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未知旅途

半夜嗯海风有些凉,李京随那人登上了那艘渔船。

上面已经有了一些渔民,一个人接手了他。

那人把他带下船舱里,指了一指,用马来语说了句什么。他虽然不懂,也知道是自己睡觉的地方。进去一看,非常狭窄,只有三四个平方,只有一张一米宽的小床,一个铁皮柜,其他什么都没有。

“比起货轮,这也太简陋了吧!”他哪里知道,比起欧洲,美洲那些偷渡船的条件,这已经是算好的了,至少不用密密麻麻的挤在船舱里席地而睡。一旦发生传染病,很多人直接死在海上都无人知晓。直接扔在海里喂鱼。

这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比起货船上的条件是千差万别。李京过了不久就开始后悔了!就算是被抓住也比这里好。

吃的是简陋的渔民餐,睡的地方狭窄无比,而且不比大船,这种渔船个头小,在海上颠簸得厉害。李京一天到晚都是晕乎乎的,饭也吃不下什么。

船上除船长以外,还有十来个渔民,都说马来语,李京一句都不懂,那些人也不来理他。他极度无聊,数着时间度日。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更可气的是,在海上航行两天后,那个带他上来的人找到他,连比带划半天后,他才明白是让他转船。

他一开始不同意,心想我怎么知道带我去哪儿呢?不过那些人根本不懂他的普通话,也没有任何条件讲。比划半天,大致是说,你不转船没关系,就只能陪我们去打鱼了!

李京百般无赖,只得上了艘橡皮艇,转到另一艘小货轮上。说是小货轮,其实就是另外一种小渔船!大小差不多,伙食差不多,房间居然好像一模一样!只不过船上几个人的语言换成了泰语。对于李京来说,不过还是一样听不懂!

李京心里想这不是上辈子倒了八辈子霉,才换来今天这趟扯淡的旅途。

日起日落,过了几天,就在李京闷在船里即将崩溃疯掉的时候,有个人进来告诉他可以上岸了!

李京大喜,船一靠岸,便跳了上去。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码头,有几个人过来卸货。

“这是曼谷吗?”怎么和了解的不一样,这难道不是海边一个小渔村?

李京跑了回去,和那些人反复交涉,手势、英文,汉语搞了半天,大致明白,这是曼谷附近的一个小码头。因为偷渡客无法直接到曼谷城市中心的,如果要过去,那些人需要加钱!

这是摆明了坑他,不过这种情况下,就是火坑,他也只有跳下去了,一番讨价还价,又花了一百美元。

此时刚刚是傍晚,又又在码头附近的一间房子里足足等到凌晨二点,才坐上了一辆装时鲜蔬菜的运货车上了路。

一路摇摇摆摆开了近四个小时,才在一家菜市场停了下来。李京走了出来,望着清晨天色还不明亮的曼谷天空,没有人说萨瓦迪卡;没有温暖干净的酒店;没有大象鲜花…只有满身疲惫和一脸久不曾修剪的胡渣子。

等着他的将会是什么?

在曼谷吃了点东西--他的人民币在泰国并不能直接使用,他的一千多美元已经所剩无几了。

不过曼谷有很多兑换点,在当地很多中国游客,很多人都用中文招揽生意,有个老板还自告奋勇帮他换钱。一人民币换四块五的泰铢。后来他倒是了解了,那店主没怎么坑他,可能因为他是佛教徒的缘故吧。

换了钱,他有了底气一些。不过在曼谷逛了一天,找了很多会说中文的人,听到MYD公司的名字,都是一脸茫然。“不可能垮了吧?哪有这么巧的事。”他在国内见到过很多短命公司,头一天还信誓旦旦跟客户吹牛,第二天人去楼空。

一天无果之后,晚上他决定去一些夜总会、酒吧之类的场所试试看。

果然,天黑之后的曼谷,又是一番热闹景象。由于这些年大力开发旅游,世人惊奇的是他们丰富多彩的性别文化,夜生活和性产业的发展。同时他们又极度崇尚佛教,到处都是庙宇和出家人,和他们交往又有很多禁忌。

所以李京在街上闲逛,很快就有小姐姐打招呼,让他进去喝酒。李京刻意和她保持距离,在没有真正确认她性别之前。进去以后,他点了些酒水,寻找一些中国面孔,他毕竟语言不通,英语虽然和琳达交流时复习了一些,到时间太短还是不能流利交流。

进了里面去,只见灯光昏暗。台上是火辣的舞蹈表演,台下有很多桌子。许多人坐在那里喝酒消遣。

李京点了酒水以后,那个美女就退了出去,继续招揽客人。

李京松了口气,端着酒杯,打量着里面的客人。里面大都是三三两两,基本没有单身客人。李京旁边坐了两个中国人,在那儿大声谈笑。

李京学那天琳达的样子,端起酒杯走了过去,说道:“旁边有人吗?”

其中一个说道:“坐吧老兄!都是中国人!”

李京坐了下来,举杯道:“敬两位老乡!”

两人举杯和他喝了。

李京说道:“我是李京,从广州过来,两位怎么称呼?”

高点个子说道:“我姓陈。”指着另一个矮个子说:“他姓何,我们都是广西人。”

李京说道:“两位老兄是来旅游吗?准备玩好久呢。”

两人中那个何姓矮点的说道:“不是旅游,我们两人是在这边做生意的。”

李京暗暗高兴,如果是做生意的就要熟悉的多。他又问道:“两位既然在这边时间要久一点,不知我能不能打听一下有个地方呢?”

