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连云峰

天元七年,皇帝破天荒地做了场媒,下旨要求安国王爷迎娶蓝如海的嫡长女蓝楹。

安国王爷,姓高单名一个吟。

其作为东璃国数得上名的翩翩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皇商、世人眼中最受皇帝宠信的臣子,可以说是无数少女的春闺梦里人。

如此的人,却要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作王妃,不知酸掉了邕州城多少名门闺秀的牙。

更别提这位王妃在成婚后还颇受宠爱,一度因为日子过得太快活而被豪门贵族里的妇人孤立。

但其实蓝楹最大的梦想,是拥有一个大院子。

在院子的东边种杨梅,南边植莲花,西边栽金桂,北边培枇杷。

四季花常在,岁岁食无忧。

至于嫁人……记得及笈礼上,她曾信誓旦旦地说,她绝不附庸任何一个人。

当时蓝老爷气得手里的那盏上好的雨前龙井都不心疼了,一把掷到地上。府里的夫人姨娘也哭倒一片,湿了好些手帕。

东璃国虽民风开放,但若是有女子上街嚷嚷自己不嫁人,怕是只会遭受众人的非议,就连家里的姐妹也会被人冷眼以待。

可她蓝楹就偏要当众人眼里的反骨,他们不理解,她便去寻找理解她的人。

于是乎,蓝家少了位大小姐,而江湖中多了一个叫乐生的人。

乐生,乐此一生。

世人越是要束缚她,她就越要反抗,要寻找最自由的姿态,逍遥人生。

所谓:“来时一个人,去时一场风。”

但俗话说得好,两人若是有缘,便是走路都能被路边的一个小石子拌到一起。

陈汉便是将她与高吟之间的丝线扯在一起的第一位媒人

却没想过,她有一天会坐在红轿子里左一摇右一晃地入了安国王府的门,成为高吟的妻子。

在故事最开始的时候,高吟甚至只是个不太起眼的甲乙丙丁,陈家村人口中皮囊好看些的“油头粉面的小白脸”。

而她,是早早就背上行囊在江湖里飘摇的侠客,传说中的亦男亦女、亦正亦邪的安生,连云峰的土匪窝里闯出来的人物。

就算让他们自己想,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最后的枕边人竟是对方。

作为陈家村的头头,他素日除了担心没有银子使,第二担心的就是自己的义妹安生今天有没有开心。

虽是半路结交的兄妹,他却毫不吝啬地向这个来路不明的妹妹表达自己的热情。

今天送上新得的貂皮,明天又煞费苦心寻来几盒点心,便是最不爱的诗词也会背了几句。

以至于在连云峰上,人人都知道那位被大哥宠着的女子动不得。难得的是,经过一年多的相处,抛却大哥义妹的身份,竟找不出几个不喜欢她的人。

在山上的梨树枝头刚刚有了白影的时候,高吟就被陈家村的人套上黑布袋子拐了上来,同行的还有七八位和他一起去青水城的人。

关押着十几个人的石头房子狭小而破旧,地上铺了一层不知历时几世几年的烂干草,草上面还有斑驳的血迹。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腐臭,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骚臭,那是某个公子哥禁不住吓撒出的排泄物散发的味道。

起初还有人捂着鼻子抱怨臭味,后来连鼻子都不捂了,只呆呆的瘫在地上,不说话也不动弹。

敢跟土匪对骂的,已经被几个手劲大的扇得脸高高地肿起来。带头搞事的惨点,被废了双手双腿,说是要推到山崖下边喂野兽去。

土匪的手段从来就残忍,但却与传说中的有些许不同。

听说土匪劫人,第一步是砍下一只手指或脚趾,然后再送到各自的府上要银子,三天时间,若是钱财未到土匪手里,再送到府上的就是一具尸首。

如今他们被抓了几天,却仍旧没有人询问他们家里的信息。不知道是传言出了错,还是憋着什么大招在等他们。

又过了两天,已经有人开始用指甲在灰黄的墙壁上刻字,盼着哪天这个土匪窝被端掉的时候,能有人知道他们来过。

但细看墙壁上前人留下的东一句西一句的字,就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徒劳。连云峰山势险峻,易守难攻,要把土匪窝里的人逮到何其容易?

