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占卜 28圈下载

第4903章 三道防线

“王爷。”林越伏身。
  
   “嗯。”萧启煊轻轻点头,“准备得如何?”
  
   “只等三日后启程。”自王爷被选为此次迎战南迟的主帅,林越可忙得够呛。
   不仅有军中大小事务要安排,连王府诸多事宜他都得一一过问,毕竟王府丢了王妃是大事,能隐瞒得如此天衣无缝,确实费了不少周张。
  
   “这几****辛苦了,剩下的事交待给世轩。你的任务是,三日后,给本王一个神勇的林越将军。”
  
   惊愕地抬起俊脸,尽管已经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尽力掩饰的疲倦,还是逃不过王爷的眼睛。
   平素虽然王爷带着拒人与千里的表情,可是王爷对部下的关心,他看在眼里。这就是自己一直追随并忠于他的原因,多年以来,他其实都受着王爷的照顾呢。可自己却对王爷隐瞒了王妃的事,心底的愧疚更甚。
  
   萧启煊见他半天未曾回话,从军防地图上移目,扫向纹丝未动的墨衣男子:“还有事?”
  
   “没,没有。”想起王妃的请求,林越咬咬牙,把唇边的话咽下,“属下告退。”
   无声地退出去,英挺的背影转眼便消失于曲折的长廊中。
  
   幽深的寒潭,闪出冷冽。
   林越,本王倒想知道,你究竟打算帮她瞒多久?
  
   那日林越救下莫希,回府之后,看着王爷的愤怒,王爷的担忧,他曾几次差点儿失言,王妃的下落。却又因为答应王妃不能坦诚相告。纠结多日,他信守住自己的承诺。
   然而每日府上的侍卫,仍不断被派出去明察暗访地寻人,林越愧疚之感日益加重。他的不安,萧启煊看在眼里。
  
   顺着林越那天的行踪,他不仅查出了杨婉儿,更查到了花昊彦的别院。
   杨婉儿受伤去过济世堂之事,自然也没瞒过他。得知她受伤,萧启煊的心中的弦早已紧绷,虽面上冷淡,却生怕以她的性子在外面受什么伤,若不是谢照宜再三强调,宁王妃无恙,只怕他当即会冲去花宅也说不定!
  
   只要她无恙,他便看她还想玩出些什么花样。这一出宁王妃失踪的戏码,足以证明花昊彦的能耐。
   他深知花昊彦的身份,远不止花家少主那么简单。这么轻易隐匿杨婉儿的踪迹,瞒过他的耳目,到底也是大意了!
  
   大寒将去,晚风带着丝丝的寒气。用完晚膳,萧启煊并未直接去玉书斋,而漫步于长廊。
  
   如今的宁王府,处处生机勃勃,完全不见冬日的萧条。
  
   那时,在她的建议和陆世轩的吩咐下,别苑种了许多秋冬不落叶的绿色植物。眼下,湖边开出数几十枝冬梅,正是林木葱郁,水色迷茫。
  
   他临湖而立,清冷的眸光定定落在空空如也的悠逸亭内。
  
   脑中过往的影像,渐渐清晰。凝成杨婉儿的笑颜,一寸寸展现在眼前。
  
   眸中深藏的锐利,也随之浮起。她为什么要去战场,只因那是南迟?他越来越猜不透她。
  
   “王爷。”陆世轩不知何时,来到身后。敏锐如他,竟丝毫不察。
  
   转过身,视线落在风尘仆仆的陆世轩身上,对上那双明亮的眸子,萧启煊淡淡问道:“如何?”
  
   “益州那边苏逸已经办妥,康王只怕是做梦也没想到,他精心布了三年的局,仅三月就被苏逸给毁了。苏逸在信中说,定能在王爷去谷州前赶回来!”因这样的好消息,陆世轩说话的语气比平日轻快。
  
   听他说完,萧启煊平静道:“此番行军,只林越与本王同去,你与苏逸留下。”
  
   此话大大出乎陆世轩的意料,他惊愕道:“王爷,属下和……”
  
   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萧启煊摇头打断他:“留下你们,自然是有更重要的任务,切不可掉以轻心。华州的战场在暗,不比谷州的仗容易,甚至更难。”
  
   “属下明白。”陆世轩垂首,又想起一事,“王爷交待属下之事,已查出眉目。”说完他抬头,吩咐守在门口的侍卫,“把人带来。”
  
   不过多久,一个瘦瘦的小老头儿被带了过来。那老头儿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畏畏缩缩地弓着腰,眼睛不知该看哪里,目光忽左忽右飘移不定。
  
   “大胆,见了王爷还不跪下行礼!”带他来的守卫喝道。
  
   老头儿听了此话两脚一软,跪倒在地。
  
   他全身哆嗦,说出来的话嗑嗑巴巴:“王爷,小……小人一向守法,从来不曾做……做过什么坏事,王爷饶命啊,王爷……”
  
   “你不要害怕。”陆世轩说话轻缓,倒叫跪着的人安下心来,“你可有两个儿子,此次要参军?”
  
   老人心中一慌,本以为自己足够小心谨慎,原来王爷都知晓了去。他忙磕头颤着音开口:“小人再不敢贪图钱财,王爷饶命哪!小人这就回去,叫两个不争气的小子赶紧收拾行头,随王爷前去杀敌。”
  
   “不必。”目光冷然,语气淡漠,“你只需告诉本王,是何人何时买去了名册?”
  
   老头儿结结巴巴地说完,日前花昊彦两人去他家中,将他儿子的参军名册以五千两买下之事。
  
   “哦?”萧启煊把玩着手上的白玉杯,薄唇轻扬,“依你所言,就是那两位长得极好看的公子,向你买了你两个儿子的参军名额?”萧启煊引用了老头儿形容他二人长相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