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炼气

小柔已经没了气,看着她紧闭的双眼,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人在受到强烈的打击后,会发狂的笑出来。

就像疯子一样……

大笑着,眼睛里却流着眼泪。

我无法相信,凌晨我们还聊着天,她对我满是担心和惦记,现在已经阴阳两隔。回忆到我们曾经的甜蜜;就是在这里,我在后面追着她,她在前面奔跑着,我们彼此脸上挂满了笑容。

足球场上,我抱起她,故意装作不小心摔倒,让她倒在我的身上。她看出来了,只是靠在我身边对我撒着娇。

这一切就像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回忆在脑海里无比的清晰。

天台的楼梯又上来了一批人,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也有学生和老师。嘉豪、张磊、文斌、徐晓璐、安佳佳、刘冰,还有很多我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在身后,他们看着我紧抱着小柔的尸体。

一些医生劝我松开了手,随后用担架把小柔抬走了。

我想起来了;有一次和小柔在这里仰望着星空,我问她:“如果我有一天死了怎么办?”她想了一下,跟我说:“我会把你的脸刻在心上,永远不可能忘记你这个自私的男人。”我苦笑着告诉她:“傻瓜,记忆是在脑子里的。”她又问我:“那如果我死了呢?”我起身笑着:“那我陪你一起死好喽。”

见我没个正型,她使劲的揪着我的耳朵:“老娘跟你说真的。”

“哎呀轻点,疼!”……

……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围墙和栏杆。现在,是我对线承诺的时候了。走向了天台的边缘,看见我的举动,嘉豪和张磊赶忙过来阻止。我喝斥他们不要过来,一条腿跨过了围栏。

见状徐晓璐喊着:“宋林秋,人活着是活给自己的,这是今天早上你跟我说的话。”

听到徐晓璐的话,我一阵傻笑:“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劝别人的话到头来用在了自己身上。我是活给自己,同时也活给自己最爱的女人。”

这个时候嘉豪怒了:“宋林秋,你给我下来,小柔在医院的钱是我给垫的,他走了,我得管你要。想死先下来,把钱还了再死。”

嘉豪了解我,他知道我一向不欠别人的,这么说无疑是想骗我下来拖延时间。我才不会上了他的当,但是我确实欠了他的,也没机会还给他了。

“好兄弟,小柔一个人在下面会寂寞的,我要陪着她。欠你的,只好下辈子还了。”说完这些,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两条腿瑟瑟发抖。是啊,我也怕死,没人不害怕死亡,但这并不可笑。我回忆着小柔离去的场景,用极度的悲伤去替代对死亡的恐惧。闭上眼睛,向后倒去……

耳边的风飞速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天台离我越来越远,地面逐渐接近我的身躯。就在这时,我脖子上的吊坠发出绿色的光,光里出现一条黑龙缠住了我。

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的身体向上拽,就像一根捆在我身上的绳子,力量十分强大。我的身体被拽到差不多要到天台的时候,黑龙消失了,那股力量却没有停下,直到把我拉上了天台。

到了天台我是躺在上面的,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心跳的十分厉害,‘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记得这个吊坠是我当时的‘师父’给我的,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我有一种直觉,我那个师父就在这附近,向人群中望去。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人,手腕上发出了和刚刚吊坠上一样的光。和上次一样,在我注意到他的时候就悄悄离开了。

我没看到他的脸,但是可以肯定,这人八成就是他。

我站了起来,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土,掏出刚才的吊坠。上面逐渐出现了裂痕,光芒已经消失了,裂痕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完全碎了。

它破碎的瞬间,我的脑海里传来了一个声音;“想想紫文和你的家人,如果你不在了,他们以后要谁来照顾?”