高吟有时会趁外面的人不注意,偷偷踮脚从石屋唯一一扇窄窄的小窗往外看。

邻近的是一条小泥路,时常有人经过,大多是些手里拿着农活器具的妇人,再往远看就是层层叠叠的草丛与树影,此外便再看不出什么特别的。

平日也不算清静,只是这一天格外热闹,似乎整座山都活过来了。

他们的耳朵紧紧贴在墙壁上,隐约听到对方嘴里在念叨什么人,再后来便是越来越多的渐愈靠近的的脚步声。

“吱呀——”不知历经多少年风雨的木门发出刺耳的声响,待适应了突如其来的强光后,众人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为首的叫陈汉,是他们早就见过的土匪头头,在他身旁站着的却是一位他们还未见过的女子。

女子虽身段瘦削,个子却比陈汉还要高出一两寸,头发被高高地束起来,着一身黑色劲装,整个人看起来利落又干脆。

女子和陈汉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有几个大娘不知道附耳与她说了些什么话,惹得她笑倒在对方的怀里,直不起腰来。

“是个可利用的。”旁边的人拿胳膊戳戳高吟,小声说道。

女子的地位并不低,与其他近日来对他们横眉冷眼的人不同,虽然是在陈家村里,却像一朵被保护起来的小花,连笑容里都找不到一丝虚伪和傲慢。

“真不知道这群邕州城来的粉面油头的小白脸有什么好,手不拿铁,足不远行的,咱庄子的大汉哪个不比他们来得强。”有人叫嚷道。

“就是,庄子那么多好汉……”

“我看陈老三就不错,壮实还能干!”女子身旁的妇人指指一身高体壮的大汉说道。

那大汉也是反应快,手脚利索地上前头翻了几个跟斗,又露出手臂上那颇为夸张的肌肉,朝女子笑得一脸自豪。

安生啧了一声,故作不满地嚷嚷道:“都说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喜欢搭上小鸟依人的小娘子,我那么强,不得喜欢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么。”

