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高考浩劫

刚吹完头发,顺带剪了下刘海儿,头发虽然没有完全吹干,但是刘海儿可是实打实的剪毁了。陈蓂沫很是懊恼,但又接不回去了,只能作罢。

“下次剪刘海儿再谨慎一点儿,慢慢地剪短,这次就当是吃经验吧。”她对着内心的另一个人说。陈蓂沫每次都能在内心幻想出一个愿意听自己说话的小人儿,有时是小孩子,有时是老人,男的女的都有过,全凭当时的心情。然后等到晚上临睡前,在床上把最近对小人儿说的话,记录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她管自己的日记本叫《祖安日记》。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也就是说距离陈蓂沫高考还有364天了。

“我去,时间过得也真够快的,我还什么都没做,甚至不知道要做什么,感觉都快来不及了。”陈蓂沫这些年都这样迷迷糊糊的过来的,突然的觉悟让她感觉倍受打击。

她是想去武汉大学的,她的家乡虽然不在湖北,但离武汉很近很近,而且武汉大学有美丽浪漫的樱花,她还很喜欢吃热干面。凭着无比优越的自知之明,她也晓得这是不可能的。

“最起码也要考个520以上吧。”陈蓂沫脸上也出现了像是义无反顾的表情,真的是反常。

有了承诺,下定了决心,陈蓂沫目标就不会改了。然而当她看向成绩单时,内心又自然地流露出尴尬的气氛。

是的,陈蓂沫的成绩不怎么好,平时上课就随便听听,睡觉难道不是最香的吗?作业她压根就没写过,大都时候,她连抄都不愿抄。好像吃东西才是最香的吧!

放假三天,陈蓂沫坐在整洁的书桌前,却还想再整理一下,再整理一下就开始学习。房门是紧锁着的,她反复确认了周围的状态近乎完美的达到了理想状态,才终于摊开了学校印的一册导学案,这一册有点儿厚,怎么说也是国庆假期的作业量,就这三天,绝对做不完。

没过多久,她终于还是盖上了笔帽,深叹了一口气,决定,拟个计划表吧,这样没头没脑的学习,效率一定不会高!

唉,真是没有办法,陈蓂沫已经没救了。

高考结束。

陈蓂沫盯着窗外操场,看着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们离开学校,他们眼中似乎带着点留恋和不舍,但更多的还是喜悦。是啊,能不喜悦吗?毕竟是终于逃脱了“高三”这片苦海。

“他们应该是考的不错吧,否则那就又要进一个更为巨大的沼泽。”陈蓂沫又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现在,陈蓂沫眼前就有一片沼泽,语文试卷。

“唉,一做语文卷子就容易跑神儿,简直有毒。”把一整张卷子翻过来翻过去,陈蓂沫还是先做了最后一面的题,作文也是像没有感情的码字机器一样敷衍了事。

她的做题习惯一直跟人不一样,可能是做题做少了,惯的吧。

经过两天的煎熬考试,成绩已经陆陆续续出炉了。陈蓂沫莫名的比上次的成绩好,但是班级排名还是中等偏下。

这节课班主任又开始推测,高考是一年容易一年难,还说这年简单,轮到陈蓂沫明年的高考,估计要难一些。然而当她看向刚刚过去的上一届高考试卷。

WTF!Are you kidding me?这么难!陈蓂沫的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一个广告:

“嗯~,考试的香气。”

“行家呀!来尝尝新出炉的卷子。”

“你这卷子,难到掉线了。”

“是你智商不够吧,大叔,脑残片。”

“我知道,考完来两粒。”

这些事儿没过多久陈蓂沫还是都忘了,只是那个学习计划还白纸黑字的塞在书包里。

陈蓂沫依然照常的过着穷逼的学生日子,不知不觉的过完高二,过完暑假,来到了高三,虽然依然懒懒散散,但之前拟的那个学习计划表好像起到了一点儿作用。本来计划的要求就不高,勉勉强强能完成个差不多,成绩也稳定在了中下游,偶尔能往前面游动两下,随后又滑回原位,她自信的认为这是稳定,是好苗头。

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既然没退步,不就说明了我进步了嘛!

唉,没有办法,陈蓂沫已经没救了。

高考结束。

时间总是在你想快的时候慢,想慢的时候快。现在轮到陈蓂沫离开这个生活了三年的校园了。领完毕业照后,和同学像往常一样打了声招呼,拍了几下肩,一起问候了出题人,就坐回了原位置,好像是班主任要讲几句,忘了他说了什么,反正一个大男的,把一群人说的眼睛冒汗就很离奇。离开的时候她特地从操场路过,绕了远路,只是想带着最后看一眼的心态,彻底脱离这里。

陈蓂沫高考完还是很高兴的,向往常一样很稳定,甚至觉得自己考的不错,至少如释重负的感觉很爽。她曾经以为高考是场浩劫,没想到是场洗礼,脱离苦海后的洗礼,一种潜移默化的洗礼。她的生活变了许多,也什么都没变。

499。离一本线差了三分。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她没什么反应,反正打死不复读,然后就开始漫无目的的查询报考相关的东西。

“唉,我就知道,只要是觉得自己考好了,就准没好事儿。”其实陈蓂沫发挥的也不算差,底子就这样了,那些往日里考的比她好,高考分数却比她少的人,真的挺多的。

但是不管怎样,499分根本不够她报考一个好一点儿的大学。

“那就往偏远地区报!学费越少越好!”抱着这个思想,陈蓂沫也还是挑了不少学校,但基本上都是什么不入流的学校。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个医学院。

录取通知书她等了好久,报考期间也因为要办一些证件,回学校了好几次。她感觉已经没内味了。其实陈蓂沫家离学校本来就挺近的,只是一般的时候不让进,不然她可能挺乐意多去学校操场玩玩。以前一直想在操场撒欢儿来着。

