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难不倒我剑法

这一日,南言星依旧一个人在南城湖垂钓。

其实南言星喜欢到这垂钓并不是因为真的因为心情烦闷又或是喜欢垂钓,他其实是在等一个前辈,或者说在等他师傅。因为这个老者教会了南言星许多东西,不仅仅是钓鱼,还有那一套自己已使得行云流水的剑法,所以他想他,他想碰到他,他想捉弄他,每每想到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人还能被自己捉弄到,南言星的喜悦总是显而易见。

只是,他好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现在他感觉他已成为了他。

但是南言星却从来不知道那个老者竟是江湖已成名三十载的独钓寒江雪。

当年这个武林大会上凭空出现没有门派的少年凭借一门逆隐飞流术,将六沉门天才剑客夜岚山击败了。当年夜岚山以六沉门门主的身份出现,可是当年武林人人公认的武林盟主的接班人,他的七双杀绝技至今仍是武林神话。当年寒江雪击败夜岚山后,他并没有争夺武林盟主之位,而是突然销声匿迹了,后来武林中的人经常看到一个像寒江雪垂钓的背影,江湖的人才称他为独钓寒江雪。夜岚山惜败以后接替武林盟主的就是后来以天云十六剑击败各大门派的薛暮沉。

薛暮沉被称为天云山庄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是他将天云山庄发扬光大,也是他第一个修改了天云山庄创立的天云十三剑,那多出来的三剑也就是他稳坐武林盟主至今的原因。

而那三剑的两剑分别取自七双杀的连横和逆隐飞流术的逆流,而另一剑则是这两剑的合纵。当他当上武林盟主那一刻,他宣布天云十三剑不复存在,以后叫天云十六剑,当年没有人知道他的意思,甚至他的父亲也无法理解他为何能凭借平平无奇的天云十三剑夺得武林盟主之位,而众人不可思议的更是:那一年,薛暮沉才十七岁。

就这样天云十六剑稳坐了剑法第一的宝座整整十五年,如今,他的神话依旧流传。

又在凝神垂钓的南言星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年轻人,鱼上钩了!”

南言星却无动于衷的托着下巴在哪里,干脆连眼睛都闭了起来说:“别逗我,鱼上不上钩我清楚的很。倒是你,你的船漏水了。”

一个惊讶的声音传来“真的吗?”

湖边一艘小船上一个年约四十的老者正在四周察看着,当他发现被南言星欺骗的时候,南言星已经悠然的躺在船的另一头了。

南言星得意的笑着:“又被耍了吧,哈哈哈,我的功夫是不是又长进了!”

那老者划浆,将船慢慢向湖中心驶去,说道:“嘴皮子功夫倒是长进了!”

南言星又笑了笑说:“那还用说,不过话说回来,这段日子你都去了哪里了,我急得就差点没派人来这湖里打捞了。”

老者其实早已习惯南言星这夸张的说辞,没有理会他,只见湖面的波纹一圈圈的荡开,就像他们两个的笑容。

南言星受不了老者的沉默,走到了老者耳边说:“你真的都没有想我?”

老者推开南言星,一边划桨一边说:“想你不用说出来。”

南言星嘻嘻一笑:“哎呀,这突如其来的肉麻,我受不了!”

老者将浆放下,然后从船里拿起鱼竿,坐在船头将鱼饵放到湖里,然后对南言星说:“别捉弄我了,这功夫我接不住。臭小子,最近有没有惹麻烦啊?”

南言星激动的说:“什么麻烦,我惹的那不叫麻烦,我那是行侠仗义。”

老者不屑的说:“你确定那不是好勇斗狠?”

南言星解释道:“那哪能是,现在我的武功在南城哪里还有对手,我现在是南城少侠。”

老者模仿着南言星的话:“哪里还有对手。”只是他将‘哪’字故意拉长来说。

南言星笑了笑说:“师傅,一段日子不见,怎么还幽默起来了呢?不过师傅,我可能过几日要离开南城一段时间,我爹说要带我去运一趟镖。”

