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章 我佛慈悲巧度顽劣猴,天庭论过沙浪下凡尘

那猴头坐在凌霄殿的龙椅上,问道:“你这厮是谁?敢管俺老孙!”

佛祖笑道:“你是哪里的猴子精,竟然如此猖狂,欲坐玉帝龙位?”

猴王报了来历。

佛祖笑道:“原来是个天生的石猴,你有何本领,欲坐玉帝之位?”

猴王笑道:“俺老孙手段多着呢。七十二般变化,长生不老之术,一个筋斗云就是十万八千里,怎地做不得玉帝之位!”

佛祖道:“既然如此。我与你打个赌,如何?”

猴王自信道:“你要赌什么?”

佛祖道:“就与你赌个筋斗云的本事。如果你一个筋斗能过翻出我这手掌,就将天宫让你,玉帝去西方居住。”

猴王喜道:“你可做的了主?”

玉帝急忙答道:“做的了,他做的了。”

猴王迫不及待道:“那老孙来了。”

佛祖道:“你不问问你若没飞出去,我的条件。”

猴王道:“你也忒小瞧俺老孙了。”

佛祖摊开手笑道:“你来。”

猴王跳上了佛祖手掌,翻了有好几个筋斗把忽然看见前方有五根柱子。

他自语道:“这柱子莫不是,撑天的天柱!要是捣坏了天塌下来砸着俺老孙的头可就不好了。”于是复身欲走。

忽然想到,便变出来一支毛笔在天柱上写道:“俺老孙到此一游。”

“哈哈。”他笑道。顿感尿急,便在一柱子旁撒了尿。

回到佛祖眼前,猴王不可一世,道:“俺老孙已飞到撑天的天柱那里了。你快快叫玉帝来让我座儿。”

佛祖笑道:“我把你这个尿精猴子,你不曾飞出我手掌心哩,你看看你身后。”

猴王转脸一看,竟然看见自己写的字,他顿感不对,自语道:“莫不是这老头有遇见未来的本事。不行,俺老孙得去看看。”便欲飞回去……

佛祖手掌一翻。顿时山石齐下,将那猴头困在山下。

天庭再次笙歌。

举杯礼敬佛祖。

忽有人报道:“那猴头挣扎得紧,恐怕那山支持不久。”

佛祖从袖中拿出一道纸条,道:“将这纸条贴在五指山上,可压猴头五百年。”

那人去了。

玉帝急问道:“佛祖,那猴头缕犯天规,理应天诛地灭。何故只困他五百年?若是五百年后他出来了,那可怎么办呢?”

佛祖道:“一切只有机缘,陛下尽可放心。”

众人席散。

忽见王母怒不可遏道:“是谁?是谁打碎了我的琥珀杯?”

有人窃道:“说是看见沙将军在慌乱中打碎了琥珀杯。”

玉帝道:“不就是一个琥珀杯嘛,朕到时再送你一个。”

王母道:“沙将军违反天规,理应当诛。”

玉帝道:“此话从何说起?”

“沙将军勾结猴头,在天庭作乱,难道不该吗?”

玉帝道:“这,那里来的证据?”

王母冷笑:“先前他为花神违反天规,打碎龙椅,破坏天牢,这难道不是罪么?如今他又趁老君不在家,多次去八卦炉看望妖猴,这难道不是勾结外贼么!”

玉帝嘎言。

王母所言,确有证人。

众神道:“沙将军方才护驾有功,不应当诛那。”

玉帝道:“对对……”

王母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沙浪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他早已厌倦了天庭的一切。

他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顾惜了,因为他去过三生石畔。那上面分明写着,顾惜的另一半是柳朝暮。虽然他曾经是,但是今后永远不可能是。

玉帝不想送沙浪离开。

但是忽然收到密函,上书的是菩萨。他看后,明白一切自有天意,也只得狠心下旨,独自叹息。

“沙浪触犯天规,即刻贬入凡间,每七日受穿心之痛。”

