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6章 我会一直守护你

战神轻轻的笑了笑,眼神里满是老父亲对儿子的关爱,正色道:“魔界那边怎么样?”

青龙不再嬉皮笑脸,神色有些担忧道:“前些日子,封印突然发生异动,从那时候开始,封印越来越薄弱了,只怕是撑不了多久。”

听闻此话,战神那星光熠熠的眼睛突然充满了狠厉,冷气又开始散发开来,冷冷道:“你盯紧他们,务必要查出他们的目的!”

青龙神色认真,眼神坚定,“我一定会查清楚他们的目的,晚晚用命换来的六界和平,我一定会守护到底的!”

随后,青龙便消失在宫殿里。

战神看向了大殿墙壁上挂着的画,神色坚毅,“晚晚,我曾经历过这六界的不善,可我愿意为你去守护六界的安宁。”

月影宫内,碧云把激动不止的遥月扶坐在床边,有些粗糙的手紧紧地握住遥月的手心,温柔的声音里混含着满满的担忧,“仙子,你别在折腾自己了,我看着心疼。”

可遥月充满愤怒与妒恨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变化,整个人仿佛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声音。

一丝丝的黑气从遥月的身上开始冒出,早已把头发抓得凌乱不堪的遥月此时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整个人扭曲起来。

仙侍们害怕而又惊恐,瞪大了眼睛看着遥月,“仙子这是要入魔了!”

“闭嘴,都给我滚出去!”碧云冷冽的声音响起。

仙侍们恐慌起来,害怕地看向碧云和遥月,脚步匆忙的退出月影宫,可还没走出月影宫,宫殿的大门嘭的一声关了起来。

仙侍们害怕地回头看着不停冒着黑气的遥月和露出杀气笑容的碧云,害怕地挤在一起。

碧云肉嘟嘟的脸庞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奶酥奶酥的声音里带着警告的气压,“今日之事胆敢向外泄露一个字,你们全都必死无疑!”

话毕,碧云舔了舔手指上的血,笑容诡异而又魅惑。

仙侍们紧张的跪爬在地,声音颤抖“我们必定守口如瓶!”

碧云轻轻地挥了挥手,宫殿的大门立即敞开,早已恐慌不已的仙侍们立即奔逃而出。

碧云收起了凶残的笑容,恢复温柔而又乖巧的模样,温柔地将自己的流血的手指伸进遥月的嘴里。

遥月像是吃到了甜食的孩子,紧紧地握住碧云的手,用力地吸允起来

有些吃痛的碧云温柔地握起遥月的手掌,与遥月十指相扣,灵力不停地运输给遥月。

遥月腥红的眼睛开始慢慢地褪去血色,黑气渐渐地开始消散。

碧云地脸色越来越苍白,终是支撑不住大量的灵力输送,轻轻地倒在了床边,身体慢慢地退化成一直胖乎乎,毛绒绒的黑猫,猫的额头上有着红色的花纹。

遥月逐渐清醒过来,看着昏睡在一旁的碧云,

嘴里粘稠的血腥味传来,遥月清冷的帽子终是落下了滚烫的泪水。

遥月小心翼翼地抱起昏睡着的碧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毛发,心疼地说道,“当初说好一起除魔卫道,不曾想我竟被妒忌迷惑了心,差点入了魔,差点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说着说着,遥月开始痛哭起来,不同于在神乐门口的痛哭,这次是剥开迷雾,走出内心那黑暗一角的大彻大悟的痛哭,是恍然大悟,也是被救赎的痛哭。

眼泪一滴滴地滴落在胖胖的黑猫身上,碧云睁开疲惫的眼眸,发现遥月在痛哭,着急的想安慰她,想告诉她自己没事,可发出的声音确是软萌的“喵~喵~喵~”

心里大吃一惊的碧云这才明白,原来他们黑灵猫妖一族,要想救入魔之人,不仅需要献出灵力与灵血,还会变回原型,不,是重则会死。

碧云眨巴着亮亮的红色眼睛,担忧地看着遥月仙子,如今自己变成了这副模样,以后怎么保护她啊。

遥月抱起碧云,语气温柔地说道“碧云,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以后我们一起除魔卫道,我会为自己做过的错事赎罪的。”