老者听说南言星要离开南城,他知道这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这小子了,他突然变得深沉了起来。当初,他见南言星和自己投缘,而他除了捣蛋外心地却善良,而他也不想自己这一身的武功就这样消失于江湖,何况因为自己当初的一时争强好胜而害得夜岚山六沉门遭人满门灭口,他一直带着悔意。而他传授南言星这一身的武功其实是想南言星有朝一日能替自己找出当年杀害夜岚山一门的凶手,他知道自己查了那么多年都没有结果,或许再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南言星他生性聪慧,或许以后他能替自己查出来,那自己多年的心愿也算可以了结了。而他一直迟疑不敢告诉南言星真相,是怕他正直年华的少年会因为这事而付出代价,他又有些于心不忍。

这次听说南言星要随父亲出镖,那么也就是说他父亲已经决定要将南门镖局的重担交给南言星了,那么也就意味着她要学会承受了。

所以他想了想说:“也好,年轻人是要出去闯荡的,这江湖之大,你不去走一遍,哪会成长,你看你整天待在南城,像个傻小子一样。”

南言星又笑着说:“那师傅你跟着徒儿一起得了,一起吃喝玩乐多好啊,你就当我孝敬师傅你老人家。”

老者拍了拍南言星的头:“你用吃喝玩乐孝敬你师傅,臭小子。”

南言星没有缩头,他知道老者只是做个生气的样子,他疼自己还来不及呢。

南言星故作悔意的说:“徒儿知错了,那师傅带徒儿去闯荡江湖也行啊,师傅不是常说江湖险恶,徒儿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师傅教呢?”

老者好像要和南言星扯清关系的说:“别,我哪会教你东西,你教我还差不多!”

南言星又笑着哄老者说:“师傅呀!你教我的剑法我都没学会呢?你要经常待在我身边教导督促我才行呀!”

来自转过头来,又是一掌往南言星的脑袋拍去:“学会了没有?”

南言星委屈的说:“师傅,痛痛痛,学会了学会了!”

嘻嘻,南言星对着老者一个笑脸。

老者实在拿南言星没办法,谁叫他是自己唯一的传人呢,又时常陪在自己身边,逗自己笑,他内心其实很感激这老天爷能赐给自己这么一个徒儿。

南言星突然又说道:“师傅,话说回来,你传我的剑法可有名字,这么厉害的剑法,我下次得报出来啊,前几日在大街,我一个人对付七个人,我打得那些人像疯狗一样四处逃窜,别人都让我报我名号,我说南门二少爷,别人也不知我门派剑法啊,师傅,我得有个门派才行。”

老者这一刻,在南言星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当年打败夜岚山那时自己自信说的那番话:逆隐飞流术___寒江雪。

南言星看着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师傅,他用手在老者面前比划着说:“师傅,你是在想门派吗?想到了没有?”

老者看到南言星的话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倒是南言星鬼灵精怪的说:“哎,师傅,你看你和我都是经常钓鱼,不如我们就叫钓鱼门的了,这剑法嘛?老是快到无踪影的,不如叫无影剑吧!”

说完他自己摸了摸头笑了笑说:“师傅,会不会有点俗啊?”

老者也微微一笑了,但是他没让南言星看到,他只好应付南言星说:“是俗了点。”

南言星突然吓一跳似的说:“我就说嘛,英雄所见略同,我还是再想一想,哎,师傅,我家是南门镖局,不如以后我们的门派就叫南门吧!不过跟师傅好像就没关系了,不行,不行。”

这时的老者突然应声道:“南门,倒是不错。”老者也知道,这武功传给了南言星,也该让他有个名号,而南门正好是南言星的姓,以后南言星要是能在江湖有一席之地,这南门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名字。

南言星疑惑道:“南门南言星,这也行?”

说完,老者忍不住笑了出来,南言星看到老者笑了,他受不了了说:“你看连师傅你都笑,以后我打败别人要说南门南言星,别人不也得笑啊?看来还是得改。”

老者摇了摇头说:“南门南言星多好听,人家一听就记住了。”

南言星想想倒觉得也是便先决定用着先了,只是这剑法还得有个响亮的名字才行。

他又接着说:“这剑法叫无影剑太平凡了,不行,得改,哎!我词穷了师傅,你帮忙想吧!”

老者说道:“现在这剑法是你的,你来想就好了!”

