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巨大的铁笼子,旁边的人,正打开铁笼子锁把栀子往里面一丢………

栀子一进去,就被里面的疯女人撕破衣裙,本来遮挡就少,瞬间更是赤裸。

里面的女人油头垢面满身污秽,大多数是穿着原来的衣裳,就如我回来的时候一样,胸脯,下身,臀部都是裸露的。

也有全身裸露坐在满是污垢的铁笼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栀子瞬间已经被她们扯光了衣服,肌肤冒出来的鲜血刺红了她们的双眼。

她们满是污垢锋利的指甲,挠在栀子裸露的身体上,把她的身体发出一道一道的痕迹来。

每一道痕迹都见了血,我哆嗦的嘶声问道:“为什么不放了她们?”

如果我不是保持一丝清明,现在跟她们一样,就像一个牲口被关在铁笼子里,无数人来打量观看,屎尿灌满全身……

胡椒带了一丝不以察觉的嘲笑与冷然:“放了她们?你以为放了她们就是给她们自由了吗?江湖险恶,被关在这笼子里,好歹没有我的命令,没有人敢对她们怎么样,要放了出去,疯了又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会被人捡去当成玩物,整天绑在柱子上光溜溜的任人玩乐的!”

我浑身打了个冷颤,胡椒察觉到带着我向前,靠近那铁笼子,铁笼里关着的女子全扑到笼子旁边,伸出柔弱的手腕,往笼子外面试图抓住我和胡椒。

胡椒拽着我贴近她们,她们手几乎都挨到我的鼻尖,努力避让,胡椒却不让我避让,她满是胭脂的脸,紧紧的贴着我的脸:“你该庆幸,不然你就是她们其中的一员,裸露一辈子,困在这狭小的笼子里,饿极了可以连自己拉出来的屎都往嘴里塞!渴急了,自己的尿都会喝下去!”

我惶恐不安面如土色,胡椒突然笑了,用她的脸蹭了一下我的脸:“你别害怕,你是这近一年来,唯一一个清醒的人,妈妈不会亏待你,会好好调教你,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西风瘦马!”

望而生畏地不敢看笼子里的那些女子们,心中越来越发慌,胡椒今天带我玩的这一出,是在告诉我我若不听话,下场绝对不会比她们好到哪里去。

夜晚,我惴惴不安地翻来覆去睡不着,很轻微的声音,我就如惊弓之鸟一样跳起来。

墨色和黑夜融入在一起,摇曳昏暗的烛光照的他的脸色隐晦不明,“你说你来四周城,我未曾想到你会不辞而别,会把自己陷入如此不堪的境地!”

在他看来,我就是不辞而别……

我的手紧紧的抓住床沿:“不管什么方法,不管什么样不堪的境地,至少我现在达到了,只不过我还没有找到沙夏!”

“青楼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你跟我走……”

“不用了!”我指甲狠狠的扣在床沿上,“如意春风楼很好,整个四周城想要当良家女不可能,做一只瘦马,顶好!”

“你在自甘堕落知道吗?”箫清让在摇曳昏暗的灯光下,一步一步向我走来,俯身双手撑在我的身体两边:“萱苏,我对你早有耳闻,一品军候在侯家的嫡小姐,不像我一样是一个庶出,在候爷府吃饭连主桌都上不去。你就甘心如此堕落,为了一命,舍去尊严吗?”

“你想要什么?”我圈起手掌,“你不也是不甘被一个傻子骑在头上吗?我在这里有吃有喝有住,比在燃烬好了不知多少倍,同样被人睡,为何我不找一个温暖的地方被人睡!”

箫清让目光中寒光尽现,戾气腾腾,犹若巨大的风涌来袭,差点把我掀翻在床。

“你可以换一个身份,从长计议!”

这个人象冰雪一样寒冷,冷静自持带着浓重的戾气,我以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他惊慌失措,可是现在他却带着莫名的怒火。

“换一个什么身份?”我哗啦一下子把身上的衣裙扯开,露出裸露的上半身:“这副肮脏的身体,带着无尽的粪臭,从里子开始烂了,你觉得换个什么样的身份,能从骨子里更换?”

箫清让周身散发着森冷的气息,犹如暴风雪将至……

“不能!”我接得自己的话,把自己裸露的身体往他面前送了送:“箫清让,萧公子,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一个残花败柳,一具肮脏的身体,就算你是庶出,你娶的也是千金家的小姐,对我如此费尽心思要做什么呢?”

箫清让站直身体,瞬间的压迫感让我只觉得仿佛要粉身碎骨,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冰冷无情:“谁知道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既然你喜欢,那就看看你这具肮脏的身体到底能不能掀起大浪来!”

