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7章 咖啡馆

好不容易转完了居民区,尹羡文几乎是要爬着回宿舍了,他好长时间没走这么远的路了,最近一次还是刚回上海的时候,和赵文华、李念祖、还有福源一起,因为把所有的钱都捐给了翟家父子,他们步行逛了大半天,当时赵文华和李念祖他们脚都磨出了水泡,还是他出去给他们买的口粮。

而今天自己走的路不见的有当时的多,可是劳累程度却远远超过了当时,难道是自己上了年纪,老了?自己还没到30岁,应该不至于吧?!尹羡文给自己找着劳累原因,怎么想都是自己体力不行,上了年纪了。殊不知,他们以前在上海走的是大马路,今天他走的却是小巷,石板路,本来走石板路就比走马路费劲,即使是相同的路程,一比较下来也是石板路累人的。

尹羡文已经没有多想的念头了,回到家,满心满眼都是床,除了老实趴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之外,他现在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好在他也知道,要是自己现在就趴着,明天腿和脚都得酸痛,而且走路就会跟木头人似的,要是明天有个万一,自己这行动不便的样子还能往哪里跑?

小时候,尹羡文经常跟哥哥们往家附近的山上跑,那时候家里也并不富裕,上山基本不穿鞋,穿了的话,弄脏都是轻的,有的时候山路不好走,鞋很容易就磨破了,纳鞋底子是一个很费力气的活,娘经常晚上点着煤油灯干活,一纳就是半宿,就这样一晚上也才能纳好一只,所以他们兄弟额外珍惜娘做的鞋,每次上山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光脚的。

小时候男孩子也皮实,整天光脚在山上跑也不怕树桩子或者野蒺藜扎脚,其实扎了也没别的办法,把刺拔出来,挤挤血就完事了。等回家的时候,跟娘要一盆腾饭锅里的热水,兄弟几个一起泡个脚,再往热炕头一趴,也就算解乏了。

现在在城里,想找热炕头不容易,他住的地方有床,有榻榻米,就是没有热炕头,但是想要盆泡脚的热水还是可以的。尹羡文拖拉着两条腿,晃悠到厨房烧了壶热水,这铜水壶也够大,一壶水都能够他冲个澡的了,想到冲澡,尹羡文直接放弃了泡脚的念头,反正水也够,家里还有个大木桶,直接泡澡,岂不是更解乏?!

也别说,等尹羡文把自己泡进木桶的时候,热腾腾的水气环绕着,让他这一天的疲累一扫而空,别说日本人爱泡温泉,他曾经听小福源说,日本有几个著名的洗温泉的地方,不但能解乏,还能治病,当时小福源还许诺,等尹羡文去日本的时候,就领他去泡温泉,现在看,他们两人都被困在东北了,别说去日本,能出盛京就不错了。

尹羡文想起温泉的起源,正常来说,有火山的地方就会有温泉,一般火山和温泉是并存的,那么东北也应该不乏温泉的,东北的火山也不少,起码旅顺口附近就应该有,等他摆脱了日本人后,一定要领着淑娴他们去个有温泉的地方安家,有空就泡泡温泉,养养花,种种草!

想着想着,尹羡文就开始打起了瞌睡,还好水的温度慢慢凉了,尹羡文觉察到水温的变化,适时清醒过来,出了木桶,擦干身上,把木桶的水放掉,就一头扎进了被窝,这身上从上到下别提多松快了,尹羡文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几乎睡了一圈,等尹羡文睁开眼睛,摸出枕头边的手表一看,已经上午9点了,他昨天睡觉的时候顶多不到10点,这一觉快睡了12个小时了,看来昨天是真累坏了。

起身抻了抻胳膊腿,还好,腿没有预想的那么酸痛,顶多有点疲累,这已经很不错了。尹羡文再次感叹:要照他小时候的体质,就是再走一倍的路,也不会有啥大反应,现在可倒好,没过30就感觉体力上不来了。

尹羡文没有着急出门,毕竟是下午的事,离傍晚还早着呢,他给厂里打了个电话,说他今天有点不舒服,就不过去了,然后回床上又懒了一会,还看了会书,等到了快12点的时候才从床上爬起来,出门取了今天的报纸,磨磨蹭蹭的弄了午饭,然后边吃饭边看报纸,等吃完了也快2点了。

