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金心花园门口

紫君拦了一辆出租车。

几米外,另一辆出租车停下来,安以杰坐在车上。

他看见紫君上了那辆出租车。

安以杰:师傅,麻烦你跟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开车跟上。

公路

公路蜿蜒,车来车往。

一辆出租车紧跟在另一辆后面。

郊区

两车在山路上颠簸了一程。

前面有一座旧别墅。

紫君下了车。

安以杰看到她走进别墅。

别墅里

紫君推门进来,看到灰尘满屋。

她走到窗边,推开窗,望着外面萧索的世界。

她摸着染尘的窗帘,忽然用力扯下来。乱尘四飞。

安以杰躲在暗处,不安的看着一切。

紫君在窗帘上洒满汽油,四周也洒满。

暗处的安以杰瞪大了眼睛。

紫君自语:苍天在上,日月为证!愿与吾夫生同衾,死同穴,生生世世,千秋万代,此情不渝……

安以杰觉得这话很耳熟。

紫君擦亮火柴。

她抬起模糊的泪眼,看着火柴烧出红红的火焰。她忽然胆怯的抱住自己。

神秘画外音:下一个是叶子……

紫君很害怕,猛地把火柴丢在破窗帘上面,燃起熊熊大火。

她疲惫的闭上眼睛,身子一软,倒在火海里。倒下时,头磕在大理石上。

插入画面:

出门前,紫君吞了整瓶安眠药。

医院病房

紫君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头上包着绷带。

安以杰守着她,紧紧握着她的手。

安以杰: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的决心,我会陪你走到底。你要坚强的撑着。

紫君的眼角渗出泪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为什么要阻止我?

安以杰:难道你忍心让我看着你化成灰吗?

紫君:我做梦的时候,听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故事。我完全相信那是真的,因为那是我和你的故事。你想听吗?

安以杰:你说。

紫君:你还记得最初看到我的时候吗?。

安以杰点头。

紫君:那时我不会说话,像一个婴儿。但是十八天后,我却变成一个完整的十八岁少女。你知道为什么吗?

安以杰:我一直很好奇,陪着你像过了十八年。

紫君:我受了诅咒,是和你们不一样的人。一千年前,我父母不小心吃了三圣姑的仙蛋。三圣姑就是你的三姑姑,你们是金雀神仙。三圣姑为了报仇,杀了我爹,当时我娘怀了我,她就对我娘下咒,要她生出的孩子非人非怪。后来我娘生下一颗蛋,三天孵出一个女娃,那就是我,阿依奴尔。十八岁那年我认识了你,我们每天在河边见面,你弹琴我跳舞。三圣姑发现我们在一起非常生气,告诉村里人我是怪物,把我绑起来用火烧。我娘为了救我撞死在木桩上。

插入现场画面。

安以杰:后来呢?

紫君:你救了我。把我藏在你的花园里。你告诉我,我像凡人一样生老病死,但是死后蜕皮重生。溺水锁住躯壳、火焚灰飞烟灭,永不再生。每次临死我都会想起前世今生,作为预告,准备明生的身份。赵婆婆之所以忽然消失,并留了一封信在十天后给你,是因为要用十天蜕变成我。我就是赵婆婆!!!

闪回:

赵婆婆把信交到郑太太手里后,回到房间,安详的躺在床上等死。

闪回:

赵婆婆身上的皮时紧时皱,然后脸上的皮一点点脱落,露出细嫩的皮肤,一阵风吹过,蜕下的皮全部落下,赵婆婆变成年轻的紫君。

紫君:包括我的身份,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重生后,智商由婴儿转到成熟,需要十八天。就像你见到的那样。我戴着的玛瑙和银铃是一千年前你送给我的……还有,你跟我都有断掌。(展开两人的左手放在一起。)这是我们滴血盟誓的时候割开的,也算是再生后相认的凭证。为了能在一起,你选择向金雀王求死,投胎做个平凡人,和他们再没有关系。我们约好,就算等一万年,最后一定要在一起。今天我们相逢了……却还是逃不过三圣姑的算计。

闪回:安以杰曾经的梦境。

他张开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断掌,恍然惊觉原来那个梦是如此真实。

闪回一千年前:

金雀国安可尔琪房间

阿依努尔在做刺绣。

忽然门被撞开,安可尔琪浑身是伤倒在地上。

阿依努尔:尔琪?!

