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炼金××牧师

在村子的最中间,有一座房子显得非常的特殊。房子是一座又低又矮的木型建筑,四周被阴暗的湖水包裹着。

在湖的右边有一棵古老的梧桐树,上面一直有一只孤独的猫头鹰咕咕叫着。

巴顿看了看周围,并没有路通向湖中央的小木屋。然后小木屋充满着阴森和恐怖和诡秘的气息。

小木的周围冒着黑气,同时又散发出呜呜呜的可怕笑声。

莎莎有些害怕她抱住巴顿说。

“巴顿叔叔,我们快点回去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莎莎,你跟紧我,躲在我后面,我会保护好你的,不要害怕了”,巴顿连忙安慰莎莎道。

“可是我们要怎么过去呢?巴顿”,莎莎,有些疑惑的问巴顿。

“我们先等等,那座房子肯定有人出来和进去,我们看看他们是怎么进这间房间的?而且我觉得这间房间应该有陷阱,你看胡底下都是鱼腥味,这里估计是食人鱼的栖息地”巴顿告诉莎莎自己的想法。

“你们先在这里待会儿,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情况,我先走了”斯哥特告诉巴顿和莎莎,他又要逃跑了。

“什么嘛,他怎么又走了?我们在这里先藏起来”莎莎,告诉巴顿

说完,这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全身乌黑着装,破烂衣服的巫女出现在湖的另一边。

他的衣服绣着几只红色的花猫。帽子,又尖又高的。从鞋子到她身上的着装,看着庄重严肃又带有神秘的巫女气息。

这时候巴顿连忙把莎莎按在了地上,自己也趴在了地上,生怕被这位巫女发现他们。

紧接着,在湖的另一边,巫女高高的举过双手。一边摇晃着手上的铃铛,一边喊着。

“芝麻开门,乌拉拉”

湖边出现了一道门,接着巫女进去了。

“芝麻关门,巴拉拉”

湖边的门又关住了

巴顿看着莎莎,莎莎看着巴顿,巴顿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莎莎也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就这样,两个人又到了湖边,重复着巫女的动作。

他们两个人就进去了。

这时候出现了一个非常空旷的决斗场,觉得穿的四周都是观众。然后,他们就在决斗场的中间。

“我的天呐!巴顿,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莎莎,赶紧到我身后来,这里是罗马角斗场,我估计是我们掉进了敌人的陷阱当中,可是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在无比的危险,因为我们即将面对三头老虎和六只狮子”巴顿握着手里的盾牌,紧张的看着莎莎,然后提防着四周的野兽。

紧接着一头狮子扑了上来,先是前爪一个熊拍,又是右爪一个猛击。发出嗷嗷的叫声,撕咬着巴顿的盾牌。

巴顿的身后又出现了两只狮子,向他们两个人扑了过来。

巴顿连忙举过双手,接着一个扭腰转身,狠狠的把前面那头狮子摔在了地上,然后跳到莎莎的身后。左手盾牌挡住一头狮子,右手盾牌就挡住一头狮子,双脚撑地。

脚下足足陷入半米深的深沟。然后看着莎莎说

“快点用,夸父逐日弓”

莎莎连忙取出弓箭,然后射向野兽的眼睛。

可是没有等莎莎瞄准好,几头老虎一起扑向巴顿。

一头咬着脖子,一头咬着后背,一头咬着左脚,一头咬着右脚。

“啊…”

巴顿发出惨烈的叫声,然后倒在了地上,手上的盾牌也从大臂之间滑落了下来。

紧接着山呼海啸,周围的旋风环绕着巴顿。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巴顿体内射了出来。

巴顿又变成了那个红色的恶魔,血丝暴起,红色眼睛,隆起的脚趾骨,尖利的牙齿。和向后飘扬的头发。看起来就是一头凶猛的野兽。

“巴顿,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看我怎么收拾这几头畜牲?”