尹羡文就觉得今天过得特别慢,这时间都跟减速了一样,看一眼1点,过了好长时间再看,还没到2点,这啥时候能到5点呀,他在家实在没有什么可磨蹭的了,就收拾出了门。

这次他可就不着急了,反正时间够用,他就继续慢慢溜达,从居民区东边进,然后顺着小巷边看边溜达,时不时驻足看一眼路边玩耍的孩子们,还有巷子口卖糖人的手艺人,在溜达的功夫,他还顺便找了个擦鞋匠擦了鞋。

尹羡文这么闲逛,在外人眼里,就是个没事闲溜达的,其实尹羡文可不是无的放矢,他在溜达的功夫不断的观察着,看是否有人跟踪,也仔细留意了居民区这一路的人和物,看和昨天是否有差别,如果有太大的差别,他就要留意是否有问题了。

等到他溜溜达达转到咖啡馆正门的时候,手表已经显示是4点了,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让他足足逛了2个小时,他已经绕着咖啡馆转了起码三圈了,周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现在看来,这个咖啡馆应该没什么毛病。

尹羡文推门就进了咖啡馆,里面的服务生热情的迎了上来招呼,毕竟这年月能进咖啡馆的都是有点资本的,平民老百姓可没那个精力和财力进来闲逛。

“欢迎光临!先生!您一位么?”服务生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

“两位,有一位会稍晚些过来,麻烦给我安排个靠里面的位置,然后给我杯咖啡。”尹羡文应答道,他本想要个靠窗的位置的,但是顾及到靠窗的位置太显眼,如果外面有人留意,就能看到,还是靠里面的位置比较保险些。

“好的,您跟我来。”服务生熟练的记下客人的吩咐,然后把尹羡文让到里面的一个卡座。

尹羡文坐定,就低头看了下表,4点过一刻,还有45分钟要等,既然来了就等吧。还好他刚才在报摊买了本杂志,虽然他一向不太对杂志类的东西感兴趣,但是没别的可看的情况下,拿来打发下时间也是好的。

看了一会,实在是没意思,合上了杂志,尹羡文开始抬头环顾四周。这家店他们几个能有好几年没来了,室内的装潢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规模也没变,还是一层,10多个卡座,靠窗有3个卡座,再往里面,每趟有4-5个卡座,尹羡文坐的是最里面靠墙的位置,周围的卡座都没有人。

应该说整个咖啡馆都没有人,也许是因为时局的原因,或者是因为这家店换老板的原因,店里的客人明显没有老毛子当时做的时候多,人气没有那时候旺,就拿现在这个点来说,几年前起码不少俊男美女过来吃点心喝咖啡的,下午茶么,可是看看现在,整个店里就尹羡文一个客人,显得特别突兀。

也许是不经意间时间好打发的缘故,尹羡文四处张望想事情的时候,店里的钟指向了5点,伴随着钟鸣声,店门口的开门铃铛也响了,一个带着帽子穿着常服,还带着个黑墨镜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环顾了一下整个咖啡店,很容易的就发现了角落里坐着的尹羡文。

尹羡文从这个人一进门,就感觉到一股子熟悉的感觉,那身材和动作,还有那穿再多衣服也盖不住的范儿,除了赵文华那家伙,还能有谁?!尹羡文心里一阵欣喜,自己还是猜到了最有可能的,就是这家伙,也还好自己打算碰运气过来看看的时间是对的,否则就真的错过了。尹羡文现在心里有千言万语要问,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就差没挥手示意了。他勉强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冲着赵文华点了点头。

服务生迎了上去,还是老一套,问几个人,喝点什么,赵文华说有约,服务生立马反应过来,就是刚才进来的那位先生,就领着赵文华往尹羡文这面走。赵文华跟服务生说不用领了,他看到人了,给他准备杯咖啡就好,不加糖,服务生点头应是,赶忙去准备了。