夜风如凉,窗子咯吱摇晃犹如鬼哭狼嚎哀怨……

歇了几日。

胡椒带我游走在如意春风楼,箫清让始终没有离开,无论我走到哪里,总是感觉如影随形一双冷漠带着戾气的眸子死死盯着我。

越发谨小慎微抬不起头把头垂得极低,恨不得低到尘埃中……在尘埃中腐化成白骨。

胡椒目光如炬闪过幸灾乐祸,带着我站在如意春风楼最高处,看着下面嬉笑怒骂投怀送抱莺莺翠翠。

“其实呢……”胡椒微微一叹,意味深长:“我如意春风楼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恐怖,青楼之说也跟别人口中不一样!”

“伎,分为五种,宫伎,营伎,官伎,家伎和民伎,你是聪明人,不用我一一给你解释这是什么意思。我如意春风楼里,卖艺不卖身的有十个,卖身不卖艺的有二十八个,卖身只赚银子的有三十个,想做什么样的伎者,有选择的只取决于你!”

我的手忍不住的拽紧松了又攥,双眼瞬间红了,仇恨的红了。

胡椒说的没错,伎者,分为五种,宫伎是进宫服侍皇上的伎者。营伎是服侍军队军官和士兵的,官伎是服侍各级方官员。

家伎是达官贵人家庭供养服侍达官贵人的伎者,民伎就是活跃于民间,服侍三教九流的各方人员的伎者。

五类伎者,前三种的共同点,就是官厅所设,为官府所有,后面两种便是私人。

胡椒漫不经心的瞟着我,害怕我眼中的仇恨,让她看了生厌连忙垂下头。

胡椒假装看不见我眼中的仇恨,又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妈妈之所以能在四周城站住脚跟,更多的是以德服人。我从来不勉强任何一位姑娘,当然……我会发掘每个姑娘……我会榨干每个姑娘的价值,毕竟我是开门做生意的啊!哈哈哈!”

胡椒笑喜欢头往天上昂,手帕捂住鼻尖,似只有这样笑,别人才看不出来她是真的笑了还是在假笑!

清晨,四处寂静无声,我敲了敲胡椒的门!

胡椒披头散发,没有厚重的胭脂水粉,面色苍白犹如惜弱花娇的病美人。

从未看过她这一面,倒让我有些错愕,心中感叹,她曾经天姿国色.....

