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 mg摆脱冰球突破安全网站

第7602章 所谓‘失忆(1)

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饭,玄妙儿才回镇上,可是回去之前,得知玄紫儿还是没找到的,不过这根自己没什么关系了,她死活是她自己的造化了。
  花继业一早上就来来画馆,这两天没见到玄妙儿了,他这心里刺挠着呢,心里怪这小丫头狠心,一点不想自己。
  玄妙儿见了他心里也是高兴:“花继业你来得这么早啊。”
  “你这回家是呆的舒服了,都不想回来了?”花继业带着点抱怨道。
  “那是当然了,家里多好,爹娘都宠着我,什么都不用干,就吃喝玩。”玄妙儿每次回家真觉得自己像个孩子。
  “那以后想这样也不是不行,少做些生意多给自己留点时间玩,丫头不大,别整天想着挣钱。”花继业心里一直是心疼玄妙儿这么辛苦的。
  玄妙儿喜欢花继业这样的宠着:“我还真是闲不下来,脑子里东西太多了,要是不用可惜了,等过几年,我把该做的都做了,我就四处云游,吃喝玩乐。”
  “那我陪你去,过几年我也会很闲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花继业心里一直很累,他也真的想过任务都完成了,就四处的去玩。
  “好啊,只要到时候你没妻妾成群就行。”玄妙儿半开玩笑半看着他。
  “这个你放心,我可没那个艳福。”
  “对了花继业,跟你说点俺家上房的爆炸新闻。”玄妙儿和花继业坐下了,开始讲玄紫儿的事,和花继业之间,他还真的没有什么秘密。
  花继业听得也很惊讶了,这事在古代真的就是弄不好会死人的事:“这玄紫儿不简单啊,要命的事都敢做,这女子不太正经啊。”说着意味深长的看着玄妙儿,这丫头懂得是不是太多了。
  玄妙儿自然懂得他的意思:“花继业,你脑袋里都想些什么?最近是不是去青楼去少了,想什么事了?”
  “妙儿,说你十二岁,我有时候都不信。”花继业挑眉看着玄妙儿。
  玄妙儿也觉得自己够污,可是姐都三十多了,不能想点污的事么?“花继业我早熟,你满意了?”
  “满意,我喜欢。”
  “滚,三句就下道。”
  两人这不管是几天不见,见了面总是要斗上几句才算是满意了。
  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三了,镇上的铺子很多都陆续的停业了,外祖母吴氏他们昨天就回老家了,这过年还是都要自己家安心。
  玄妙儿和玄灵儿的铺子也都今天开始休息了,玄安睿和玄安浩也都放了假,他们姊妹几个晚上就要回河湾村了,这次回去就要在家待上半个月了。
  这几天玄妙儿也把新年礼物都准备出来了,提早的就都该托付谁的托付谁给捎带去,这也是够忙的。
  花继业这几天还是每天都来,知道他们今天回河湾村,自然是也带了不少的过年东西,让他们一并拿回去。
  想着半个月见不到玄妙儿,他这心里不舒服:“妙儿,我初三去你家玩。”
  玄妙儿白了他一眼:“初三人家都回娘家,你上俺家玩啥?”
  玄安睿在边上觉得妹妹嘴太冲了,赶紧解释:“继业哥,你别跟妙儿一般见识,她是被宠的任性了,你想哪天来家里就来,今年我们也不去外祖母家了,所以正月都在家。”
  花继业挑衅的看了一下玄妙儿,然后笑着对玄安睿道:“那好,我可不会客气的。”
  玄妙儿摇摇头:“花继业,我服你。”
  她还想再说的时候,玄灵儿在边上拍了一下她:“你呀,一点女孩子气没有,来年你就十三岁了,那是大姑娘了,可不能干什么都这么随意了,知道不?”
  玄妙儿挠挠头,天啊,在现代十三岁不是应该刚上初中么,要是家里宠着厉害的,这还得接送上下学呢,这在古代就成了大姑娘了。
  “大姐,咱们家是商户,没有那些规矩吧,你看我这还有铺子呢,我这很多事不可能不自己亲力亲为啊。”玄妙儿很想给自己多争取些自由。
  可是玄灵儿却语重心长的道:“妙儿,你和大姐不一样,你这有条件做个大家闺秀了,就别错过了,以后多学学女红,这过两年选个好婆家,生意的事尽量就交代给周玉广吧。”
  玄妙儿完全不接受这样:“大姐,那不是把我憋死了,我可不干,我才多大啊,你们整天想着让我嫁人。”
  “你这孩子,怎么脾气这么拗,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咱们家是商户,但是过两年二郎要是能考个秀才,你这身份还是不一样的,要不然你整天抛投露面的在外边,这以后不好找婆家的。”
  玄妙儿感觉脑袋里都是浆糊了:“大姐,我就这个样子,我找夫君也得找一个真的懂我的,要是真的对我好的,他也不会在意我什么抛头露面的事,我本就是生意料子,要是把我关在笼子里成了金丝雀,那不是爱我,是要毁了我。”
  花继业听着玄妙儿的话,心里高兴,这丫头要求越高越好,她要求高才不容易嫁出去,自己这个位置才更稳,等她再大一点,自己追起来就更容易了。
  “妙儿说的对,她就是个放荡不羁的小野马,关起来了她也不会开心,以后她的夫君要是不能宠着她由着她,那我都不同意。”花继业笑看着玄妙儿。
  玄妙儿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自己总会有些恍惚:“花继业,还是你了解我,反正我不愁嫁,顶天我们家找个入赘的,反正我不是能整日关在院子里绣花带孩子的。”
  玄灵儿摇摇头:“继业哥都给你说好话了,大姐还能说啥,你个小丫头命好,身边都是护着你的。”
  玄妙儿俏皮的看了一眼花继业:“花继业,我发现你有时候烦人,可是关键时刻吧,你还是很可爱的。”
  “得,你可别夸我了,你和夸我比损我都难听,赶紧收拾东西,今个都腊月二十三了,早些回家,要不你爹娘该着急了。”花继业看着这屋里大包小包的,就知道都是玄妙儿要带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