她丢了刺绣,把尔琪扶到床上躺下。

阿依努尔:你怎么伤得这么重?

安可尔琪不断呻吟:月奴,放心,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阿依努尔担心的看着他。

暗牢夜

阿依努尔被绑在十字木架上。

三圣姑拿匕首逼着她。忽然削下她肩膀上的一块肉。

阿依努尔惨叫:啊——

三圣姑大声狂笑起来。

尔琪:月奴!

尔琪闯进来,震惊地看着一切。

尔琪:三姑姑,你真是丧心病狂!

他向小妖的刀鞘里拔出刀,在绑阿依努尔的铁链上一阵疯砍。把阿依努尔救下来。

金雀宫殿

金雀王面前跪着尔琪、阿依努尔。

金雀王怒甩尔琪一耳光:混帐!……我们金雀仙是何等尊贵,怎么可以拿这怪物相提并论。你这么做叫为父怎么向你三姑姑交待?

尔琪反驳:怪物?那都是三姑姑的杰作。她一向心高气傲,鄙视下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才做得出为人不耻、玩弄手段的事。只有她才是高贵的,我们都是一堆粪土,一根草芥。

金雀王又一耳光奉上,尔琪嘴角流血。

阿依努尔:尔琪,不要再说了。为我不值得。让我死吧!

尔琪:不!你要活着,一定要活着。等我投胎做了凡人,我们就有机会在一起。

阿依努尔:你要我等多久?十年一百年一千年?

尔琪坚定地:就算是一万年我们也要等。

阿依努尔难过地点点头。

尔琪:父王,儿臣不孝,请求裁决!

阿依努尔哭道: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不死?你不确定我们下辈子还能不能见面,我不想冒这个险。

阿依努尔求金雀王:陛下,你不能杀自己的亲生儿子。我阿依奴尔没有福分,不敢高攀。我愿意远走天涯,再也……不见尔琪。

尔琪拦住:不准你说愿意离开我的话。我们要在一起,一定要!

两人将彼此模糊在泪眼里。

尔琪痴情地:等我……

树林

金雀绕着阿依努尔飞,落在她的肩膀上。

阿依努尔把金雀放在手上:尔琪,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医院病房

紫君继续说:秦伯秦伯母、可儿姐姐、李伯,他们的死都是你三姑姑对我们爱情的诅咒。一旦我们相爱,身边的人就会相继死去,而下一个……是叶子。哥哥,我不想看到叶子或更多人死去。所以……你要下得了决心牺牲我!

安以杰一直不相信地摇头。

紫君:哥哥!

安以杰抬起头来。

紫君伸出手指,指着对面桌上放的一只玻璃杯。

紫君的手缓缓向上,玻璃杯凭空飞起。随着紫君的手指左右上下移动。

安以杰看呆了。

紫君将手向下一挥,玻璃杯狠狠的甩在地上,碎了一地。

紫君平静的看着那碎玻璃: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可……那是事实……

安以杰双手按住头,迫使自己相信一切: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紫君:没有其他办法,只有我死。

安以杰:不能这样。

紫君:你没有法力,帮不了我。一千年前我们束手无策,今天也无可奈何。我不想再连累任何人,也不想再令你……你放弃我吧!

安以杰激动地:有一线生机我们都不可以放弃!

紫君:那个诅咒无处不在,空有法力也不能对付。

安以杰:对付不了那个诅咒,我们可以阻止事情的发生啊!

紫君:那样实在太天真了。即使我们有力量保护叶子,我们又怎么保护叶子以外的人?诅咒会对付任何一个我们身边的人。

紫君摇摇头,看起来疲惫极了。

安以杰握紧她的手:……无论如何,情况没到最糟糕的时候,我不允许你抛下我。你一定要答应我!

