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6章 买衣服

“看来你经常来这用膳啊。不过也确实挺好吃。”薛芙凝正说着还抬手去夹向一块嫩豆腐。

慕白澈点点头也开始使动筷子,“好吃便吃多点,瞧你这瘦小的模样得多补补。”

薛芙凝只顾着眼前的美食,就只是点点头回应他。

用完膳后,他们从湘华楼出来。芙凝好奇的看着周围,摇头晃脑,左顾右盼。

街边热热闹闹的,商贩在不停的叫唤着,穿过来来往往的行人,他们来到一家名叫意彩坊的店。

看店名她也能想到这是卖衣裳的,慕白澈在旁轻轻的抓住芙凝的手臂。

“薛姑娘,小心台阶。”

芙凝下意识的手颤抖了一下,才低头去看,发觉竟有个台阶,差点她就要被绊倒了。

大概是眼睛还没有好,隔着纱布着实也不能看太清楚。

“以后你叫我芙凝就好了。”芙凝灰白的脸上又挂起一丝温暖的笑容,好似那冬日之阳。

他只是点点头应了声,“嗯。”搀扶着她往里走。

一位中年妇女身着百榴花长裙,头戴翠兰花步摇,有规有矩的正步走来。

“哟,慕大夫可是带姑娘来选嫁衣了?”店老板娘打趣的问道。

“不是的不是的,这是暂住我家的一位朋友。”慕白澈倒有些怯意,双手抽出并且拼命的左右摇动,在向老板娘解释道。

芙凝透过白纱望着店老板娘,轻轻的向她说着,“我叫薛芙凝,是他的朋友。”

慕白澈下意识的点点头,店老板娘满面笑容,乐呵呵的道:“芙凝姑娘啊,我觉着你挺适合我们这套衣裳的。”

正说完就朝里头走去,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套素色罗裙。

随眼一看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白裙上绣了几朵白茶花。

老板娘得意洋洋的将这套裙子拿给芙凝,脸上更多几分骄姿,十分笃定的说着,“芙凝姑娘,保你试穿后定不后悔。”

芙凝倒有些质疑但为了一探究竟就接过了裙子。

薄荷般的清凉瞬间从手中闪过,丝滑的手感,轻透的纱质。她心中暗叹:“竟有如此好的布料衣裳。”

整理一番后,素色罗裙完美的衬托起她的秀美,乌黑的秀发散落在肩后,倾国倾城之容丝毫不差,双眼虽被白纱遮盖,可她身上却有着一股灵韵的气息。

店老板娘似乎也有被惊讶到,炯炯的双眼放大,不禁赞叹道,“你是我见过第一个能把素裙穿出如此妙美之人。”

芙凝这话一听小脸又多上几分绯红,“您过誉了,我只是个平平无奇之人。”

慕白澈细细打量一番她,确实她很适合这类素色裙。

店老板娘轻轻一抓芙凝的手,激动不已,拉着她往外走去。

“正好外面太阳正灿烂,重头戏还在后头呢。”

芙凝被她拉着到太阳底下,感受到了阳光暖暖的洒在身上,她站在原地不动,她依旧疑惑不解。

刚想开口问,慕白澈稍稍有些惊讶的称赞道,“想不到这裙子还会变色,真是妙极了。”

店老板娘在一旁笑的合不拢嘴,给她解释道,“裙上的山茶花变成红色了多美啊。”

“我真是太感谢你给我挑的这套裙子了。”