巴顿的声音变得浑厚起来,听着让人感觉到害怕,可是他的语气中又带一些温柔,让人感觉到亲切。

接着巴顿使出了他绝招

“嗜血铁爪”

活生生的把狮子跟老虎撕裂了开来。

战斗终于结束了,慢慢的决斗场消失了。

这时候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小房子,可以看清楚周围的摆示。古老的花瓶,陈旧的画,和盘旋木梯。

梯子一直通向二楼,然后楼上出现了,他们在湖边看到的那个巫女。巫女发出诡秘的笑声说到

“贝加塔族的后裔,哈哈。真有趣”

“你知道我的身世吗?那天我和魔龙的战斗,是你在和我说话吗?”巴顿着急的问道

“是的,贝加塔族的小可爱”

“那你知道我的母亲在哪里吗?”巴顿又连忙的问道

“知道啊!你妈妈被困在一个阴暗的沼泽地,里面有无数的幽灵和魑魅鬼!而我则是你的大姨,你妈妈是我的妹妹,她太蠢了,竟然会喜欢一个贝加塔族人?”巫女嘲讽的说

“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我才不是什么贝加塔族人?我爸爸以前一直被邻居欺负,可是他也没有像我这样变成一个恶魔,变得力量强大,破坏力极强”巴顿辩解道

“好吧,我来告诉你真相吧!他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你的父亲是传说中的战神!贝加塔族皇帝,你们可以变形三次,第一次是恶魔第二次是魔龙,第三次就不知道了也从来没有人看到过,而你的父亲为了救你和你妈妈,献出了自己的心脏。也是你们贝加塔族最强大的武器,爆裂晶之心。”巫女发出奇怪的声音,告诉巴顿。

“不可能,不可能,我才不相信你说的。我们是来找牧师艾斯的,你快告诉我,他在哪里?”巴顿问巫女道

“小杂种,我才不告诉你,慢慢在这个房间里面好好享受吧。”说完,巫女就消失了。

接着房间里面出现了十几个身穿黑色盔甲,冒着黑气的亡灵战士。

他们准备把巴顿和沙沙碎尸万段,一边发出恐怖的声音,一边冲向巴顿和莎莎。

而此时巴顿的变身也消失了,并冰茫寒盾也失去了它的蓝色光芒变得异常笨重。

而莎莎的夸父逐日弓也使用不出魔法来。

情急之下,巴顿抬头看着周围的房间,上面刻着奇怪的咒语,应该是某种古老的魔法,可以禁锢人的力量,他们的力量应该是被魔法给吸收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吸收魔法吗?

巴顿疑惑着,可是没有办法,眼前的亡灵战士太强大了,被禁锢力量的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去抵挡他们的进攻啊!

就这样,巴顿用身体去阻挡亡灵战士。一边用拳,一边用脚。去打踢亡灵战士。

可是,巴顿的双手和双脚被打的血肉模糊都没有一点作用。

亡灵战士,一个刀砍,砍在了巴顿的右手大臂上,大臂顿时冒出鲜血。

“可恶,快点滚开!”巴顿呐喊着

“巴顿快躲开”莎莎愤怒射出一箭,可是打在亡灵战士的身上并没有一丝的伤害。

尽管如此,莎莎和巴顿都在奋力的保护自己。

就在莎莎和巴顿都筋疲力尽,伤痕累累快要倒下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光芒。

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一个牧师缓缓地从上面落了下来。

“运用自身的魔力,结合光元素的运用原理,是加上古老的咒语。这就是伟大的驱散魔法”牧师艾斯告诉巴顿。

“哇,好厉害呀,好厉害”莎莎羡慕的望着艾斯,眼睛里充满着尊敬的目光。

然后艾斯转身,又看着莎莎说

“雷元素和火元素是你自身原本就拥有的力量,那个巫女只是教你如何使用这种力量?你要细心的去领悟自身的魔力,并从大自然当中去吸取力量而火元素本身就具有燃烧一切罪恶与污秽的力量,你刚刚需要做的就是把火元素从你体内唤醒来,解除封印魔法。运用古老的咒语,封印只是一个外在的躯壳额,力量却永久地流淌在你的血液当中,你现在还小,却能够单独一个人射出雷神之箭和火神之箭,实在是令人钦佩”艾斯细心的告诉莎莎。

