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建筑 奇游官方网站

第7860章 公主大婚14

那些环绕在姬宇身边的少男少女顺着姬宇的目光看去,顿时脸上的不屑之色更加明显。
   其中有人嗤笑道:“宇哥,你看那小子干嘛,瞧他那穷酸样,说不定是哪个臭要饭的出身。”
   那人说话虽然不屑,而且有些夸大事实。但是真的追究起来,也没说错什么。楚南虽然没有乞丐那么衣着简陋,但是也仅仅是不寒酸罢了。
   与那身穿锦衣华服,一身珠光宝气的姬宇是完全不能比的。没资格。见此,楚南苦笑了一声,望了望自己身上的服饰,心想日后要不要穿的好一点。
   此刻姬宇阴沉着脸,没有说话。身旁的人越是讽刺楚南他便觉得越难堪,毕竟是这个衣着宛如臭要饭的家伙曾经将他丢出了天武侯府。
   突然,姬宇身边的一个少女惊呼了一声:“他不是什么臭要饭的,他是楚南,与姬宇大哥并称为上京双杰,更是天武侯之子。”
   话音刚落,猛然间整个竹墨轩都安静了下来。姬宇!楚南!上京双杰!圣武候之子!天武侯之子!无论其中的任何一个字眼都可以成为一个重磅炸弹,掀起无数人的议论。
   更何况两个人如今站在一起,针锋相对。
   无数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楚南摸了摸鼻子,要是在没有什么动作的话,恐怕就要让人看成懦夫了,那可不是楚南愿意见到的。
   而且之前那姬宇身旁的哈巴狗居然说自己是臭要饭的。楚南心中冷笑,原本这种人他是不屑理会的,但是在这里,楚南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
   他代表的是整个天武侯府,如果丢了面子,不仅仅丢的是他楚南自己的面子,还有他父亲天武侯楚天鸣的面子,甚至是整个天武侯府的面子。
   所以!这个场子,楚南必须找回来!
   忽的,楚南自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大步向前,向着姬宇所在的方向走去。见此,周围围观的众人都兴奋了起来,期待着这上京双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碰撞。
   姬宇周围之前出声讽刺过楚南的少男少女们见到楚南过来,都微微的缩了缩身子,知道了楚南真实身份的他们,面对楚南显的惧怕无比。
   “你,出来。”楚南站立到姬宇的面前,指了指姬宇身后第一个出言不逊,说楚南是臭要饭出身的那个少年。
   那少年见此,脸色一苦,心中叫苦不迭。想要前进,但是双腿却不听使唤,僵硬的不能动。强行驱使,双腿一颤,险些跪伏下去。
   楚南撇了一眼那少年,淡漠的说道:“自己掌嘴十下,我便饶了你之前对天武侯府的不敬之罪。”
   此话一出,顿时震惊四座。周围所有人望向楚南的目光都变得微微有些畏惧了起来。其中那首当其冲的少年更是双腿一颤,跪伏了下去。
   他惊恐的目光四下张望,不断的求助。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掌嘴,那么他以后也不用混了。姬宇的脸色铁青,说实话,在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之后,他是不愿意招惹楚南的。
   不过这个时候他不得不站出来,连自己庇佑的人都保护不了,日后他姬宇还怎么在这个上京城之中混?
   “还有三息的时间,你若是不打,我自己来打!天武侯府的尊严不容亵渎。”楚南这个时候冷声说道。那跪伏在正中央的少年心中惊惧,不知道如何是好。
   三息的时间,转瞬即逝。楚南朗声说道:“你不打?好,我来打。”说着,楚南向前,伸手向着那个少年打去。
   “住手!”
   突然,楚南伸出去的手被人一把抓住。回头望去,正是姬宇。他眸光冰冷,张嘴露出了两个大豁牙说道:“楚南,你别忘了我们的赌约,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在我的面前嚣张。”
   “是吗?”
   楚南一把甩开了被姬宇抓住的手腕,心中冷笑说道:“这么说来,你要保下这个少年了?”
   “没错!”
   姬宇朗声回答,但是两个大豁牙却是不断的漏风,发出“呼呼”的声音,但是却非要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搞笑无比。
   楚南强行忍住心中的笑意,指着那跪伏在地面之上的少年,寒声说道:“无故诽谤当朝武侯者,其罪当诛!若有人担保,则担保者连罪,其罪当诛!姬宇,你还要保他吗?”
   姬宇听此,心中一颤,面色铁青。周围围观的人不断的低声议论:“这楚南还真够狠的,直接一顶大帽子先扣了上来,要是不把这罪名摘取,这姬宇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思来想去,姬宇还是不肯放弃。若是这般便轻易的放弃了自己的跟随者,姬宇日后的面子还往哪放?到时候人们都会说他是一个连自己跟随者都保护不了的懦夫。
   “楚南,你不觉得这个帽子扣的有点大吗?你不过是天武侯之子罢了,就算是羞辱你,也与天武侯乃至整个天武侯府没有任何关系。”姬宇厉声喝道,试图洗清自己的罪名。
   但是楚南却是冷笑连连,大斥:“今日是翰林院殿试的日子,乃文人之战场。平日里,我是楚南,我代表我自己。但是我更是天武侯之子,是整个天武侯府的少爷。出了天武侯府,我代表的就是我的父亲天武侯,是整个天武侯府。正何况在翰林院殿试这种庄重的日子里,羞辱我便是羞辱天武侯,羞辱整个天武侯府,按大夏王朝律法,其罪当斩!”
   “你······”姬宇大怒,但是却被楚南这一番话说的哑口无言。但是楚南冷笑,出口不饶人,寒声大喝:“姬宇,你身为文道学士,怎么会连这种道理都不知晓?我看你就是偏袒自己的跟随者,根本没有公平公正之分,更没有道德可言。你究竟视文人之道于何在,视人间道德于何在,视大夏王朝律法于何在!你道德沦丧,偏袒罪人,其罪当诛!就算你的父亲是圣武候,你的老师你是当朝大儒也保不了你!”
   姬宇面色铁青,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