眼前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场面,直接后退了好几步,嘉豪惊恐的喊着:“你是人是鬼啊?大白天的,你可别吓我啊。”身旁的安佳佳和徐晓璐也被吓到了,躲在人群瑟瑟发抖。

我不知道怎么和他们讲,总不能告诉他们我让一个吊坠救了,然后吊坠又碎了吧?估计这样说会被他们当成神经病。

想了一会儿跟嘉豪说:“我心情有点复杂,能开车送我回家么。”

听了我的话,嘉豪不再那么紧张了,朝着我一步步走了过来:“林秋,你是咋上来的?你现在……没事了吧?”

我不再回应他,也不再说一句说话,让嘉着豪随我下了楼。一路上,身边的人像看着鬼一样看着我,这却苦了嘉豪,因为他们把目光投向我的那刻,嘉豪也随之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我们就这样,一点点的消失在了群众们的眼中。

嘉豪让管家开车,和我一起去了后座。车上他跟我说着生活上的事,让我向前看不要太冲动。听到这些只当是没听到,也不再说一句话,安静的等待着车子到了地方。

下车的时候嘉豪告诉我,让我这几天冷静冷静,他会去学校叫人帮我保住学籍,叫我放心。有这样的兄弟,让我很欣慰。他总能了解我心里想的是什么,也知道我最需要什么。

到了家门口他还是不放心我,说什么都要进去陪我一会儿。我跟他推脱了好一阵,见我如此他也不再劝说了。

回到了家,我再也支持不住劳累的身躯。或许是熬夜熬的太久,也可能是今天有着太多的意外。眼前一阵模糊,头很重,全身再没力气支撑我的身体,瘫软的倒在了沙发上,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次,我做了个梦……

我梦到小柔来到了我的家。就像往常一样站在门口,无比的真实,眼前的一切就如同是在生活中真真切切的发生着,让我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他的表情很温柔,就和她的名字一样,面对她的面孔,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了想,还是颤抖着声音:“你回来了!小柔。”我说完,她就像以前一样开心的笑着:“怎么,我来你家不开心?瞧你没志气的样子,我才离开多久,就看见你一脸的委屈。”

她走到客厅转悠着,来到沙发坐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我同她坐下。看到我呆在原地没任何反应,起身敲了一下我的头,双手拍在我的脸上:“你怎么了?傻了?”

见我没任何动静,她调皮的揉着我的脸,并哈哈的笑着。她的声音回荡着整个屋子。

这真实的触感给了我心里一阵的波澜。一切跟真的一样;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只可惜,这些都是梦。

我不愿意从这梦境中醒来,真想在这梦里待一辈子……

过了一会儿,我被门铃声吵醒了。等我打开门,眼前出现的人正是当时救了我命的‘师父’我有些惊讶他的到来,因为在我的印象里,这人一直是比较神秘的,出现的时间都是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这次突然的拜访,让我顿时哑口无言,支支吾吾的说了句:“你好,进来……额……坐会儿?”

他一句话也不说换上了我给他准备的拖鞋,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见他高冷像个哑巴,我思前想后,对他道谢了两句。毕竟他救了我的命,纵使我不怎么想认这个师父,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听了我的道谢,他还是一句话没有说,走到沙发坐下了。

正所谓,来者即是客我正打算给他沏杯茶,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不必了,林秋,我这次来是想问你,要不要跟我学本事。”

听了他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倒不是不想做他的徒弟,只是家里还有老妈等着用钱,老姐也住了院。跟着他,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继续挣钱养家。

还不等我开口,他直接打断了我的思想对我说:“放心吧,辞了你的工作,跟我学本事,少不了挣钱的地方,够你养活一家子了。”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突如其来的神秘师父,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神人。让我有些将信将疑。

“真的?”

他听后笑了:“我哪次骗过你?”