芙凝把嘴一抿,脸上显出一种美妙的笑容,而在这暖暖的阳光下似乎什么都在慢慢变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清穿之情深不悔清穿之情深不悔画梅如娇|古言前世今生,缘起缘灭,皆有因果。今生我穿越而来,只为和你相遇。心之所悦所以情深不悔,不管遇到多少劫难,我皆爱你一生,不悔一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纨绔小娇妃纨绔小娇妃花木兰心|古言六年来她来到王都,入住沈府成为沈家二小姐。 六年后,她长大成人,与身边的亲人开始窝里反。 渣姐欺负,姨娘虐她。就连爹爹也不疼她。 一次机遇,她成了王妃。 在屡次的险恶斗争化险为夷。 智慧与聪颖令她锋芒毕露。 一次次与暗势力迎面交锋。 成亲后,小丫头有点花心。 “要不是和皇上做了交易,我可能就跟别人跑了。我觉得隔壁家的那个小哥哥比他好。” 某他:她休想,人都是我的了,注定哪哪都是本王的,大不了我把隔壁家那个小哥哥腿打断。
  • 灵眼萌妃:太子接个招灵眼萌妃:太子接个招凉水鱼|古言她,神经大条的穿越人士,被人一棒敲昏替嫁住满亡灵的国度,她连国家的名字叫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被皇帝封公主嫁了啊喂!他,神秘的亡灵大人。宠她,疼她,护她,还喜欢没事吓吓根本吓不倒的她。可是,她却成了他掩护真正目的的障眼法,一个炮灰。尘埃落定,真相大白,当他开始寻找她的踪迹,却遇到一只萌哒哒的半灵包子。
  • 王懿传王懿传婳瑛婼|古言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百姓女子,他,高高在上的圣上;可谁知他们二人在年幼时就已经相爱甚久了,也许没有人会想到,他们的爱是在短短一瞬间建立的。还记得那是一个冬天,他被人算计,流落民间,是她,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不顾一切的把他带回了自己贫穷的家,就这样,年幼的两人擦出了爱的火花。十几年后,他,早已是高高在上的一代君王了,可他心里一直没忘记她,四处打听她,终于,在一次巧妙的邂逅中,两人相遇了,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
  • 县令有诏:这个督公我宠了县令有诏:这个督公我宠了眉有|古言青天县来了个女县令,姓花名赫儿。传言此人是个奸诈狡猾,鱼肉百姓,横行霸道,欺压良民的‘不要脸’之徒。骂声一片中,花赤赤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县令’大业:带领百姓创业致富,举办县草选比大赛,联谊临县解决大龄单身狗的脱单难题……正在县令大人一片好评时,御司诏的那个大太监却衣衫不整的扶着腰从县衙里跑了出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蚀心蛊,女帝的冷面佞相蚀心蛊,女帝的冷面佞相镜颜|古言【一生情,一生殇,烛摇红,影不成双】她说:“舅舅,凌儿此生所有都给你了,这条命,你留给我好么?”她曾是集万千宠爱的公主,天真烂漫,不染尘世嘈杂;然,一朝变故,她敛去笑靥如花,从此坐拥江山如画。他是武林独孤氏的家主,是权倾朝野的丞相,是她名义上的舅舅。亲人,爱人,敌人?心计,手段,使诈!当她一步步握紧实权,登上巅峰,一个惊天的秘密呼之欲出……她恨他!悬崖之上,她重拾笑靥,纵身跃下。卍卍卍“独孤少卿,我们的孩子该唤你父亲还是舅伯?”“独孤少卿,此生怨,朕,来生报!”卐卐卐当他遇上她,一段孽缘的开始,注定是一阙山河涤荡的哀歌……【简介无能,有甜有虐,对伦理问题有强迫症的读者,慎入。】
  • 穿越之王爷太宠倾城王妃穿越之王爷太宠倾城王妃白壹埋埋|古言商业名媛,被妹陷害,成为大家唾弃之人,最后被妹杀死。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朝代,发现身体原本的主人也被算机,她便发誓要报仇,结果阴差阳错嫁给腹黑王爷。
  • 误嫁俏王爷误嫁俏王爷慕惜珍儿|古言夏田如愿穿越到古代,却成为一个王府打杂丫鬟。寻死无果却因有着倾城的容貌,代替宁府死去的三小姐出嫁给有名无位的大皇子。隐藏这内心的感情,只为寻求一线生机,处处隐忍。却被心中那个最重要的人伤害,最后才发现原来一直有一个人在背后默默帮助保护自己。她能否发现自己爱的归属,最后真的能如他所愿退隐山林,从此不问凡尘之事吗?
  • 花落未须悲花落未须悲蓝地瓜的盒子|古言在红昭阁,她是受人追捧的神秘舞姬,引的湛王必来捧场,在‘’花钥‘’组织,她是经过层层筛选的杀手,完成十年之约刺杀朝廷害虫。身为郡主的她,花般盛开的年纪,又会遇见谁呢? 女主:—花了了:拥有扶桑国郡主身份的花钥成员,身世浮沉雨打萍,被国师收留,手段了得,心境淡漠的杀手,同时是红昭阁不露面的红牌舞女 男主:病弱宰相:智计鬼才心思通透,性格淡漠。花了了心里特别的存在,一抹夜色里的白月光 正气少年湛王:痴迷红昭阁神秘的舞姬,宰相暗中扶持的天选之子,被花了了刻意接近 风流世子花迟:花了了青梅竹马的搭档能够将后背交付的人 王勃阳—红昭阁阁主,收留各界奇人异士,培养能人为大周皇室贡献。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