胡椒手一松:“进来吧!”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凤朝美男绝色无双凤朝美男绝色无双Y叶言|古言苍天啊!大地啊!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神女级的人物 就算没那么高级的地位郡主什么的就没位置了吗啊!虽然我不介意成为将军之女?但,为毛还不是亲生的?上帝你在开玩笑吗?接二连三的灾祸降临在我身上你很有成就感是吗?不过,看在你把美男分给我的分上,,,,
  • 渔民农女渔民农女悠幽日光|古言飞机坠毁,重生在古代一个小渔村。 成了小渔村中一个为家计操劳的小女娃。 一家之主的秀才爹变木匠,还摔断腿,让这个家雪上加霜。 瘦弱貌美的娘是一个哭包,还有三个面黄饥瘦的弟妹。 谢冰林只能拿起抄家本领带着全家发家致富,一不小心开启了航海贸易。 民不与官斗是她历来的人生准则,生意做大了,自然要找个靠山了,这不,靠山来了,连带相公也有了。 …… 世子问道:“你说这树是你看中的?有写你名字吗?” 谢冰林怒瞪:“没写我名字,但我和它抱在一起了,自然就是我的了!”内心却是崩溃的,这么幼稚的话,她真的一句也不想说出来。 世子笑了,“哟,抱在一起就是你的,那我抱你,你不就是我的了?”作势要抱上去的姿态。 “……”小脸气的通红,她居然被调戏了!“登徒浪子……” 最终落荒而逃,第一回合,谢冰林没人家脸皮厚,输了! ---- 人要脸树要皮,她这辈子加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世子爷,你的脸呢?”谢冰林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儿,轻声问道。 “还在呢,你要不要摸摸,挺嫩的,保证你爱不释手!”话落就把脸往上凑了凑! “……”她能把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一脚揣到大海里吗? ------ 经过慢慢长路,世子终于抱得美人归,但却争不过一张图纸。 一天,世子怒气冲冲的从外面走进屋内,用力扯过谢冰林手中的炭笔丢在一边,铺上一张上好的宣纸,三两下把自己给扒光往罗汉床上一躺,霸气的说道:“画我!” 谢冰林傻愣住了,手还维持着握笔的姿势,“……” 随即面红耳赤。
  • 重生之全能王妃不好惹重生之全能王妃不好惹夜虱|古言第一次“你可信我。”云锦书抬头看着眼前一身锦袍的男子。 “把王妃带会去,冷静冷静,思考下自己的过错,七日内不可踏出院门半步”楚玉赫没有理会此时看着他的云锦书,决然的转身离去。 第二次“楚玉赫,我问你,你可信我。”云锦书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神多了一丝丝的期待。 “我都亲眼看见了,你要我如何信你!”冰冷的话说出,也冰了云锦书的心。 第三次“我想听你的解释” “楚玉赫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可曾信过我”抬起头,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眼神里有着痛苦,有着紧张,最多的却还是期待。可是他躲闪了。 她云锦书可真是可笑,重活一世,本想平平淡淡的做个普通人,好好爱一人,可是换来的却受尽欺辱。既然如此,从今往后我便肆意而活,重新做回那个无情冷漠的云锦书! 再见已是多年之后。她成了摇光国公主,未来的国君。再次见面,她乘坐着步辇,他骑着骏马,在繁华的街道擦肩而过。看着眼前多少个日日夜夜魂牵梦绕的人。对方却以形同陌路。 (作者真的是不会写简介,本书前期对女主会有小虐,但是后面会很爽,希望小伙伴们可以关注一下。我会努力把故事写完美。谢谢)
  • 逗比王妃升职记逗比王妃升职记北方唐糖|古言俺穿越了,灰常不幸,极品一堆,渣男一筐,不过不怕,俺有虐渣手册,什么霸道婆婆,阴险小妾,俺要虐的她们一塌糊涂,什么傲娇王爷,高冷才子,也要虐的他们一败涂地,可虐到了最后,俺发现俺的心怎么不见了,俺要找回自己的心,可虐渣手册上没有说明,俺要怎么办!……
  • 王爷你家人设毁了吧王爷你家人设毁了吧仙r|古言申屠承傲和卿落是一对青梅竹马,关系很好,人神共愤的那种好! 从小时看到卿落的第一眼,她还尚在襁褓,申屠承傲却知道,这个女娃娃,将会是自己穷尽一生的守护! “这一把剑,这一双手,能屠世人,亦能护你!”这是申屠承傲心中所念,他却从未将这话说出口。 年少的喜欢是细水长流,卿落喜欢申屠承傲却抵不住曾经恩怨的疯狂,为了活着,她将身体交给了异界一个同名同姓的灵魂,她却在身体内长眠。 一场刺杀,异界的灵魂不知所踪,曾经的卿落回来了,却失去了记忆,日日面对温柔体贴的申屠承傲,她好几次怀疑自我…… “我真是这世界的卿落吗?好不真实!”卿落倚在窗台悠哉悠哉与传说中的暴虐王爷聊着天。 传说中的暴虐王爷立在一旁,一身黑衣从小时候穿到成年:“你是!我认得你!”
  • 萌妃不乖快快入怀萌妃不乖快快入怀木已初夏|古言“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呵呵,错就错在你不该抢走了他,亲爱的姐姐,你对我真是好啊!”看着昔日里自己百般照顾的妹妹,竟然在最后关头捅了自己一刀,只因为一个男人,她笑了……如果我还活着,我定会让你们痛不欲生!
  • 东兔西乌有汝足矣东兔西乌有汝足矣佚名夫子|古言往事纷乱,弥散风中。有些人两条平行线,却偏偏撞了个满怀。抬起头来是你啊,还不错。 (收录多个故事哦~)
  • 农门小医娘农门小医娘温柔女子|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人人嘲笑的丑胖老姑娘,还被亲哥哥霸占了嫁妆,她暗暗发誓定要一雪前耻,聪明与智慧并存的她很快就走上发家致富的小康道路,可是那一言不合就撩人的汉子性子却是为她惹祸不少.......
  • 小农女的田园生活小农女的田园生活槡榆|古言韩氏集团的大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只可惜一朝穿越却成了被人欺负的农家女。只能和吃货弟弟相依为命。厨艺.赚钱.怼人!已经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冥冥之中的缘分自有天定。“我不允许你们成亲!”天子的话胜过一切!身世成迷!且看她将如何翻云覆雨,与他携手走遍天下!
  • 妾身妾身喜丫|古言古代,深宅大院,豪门男主人赵万鑫最爱的小妾孙素娥突然死了,由此牵出一场六位妻妾的明争暗斗。不过,本小说除了暗斗和血腥,也有温情和感动;既带你体验古代豪门生活,又折射了现代男女的爱情婚姻,以及古今不变的人性。如果你准备好了,就从男主角最爱的小妾去世开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