想到,他说他能看懂我的心思,救我的时候那个吊坠里的黑龙,以及当时通过吊坠给我留下的语言。这一切的发生让我坚信这个‘师父’不简单。

因为他知道我在想什么,让我跟他走。我问过要去哪里,他只是告诉我去个安静的地方。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我的屋子只有我和他,难道会不安静?路上,他就像一块行走的木头,一言不发。我问过他很多很多关于我的疑问,他只是点点头,或者摇摇头。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来到了一条高速公路,歇了一段时间,我们面前停了一辆车,看样子开车的人认识这个‘师父’。他也在一边示意我上车。

车上开车的人倒是热情,我们很聊得来,这也缓解了我一路的压抑。在我一旁的‘师父’还是一样的冷漠。

车子开了很久,路途遥远让我疲惫的几乎睡了过去。等我们下车的时候,是在一座大山的山脚下,我看着这座山有些熟悉,仔细一想才记起来,小时候和伙伴出去玩的时候经常望着远处的‘老道山’现在我所在的地方就是以前老道山啊!想不到已经十多年了,这座山还是那么古老,没有一点时代的痕迹。

沿着山路又走了好长一段时间,来到了一栋古老的木屋,附近还有一个精致的小院子,看样子这里是‘师父’的家。他让刚才开车的司机离开了,自己和我走进了屋子。没想到进去以后,屋子里的设计简直惊呆了我的眼睛。

正对着大门的是一张巨大的方形供桌和一排排死人的灵位,灵位前摆着一个三腿香炉。供桌前还有三个圆圆的黄色垫子。灵位两边有着金色的框架和布帘,紧靠着墙,左右两头分别有着两个屋子,附近的墙上都有木板装饰,地上也是一样。听说这样的木头房子只要建筑师技巧得当,不仅可以做到结实、防腐,还能冬暖夏凉。真想不到简简单单的小木屋竟然藏着这么精秒的设计。

在我欣赏这里的时候,‘师父’突然说话了:“林秋,今天在这里,当着道家列祖列宗的面,我正式收你为徒。”

拜他做师父我其实没什么顾虑,只是他接下来说的两个字,让我陷入了沉思。

“跪下!”

在我眼里,能跪的除了长辈,就是死人。跪逝去的先者和我的长辈那叫尊重,跪给健在的活人是屈辱。

他知道我的想法,想了一会儿对我说:“算了,念你上次行过跪礼了,这次行个拜礼就行了。”

看来这还是个知道疼徒弟的师父,我照着他的话,行了一个凡插手礼。等这些都做好了,师父跪在了灵位面前,手里拿了三炷香跪在垫子上对着灵位祭拜,他拜完了之后又叫我去拜,对于灵位我自然没那么多顾虑。

等我拜完起身后,师父攥着那三炷香对灵位说:“道家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我收林秋为徒,往后林秋就是道家子弟,望祖宗在天之灵保佑。”说完,就把香插在香炉里,我也照做了。

这些都弄好后,师父开始教我本事。他先示范了一下;只见他盘坐在地闭着眼,双手搭在腿上,掌心朝上,随后双手合在腰间慢慢往上抬,一直抬到胸口。此时手上已经有一股金光闪着,这金光逐渐的向外扩撒,直到围住他的全身,形成一个半球体的金色屏障。他告诉我,这就是道法。刚刚他给我示范的是道法基本的‘护身法’,让我从这个开始学。

练习道法之前,要先掌握真气,所谓真气,是修道之人的基本法门,道法,就是通过真气的提取和传达慢慢磨练的法术。所以我的第一门课程就是‘炼气’。炼气时,心要静,将自己全身的气凝聚在丹田,从外界引真气入体,从而将引来的真气储存在丹田,并把自己存在丹田的真气一点点的提升。

我照着师父说的做,盘坐下来,气运丹田,却怎么都引不来真气。原因是,我根本静不下心来,只要闭着眼睛,就会看到小柔的身影和跟她在一起时所有的欢乐与幸福。小柔刚走,这个时候让我静下心怎么可能呢?