碧云水灵灵的大眼睛突然蒙上了一层迷雾,激动而又开心地在遥月的怀里乱蹭着。

碧云想起了自己虽然是妖,可在妖界却过的一点也不好,因为是黑灵猫妖一族,血液和灵力可以除魔气,净心灵,而被大量捕杀,用来治疗走火入魔的症状;在妖界也因为体质特殊,被众妖排挤,在六界之内,被魔猎杀。

因此黑灵猫妖一族的血脉越来越少。

因为血脉原因,黑灵猫妖修仙会比别的妖快很多,所以她们一族都选择修仙,而不是修炼成大妖。

那一年,碧云刚刚满一周岁,跟妈妈修炼。

而那天下午,母亲外出觅食却迟迟没有回来。

一岁大的碧云担心而又焦急地等待着母亲,可紧接着回来的却是倒在洞府门口,伤痕累累,鲜血直流的母亲。

身体小小的碧云紧张地跑到母亲身边,焦急地踢母亲填食着伤口,母亲用虚弱的语气对着碧云说道:“快跑,快躲起来,躲得远远的。”

话还没说完,一只入了魔的狼妖就出现在了眼前,魔狼像是发现了意外之喜,紧紧地盯着碧云。

呼的一下,狼妖张开了嘴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冲向了碧云。

在碧云惊恐的眼神中,碧云的母亲挡在了碧云面前,被狼妖一口咬住了脖子。

母亲引爆了妖丹,与狼妖同归于尽。

碧云伤心地在原地哭泣,可她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碧云盯着她们到洞府看了几眼,边快速奔跑起来,她要离开这儿,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跑着跑着,碧云遇见了正在剿灭为祸四方的蛇妖的遥月,碧云害怕地躲进草丛里。

在蛇妖被碧云一击毙命后,旁边跟随的仙侍轻轻地说道,“仙子,草丛里有妖。”

脸庞清冷的遥月轻轻用力地击向草丛。

碧云害怕的叫了起来。

“喵~”

遥月有些意外地看向碧云,清冷的脸庞露出有些意外地神色,说道:“原来是黑灵猫妖啊。”

话落,遥月走向碧云,轻轻地抱起她,用仙力帮碧云治疗了一下伤口,摸了摸碧云,又把碧云放回草丛里,带着些期许的语气说道:“小猫妖,你要好好修炼啊,我在天宫等你成仙。”

还在惊恐中的碧云发现身体上的伤好了,不痛了,感谢地喵喵叫起来。

遥月嘴角向上勾起,摸了摸碧云的脑袋,便转身飞向了天空。

没过一会儿,遥月身旁的仙侍说道:“仙子,那只小猫妖一只在追着你呢。”

遥月低下眼眸,看了看正在妖界大地上奔跑不止的碧云,便迅速落在碧云身边,抱起碧云,微笑地说道:“小黑猫,你是想跟我回去吗?”

碧云连忙喵喵的叫了起来。

遥月思索了片刻,轻轻地说道:“我的名字叫遥月,那你就叫碧云好了,月和云永远在一起,我们以后就一起修炼,一起除魔卫道。”

就这样,碧云就一直陪伴着遥月,陪着她历劫成神,又看着她受罚为仙,在救了差点堕落成魔的她。

回忆结束的碧云紧紧地依偎在遥月的怀抱里,心想:“那个一身正气的你,终于回来了。”

