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DIY koko下载

第1920章 恋爱不等于婚姻

我原本以为会被父母大肆批评,而正如我所想像的一样,父亲正吹胡子瞪眼之时,我不经意间,却撇到了李公子一手扬起阻止了我父亲的怒火,随后仿佛很羞愧似得,对着他们连连施礼,就连我这个对他不敬的女流之辈,他都能不计前嫌的附身告罪,我一时间有些看不透他了。
  最终他还是走了,父亲也将我大骂了一顿,不过有母亲护着,我倒是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
  赶紧逃离回到了房间,小碧一脸兴奋的谈论气李公子,看她那爱慕的眼神,我知道这吖头完蛋了。
  不过我也不得不劝说她,两人的身份相差太大,不可能的……
  当晚,我俩相依,为着自己那不可能的相思之人默默垂泪,突然想起了唐婉所写的《钗头凤》所谱得曲子。
  那情景与我此时是多么的相近,我情有所感,与楼台之上抚琴歌唱。
  一时间,琴弦波动,一曲曲无奈与哀怨的不甘之情徐徐荡漾,我也不禁动情歌唱。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歌声哀怨婉转,琴已止,而泪不停,空空的房间内,我与小碧两人相偎入眠。
  醒来的早晨我的心情分外难受,我决定了,我要到黄秀才家问个清楚,到底是与我有缘无份,还是无需这段姻缘。尽管我两个结果都不是我想要的,可是我的心里总觉得有跟刺似得。
  我与父母说想出去游玩的想法,父亲本来是不同意的,不过耐不住母亲在旁的软语,最终还是同意了,说散散心也不错,不过要我答应他一个要求,和李公子继续来往,我答应了,别无选择。
  轿子已经不知道颠簸了多久,望着轿子外的景物缓缓后退,我渐渐想起了别的东西,可是想什么我却不记得了,就和发呆一样,可是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我遗忘了似得,耳边仿佛有什么声音不断呼喊着,可我却一点都听不出来。
  “是不是我忘记了什么?”我自言自语道。
  “小姐,黄秀才家到了。”
  突然小碧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摇摇头,不再去想那些东西,等轿子停下后,翻开轿帘,入眼的是一片篱笆小路,里面一个茅草房,显得非常破旧,而且挂着一些白布,一看就知道有人去世了的情景。
  我吩咐下人都留在外面,只和小碧一起走了进去。
  走到门口,里面的光线非常暗淡,而且刚刚死人,我感觉心里有些发紧,想着我来的目的,我一咬牙,抬腿走了进去。
  也许是感觉到有人到来,我一进门就与黄秀才四眼相对,他的眼眶红红的,里面的感情非常的真挚,使得我的心都不禁感觉到一阵揪痛,双眼不自觉的模糊了都不知道。
  “苏小姐。”跪立着的黄秀才起身给我行了一礼,就退到一旁。
  我回身抹了把眼角的湿润,对着他微微一笑,遍直接走了过去。
  我的身前有着一个简易的木桌,上面摆放着一个木头灵位,灵位前只有三个馒头,三根香冒着青烟插在馒头上,一股凄凉的气息迎面扑来。
  我托起一截裙摆跪立在灵位前,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随后起身来到黄秀才跟前,复杂的看着他说道:“我们可以出去走走吗?”
  小碧刚刚想出声阻拦,却被我一手给阻止了,我直直的盯着黄秀才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神中已经没有了那种风轻云淡的洒脱,似乎有了一些羞愧,一些无奈在里面。
  他最终还是点头,我俩走出了茅草屋,来到他屋后不远处的他母亲坟前,这是我要求的,因为我已经看出了他不是无情,而是隐瞒了什么,只不过不想对我说罢了。
  不过这里是在他的母亲面前,他是一个君子,我可以看得出来,君子以孝为先,自然是不可能在他至亲面前说谎。
  我问他,纱巾上的缘字到底是有缘无份,还是无缘不用再见,他沉默了。
  在我落泪逼问的情况下,他终于开口。
  黄秀才轻叹一声,似乎在回忆着的眼神,望着他的母亲的坟墓说道:“小姐的才名与美貌早已在城中乃至府城里都是远播于耳,那日小生在发榜之日无意间窥探到小姐美貌,早已暗存相思之情,不过小生知道自己配不上,就将那份情给藏入心底。”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没想到,中秋之日竟然得以亲近小姐,小生万分荣幸。小姐之情不是小生不知,而是小生不敢,小姐还是忘记小生吧…..”
  他说完之后,看也不看我一眼,仿佛这样的答案就能够减轻我心头的痛苦似得,可是他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难道你就是这样一个懦夫吗?”
