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 sdy升的源体育新闻

第997章 五百年前的事情。

“李总,白总来了!”
  田馨推开李静办公室的大门,对着坐在里面的李静开口说道。
  说完,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白宁远,以及跟在白宁远身后的张言,跟昨天白宁远那平易近人的样子比起来,此时的白宁远,身上带着几分生人勿进的冷然,让田馨情不自禁的觉得心中有些惴惴不已。
  明明昨天还挺好说话来着。
  “嗯?”听到田馨的话之后,李静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疑惑的神色,白宁远昨天不是刚刚来过么,怎么现在又过来了?又有什么事情不成?
  疑惑归疑惑,李静却是很快回过神来,赶紧起身对着田馨说道:“快请进来~”
  田馨将房门打开,然后让出一个身位,紧接着白宁远便跟张言依次从外面进来。
  “老板……还有张总?你也来了啊!”看到白宁远身后的张言,李静又是愣了一下,对于张言,她并不陌生,而且当初她就知道张言是白宁远老师的事情,毕竟曾经白宁远带着她到店里去的时候,张言给她们的印象太过于深刻,只不过因为业务方面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所以她跟张言也算不上是有多熟悉。
  张言客气的冲着李静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白宁远带着张言径直在沙发上坐下来。
  “田馨,快去给白总泡茶,我那橱子里有今年刚下来的龙井。”李静对着田馨开口吩咐道。
  只是李静刚刚开口,就被白宁远将话给打断:“不用了,田部长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要跟你们李总单独谈谈。”
  听到白宁远的话,田馨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求助般的看向李静,而李静同样也是带上了一丝惊讶的神色,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对着田馨挥了挥手,笑道:“既然白总这么说了,那我就省了这好茶叶,你就先出去吧。”
  田馨点点头,对着白宁远和张言客气的说了一声,这才走出李静的办公室,并且将门给关上。
  “不知道白总您找我有什么事?”李静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款款对着白宁远笑道,虽然她不及张言那般的漂亮,但是那一脸真诚的样子,还是让人情不自禁的对她新生好感。
  只不过这一切落在白宁远的眼里,感觉是那么的刺眼,而现在再看看她那略有些陈旧的办公桌,以及墙上那已经褪色的地图,想起昨天自己对她所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你自己看看吧。”
  越想越觉得生气,那些已经平复下来的怒火,又重新燃烧了起来,他懒得再跟李静多说些什么,直接将关于她的那份材料丢在李静面前的桌子上。
  听到白宁远那不带任何感情的话,李静情不自禁的觉得心里一跳,再看看坐在白宁远身边一直没有怎么言语,只是带着淡淡笑容的张言,她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份材料从桌子上拿了起来。
  只是看了一眼,她顿时心里一惊,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眼皮也是情不自禁的一个劲儿的猛跳着,一目十行的将材料看完,越是看,她越是心惊,回过神来之后,她猛地抬起头来,急切的对着白宁远解释般的说道:“白总……您听我说,我……”
  但是她还来不及解释,白宁远便直接生硬的将她的话给打断:“不要再说了,你就说,这里面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吧!”
  被白宁远那凌厉的目光注视着,李静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不已,她下意识就想要矢口否认,然而接触到那凌厉的目光,否认的话到了嘴边,就怎么都说不出来,嘴巴嗫嚅了几下,最终她还是无力的低下头去:“是……”
  她的声音很轻,却几乎抽空了她的所有力气,此时的她也是没有了之前的那份老实亲切的模样,只是一脸的惨白。
  从第一次动歪脑筋开始,她的心中就一直惴惴不安,生怕有这样的一天,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却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问题,白宁远也是始终都没有注意到,她的那些畏惧便渐渐的消退了,对于钱的渴望再次充斥着她的内心,很快的,她便迷失在了一次又一次的敛财当中,直到今天。
  她不是没有想过辞职或者是直接逃走,这样一切就人不知鬼不觉了,但是想想这些唾手可及的金钱以及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的职位,她又有些不甘心。
  现在的美味鸭,因为在Lo国际内部越发的不重腰,几乎已经成了一种三不管的状态,在她这一亩三分地里面,给了她为所欲为的机会。
  再捞几年就好,她心中这般想着,胃口越来越大,但是那份敛财的快感,却是完全吞没了她的理智。
  “李静啊李静,这么多年以来,我何曾亏待了你,想不到我这么信任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就为了这么一点儿小钱,毁掉了自己的大好前途?真的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之见!”白宁远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着李静斥责着。
  而现在的李静,只是一脸灰白的垂首坐在那里,没有了任何反驳的意思,此时她的心中,只有惊慌。
  她很清楚,根据《华夏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的,处5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而她所敛走的这一千多万,已经是好几个数额巨大了。
  一想到自己将会面临十年左右的牢狱之灾,而自己所弄来的这一切,也将成为一片泡影,她的心中就满满的都是绝望,嘴唇也是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
  力气好像一下子全都从身体当中消失,她就那样满满的从沙发上滑落下来,跪坐在那里,然后无声的抽泣起来。
  她没有去跟白宁远解释什么,此时,所有的解释在事实面前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看着绝望的李静,张言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恻隐,毕竟现在的这个局面,又怪谁呢?
  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罢了……
  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