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1章 彼此的心意

江南看着她,笑容俊朗,目光却阴狠:“乔夏,人生很长,我们风雨同舟,一起走,在我身边,我会让你知道,我这些年经历的所有,我会让你感同,也让你身受。”

江南一把拉过她,搂住她的肩:“走吧!我的老婆!”

权冷骁把手中的奶茶递给乔墨菲,顺手摸了一下她的头,边坐到她的对面边说:“说吧,这几天忙什么去了?“

乔墨菲接过奶茶喝了一口,笑着说:“好喝!”

然后歪着头想了想:“没忙什么呀,就是和新朋友冯慧找找老朋友钱颖聊聊天,吃吃饭,逛逛街,都是女孩子的事,我现在放假,公司里的事也不是特别忙,不好总是来烦你,就给自己找点事做喽。”

她的大眼睛清澈无辜的看着权冷骁:“师兄我是不是很懂事?”

权冷骁不由自主的露出浅浅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听说,钱小姐和乔二公子分手了,和你有关。”

他的目光灼灼的看着乔墨菲。

乔墨菲眨了眨大眼睛,嘴巴里咬着吸管:“没有啊,和我有什么关系?师兄听谁说的?”

权冷骁神色不变:“肖佐告诉我的,乔二公子有两个,一个是乔真,另一个,是男装的你,钱颖爱上的应该是你,这一次,你为了给我出气,让钱颖知道真相了对吗?”

乔墨菲呛了一下,咳嗽起来,权冷骁连忙递给她纸巾,有些无奈地看着她。

“佐哥怎么什么都知道!”乔墨菲抱怨。

权冷骁以为她还会接着狡辩,没想到这样轻易就承认了。

乔墨菲坐直了身体:“这件事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我不想让钱颖这样一直蒙在鼓里,我哥误导钱家,也是为了我。”

她时时处处都要维护她哥哥,权冷骁知道,乔墨宸眼里只有这个妹妹,那个钱颖的死活他根本不会在意,痴心错付这种小事,他更不会在乎,只要与他妹妹无关,怎样都好。

这一点上,他倒赞同权墨宸,换成他,也会这样做。

权冷骁微笑:“过了这么久都没说,到现在才拆穿这件事,是为了给我出口气。”

乔墨菲看着权冷骁,心下欢喜,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舆论这种事,越描越黑,不能辩解,江思竹居心叵测,那我就让她后院起火好了。她这个人啊,总是觉得别人都在她的算计之中,我想给她个教训。”乔墨菲鼓了鼓腮。

权冷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我不是说过?我会用自己的方式处理的。”

乔墨菲歪了一下头:“我没有妨碍你呀,你处理你的,我做我的。”

权冷骁的手落了空,看着她叹道:“墨菲,我不是善男信女。”

乔墨菲点头:“嗯嗯,我喜欢腹黑的。”

权冷骁愣了一下,无奈的看着乔墨菲。

乔墨菲放下手中的奶茶杯,迅速转移话题:“师兄,那些媒体是收了钱的,你打算怎么做?”

权冷骁表情淡淡地:“冷驰最近太闲了,到处惹祸,收购了几家媒体,让他练练手。”

乔墨菲瞪圆了眼睛,继而冲着权冷骁伸出大拇指:“师兄,你厉害!”

既教训了那些不开眼的人,又给权冷驰找点麻烦事来做,一举两得!

乔墨菲想了想:“师兄,我还有一个问题。”

权冷骁看着她,示意她问。

“你是怎么找到江南的?他这些年在做什么?以后,他是你的人吗?”乔墨菲问出心中的疑问。

权冷骁抱肩靠在椅背上:“怎么关心起他了?”

“他现在是乔夏的丈夫了,名义上,他是我妹夫哦。”乔墨菲不由抚了抚自己的手臂,冲着权冷骁嘿嘿一笑,自己也知道这个借口太滥。

“好吧,我实话实说,当年乔夏出事的那一天,就是我出车祸的那一天,如果那天我没有出车祸,那我,应该就是那天的乔夏。”乔墨菲平静地说。

“那件事的策划者是乔真和乔夏,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乔夏会变成受害者。”乔墨菲看着权冷骁。

权冷骁的脸色已冷了下来:“他们是酒后乱性,江南声称,他那天并没有碰过乔夏,只是因为喝多了睡在了乔夏的身边而已,最后乔家把江家变成了泄愤的对象,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乔夏是害人终害己,我以为她只是害了江南,没想到,她最终想害的人,却是你,那她就更加不需要同情了。江南不是我的人,我无意招揽这样品行的人,给他这个机会,是完成他的夙愿,也是解决我的麻烦而已。”