  我大叫了一声,转身就跑,小碧不知何时已经站到篱笆门口,她想要安慰我,可是我却没那心情,穿过她的身边,直接向着泥路深处跑去。
  仆役女婢们吓得大喊大叫,我迷蒙着双眼,除了心头刺痛,却什么也看不到了似得,我想要逃避,想要逃离这个让我觉得自己多么轻贱的地方!
  我想不到我会有那样惊人的耐力,跑了不知多久,正好来到了一片竹林之上。
  脸颊冰凉,早已洒下几滴泪水,身后一群人追逐着我,小碧的呼喊是多吗绝望,隐约间,我似乎听到了黄秀才的声音,回头一看,他那撕心裂肺的表情果然是担心我的,他是否已经后悔说出那番伤人心底的话语?
  我嘴角扬起微笑,我确定了,他给我的缘字不是无缘无份,也不是有缘无份,而是……
  我正想停下身形,却感觉脖子一凉,身体突然失去了知觉,我睁大着双眼,愣愣的看着他们渐渐变歪,怎么回事?怎么天地都在旋转?!
  等等!我怎么会看到一个无头身体?!看着那熟悉的穿着,我斜眼看了一下自己飞快最落的情景,心中暗叹,哦,原来是我的身体……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不甘的想到,黄秀才刚刚对我表达了真情,我难道要这样死去?!
  咚!的一声,我听到了自己的人头落地的声音,眼前一片漆黑,似乎掉进了一个深洞口,忽然一只熊爪拍下,混合着泥土,将洞口堵死,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怨念,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那么弱懦?!
  似乎听到了小碧的惊叫生,仆役婢女的呼喊声,可是我最想听到的,却没有听到,难道我死了你都不能为我呼喊两声吗?
  等我再次真开双眼之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黑暗的地方,任凭我如何呼喊,却也不能听到一丝回音。
  突然,似乎有一道光束传来,形成了一条被光照的通道一般,我不由自主的被它吸引,仿佛那里就是出口一般,使几乎奔溃的我欣喜异常。
  渐渐的,我看到了光亮的源头,我迫不及待的就冲了进去,睁眼一看,却发现我的父母正紧张的站在我的面前。
  “父亲,母亲!女儿,女儿不是死了吗?!”我惊讶的说道,心中同时暗想,难道刚刚的经历都是一场噩梦?
  可是,更令我惊讶的是,我的父母见到我似乎并不开心,反而有着莫名的恐惧与悲伤隐藏在他们的眼底深处。
  突然,我发现还有好几个人在场,黄秀才,李公子,小碧,竟然都在我的面前,除了黄秀才和小碧,无论父母还是李公子,他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仿佛我是一个异类一般。
  我正想问个明白,一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无力的很,我低头一看,我的手,我的脚,我的身子,竟然都不是我自己原来的?!
  房间里特别暗淡,只有几点烛火微微晃动,整个房间阴森森的,一些不知什么动物的头骨被挂在墙壁之上,这些都不是主要的,等我站起身来一看,我身前的桌子底下竟然躺着一具无头尸体!
  我愣了神,呆呆看着那尸体的穿着身段,尽管被野兽咬下了好几块肉,衣服已经破碎了一大片,露出被鲜血染红的白嫩肌肤与森森白骨,可是我还是认得出来,那不是我自己的身体是谁的?!
  扑腾一声响动,将我从震惊的失神中拉了回来,黄秀才一脸泪痕的跪在地上不断扣头,只是一句话都不说,眼里隐隐透着死灰色。
  父亲母亲将黄秀才一阵痛骂,恨不得要撕碎了他一般。
  一切我都懂了,我身前的桌子上正好有一盆残留着纸灰的清水,那里将我现在一副完全陌生,而且苍老得无意附加的脸给倒影得清清楚楚。
  我死了,我那无头尸体已经是最好的证明!
  一阵闹腾,父母终于在李公子的劝解下安静了下来,我们一阵相谈后,我才明白,原来我被府城中最有名的马神婆给请上身了,而他们请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问出我的头颅的下落。
  我将埋着我头颅的地点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我忍不住一阵痛哭……
  老妈依然是最疼我的,她过来安慰着我,连带着,父亲和小碧也敢于接近我了,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听到她们道歉,只想听到黄秀才和我说一声。
  “有缘,来世再见……”
  突然,“啊!”一声叫喊将我惊醒,我转头一看,黄秀才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他右手握着一把匕首插入心脏,没有痛苦,那弯起的月牙眼儿,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我想要大喊,可是却发现一股力量正将我挤出身体,我仿佛对身体失去了控制,就连动一动手指都是那么的艰难。
  我咬紧牙根,从小碧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随手一扬,看着手帕缓缓落在黄秀才的身前,直到黄秀才对着我点点头之时,我终于放下心来,不再抗拒那股力量眼角瞥见李公子突然带着莫名的微笑离开的疑惑,瞬间被那股力量挤出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