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遇到了最不想遇见的人

苏安雨看着出出进进的工人,心想:灵霜可以啊,动作挺快的,这么一会已经搞的差不多七七八八的了。

很快,苏安雨要求的药房全部搞定了。苏安雨清点了一下,发现少了那么几样药材。

苏安雨:“霜儿,这怎么少了几个我要的药材?”

灵霜说:“王妃,这工人师傅跟我说,这些药材还是自己去挑选的好,他发现有人想把真的药材换成假货。”

苏安雨想了想说:“也是,那我们出去买吧,那些药材还是自己选的安心。”

灵霜说:“这得先问过王爷…”

苏安雨说:“问什么问啊,不理他,咱们走,拿好银子。”

灵霜发现拗不过她,也只好答应:“那好吧,奴婢帮您打理好妆容我们就出发。”

苏安雨点头说道:“嗯嗯,谢谢我的好霜儿。”

灵霜脸上立刻泛起红晕,至今为止都没人这么叫过她,对她这么亲切的,苏安雨还是第一个。

灵霜帮苏安雨画了一个类似于小家碧玉的妆容,毕竟苏安雨长的一副娃娃相,不画成熟一点会被人说成小孩子的。

苏安雨满意的看着铜镜,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皮肤不怎么好,苏安雨心很累,看来又得多一项工作了。

灵霜和苏安雨偷偷溜出了南晨宫,可是她们不知道穆晞晨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还觉得有趣,消除气息跟在了她们后面。

苏安雨和灵霜来到一家看上去比较高大上的药房,询问掌柜的:“掌柜的,这里有没有炎草,圆扁花,红参和毒蝎子?”

掌柜的惊讶的看着她,这些可都是稀有且名贵的药材啊,这个小姑娘有钱吗?

掌柜的打量了一下苏安雨,看她貌似像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恭维的说到:“这位客官,我们这里的药材品种齐全,您方才说的那些,小店自然也有,只不过有些小贵…”

苏安雨说:“没事,不瞒你说我也懂‘一’点医术,请掌柜的拿出来给我验验货我在付银子。”

正当掌柜的拿出了药材苏安雨准备验一下,没想到,一个熟悉的没声好气的声音出现了。

苏安玉挽着穆晞楼的手出现在苏安雨的旁边说到:“呦,这不是妹妹吗?怎么?帮你的王爷采购药材啊?我怎么不知道妹妹会医术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的皇姐是女帝我的皇姐是女帝两月绵绵|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皇帝的妹妹,但这个皇帝哥哥似乎有些奇怪。日渐相处中,她发现了他的秘密,原主死去的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敌人或是战友?处在宫廷之中,或许从来都是身不由己。
  • 重生乐:莫为繁花又断魂重生乐:莫为繁花又断魂小李半仙|古言朝无宁日,暮无良夜,遇上他念念才知道自己的八字有多不好……她上辈子是做错了什么,才会次次遇见这个男人次次都危在旦夕呢?所谓冤家宜结不宜解,虽然每次都像重生一样的命运大改变,但至少她知道远离了灾星就好了,却没想……她还真的要为他断送了性命。好吧,阿爹说他命硬,克不死他就只能她死,来世她一定会提醒自己跑的远远的。如果远离不了呢?那她就……克死他!
  • 女尊重生之安然一世女尊重生之安然一世三月羽翎|古言对于谢清韵,刚开始陆安然发誓这辈子好好爱他,宠他,后来陆安然发现她跟自家夫郎的角色是不是有些颠倒? 心有所悟的陆安然从此走上了每天都想要反攻的道路......
  • 巅峰神医,夏家大小姐巅峰神医,夏家大小姐西恩雪儿|古言被搭档背叛,竟穿越到一个萝莉的身上。没想到竟是夏家大小姐。被姨妈嘲讽,被父亲打死,被妹妹欺负,夏沁雪表示内心是崩溃的。但是,我会替你报仇雪恨的。炼丹手到擒来,众兽听我令。不要小看小孩子!!!
  • 如淋清风喜不自胜如淋清风喜不自胜柳如焉|古言现代小会计年芳二十八了还在努力的啃书考试,最大的梦想是考过CPA成为会计领域的顶端BOSS。只是梦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小会计还在做梦就穿越到大宣朝。 齐国公府十九小姐有爹疼有娘爱,还有两个亲哥哥保驾护航,生为庶女却像开了金手指一样,一路顺风顺水长大了。长大的清风是古人的身子小会计的芯子,做为国公府小姐大家闺秀。她最新欢的还是数字,看着自己账本上的数字水涨船高,比给她爵位给她宠爱还要让她高兴。 齐王道:“清丫头,我们去游山玩水吧!”清风:“没时间,下家店就要开张了,要去看看装修。”齐王:“清丫头,你账本上又涨了多少?”清风抱着账本翻开指着一个数,齐王暴走了:“你比老子还富有,你还开什么店?”
  • 月虚月虚朝暮青丝成雪|古言一个绝代风华的公子,当朝丞相独子,面如冠玉,霁月清风,才华横溢,一眉一眼,一颦一笑,众生为之倾倒,哪知家庭变故,不知踪迹,亲友惧散,蚀骨之痛。再回首,一双碧眸如玉如泉,伤尽天下人。温柔有礼的尊贵皇子,潇洒谦逊的江湖才子,飞扬活泼的青梅竹马,寒冷如冰的奇绝剑士……都为他奋不顾身。这禁断之爱,该如何是好?终于有一天,他们突然发现,这个举世无双的少年神子,竟是个她?生死徘徊,月虚公子,此生不负。本文女主正常,一女多男,结局一对一。
  • 盛世谋略盛世谋略抠鼻屎的喵|古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椒房殿外当年两人亲手所植的蔷薇又开了 七十二岁的她独自一人看着园中娇艳欲滴的蔷薇 “你为何还不来接我?” 刹那间,一白衣男子出现注视着音杳,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眼里难掩深情 “阿音,我不从不曾失信于你,过去亦然,现在亦然” 音杳眼中带泪埋怨 “你从不曾失信于我,但你却让我等了这么久,你可知道我等得心都碎了,为何要我一人在这尘世间受相思之苦”他张开双手,她所有的埋怨瞬间都掩于唇齿,奋不顾身扑进他的怀里,他的怀抱一如当年般温暖 永始元年,王氏居后位四十九年去世,终年七十二,与汉宣帝刘洵合葬于杜陵,称为东园。
  • 我的待嫁新娘我的待嫁新娘四月安夏|古言从小就被抛弃在山里她,因为师傅救命之恩才有如今她,现在她一身红衣霸气回归,带领传闻中让人不寒而栗的神秘组织一起: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他传闻中战神,可是谁告诉他这什么时候冒出一个抢饭盒的? 当他明白自己心思时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放下一切,暗卫们一次一次表演‘下巴落地’都纷纷表示他们吃不消,还有王爷你能不能不笑?很吓人的。 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一个桀骜不驯的她,当两人在一起会碰撞怎么样火花呢?
  • 鬼王专宠王妃您悠这点儿鬼王专宠王妃您悠这点儿晗教主|古言男俊女美,男主迷倒大片人,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女主绝色容颜,宛如落入凡间的仙子,一颦一笑都是那么浑然天成,让人无法挪开眼,却在这个武国里,臭名扬外,不可修炼的废柴嫡小姐。
  • 如风而去如风而去披红挂绿|古言突如其来的祸患像鬼魅的幽灵,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潜入了……唱着毁灭的歌谣,准备嚼碎人的骨头……当东方现出鱼肚白的时候,真正的博弈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