遥月抱着碧云走出了宫殿,看着着这乱糟糟的宫殿,吩咐仙侍们打扫整理,自己则去厨房为碧云做补充灵力的食物。

而仙侍们也发现遥月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翡从天降:王爷老公太腹黑翡从天降:王爷老公太腹黑傻白甜v|古言【童一翡,如果让你在严沫和陌上书之间选一个,你要选谁】童一翡:只能选一个吗。。【陷入沉思】陌上书:......童一翡:不好选啊!【抓狂陌上书:....童一翡:嗯嗯,选,,,严沫?【犹豫陌上书:童一翡。【黑线】童一翡:嗯,陌,陌上书你怎么了!【感觉到寒气不禁一颤陌上书:【一把扛起童一翡】童一翡:陌上书你要干什么?!诶诶诶!【挣扎陌上书:来和你好好谈一谈。童一翡:什,唔嗯!【拉灯——】
  • 玄洛尽头是长安玄洛尽头是长安小白的冰糖|古言【新书《重生逆转女王:顾少惹上瘾》已开坑~跪求围观】天堑大陆某个特殊的夏天,魏国国君为了自保,将自己娇艳的小女儿魏延忘送给夏国国君当妾妃。可是他不知道,他的小女儿和夏国国君认识了九年,是一对儿青梅竹马!而且,他们两个有血海深仇!夜晚,辰帝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不住地勾起嘴角。她想惩罚他,却被他调戏。“乖,再来一下!”说完,又是一阵猛烈。小女人的眉头拧在一起,“我是来找你报仇的!”某辰动作不减,“是的呢,你让朕好辛苦呢!”论帝王如何宠幸皇贵妃,后宫花朵任你折!
  • 云若见月明云若见月明血色的猫|古言桃花树下那抹月色身影,明月下那袭墨色背影……桃花片一:“阿月,你这是在做什么?”看着满脸敷着瓜片半躺在软榻上的子书汐,云千墨讶然道。“敷面膜”子书汐轻轻地开口,双眸在看到云千墨的脸后亮了亮,接着开口道“你要不要过来与我一起敷敷看?”云千墨默“……”……“感觉如何?”子书汐问道。“凉凉的,”云千墨紧闭着双眸半晌才开口。子书汐双眼冒着亮光,仿佛已经看到了一堆堆银子放在她眼前,不说这黄瓜片面膜的效果、就冲云千墨这个人就够水月坊挣一大笔了……桃花片二:“风天启,你看天上有只牛”子书汐打断侃侃而谈的风天启,指着天空道。“什么都没有啊!”风天启望着上方半晌。“还是你吹上去的,你竟然没看到”“……”……
  • 愿你一世倾城愿你一世倾城沐兮瑶馨|古言皇室之勾心斗角,曦城为之指点迷津,沐泽凉为曦城放弃江山,曦城为凉舍弃富贵
  • 穿越之冷王调皮妃穿越之冷王调皮妃沐沙|古言水叶雅自认为自己幸福无比,有好朋友的陪伴与最亲密的爱人享受的时光,但忽然有一天最信任的好朋友和最亲密的爱人牵手,曾经的美好留下的,只是伤害和背叛,心灰意冷的水叶雅本想逃离,但还没有来得急,命运却已替她做了选择......
  • 前朝败花复盛开前朝败花复盛开月牙青|古言繁盛国家一朝覆灭,只因一个女人……七个人的命运交织,只因一个目标……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劫数,我是你身后凝望的痴人……
  • 清鸾皇后清鸾皇后蕙香|古言她本是无忧郡主,一梦醒来,却成了当朝皇后。 父母离世,师门不存。三年记忆随风而散。 皇帝视她如珍,而她却心有所属,早与他人私定终身。日夜思念的是别的男人,一心想要逃离皇宫,一场爱恨就此展开
  • 倾城泪不做帝王妃倾城泪不做帝王妃缺月|古言被好友陷害,一朝穿越,平凡的她一跃成为军事天才。可是,爱人的不信任,亲密好友的背板让她心如死灰。最是无情帝王家,她本不愿爱他,可是,新婚之夜他的那一段深情告白让她心动。当她爱上他的时候,他却为了天下抛弃了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宠冠天下之绝配宠冠天下之绝配萧半雪|古言那年,年少轻狂的他独自闯入曜国王宫盗宝,不慎受伤,被一冷漠少女所救。十年后,曜国三公主因弑母、杀兄、囚父名动天下。曜国新君登基那日,三公主失踪。而他在某条溪边,捡回一名失了忆的女子……“从我开始走这条路的那天起,步步都是杀机。我一路走来,踏着的,是无数人的残骸。这之中,有那该死的,也有那不该死的。我不信命,可我总觉着,我会不得善终。呵,也该如此。”——颜凌霜“我这一生,权势、财富、亲情、友情,唾手可得。可除了家人,没有一样是我非要不可的。直到遇上她,我才知,什么是非卿不可。我不在乎她从前如何,也不在乎将来怎样。若真有那劳什子的报应,便冲着我来吧。纵死,无悔。”——罗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