乔墨菲点点头,那她就放心了。

她支着下巴笑得开心:“师兄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权冷骁微笑,他喜欢看她开心的样子。

他在心里想,墨菲开心,一定是如昕最喜欢的事。

江思竹在多日心神不宁的忙碌之后,终于觉得放下了一半心,不管怎么样,乔夏出嫁了,虽然与最初的设想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总算把一切都遮掩了过去。

现在,她最悬心的是乔真与钱颖的婚事。

乔兴邦的心情也不好,他的如珠如宝的女儿,最后还是嫁给了那个当初他们反对的人,而且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心中有气,却不知道应该冲谁发。

看见走在后面的乔真无精打采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指着他骂道:“你这又是怎么了?乔二少爷?谁又惹你不高兴了?今天可是你妹妹出嫁的日子,你摆出这样的脸色给谁看?”

乔真被骂得一愣,看一眼父亲,没敢说什么,他一向没有妹妹得父亲的欢心。

江思竹连忙打圆场,柔声对乔兴邦说:“夏夏结婚了,以后就是大人了,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不管怎么样,还有乔真这个哥哥看护着呢。“

乔兴邦接过江思竹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没好气地说:“能指望他什么?”

乔真在沙发的一角坐下来,看了一眼父母,还是没有说话。

江思竹有此诧异,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好性情了?

但她还是转回头,笑着对乔兴邦说:“看你说的,等我们乔真和钱颖结了婚,乔真这个大舅哥说话就更有份量了,还怕那江家敢欺负咱们乔夏不成?”

乔兴邦没说话,脸色也缓了缓。

可是乔真没有看到,他无精打采地说:“别做梦了,我和钱颖,吹了。”

江思竹吓了一跳,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啊?你说什么?乔,乔真?你再说一遍?”

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但是,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怎么可能呢?

乔真看着母亲惊愕的样子,一翻白眼,摊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这些天我已经使劲了全身力气去哄了,她不见我,看起来是铁了心了。算了,分就分了吧,我也累了。”

“什么累了?那怎么行?”江思竹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声音走到乔真面前。

“儿子!你不能就这样放弃啊!那是钱颖,不,那不是钱颖,那是一座金山啊!你怎么可以放弃?走,妈跟你一起去找她!不就是哄个女人吗?能有多难?”说着,她伸手去拉乔真。

乔真一把甩开她的手,不耐烦地说:“哎呀,妈,我们分手了,你就不要再强求了好不好?你不是也不喜欢她吗?这不是正好?有钱怎么了?有钱的姑娘有的是,我干嘛非要哄着她呀,妈,你放手吧,我以后找个和她一样的,比她更好的,不就得了吗?”

江思竹气结:“什么更好的?你到哪找一个更好的?这满城的千金哪一个比得上钱颖?而且,钱颖不是对你一见钟情吗?你怕什么?她就是大小姐脾气,你哄一哄就好了嘛,妈妈是怎么教你的,怎么叮嘱你的?”

“妈——,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这次她是铁了心要分手的,跟我没关系!要去你去!我反正不会再去碰霉头了!”乔真更加的不耐烦。

“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跟你妈妈说话呢?你的事,怎么能让你妈妈去解决?”乔兴邦看不下去了,怒气冲冲地说。

乔真不满的看了一眼父亲,终是没再说话。

江思竹深呼吸了几下,只觉得自己的心,没着没落的,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了。

这一双儿女,怎么到了关键时候这样不让她省心呢?

她担心乔兴邦又要骂乔真,她舍不得儿子挨骂,于是,不得不缓和了语气两头哄。

“老公,你别着急。这钱颖啊,脾气是差了些的,咱们儿子也没少受委屈。”

“那是他自找的,谁还能替他谈恋爱吗?路都给他铺好了,这么着都不成,他还能干点什么?”乔兴邦半点儿不客气。

乔真被骂急了,不由辩道:“好!我没用!我没用还不行吗?我配不上她!那我就找个我配得上的还不行吗?谁配得上她谁配去!”

他起身就走,爱怎样怎样吧,这些天他受的委屈也够多了。

本来他和钱颖在一起,就一直被人调侃他是个吃软饭的,他就想着有朝一日等他结了婚成了事,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钱颖,重塑形象。

他也不是不想哄钱颖,可是他的那些方法也都用过了,钱颖也不给他机会啊?还要他怎样?

