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秦子夕本是来寻叶云煜的,却听到他坠落山崖的消息,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被竹幽带到了秦子明那里。

“哥哥。”秦子夕醒来看到了,秦子明一时间哭也没能哭出来。

“他没死。”秦子明知道她在想什么,直接带她去见了叶云煜。

叶云煜的毒虽然被苏菡解了,但是身上伤势不轻,现在正在一处干净的屋子里修养。

秦子明许诺了他保证对晔国人和钺国人一视同仁,以及…带他见了方远山。

最终说服了他放弃为晔国效力,让出天下。

与秦子夕一起,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然而选择了帝王之路的秦子明,与选择了天机阁阁主的苏菡,约定此生不再相见。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第76章
同类热门
  • 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凤舞九天 妖孽竹马弄青梅清且婉|古言【本文简介】 她,在最无邪的年岁相识他;他,在最美好的年华相知她。 洗尽铅华,在繁华不肯谢幕的年代里伴卿一世长安。 褪去凡尘,在盛世不愿轮回的年月中同君地老天荒。 那一年她难得忙里偷闲却被上天开了玩笑,不仅自己成了小不点还捡了个小拖油瓶。 后来,她和那个小拖油瓶却成了室友。 再后来,她和他分开了十年,再见已是物是人非。 或许感情来的太快让他们措手不及,但是没关系,因为时间会告诉他们一切的。 他问,“你愿意和我牵手吗?”他不懂爱情,她同样不懂。 ...... “你是认真的吗?”执子之手吗? “当然,我一向不开玩笑的。尤其是这种事情。”尤其是对你。 “那么...” 伴着少女的回答,少年似乎如烟火一般绽放开来。 ---------------看养成记与反养成记-------------- 前世 他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她却众叛亲离毁其一生 命运不知是否开了玩笑,让遥不可及的他们纠缠一起 场景一 她血染一身,来到可以触得及他的地方,“你还记得我吗?”满心的欢喜,却换来淡淡一句,“本君何曾与你相识!”紫衫飞扬,拂袖而去。 场景二 “过来我这边可好?过来可好?”一双节骨分明的手向她伸出。那是她曾经一直希望的:他会伸出手牵住她。如今他真的伸出手了,她却不想触碰了,“我,多少次想象你会伸出手,但现在,也不过如此。我,不要了。”微笑是她现在唯一的所能做的。 “不要任性,可好?” “不好,到现在你还...”任性,他到底了解了什么,“墨濯,你不用再管我了,收起你的好意。我该走了。”语罢,转身与黑衣男子离去。 忘了回头看看那紫衫男子,“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可我,一直放你于心上,若是剥离...”,从未有过的咆哮,从未失去冷静的他已然无法思考一切,但离去的人终究是离去了。
  • 浮生一梦几多还浮生一梦几多还叶染秋|古言前世今生唯一不同的是,那个高高在上随心所欲的颜青芷,学会了低头,学会了妥协,也学会了谋略。 混迹于秦楼楚馆的青公子,赌坊神出鬼没的谢当家,传说中一字千金的机枢阁阁主,皆是间接或直接示好,流言蜚语不绝于耳,他们之间究竟有何关系? 直到那个人说她不过是地狱出来的小兔子罢了,她才知道,原来她这一世还可以做回自己的兔子。 然而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 仙劫之上邪仙劫之上邪吾室曜秋|古言千年的回眸只为看你一眼终于再次抚上那倾城的容颜身躯冰冷前说的最后一句却是我愿与君绝
  • 青鸟:啼笑姻缘青鸟:啼笑姻缘清凌音|古言她是世界上最倒霉的新娘吧?三次婚礼!三次被掳!第一次,她迷失在“南哥哥”的深情一吻中,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被同一天成亲的妹夫掳走了,姊妹易嫁,这么荒唐的事竟然发生了!第二次,她就要嫁给那个冤家了,那个人居然又掳了她一次,只是这一次,她是心甘情愿被掳的。第三次,她竟然被未来孩子爹的侍卫给掳走了!她抱着孩子对天长叹:怎么嫁个人就那么难?一只叫小白的乌鸦?一只叫思思的青鸟见证:一段欲语还休的表白,一份缠绵悱恻的情意。