南言星听这话,心里高兴了说:“现在是我的,那我叫他……哎呀,这可真难倒我了。”

老者盯着自己的鱼竿,没有理会南言星的自言自语。

想破脑袋的南言星始终想不出来一个好名字,他扯了扯老者的衣服,想让老者搭理一下自己,他无力的说:“这真的难倒我了这剑法。”

南言星不知道老者脑袋转得这么快,只听见老者说:“这名字不错啊我觉得,难倒我剑法。”

南言星眼睛都睁大了,翻了个白眼,倒头躺在了船上。

老者这回责骂道:“哎呀!你这臭小子,合着你今天是来给剑法起名号来了,学艺未精,先想出名,我看你是还没清醒。”

话说完,拿着钓鱼的竹竿将南言星挑到湖里去了。

南言星掉到湖里,掉到湖里的南言星许久没有一丝动静,反倒是老者的鱼竿似乎有鱼上钩了。

老者将鱼竿收回,只见南言星也从湖面漏出了头,嘴里喷出一口水,对着老者说:“师傅,你钓到我了。”

两师徒瞬间调戏了起来,南言星一漏头,老者便打一棍。

就这样,他们两个这样嬉戏间度过了半天的时光。

南言星离开时对湖面船上的老者说:“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的剑法发扬光大,到时天下众人皆知,这难不倒我剑法。”

看着南言星大言不惭的样子,他脸上皱出的纹如同浆在湖面划出的水痕,朝着整个湖面荡漾开来。只是看着南言星天真的样子,他没有告诉他关于逆隐飞流术,关于六沉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江湖有约江湖有约文洋醉雨渡|武侠江湖,是什么?是这山,是这河!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纷争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不止是侠客和佳人的故事;还有欺压,争斗和杀戮,更有真假难辨的君子。
  • 九州仗剑九州仗剑顽石6640|武侠“勇士们,让蓝天下的土地,都成为我们蒙古人的牧场!”茫茫草原上,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振臂一呼,来自大草原的冰冷铁骑席卷欧亚大陆,建立了一个空前绝后的蒙古帝国。到元顺帝时期,帝国内外腐朽,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一时间,中原大地狼烟四起。本书以元末明初,群雄逐鹿天下为背景,写一个乱世蝼蚁在风云变幻的时代,成为一代武学宗师的故事。(本书是传统武侠写法,希望大家能喜欢。)
  • 夜雨叹江湖夜雨叹江湖君归北|武侠中晚唐旧日江湖,纷争四起,二十年前一战后,各派或隐没或一息尚存。二十年后,新老各派重现。 一年前因事出走的宋平,来到三更街开起酒楼,没过多久,与人争斗。又顾念师恩以及身世之谜,四人一同重回江湖,没成想困难重重,他该如何走下去呢。
  • 九天龙王九天龙王西沐颜|武侠子书少龙因辜负父母的期望而跳下悬崖,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得到一位神龙的传承,一件件好事在他身上发生,经过一步步的努力成为天龙最后统治天下。
  • 江湖一钩江湖一钩某天失忆|武侠多情自古伤离别,哪堪江湖人无情。有一钩,名离别,有一人,伤心人。一钩一江湖,一钩一别离。(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江湖,这是我自己的江湖,不敢攀比神作,属于一个90年的年轻人心中的江湖,不是金庸古龙心中的江湖。天下文章一大抄,肯定有些地方会有别人的影子,但是我觉得还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 写给爽爽的书写给爽爽的书球球和肉球|武侠一本写给我深爱的女生顺便记录自己生活与幻想的书
  • 浮剑沉沙浮剑沉沙跃马澜沧|武侠滇南的毒,西蜀的弩,湮云楼中皆人屠。永旭的剑,北苗的术,碧落黄泉见浮屠。江湖中口口相传的民谣,各掌一方的红尘五宗,神秘莫测的世外三脉。随着永旭之巅倾十世三百年而成的名剑日照晨曦问世,江湖之中风云再起,人心、人性、亲情、友情、阴暗、光明。哪里来纯粹的善恶,何人又能抗衡浮沉命运。若世间本没有净土,那待你我各执光影之时,以杀止杀,在这浊世之中,僻出一片净土。
  • 武仙传承系统武仙传承系统范氏之魂|武侠练武为何? 一为安全,二为自由,三为守护,四为武道巅峰! 武仙传承系统,成就武仙,踏武道巅峰!
  • 都市少年闯江湖都市少年闯江湖御宅君|武侠“我们其实是衡山派弟子”“啥?”“然后,今天这两位就是你的师父了。”“啥!!!”就这样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少年光荣地加入了武侠的世界,一个广阔的江湖世界向他展开
  • 炼凝诀炼凝诀刘学银|武侠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和一个富家公子的成长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