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7章 安南一的婚后番外

看吧,人生就是会有很多遗憾,就像我永远都不会再有一个叫安南二的弟弟或者妹妹一样。

但是遗憾也不是不能补足,至少以后我可以和乐乐生一个郝安一,郝安二...然后让我笑一辈子。

其实早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郝明乐同学的画风真的清奇,果不其然,这种状况到了婚后,更加明显。

比如,主卧里铺的是木地板,然后一天早晨我看着,被子竟然在地板上。

我就问郝明乐同学:“乐乐,被子为何在地上?”

郝明乐瞥了一眼淡定地说:“哦,那里有阳光,可以晒晒被子。”

我:“可是哪又在地上晒被子的?”

郝明乐同学当时并没有回我,我也把这件事给忘了。

结果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郝先生忽然很委屈巴巴的和我抱怨说:“我地板擦的很干净了,在地上晒个被子怎么了?”

我:“哈?.......”

晚上我铺着瑜伽垫在地上做瑜伽,有个姿势是单膝跪地,然后拉扯大腿的,我刚跪好,郝明乐同学忽然从我的身后窜出来,然后跪在我的旁边说:“黄天在上厚土在下,我今日与安南一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

死字还没说出口,我赶紧捂住他的嘴说:“算了,就你天天加班熬夜,肯定活不久,别连累我了!”

郝先生吃花生过敏,就是满脸疹子那种,又一次,他出去聚餐,有一道菜里有花生碎他没有注意,就给吃了,然后下班的时候,我去接他,当时他就白衬衣,蓝裤子,站在一棵大树下。

阳光散落在他的身上,那帅气简直了,我的心扑通扑通地快要跳出来了,我觉得我要活不成了,我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个被一个男人帅死的女人。

结果,当郝先生转过身,我看着他那满脸的疹子的时候,当时我认真给郝先生鞠了个躬:“感谢郝先生的救命之恩,原来是青蛙王子啊哈哈哈~~~~”

婚后我们再次有了一个宝宝,我固执的以为这是之前的那个宝宝回来了,所以给他取名郝安一,这就是我们第一个宝宝。

尽管过去我们有过风雨,有过离别,有过伤害,可是我相信,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郝先生,时间无法治愈的是我们的爱,所以我来到你的城市。

“安南一,我等了你八年,终于等到你,你可知,我的世界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你!无论未来,会有多么大的风风雨雨,我都愿意陪着你,一起迎着风雨,逆流而上!

我相信,时光会抚平我们心中的伤痛,也会让我们心中的爱愈加浓烈!”

------全剧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天下之换天天下之换天陶若星辰|短篇百年前,大吴开国君主射王带着八万铁骑横扫了北陆,亲手埋葬了商氏王朝,开创了新的天下,射王建新都东都,后大封天下……百年光阴,一晃即逝,沧海桑田,大吴也已经历了三代君主,传至吴王治,人常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自然也包括感恩之心,百年前,射王按功行赏,分封三打世家,百年后,天下太平,昔日的大将终究难逃过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命运,因为,千古以来,天下只有一个姓,绝没有第二个。PS:说明下,之前本文曾发布于幻剑书盟,不过该页面已无法打开,当时用的作者名为陶星。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迷路的月季迷路的月季余晖儿|短篇我们总会有一段时光迷失自我,迷失方向,我们会害怕会担心会逃避,直至无处可逃,但始终我们还是要成长,还是要学会接受,学会担当和面对,这蜕变总会伤痕累累的让我们找到真正的自己--月季没有玫瑰的鲜艳,可她也有自己的美,她才是真正的花中皇后。
  • 哲也的自述哲也的自述哲也x|短篇这本书抒写了我的很多东西情感,人生,经历,各种各样。一个迷茫的的人的写作,如果真的有喜欢看这本小说的,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完本的时候就是我离开的时候。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漠然走过漠然走过许漠然|短篇他的青春没有格调华丽的隆重出场,没有催人泪下的生离死别。有的只是璀璨阳光下盲目自大的高傲和目空一切的无所事事。流年盛火中,他们用自己心中价值的标杆一起干着力所能及的好事与坏事。他们貌似喧嚣却无比沉寂,貌似邪恶却朴实。于吵闹中虚无的编织着不切实际的梦想,挥霍着余光尽数的叹息。当一切归于平静,怀念就是最好的记忆,忏悔就是最真的感情。请关注本人新作----《漠然走过》叙写一个普通人的平凡青春
  • 若有来生好好爱自己若有来生好好爱自己爱你的熟美人|短篇李水兰出生在南方的一个贫困的家庭,上苍对她的很不公平,就因为她是个女孩,所以引来重男轻女的长辈们的各种嫌弃,导致她从小体弱多病……那年那月那日她才16岁就早夭了,临死前的那一刻她默默的祈求老天爷:若有来生,只要有个健康的身体就别无所求了,为了活着一切皆可抛,只想好好的爱自己。 心诚则灵!当她醒过来的那一刻,名字改了,身份变了,身体也换了……灵魂穿越了。可是命运还在捉弄她,她好苦好难,幸好这具身体是健康的……
  • 辰世夜辰世夜墨世逝|短篇其,七岁战沙场,九岁一人夜蛮楚,十岁得修罗之名。人之言曰,白虎饕餮亦不如之凶,人之言曰,西施貂蝉不若其美。其终为一隙之有,譬如,非有情也。
  • 幻界梦境堂幻界梦境堂与君永别离|短篇很短的小说汇总在一起。有很多不同的故事。
  • 谎言,还是谎言谎言,还是谎言小尖椒回锅|短篇只是一个自传,只是一本让自己记住自己的书,没有高潮,没有低落,只有一点点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