叨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才连忙追过去:“死宋明阳,走也不告诉我一声儿!”

上了车,宋北柠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拿出了张月梅给她买的‘老人机’按了几下按键,发现没什么可玩儿的,又放在了包里,睡觉打发时间。

要说这‘老人机’,还是宋北柠要到华阳一中去上学,联系家里不方便,求了老半天张月梅才勉强给买的。就是那些老年人用的按键手机,没有游戏不能拍照,只能接电话电话和发短信。

在这个人人都用智能手机的年代,宋北柠这个就是一个老古董。在车上半梦半醒睡了约莫两个半小时,大巴车终于停下了。

司机一脚踩下刹车,宋北柠不受控制的向前猛地一倾撞到了脑门儿,睡眼惺忪的她顿时精神抖擞,直捂住脑门儿呲牙咧嘴。

“到地方了啊,要下车的赶紧下!”司机戴着墨镜朝后头甩了一嗓子,乘客们排着队下了车。宋北柠捂着头下车拿了后备箱里的行李箱。

到华阳一中还得转车,下了大巴还得坐公交,宋北柠对这地儿不熟,看了站牌才上了赶往华阳一中的公交,在车上一刻也不敢放松,就怕自己错过。

“华阳一中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拿好自己的行李从后门下车,谢谢合作。”公交上的广播提示到了站点,宋北柠才敢拖着行李下车。

同类热门
  • 霸道宠婚:鲜妻,撩不够霸道宠婚:鲜妻,撩不够梦浅夏|现言【新文求支持,这是宠文,男女皆身心干净】【欢迎加入读者群:517133846】“老公,我要……”包包~“好!”话音未落,她的人已经在床上。……他是禁欲系总裁,帅气多金有颜值,是全市女人的梦中情人。一不小心得罪他,夏天悠的生活不再安宁。男神夜夜爬上她的床,要了她的人,夜夜笙歌到凌晨。咳咳……说好的禁欲系男神呢?
  • 一觉醒来我和首富结婚了一觉醒来我和首富结婚了伊莳一|现言家族破产,林心昕一朝变成落魄千金受尽屈辱。 曾经最爱的那个人转眼也成为仇人。 林心昕发誓,哪怕豁出全部也要为父母报仇。 谁知…… “江晏你为什么要害的我家破人亡。” “心昕,这是伯父临终之时交给我,看完你就明白了。” “我不信,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为了永远和你在一起!” 林心昕历经千难才发现,自己居然恨错了人。 但是贫穷如她还能怎么办? 孩子都生了,还能离咋滴。
  • 我靠追星脱单了我靠追星脱单了perhap|现言圈里一直在说,追星的是没有男朋友的命,孟孟母胎solo了26年,谁曾想到居然靠追星脱单了?还拥有了一个又man又能方便追星的男朋友
  • 女明星成婚记女明星成婚记一帘媚阳.CS|现言梁晓晓,青春靓丽的二十三年人生中,最大的追求就是看美男。为了看美男,吃得下苦,耐得住寂寞,终于可以和一流美男拍电影了,可是投资商违约了……怎么可以这样!为了看美男的事业,她豁出去了!咦?投资商要潜规则……太棒了!就让潜规则来的更猛烈些吧!
  • 一生只爱边伯贤你一人一生只爱边伯贤你一人童稚MY|现言余乔:“我余乔”伯贤:“我,边伯贤”余乔:“永远保护边伯贤”伯贤:“小丫头怎么保护我!”余乔:“怎么不行!我不光要保护你,还要对你好”伯贤:“诶,你这样弄得我很弱诶!”余乔:“不弱不弱,我们伯贤最man了!”伯贤:“恩,老公罩着你!”余乔:“切,我才不要呢…”
  • 爱人的声音爱人的声音安奕anyi|现言他跟我说他要走了,要我守护他的故事,然后在他不知情的时间里说出来——
  • 危险笑容危险笑容左左8023|现言如果你依然单身,不要心急。上帝正望着你,说:“我要为这个女孩留一个特别的人。”乐瑶带着母亲去世前写的遗书,心情无比复杂的离开了豪门之家,这一走便是四年!为了生计她不得不比别人更加努力,因为她现在一无所有...以前是她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现在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一个经过四年的磨练终于成为一名出色的化妆师!她从来不抱怨自己的生活因为某些人所赐,过的如此辛苦,因为她现在还不够强大,她现在所受的这些磨难只会让她更加坚强!总有一天她会证明父亲当时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要么就闭嘴接受这个社会的现实,要么就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她很幸运,因为她遇到了和她同患难的艾彤!她有非常疼爱她的哥哥,还有那些不问代价,真心对她好的朋友,当她的人生遇到了外貌与气质兼备的蓝诺,才华横溢,一直走在时尚尖端的Edward,一直对爱情非常执着的乐瑶又会怎样选择?
  • 宝贝儿,别走宝贝儿,别走卑微了承诺|现言她愤怒的说“你给我等着,你会后悔的!”另一个她流着泪“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几年之后,她成了黑道上闻风丧胆的“枫叶”的帮主,她在商界也大有成就,然而这一切,不过只是为了报复另一个她罢了,可当再次遇见她。。心还是跳得如此不规律,她迷茫了,她恨这样的自己,到底,结局会如何呢?
  • 钻石婚宠:首席总裁99次示爱钻石婚宠:首席总裁99次示爱野酱|现言就因为五年前他的年少轻狂,错过了她整整五年。五年后,她回来了,还带着一对萌娃,他原本想着把她娶回家,可她却死活不愿意。“”嫁给我好吗?”他屈尊去求她“好,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真是回答我。”“好。”“你是处吗....”他毫不犹豫的回答是,想让她看到自己的真诚。“你骗我!你是处那我的孩子哪来的!!”哦哦哦~~掉进陷阱了.....终于,她答应了。婚前,他对她说“小琦,你终于肯嫁给我了~”结果她却冷冷的回答“我现在可以反悔吗?”“....”他在Z国一手遮天,却一次又一次的栽在她手里;她在人人眼里温润尔雅,却总喜欢逗他。
  • 早安,杀手总裁早安,杀手总裁师傅在上|现言国民老公霍展霆,Fir帝国总裁,传言他冷静,自持,身份神秘。第一次吃饭,她追出去,“你东西忘拿了”不经意触碰他冰冷的手指。第二次她落水,他给她做人工呼吸,她的心跳快要跳出来。第三次坠机落入岛屿,野外生存他又再次救了她。他真的只是个帝国总裁,S市市长吗?为什么跟着他,总有意外的危险。那份依赖的感觉加深,她失了心,那个冰冷的男人何尝不是?“这世上我只在乎一个人,我的老婆,裴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