他下凡尘为妖,本想再见一见长柳村的顾惜转世。却看见满天黄沙,长明城早已不复存在,只有那条通天的流沙河依然如故。

于是干脆呆在了河底,从此只称恶人,杀人为生。

同类热门
  • 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穿越时空嫡女妃重生慕慕汐然|幻情"卧槽,穿越了?"堂堂A大女才子竟然在一场地震后穿越。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容貌倾城的她同样因为美貌惹来各种麻烦。而冷酷狂拽的倾王殿下,却是一直默默付出的那个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熹落,你不明白吗?(本文乃文渣所写,敬请吐槽)
  • 吸血鬼王正经点儿吸血鬼王正经点儿不小叔|幻情一朝醒来发现被绑架到异世界,还要等着被吸血鬼杀,某女45°抬头望天上天对我不薄啊,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逃!''女人,你去哪,咬了本王就想跑,嗯?''''哪...哪有,我只是串串亲戚吹吹风而已。''''哦~看亲戚啊,回房慢慢看亲戚!''柳木悠一头黑线''鬼王大人,咱能正经点不!''''正经?我很正经啊''。随即一场鬼追人的大戏开场。''呦!弟媳,练跑步呢,跑的够快啊。''柳木悠咆哮,练跑毛线!没看见后面一群'鬼'追着跑!!本文是大灰狼抓小白兔,一逃一追,斗智斗勇还斗跑的故事。生活如此多娇,练跑有益健康!【本文纯属虚构绝对原创】
  • 梦里百味梦里百味九汐姑姑|幻情我喜欢做梦,梦里的我就像在平行时空生活着,我通过梦境,偶尔可以感知那边生活的种种,如果没有那一场异变的梦,我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就平平无奇过一生了吧,但无法重来,我只能继续前行。
  • 阎罗玉玺阎罗玉玺云魂祭|幻情阎玺,为什么这一世我们到死都不能相守?巫婆玉,因为,这一世,你是我的妹妹,我们之间,是血亲。那我们下一世,一定要在一起好吗?好,下一世,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那你拿什么保证?拿千万年前的我保证。好,我信你,。异世少女来到新世纪,与狼人共话花前月下,可老天似乎看不得人好,偏偏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你是雄鹰,注定在高空自由翱翔,而我是游鱼,注定只能在水中仰望。
  • 穿越千年的救赎穿越千年的救赎十玥歌|幻情满天大雪肆意的飘散着,整个天地白茫茫的没有一丝生气,伏魔崖上女子那一头的银发配上那婀娜身段上的白色纱衣,似乎与这世间融为一体,女子面容惨白,趴伏在地上,虚弱无力的望着山下的一切,眼里尽是悔恨之意,她缓缓撑起身子,勉强站立起来,转身看向被一妙龄女子搀扶着,接近昏迷的男子,掐动手诀,瞬间一颗闪着红光的珠子从白发女子口中吐出,盘旋在半空中,白发女子用尽最后一口气虚弱却清晰的一字一句对着妙龄女子和虚弱男子狠狠的说道:“君陌离!本尊以内丹诅咒你,生生世世不老不死,不生不灭,无妻伴旁,无子后身!寻觅千年终不得爱!”说完便倒了下去………
  • 光暗错交光暗错交月夜无双|幻情她是黑暗中的光明,却在一场大战中陨落 她不敢伤害生灵,最后却被生灵伤害。 光神,魔鬼,血族。究竟谁是救赎?
  • 腹黑王后从天降腹黑王后从天降秦子悠|幻情当俏皮特工穿越到异世大陆,逆天天赋引发各种事件,看她咋称霸世界!
  • 繁花境语之千年繁花境语之千年今我非离|幻情一束蒹葭苍苍的守侯,一盏甘洒墨清的凝视,涉过浮光掠影般的记忆,苍茫中惊起朵朵涟漪。一场爱恨的交织缠绵,两个皇朝的兴衰荣枯。千年空候,晓月遗情,谁在无尽的黑夜中匍匐前行,却依旧等不到与之灰飞烟灭的重逢。历史在风沙的洗礼中面目全非,再相遇,已是红尘路远,相忘江湖。谁的指间划过千年的时光,谁在反反复复中追问可曾遗忘了我,等你用尽了我所有的哀伤,而你眼中却有我所不懂的凄凉。一梦春秋,千年怅惘,繁华落尽,有梦无痕。“沧寒,你究竟在哪里?”他等她千年,只为圆那个与她一世长安,相携白首的梦。执念,一旦入骨,挖也挖不掉。“这一生,我从来没有怨恨过谁,你可以心安了。”相逢已是路人,浮生何须强求。
  • 王牌召唤:火爆妖夫王牌召唤:火爆妖夫夏槿殇|幻情【余生萌幻文】众人皆知的废柴祁久久,在本命召唤仪式上更是丢尽了脸面。好不容易召唤出的本命兽还被打上,无出众能力,只能当做宠物的标签。如果这是命,祁久久这也就认了。可是为什么这个只能当宠物的本命兽不仅能力强大,无所不知,还能变成人形,不断的欺负她。更有一天这只兽当着众人的面向他们宣告:“祁久久是本大爷看上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谁敢欺负她一下,我灭了他!”面对这样的告白,祁久久纠结了,虽然这头兽很帅很霸气很强大没错,但是谁能告诉她种族不同,还能好好恋爱么?
  • 灵眸之紫灵眸之紫洛汐君|幻情一位急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苏紫伊,是堂堂伊克家族的千金!却在一夜之间全家惨遭灭门!明明就只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却因灵力二度觉醒而卷入一场阴谋!当天才少女发现自己的灭门仇人,她怎样复仇?当这一切变得不在仅仅关于自家的事,而是关于天下安危!她又会如何选择?一切尽在《灵眸之紫》噢~进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