紫君没有说话,默许了。

一阵沉默。

紫君忽然问:叶子现在哪里?

安以杰:学校。

紫君:你去看着她,她离开的时候你也跟着她。不要留她一个人。

安以杰:你呢?

紫君握紧他的手:我答应你,情况没到最糟糕的时候,不轻易放弃自己!

安以杰点头,用力地握一下她的手,并在她额上留下一吻,久久的才放开,起身去找叶子。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同类热门
  • 亿万星辰我只喜欢你亿万星辰我只喜欢你孔孔不空|短篇(四个甜甜的爱情故事,四个人的爱情历程。) 祝知言&白歌笙 白歌笙“祝医生只有你能救我。” 祝知言低头笑了,“那我是笙笙的药。” 鹿北川&栗柚 “把我给你呀,你要不要?”栗柚笑得灿烂。 鹿北川低头望着紧扣的手指,唇角微杨扬,“傻瓜,你本来就是我的” 池以暮&姜洲 池以暮“阿姨” 姜洲“你几岁啊,叫我阿姨?” 沈淮楸&江小小
  • 梦里繁花落尽此情未央梦里繁花落尽此情未央尕婷婷|短篇“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人好;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永远都要觉得我是最漂亮的;梦里你也要见到我;在你心里只有我。”
  • 破道成巅之千秋复国梦破道成巅之千秋复国梦超神青年|短篇九州大地,刚刚经历过一场以吴、楚为首的七国之乱,吴楚七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天子明堂一声令下,车骑将军冲锋陷阵,尸骨未寒孤冢万千!而我们的主人公,就是在这么一个狼烟四起的时代,开始了他的复国梦!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风来花落知多少风来花落知多少浅唱风吟|短篇在受伤的日子里看透了很多事,也看透了身边的许多人,产生了很多曾经没有的想法,懂得什么就是现实,什么本就需要云烟一过,无需追溯。
  • 头顶的恶魔头顶的恶魔有间书屋|短篇就说说我是怎么变成宅男的吧。 或许你们读完会觉得……这可能是脑袋有病的肥宅妄想,又或是小说的草稿。 但,我是非常严肃的。 这是警告,也是期望,你们应该读到最后。 人类,正处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 自闭小青梅的救赎自闭小青梅的救赎银发魔瞳|短篇宋先生,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by陈念 陈小姐,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开始,早就注定了,你是我唯一的宋太太。——by宋易 不喜欢看可以不看,不要恶意评论或打低分,谢谢。
  • 莫随笔莫随笔后天灰眸|短篇她的眸,让我心神陶醉, 她的眸,让我无法自拔, 她的眸,让我留恋余生
  • 2005年短篇小说新选2005年短篇小说新选阎晶明|短篇本书为“2005年专家年选”中的一本,该系列书体现专家眼光,呈显权威编选,提供精彩阅读,积累文学经典。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和有关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组成编委会,由专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的知名专家出任各卷主编。所选文章力求体现专家的眼光、学者的立场,并以精到的遴选和精心的编排,给历史记存精彩而有力的文学足迹,给广大文学读者提供好看和耐看的各类优秀作品。优秀的短篇小说,在相当程度上代表了当下小说创作的风向,体现着作家在艺术探索上达到的高度,具有很强的专业“看点”。
  • 莫望雪莫望雪暗夜幻灭|短篇,是一个好命的女人,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遇到了三个良人,许她一段最是人间好年华。此人尴尬挠挠头,瞥眼望了一眼天空,呃……或许是吧……她,也是一个最为苦命的女人,同时正当好年纪便背负上深重的苦难,沉痛的情劫。年幼时失家,年少时失去最亲的良人,年华正好时失去最爱她的良人,算是真正丢掉这生最难解的一剂情毒。此人眼望着败落的宫院,无言叹了叹气,背手离去。身为邪宫之主,受江湖口诛笔伐刀剑来诛。灭宫,失亲,逼上复仇深渊,最终来,不过是上一辈人的大阴谋,大玩笑而已。于此,眼媚一抖,只想表示摊手,赠一句:“这都什么玩意儿,弄啥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