“好好好……只要你喜欢。”陈汉在一旁一如既往地附和道。

安生听到答复随即把目光放在屋里的那堆人身上,却看见……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孺慕生欢孺慕生欢河言|古言慕生欢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赚很多很多银子,早日脱离慕槐的魔爪…… ——恩人说:“欢欢,我这刚好有五百两,先借给你吧。” 她真不是那种见财眼开的人,这五百两她日后一定会还的! ——慕槐一脸铁青的看着正在翻墙的某人,很好,胆够肥,看来真把自己当杏花了! “元绍!把院墙砌高点,若是让那没出息的再爬出去,我唯你是问!” ——“欢欢,你花了我的钱,还与我一夜春宵,如今拍拍屁股就想走吗?” 不是,你们别误会,我一定会对他负责的,呸!不是,我啥时与你一夜春宵了? ——慕槐冷笑,一夜春宵?很好,小三都找上门了,他今夜就要看看她的春宵还在不在!
  • 一世宠妻:邪王的绝色王妃一世宠妻:邪王的绝色王妃千桥荀|古言他,冷漠无情杀人从不手下留情,有着战神之称,但那只是昔日之说,一夜之间,实力被封印。她,扮猪吃老虎,被遭退婚后废材身大变,什么皇子?哼,就算是皇帝白送她她都不稀罕!就你?本姑娘就是嫁给傻子也不要你。
  • 细雨瑶香细雨瑶香林君心|古言前世的火海时时犹在眼前,今世如不与你相逢,结局是否能改变。如不能改变自己的结局,不能报仇雪耻,至少,不能让你和我一同共赴黄泉,是不是?
  • 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梵缺|古言为了逃避追杀,贺兰玖躲入水底,一不小心看见了某妖孽果体。她嘴贱说:“哥哥,你……没啥看头?”一句话引发血案,她被妖孽重伤!这下梁子结大了!等妖孽落难了,她又狠阴了他一把。得逞后,她阴险笑了:你毁我清白,我让你不举,公平吧。妖孽反击:“那……我们就凑成对吧。”“!!!……”(妖孽宣言:本王可以欺负你,但,别人不行!)
  • 素手覆天下素手覆天下泓宸|古言穿越成孤苦无依的庶女,赐婚于傻子王爷。谁知王爷深藏不露竟是个妖孽,宠她无法无天,为她甘负天下!她笑,全世界只有他愿为自己丢了生命,只要能携子之手,颠覆天下又如何!(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美人师傅你有毒美人师傅你有毒梨子萌|古言师傅太无赖,徒弟只能更无赖!作对?叛逆?NO。俗话不是说,日久生情。俗话不是也说,打是亲,骂是爱。茬三说:“俗话都是错的,我才是对的。”卿宁笑:“嗯,你是对的。”【论美色】腹黑师傅强势壁咚!告白!温柔!腹黑!毒舌!节节逼近!茬三捂脸惊呼:徒儿当真受不住!【论钟情】他抱着她在空中连连旋转360度,当天下人面,“茬三儿,我爱你!”茬三捂脸嚎叫:师傅你真热情!|||“师傅啊,师傅……你听我解释啊,听我解释!”茬三自知做错了事儿,拽住卿宁那锦丝衣袍,两眼含泪。“你这是跟谁学的?”卿宁听见此话手一抖,抽了抽嘴角。“君汀斋里唱戏的……”“……”【加扣扣1个更新,读者评论10个更新】【古代言情】
  • 太后你别跑太后你别跑雾眠|古言某眠新书《藤仙记》待养肥,古典仙侠,新书宝宝求收藏。 华敏沄讨厌表妹这种生物 前世是太后的时候讨厌 前前世是小透明的时候讨厌 然而今生,她怎么就成了那谁的表妹
  • 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深闺毒女:重生嫡小姐是以卿卿|古言太历二十二年,至亲蒙辱,幼子惨死,她的善良换来的是夫君无情,长姐无义。这仇,这怨,只能以血来还!曾经执意相随的夫君变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曾经倾心相赴的邀约变做险象环生的战局!腹黑冷面的睿智王爷,志同道合的世子殿下,竹马情深的少年将军……一切重来,她不允许自己的命运被操纵!这一世,她要手刃仇人,也要享受一世的锦绣福缘。
  • 嫡女乱世:傲娇王爷哪里跑嫡女乱世:傲娇王爷哪里跑白初七|古言高中生染凝安,一朝穿越,变身大小姐,打渣男,斗庶妹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但是谁来告诉她,为啥偏偏遇到这样的王爷呢?!!!!他,高高在上的璟王,传说中他骁勇善战,却性格暴戾,天生面丑,天天带着个面具。她,堂堂相府嫡女,集千万宠爱于一身,身带怪病,有些乖戾,因此无人敢娶。一见惊艳“帅哥!!!你叫什么呀!?家住哪里?成亲了啵?”二见惊魂“哎呀吗!!!!半夜趴在我家房顶干嘛!!!!?”三见……狗腿“嘤嘤嘤王爷你要关爱我们这种小老百姓啊!我以前真不是故意的啊!”“嗯……行”关爱就关爱吧,喂喂喂怎么关爱到床上来了。某女怒:“九王爷!你把我带到床上来干嘛?”“当然是关爱关爱啊”某男厚颜无耻
  • 做吾妻做吾妻又喃喃|古言相隔千年异世相遇,意外还是命中注定?她,国色天香,锦心绣肠。“呵,我来了!”他,浪荡不羁,傲睨万物,“爷想做的事还没人能拦!”两人之间相爱相恨又相伴,纷纷扰扰却不忘初心。如果这辈子终究是你,哪怕万劫不复,哪怕相思入骨,我都只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入故。欢迎加入《做吾妻》读者群,群号码:54731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