第一次的初见,弄巧成拙,矛盾渐生;青梅竹马的岁月,斗智斗勇,针锋相对;豆蔻年华,渐行渐远,人各天涯;再次相逢,岁月沧桑,桃花依旧否?阮思言(花含笑)、君子游,当扫把星遇上了乌鸦嘴,是两个天生的冤家对头?还是一对亲密的神仙伴侣!一次无心的乔装改扮,一段怦然心动的邂逅,一次啼笑皆非的遇见,注定一生无悔的沉沦,看高媛、呼延靖宇情海翻腾。一对如花的孪生姊妹,一场偷龙转凤的婚礼,叹一段乾坤扭转的人生,惜一场黯然销魂的爱恋。一个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美女,一个是惊才绝艳的神医传人,纪浩南(记号男)何去何从?当书呆子遇上了女山贼,“蚊子曰”(史敬文)从容淡定,书生意气三当家沐青青步步紧逼,情深意切殷勤的青鸟,笑看人间啼笑姻缘青鸟系列,此为第一部。您的青睐让我信心倍增!您的批评让我天天进步!
  • 南院欢南院欢亦妖娆|古言一:墨堇笑:依你看,本王可算绝世?妖娆:必须是……小的惶恐。可是小的一把年纪还没谈婚论嫁,不敢……墨堇笑:那你的意思?还想与本王共结连理?……二:夜昱:主子为什么要让那个臭女人去破坏您的名声?!(╬▔︹▔)凸墨堇笑:本王还有名声可言?夜昱:这...那您怎么知道她会按照您的意思去做?墨堇笑:因为是损我的事,所以她不仅会做,而且会做的很爽。╮(╯▽╰)╭夜昱:°(°ˊДˋ°)°三:总结:问世间情为何物,佛曰:一物降一物。这是一个王爷逼着女主开勾栏院的故事。书友群:2565433625(敲门砖女主名)
  • 天赐良缘:调教顽固妃天赐良缘:调教顽固妃青鱼九九|古言在21世纪默默无闻的小老百姓,作死的许愿死的舒服点。结果一朝回到解放前,成了11岁黄毛丫头,还穿梭到另一个时空!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遇见一个奇葩,每天起得比鸡早,上山砍柴下河捞鱼,势要把麻雀变凤凰。奥哟喂!您老上辈子被我诅咒买方便面没有调味包了吗?
  • 重生之农门医女重生之农门医女洛霜飞舞|古言身为二十四世纪新女性,竟然让我赶上穿越末班车,一身医术竟然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随便捡回来一人竟然是皇子,无奈之下农家小女只能卷入皇室纠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王爷的倾城妖娆妃王爷的倾城妖娆妃蠢萌的二馨|古言这是一个女人陪着他的男人创下霸业的故事。“你以为你是谁呀,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哼!我偏不”某女子胆颤心惊缩在床脚心中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她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是只狼,披着羊皮的狼,一只吃人不眨眼大灰狼,呜呜呜某渣男一听怒了,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房内一片旖旎
  • 红尘青鸟红尘青鸟两三雁|古言重生一世,倘若活得和之前一样,还有什么意思?老天仍然让她爱上了相同的人,遭遇了相同的劫,但却给了她一条不同的命:让她前世胎死腹中的孩子活了过来!夺子加复仇,高墙内那少得了明争暗斗;王女变丫鬟,朝野间多得便是暗流汹涌。可偏偏还有诡异的杀人案件,将她牵扯进去;外族藩国更借此搅乱京城、以谋独立!阴谋阳谋之间,宅府家国之际,她是一枚棋子,却也是牵扯各方的一枚棋眼……看小丫鬟这一世如何谋大国,定四海,刃仇雠,笑红尘,快意潇洒,直上青云!只是那孩子将怎么看她?……会当她是仇人,是情人,还是母亲?
  • 天才萌宝:邪魅王爷狂追妻天才萌宝:邪魅王爷狂追妻文花七|古言她是世界杀她手头领,在一次任务中为救一个小女孩被子弹打中,一朝穿越,被人陷害,身中媚药,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了关系,她发誓,待她归来之日,便是奸人命绝之时。他是当今最有权势的七王爷,性情冷漠,不近女色,唯独对她百般宠爱,她说:‘夜陌沉,你的无情的,你的冷漠呢,哪去了?’他无赖,她无奈,他和她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和她真的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