所幸,报考那个医学院很顺利,就像你砍价时说出的第一个价格就被老板爽快答应的那样,很顺利。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们不说话这样站着就很美好我们不说话这样站着就很美好江美慰|现言连载题材暖萌类记事小说,类似窗前的小豆豆,内容讲述一对刚结婚不久却意外迎来从天而降的小宝贝儿引发的一系列令人捧腹的故事逗逼夫妇的逗逼生活,在懵懂的新世界里,匪夷所思,稀奇古怪的事情也一应的出现,令人费解却也真实存在,科学能解释的,科学不能解释的,你经历过吗?比如你和身边的人做了同样的梦,孩童跟你说他记得从前的事,到底怎么回事,迥异奇幻却有真实冷幽默的风格,喜欢天马行空额想象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有悬疑有温情有幽默
  • 穿书后我在八零当团宠穿书后我在八零当团宠一舞轻狂|现言(甜宠文,轻松无虐,男女双洁) 连笑只是吐槽了一本年代穿越文,结果被作者恶意报复安排成文中的恶毒女配,最终死无葬身之地。 连笑:“呵。” 想她一个八零年代万元户家庭,大哥吃公粮,二哥名牌大学生,三哥下海经商一把好手,家里承包上百亩地,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举,是家里金山银山太耀眼,还是山珍海味不好吃,非要跟女主抢一个注定抢不过的男人。 所以,请男女主永结同心,祸害彼此,恕不奉陪。 趁着经济热潮,她联合哥哥们做生意,创公司,买债券,投股票,小日子美滋滋。 前面的霸总,咱们认识吗,请让让。 霸总手一伸,“那不成,你得对我负责。”
  • 花开予她花开予她南武璋|现言时间过得很慢,仿佛青春是永恒。我们活在永恒的时光里,有人躲在角落,不愿呼吸新鲜空气;有人捧着阳光,却温暖不了内心。少女收割者伊凡的青春轨迹像一颗不寻常的卫星,在浩瀚的星空中划出一道单行的轨迹,与大众情人乔伊从校花时代走到了欲望都市。他和她,他和他,她和他,她和她,是亲情的交织、是爱情的火花、是身体的背叛,一切悄无声息的在金钱大厦的天台上演,一切又因为一场悲剧轰然坍塌,没有了万丈光芒转身走向万丈深渊......也许这个夏天最后的礼物就是这一场措手不及又酐畅淋漓的暴雨。紧接着又是秋天到来。欢迎加入梦境,群号码:391082674,希望每一个读者会在这里找到自己喜欢的梦。
  • 如果全世界都下雪如果全世界都下雪木溪雨|现言韩孝是一个满怀仇恨的人,被扛下所有的罪,在管教所待了六年。所以她决定报复了,就算折磨又折磨,就算眼泪无法枯竭,只要能像活着一样活着,要把自己所承受过的一切,十倍百倍的还给那些人。只是,那个不论何时都只对着她微笑的人,不管怎样只对她敞开心扉的叫易正的人,就这样走进了她的世界。如果有一天全世界都下了雪,那么易正便是她唯一的温暖的天堂。
  • 靳爷的小乖乖又凶残了靳爷的小乖乖又凶残了倍儿甜|现言靳五爷在疯人院捡回一只小乖乖,又软又甜,跟棉花糖捏成的一样。 自后,清冷衿贵的男人性情大变,对小乖乖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能放在心尖上疼着。 他承认自己有病,而她就是他的药。 他的小乖乖…… 众人目瞪狗呆:什么小乖乖?!那是我们的小祖宗。 小祖宗红着大眼睛,白乎乎的小脸,像是裹了层奶皮子,隔壁小孩儿都馋哭了。 然后一个花瓶砸上恶毒继母的脑袋。 叮!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祖宗凶残上线了~ 【1V1,微科幻,女主多重身份,暗黑女王,男主偏执成魔,强强联手,虐渣撒狗粮。】
  • 总裁夫人已隐身总裁夫人已隐身龙酒酒|现言几年后再次遇上龙皌寒,杞未奈不断告诫自己,他只是一个陌生人。然而,当他一次次靠近,攻城略地,步步紧逼,她发现自己的心又开始沦陷……这一次,她能守住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吗? 龙皌寒望着她恬静的睡颜,温柔低喃:奈奈,如果我倾尽所有也无法修补你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那就将我连人带心一并带走。
  • 致长久等你的时光致长久等你的时光鱼沧夏|现言南城,我亲爱的少年,你在你离开的漫长岁月里,我一直在等你,从未想过离开,也没忘记你不会来。
  • 系统之花瓶女的学霸人生系统之花瓶女的学霸人生泪染轻匀|现言宋佳苒,名副其实的一名花瓶女,长相惹眼,身材惹火,标标准准的尤物花瓶一枚。从小到大学习智慧神马的都与她无缘。奈何在她满十八岁,男友说要跟她分手……宋佳苒:什么?嫌我太笨了?嫌我太漂亮了?嫌我是小门小户之女?!哼!你不是嫌我笨吗!我就要考上国内最顶尖的大学!把你踩在脚底下!咱有系统!看谁能玩的过谁!
  • 耳鬓私语:惟一的你耳鬓私语:惟一的你杜公子|现言没人宠爱,那是他不懂;没遇到王子,那是时间还未到;遇见你,遇见我:你是我惟一的宝!
  • 保姆的逆袭人生保姆的逆袭人生汇金|现言农村出身的弃妇保姆,帝都之中寻得痴心总裁。 那些年你缺失的爱,我来补。 今后的你,我来护。————边江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