赵文华则大步流星的来到了卡座,一屁股坐在了尹羡文的对面,语气也有点激动:“恩山兄,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若知当初若知当初曲澜|现言弥漫在繁华都市里的虚荣所驱使下膨胀与道德
  • 豪门逃妻豪门逃妻手心雨|现言慕千雪没有想到自己不仅被渣男甩,又被好友出卖,这个时候却还要和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扯上关系,她的人生真的是一团糟。他堂堂楚氏大少,被人设计,不仅毁了好好的商业联姻,还得和爬上自己床的对象结婚。两个本应该没有交集的人,被这场荒唐的婚姻捆绑在了一起,人前高调秀恩爱,人后各过各的。可是,为什么他无时无刻都要出现在她的世界?本以为,她是他意外的幸福。却不想,原来她不过是他报复的工具。真相揭开,为何又成了两败俱伤?“你对我这样,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某男第一次和她说话,就这么不要脸。“可是楚总,是谁将你伤成了这个样子?”某个美女记者越过众人,伸手想要抚摸上脸上的淤青。“哦,这个啊?”某男后退一步,伸手摸了摸,讪笑道,“我们只是一不小心摔倒了!”某男总是这么不要脸地歪曲事实!
  • 绝地重生之妖娆女王绝地重生之妖娆女王安筱澈|现言一个身世如灰姑娘的女孩,在被后母杀害后,灵魂遇到了死神,女孩竟然竟让重生了........
  • 娜娜女孩的命运娜娜女孩的命运张丙娜|现言这本书的女主角是一个可爱善良的小姑娘,从小她乖巧懂事,可是经过一件事情让她的生活变得不堪。可是这个女主角在她还在上学的时候就遇见她的护花使者,故事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慕寒殿|现言他是A市高高在上高冷值爆表的国民老公洛亦辰,她是家族败落委身于他的伪女神——颜子沫。小时候第一次见面,她爬上他的大腿,尿了他一身。上学时第二次见面,她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哥哥,你谁啊?”四年离别,再次相见,她被人送到他的床上。她一直以为她们之间是有感情的,却不料那夜夜笙歌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交易!某天,她终于炸毛了:“说好的只是交易呢?交易结束,麻烦你放手!我还要找下家!”他一把将她按在下面:“我睡过的女人谁敢接?再说,你打算带着我的继承人去哪儿?
  • 任性小妞恋上你任性小妞恋上你小月丰色佳|现言“我不要车,不要房。不用上缴工资,不过问夜生活,只需要在你的户口簿上填上我的名字。你愿不愿意?” “呃、、、、、、。”某男一头雾水。他刚刚不是被另一个女人拒绝了吗?难道这叫物极必反。 “呃,就是同意了,那明早八点半民政局门口见。”说完果断闪人。 等等,他是被求婚了吗?但是美女你究竟什么意思啊?
  • 盛世一婚盛世一婚噔噔噔锵|现言贺若本是贺家掌上明珠,却被人整容成另外一张脸监禁两年,好不容易逃回来,想不到这个冒牌货比她还嚣张。 朋友是嘛,她不熟了,让给她吧; 联姻是嘛,她也不屑,让给她了; 只有家人才是她捍卫的最后底线,为了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东西,她和另一个男人达成合作。 可最后,她所在意的东西全都已经面目全非,只有那个男,还一直在……
  • 谨为你心动谨为你心动雨不等我|现言初次相识他是翩翩少年单纯清澈,重逢之后他是谦谦公子温柔体贴,最后他是怎样被她变成霸道总裁,商场上杀伐果断回到家宠妻狂魔……
  • 独宠365天独宠365天骨风苒苒|现言“小蔓啊,你姐姐明天就要出嫁了,你说你什么时候也能交一个男朋友呀?”这话说的尤槿蔓脸颊一红,“爸,我还小呢,谈恋爱的事不急,你看妈妈都没有说什么。”
  • 小可爱要不要和我谈个恋爱小可爱要不要和我谈个恋爱扶楚瑶|现言高中年代的顾临遇到陆西卿 问她要不要做自己女朋友时,把人堵在墙角,一遍一遍的问,把人活活给问哭了。顾临:emmmmm 后来27岁的顾临重逢26岁的陆西卿时 陆西卿也学着顾临当年那样。把人堵在墙角,一遍一遍的问,也把人给问哭了。陆西卿:emmmm 顾临从第一次见到陆西卿开始,她就成为了自己年少的梦,那时的顾临,年轻气盛,一往无前,一身、腔都是对陆西卿的勇敢的爱慕。 后来的顾临,陆西卿成为了他可望不可及的梦,他偏执,阴郁,身体残疾,心里残缺,可是偏偏把心里最干净柔软的地方都用来放陆西卿。 年轻时的陆西卿,从来都只觉得顾临是个烦人精,坏学生,对他避之不及,却又偏偏被他的满腔热诚打动。 后来的陆西卿,满心满眼想知道为啥顾临不要她了,知道始末过来,陆西卿心想,以前你追我,现在换我追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