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杯子说:

其实我是Y省和G省交界处树林里的一颗树。有一天来了一群人,说要把我砍了做砧板。他们正在商量谁砍第一刀时跑来了一个年纪很大的男人。他恳求他们不要砍掉我,说我是他七岁就去世的女儿种的,希望他们能理解他。有人说我最适合用来做砧板了,如果不砍的话,他们就没有砧板了。其实他们是准备做砧板卖钱。那个男人想了好久好久,然后说他给他们一人一点买砧板的钱,问他们能不能不砍。那些人答应了。后来,我无意中听到那个男人说他们村缺少好老师,孩子得不到良好的教育,他很苦恼。所以我就决定报恩,去城市里找好老师。

变成杯子是因为看那个男人总是把杯子带在身边,就觉得杯子对一个人来说肯定很重要。

遇到刘可易只是偶然,缘分吧。

至于会不会一直留在刘可易身边,如果她一直在那支教,我就不离开;如果她一年后离开了,那我也会离开。

上一章第7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人间百分之一的可能人间百分之一的可能陈念岚|短篇关于我所想人世间最艰难的事,就是所有痛苦终有归宿,人要么活着要么死去,当你开始在一段刻骨的悲伤发生时就明白你总会走出这悲伤,当你在为一人流泪时就明白你总会把她忘记,我们仍然能感受到喜怒哀乐的存在,却又被迫接受了无妄的现实。
  • 彩虹端的宝藏盒彩虹端的宝藏盒万年|短篇神色紧张的中年男子穿着不太合身的宽大T恤漫步在商业区的空荡街上,手臂肌肉紧绷地抱着一只公文包,头发又油又乱,眼镜不停从鼻端滑落。一只野猫从暗巷里蹦出,吓得他跌坐在地。野猫回头,眼眶周围的皮肤溃烂,被弃养前植入电子眼的左眼发出微微机械声响。野猫喵一声跃入黑暗。
  • 琉璃小记琉璃小记五月青山入怀|短篇搜神寻妖,求仙问道。乾坤大,天地迢,世间诸多奇妙事儿,录我琉璃缥缈。
  • 无辜的鲶鱼无辜的鲶鱼二族|短篇谈了四年的女友突然冷淡了,岑超不得不赶回来,想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
  • 我真的是个杀手我真的是个杀手哎呀手滑|短篇他是个杀手,却被杀手所杀,又被杀手所救。杀手,虽然这个职业看似冷酷无情,但他的内心依然温热。不为自己,只想保护好身边的人,想他们好好的,快快乐乐的,哪怕平凡一点也没有关系,但是天不遂人愿,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总是找上门来。曾经给自己痛苦的人,带给自己伤痛的人,程浩一个也不会放过,不管他们在哪里,他发誓一定会找到他们!
  • 生肖军团生肖军团都都和豆豆|短篇南京市御道街小学六年级学生,全国国际象棋小学生冠军,著有个人诗集——浅草集。
  • 流年因你不逝流年因你不逝沈潦离|短篇“可是阿夏不喜欢哥哥,哥哥难道要逼迫阿夏吗?”夏睫略微恼怒地抬眸看着他。 “总有一天阿夏会喜欢我的。” 六岁的她被捡回温家,本以为会像小说里讲的一样,受尽纷议,没想到被温家大少宠上天。
  • 警察赵广警察赵广夜雨风萧|短篇以警官赵广的视角讲述着他经历的一系列案件
  • 心里的父亲心里的父亲付帅|短篇父亲这二字在每个当孩子的心里,都是神圣的。父亲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的我们,当我们遇到困难时、挫折时,父亲依然陪伴着我们,可,如今的父亲,以是头发苍白,无论何时,父亲在我们的心里都是最年轻的。那是在车站时,父亲送我,我上登车时,对父亲说快回去吧,父亲说,好,我上了车,车慢慢行使,我回头望着车站,父亲依然站在原地,车慢慢走远了,父亲的身影在我面前慢慢消失。父亲为我,为家付出了太多。我愿天下的每位父亲都永远年轻。父亲为我操了很多心,默默支持我,这就是父亲,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