“你,你就是艾斯”巴顿看着艾斯说

“是的,我是艾斯,我刚刚在森林中发现了一个和你们差不多的人类,他说是你们的伙伴,叫我带他来找你们,你们看看认不认识他?”接着艾斯手上闪过一道光芒,斯哥特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啊!”莎莎惊讶的说

“斯哥特,你怎么在这里?”巴顿不解的说。

“我刚刚发现这附近有许多药草,然后去拿的时候被人抓了”斯哥特无奈地说

“好吧,我想我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了,这家伙需要的药草,我可以给你们。可是他身上有一颗龙珠,是我需要的东西,然后斯哥特说龙珠是巴顿的东西,叫我来找巴顿。巴顿龙珠,可以给我吗?”艾斯问巴顿到。

在酒馆战胜红龙的时候,确实掉落了一颗蓝色的宝珠,说实话,自己并没有太在意。艾斯那么在意那颗龙珠,肯定是一颗宝贝,然后斯哥特估计是不想给艾斯,然后又不想被艾斯揍,就把责任都推到了我身上。巴顿心里想到。然后又跟艾斯说

“龙珠,可以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巴顿向艾斯提出了一个要求。

“好的,可以”艾斯爽快的答应了。

“帮我解开我身上的身世之谜,然后一起去泰勒那里问个究竟。可以吗?”巴顿问艾斯。

“泰勒!不行,我可应付不来那家伙!不过你的身世我倒是知道一点点,这样吧,我告诉你怎么去泰勒山?然后你在危险的时候我会来救你”艾斯告诉巴顿

刚刚说完,突然前面那个坏巫女又出现了。

看上去十分生气,他怒气冲冲地问艾斯

“你这老家伙,又去哪里了?天天就知道瞎跑,快点过来试一试,我最新研制的力量药水”

“不要不要,巴顿我们走,快走!”艾斯紧张的拉着巴顿,边跑着边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可以来负荆请罪了你可以来负荆请罪了天随|短篇一个很短很短的故事,可能有那么点意思,对,我是说结尾。
  • 无声传音无声传音初夏木|短篇无所谓的态度,无所谓的事,无所谓的生活,无所谓的人。
  • 岁月话沧澜岁月话沧澜予卿君|短篇万年岁月,沧海桑田; 守得一人,共话沧澜。
  • 此生不遇傅霍年此生不遇傅霍年顾北念楠|短篇五年前,年艺被迫堕胎,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傅霍年痛苦的忏悔,只求她坚强一点,好好活下去。 年艺奄奄一息,对他没有半点期望,阖眼时他最后控诉他一句:“傅霍年,此生再无年艺,我的葬礼,请你不必参加!” 五年后,年璐回归,带着仇恨和恶意,手撕陷害过年艺的白莲花,还要毁了傅霍年的公司和人生。 傅霍年深情的望着她,只想知道,她是不是年艺……
  • 猫的情话猫的情话何湛茗|短篇这是一个短篇小说集~各种灵感都会写进来哦,风格没有限定。
  • 逍遥候逍遥候青蛇仙|短篇序章: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逍遥大道,直通天地!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许我金笙许我金笙九七年的张三|短篇金笙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等待着。又是一天,在这阴云密布的日子里,既无半分的兴奋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她在等着盼着,心却累极了。外面下雪了,人群喧闹的离开,而这丝毫没有打断金笙的思念。他去哪了?他在干什么?他怎么还不在找我?
  • 月光之城传奇月光之城传奇浮笙半世名|短篇一束强光将王莽从古代带到现代,现代的高科技技术,社会生活能否让他习惯,神秘的月光之城,刻骨铭心的爱情,交织在王莽心中…
  • 墨末的小青春墨末的小青春天府记忆|短篇这是墨末的作品哦!谢谢大家支持,嘿嘿!你问我墨末是谁?自己看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