高点个子那个姓陈的问道:“打听什么地方?”

“MYD公司在哪儿?”李京单刀直入。

“什么公司?”那人没太听清。

“MYD公司!”李京又说了一遍。

“没听说过!”两人齐声道。

李京略微失望,但还不死心:“是一个做什么国际贸易的,可能…会有做点什么不太正当的生意吧!”李京想起了它吉隆坡分处被查封的事。

“噢,没听过”两人还是摇头。

李京没办法了,后悔当时只问了高智一处地点,现在自己在泰国,却如无头苍蝇一般。只知道在曼谷,但是曼谷那么大,去哪儿找呢?

矮个子见他失望的样子,对高个子说道:“陈五哥,你堂兄或许可能会知道吧?”

高个子抬起头:“对了,要不你问问我三哥,他是这里老板,做这行的消息很灵通。”

“能带我去一下吗,陈五哥?”李京拿出烟散给两人。

“走吧,都是国人,在外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鬼眼灵师:傲娇男神宠上天鬼眼灵师:傲娇男神宠上天白骨拌饭|悬疑【灵异宠文】“喂,你往哪里摸!”“屁股。”“你这个臭流氓!”学校大礼堂停电那晚,艾不凡揍了一只臭流氓……第二天,突然出现的校草男神却把自己青了的嘴角凑过去,语气清冷:“这里,你打的?”“好像,是……”“负责。”“……”可艾不凡却心不在焉的看向他身后突然冒出来的狰狞的女鬼……
  • 羊叔去哪儿羊叔去哪儿奘郁|悬疑一个人,一只山羊的故事………… 山羊让人叫它羊叔,羊角内弯,肥绒老嫩,而且还是一只能战斗的超级羊!
  • 鬼夫,求放过鬼夫,求放过梅沁珏|悬疑他说他是来自未来的灵,可穗音觉得,这家伙分明就是死了不晓得有几万年的远古鬼!既无知又幼稚还暴躁,一言不合就搞破坏,最过分的是动不动就附她身!蓝精灵:世界很大,带我出去走走。穗音:想得美……美没什么问题!请先从我身体里粗来,男女有别,有话好说……蓝精灵(撩衣领):……穗音(捂):你你你干什么?!ヽ(≧□≦)ノ蓝精灵:胸都没有,哪里来的勇气说自己是女的?…………每天都过得鸡飞狗跳之中二少女VS作死青年——求放过!
  • 我来找你了啊我来找你了啊书明玥|悬疑周且只想当条人畜无害的小咸鱼,不料咸鱼也会被人惦记。某天他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悲剧了…… 系统:发现一组脑电波,绑定。恭喜宿主,获得一项新技能。 周且:死都不让我死得好看点,咸鱼都不让我当。那个凶手,说的就是你,站住别动,我来找你了。 在找出真相的过程中,周且也一点点找回了自己。
  • 天字一号命案天字一号命案黄巽|悬疑王延曦登基不久,闽皇城内诡异连连,先是宫内接连闹鬼,然后是刑部缉捕司使被杀碎尸。无奈之下,闽皇诏请武夷山天保殿道士下山降妖伏魔。 年轻道士秦八卦,受师傅指派,奉旨进宫,正好撞上当日发生在皇城大都督府的天字号命案,令人费解的是,凶手与盗剑者并非同伙。凶手是谁?盗取镇国之宝闽王剑的又是谁?秦八卦由此踏上了危机重重的探案历程。
  • 魔王妃本纪魔王妃本纪决明子茶|悬疑人类进入末世,苏璃是人类世界硕果仅存的几位S级战士,接受师傅的命令回到三千年前,剿灭人类的第一个丧尸基因变异者-魔王。可是,苏璃回到三千年前却没有找到魔王,却发生了一些刻骨铭心的故事!
  • 花沼花沼残卷4869|悬疑被鲜花簇拥的世界背后,是血的浸染,是腐烂的气味……微笑不只有幸福的意味,还有黑暗的气息,那是死亡的味道。谁会陷入这美丽至极的沼泽,谁会在来不及惊讶的那一秒被它吞噬。看,这是一个花沼下的迷人世界,欢迎加入。以全封闭式校园为舞台,以一起失踪为契机,以一群身份特殊的贵族与平民为演员,以这看似平静,却充满血腥气味的世界为背景,以从不曾斩断的宿命为剧本。花沼,在你不知不觉中,吞没你的灵魂。好戏,上演了……本文世界架空,男女主搭档中逐渐亲近,各种高能人员,最大谜题一点点展开。第一个案件结束之后会有巨大惊喜,不要惊讶哦!更文由于上课可能会慢,但绝不弃坑!有建议欢迎告诉我~
  • 猎鬼女王猎鬼女王Alexia|悬疑夜里车子驰聘在高速公路上,车灯闪眼。夏七月掌控着方向盘,车内放着如夜寂静的曲子。“Dear-sister!能把你高贵修长的腿从My-baby上拿下来嘛?”夏七月略有警告的韵味。夏熙悦毫不在意,一挑眉,搭在车前的腿愣是没舍得动一下,无所谓道:“这又有什么关系吗?”“你还真是越来越不像以前了。”夏七月看了夏熙悦一眼。慢慢陷入回忆——
  • 守望时空绽放时守望时空绽放时胡鳕|悬疑这是一个造物主的世界。 时空如夏花,只待绽放时。
  • 神探胡别神探胡别穆亘|悬疑在武琦县卫城镇的中学里,有一位学生,擅长逻辑推理,立志成为侦探。他就是胡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