我练习了好久,背上因为凝气流着很多的汗,心却没有半点平静,怀念小柔的心情反倒越发沉重了。不只是小柔,还有我的老妈,老姐,和紫文。

她们还需要我邮钱养活着。真想不到当时张泽给我的一万块钱,这个时候却有了用处。算上这个月还没有结的工资,也够撑一个月了。

师父说过,我拜他为师不缺钱赚,想必等明天辞职拿了工钱,撑过这个月,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超能修改器超能修改器九鸣|都市长相不够英俊(漂亮)?身材不够好?某方面太过短小?这些都是小问题!返老还童?起死回生?嘘……我可什么都没说!“超能修改器”在手,想要什么全都有!
  • 上班的诗人上班的诗人提鞋君|都市眼高于顶的郭零摸爬滚打多年变成了一个职场老油条,喜欢诗,喜欢美女,喜欢名车名表,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工作十年仍然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销售经理,嘴皮子很溜,就是扯不了什么有营养的东西,某天一个妹子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一生。
  • 想啥写啥想啥写啥陆地上的鲨鱼|都市关于青春的一点回忆
  • 我来自仙侠世界我来自仙侠世界法克鱼|都市仙侠世界归来,低调驰骋校园,泡性感老师,上美艳校花,暴打酷炫富二代!以上情节都没有。这仅仅是一个关于现代修士自我修养的故事。
  • 青云大神农青云大神农柳笔灰灰|都市我所写的是我心中理想的生活,没有尔虞我诈,有的只是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 随机选择抽奖次元随机选择抽奖次元扑街懒人|都市完成任务……获取白银宝箱! “莉亚!打开白银宝箱!” “OK,OK!我亲爱的宿主酱!” “麻烦再称呼自己的上级时!拜托用敬语,别用酱!” “可是!可是!……咕嘿!咕嘿嘿嘿嘿!” 貌似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莉亚发出了“绅士”般的笑容! 恭喜宿主获得……反重力百皱裙! “…………” 凌莫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浓浓的恶意!
  • 扮猪吃老虎的故事扮猪吃老虎的故事李强平|都市重生后的李重生,运用前世对未来的预知,打造出了一个庞大的跨国公司,但他仍然如前世人生的轨道般,扮猪吃老虎的混迹于初、高、大学校园之中。美女当然也不少,但他却不要种马;权力当然也不少,但他不要嚣张;金钱当然更不少,但他不要高调。一部纯粹的扮猪吃老虎故事,尽在《李重生的重生路》中。
  • 田园沐哥田园沐哥三只老虎呀|都市近日,神秘的沐氏集团掌门人沐辰做客某档美食节目,引起全民追捧。 据悉沐氏集团旗下拥有众多的明星美食品牌,全民熟知的“穿越虾”牌小龙虾,“蟹蟹你”牌大闸蟹,“就是牛”牌神户和牛,“鹅鹅鹅”牌鹅肝,“子多多”牌鱼子酱,“真君”牌松露,等等等等你所熟知、或者仅仅只是听说过名字的品牌,都归属于沐氏集团。 而沐辰,被称之为“舌尖上的舞者”、“高端美食终结者”、“吃货的福音”以及连续蝉联“年度最被女人渴望的男人”称号。 面对美食节目主持人的调侃,沐辰无奈一笑。 “我最初也只是因为小龙虾赚钱,才入了这行!” “我真不是从小就励志要改变世界美食格局!” “我的成功,真的只是因为捡了个漏……” 这就是随口一说就是吃它一个亿的男人,多么的朴实无华……
  • 长生不死包租公长生不死包租公糊涂的糖妹|都市不做主角,只做幕后。 不想挣钱,只收房租。 一个老男人的无聊,一只小灵狐的陪伴。 活的太久了,真无聊…… 新人新书,请求支持。 请求收藏,感兴趣的投个票再走吧。
  • 重生之逆袭高手重生之逆袭高手卧龙小生|都市林宇丧生于家族大战,却不料重生学生时代,一切从头开始。为弥补前生遗憾,为捍卫至亲、至爱之人,他以吊丝的身份,一步步往上爬,逆袭白富美,脚踩高富帅。纵横跋扈,一路狂飙,犹如一个超级BUG,凭一双铁拳,打拼一世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