乔兴邦气得直喘气:“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

乔真却是径直溜走了,有他妈在,他爸就是雷声在雨点小,总会哄好的。

江思竹急得不行,乔真这孩子太不懂事了。

乔兴邦回过头对着江思竹发火:“慈母多败儿,他都是你惯的,你瞧瞧他现在,还能把谁放在眼里?无法无天!太无法无天了!”

江思竹连忙安抚:“好了,好了,他不懂事,你别生他的气了,现在最要紧的事,是把钱颖哄好啊!”

乔兴邦冷哼一声,转身走开:“让他自己去哄!”

江思竹有苦难言,没办法,她只有亲自去找钱颖。

现在乔夏结了婚,自然不能陪着她一起了,乔真又不肯陪她,她也舍不得乔真委屈,所以,只有自己去。

同类热门
  • 陌上花开,等你回来陌上花开,等你回来懵小熙|现言夏阡惠,一位二十二岁的女孩,因为不想给家庭带来经济上的负担,放弃了学业。别人与她冷眼相待,瞧不起她,她却不在乎,邻居说她太傻,实际上是她太温柔,太宽容。当她碰上E市最高冷,最有地位的总裁------凌陌寒,她竟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况且,他也不想让任何普通人知道他的身份。他把她囚禁在身边,让她做他的女佣,不断的折磨她,就因为她长得很像一个曾经伤害过他的女人。当夏阡惠爱上他,并发现怀上了他的孩子时,他无情的将她赶走,永远不要再见他。她伤心欲绝,试着忘记他。她走后,他发现心里好像少了什么!
  • 龙少的秘密娇妻龙少的秘密娇妻知之初雨|现言十年前,他和她,第一次相见,是在一个垃圾堆的旁边里碰见的。当时的她看见落魄的他,向他伸出援手,并给他好吃的,还有一千块钱。 当时的她说,“大哥哥,其实你还是蛮帅的哦!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了吗?我可以帮你解决哒!” “……” “呃!大哥哥,你不说没关系的!我能理解你的,大哥哥,嗯?这一千块钱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补贴给你好不好?” 她拿出手表一看,惊呼一声不好,连忙对着他说,“大哥哥,谢谢你陪我聊天啊!不过,我可能帮不了你了,我订的飞机要到啦!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哦!”她突然对着他甜美一笑。 他就这样看着她离去,望了很久,低下头看着她给他的食物和钱! 就这样,他对她一见倾心,念念不忘…… 十年后,在飞机场上,他们又一次见面了,当他看到她,欣喜若狂。而她看向他,却一片陌生。 看他如何,度过这追妻的漫漫长路!
  • 至于,光年至于,光年风信子说|现言一光年的时间大概会是多久?从我到你又有多久?苏榆胥说“你来我不走”普洱说“你搞清楚,你都36了,还来这一套?”
  • 顾爷每天都在蹭热度顾爷每天都在蹭热度不悒|现言伪霸道总裁真帅逼男主vs脾气不好作精女主 予一人回首,与一人白头。 任霄和顾言城的定情信物是碎了一半的酒瓶子。 从此,人生路漫漫,顾爷偏偏喜爱小妖精。 这是任霄和顾言城携手走花路的故事。 某日,三线女明星任霄和顾氏集团总裁一起吃饭,一起进酒店的照片流传全网。 众网友:我靠,这女人是被包养了! 任霄官方微博:怎么地了,艺人不许谈恋爱吗? 顾氏集团官方微博:怎么地了,总裁不能谈恋爱吗? 众网友:。。。。。。
  • 初于钟情钟于白首初于钟情钟于白首幽兰若香|现言“宇泽,谢谢你让我这么幸福。” “萱儿,也谢谢你给我让你幸福的机会。” “此生有你,足矣。” “我也一样。”
  • 紫默筱何恋紫默筱何恋泷冰语|现言落寞是落家的一个外家,没有如何的地位,落家是一大家族,而他只是一个乡下的高中生,好景不长的他,冰家是比落家还要的家族,在玷污冰家大小姐一事上,被落家陷害当作替死鬼,斗不过落家,他父母只好让他远离这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去生活,从此他开始了流浪的生活.....流浪一途上,他遇上了的主导老师紫沫,紫沫一手打造了他的成功,落寞一战成名.....最后落寞却发现竟然喜欢上她了,可她却一直自欺欺人的说不喜欢他,也让他不准喜欢她...同居生活就如此尴尬的下去吗?同居三约定:一,不准喜欢她;二,不准和她靠得太近,须保持两米的距离;三,不准直视她超过三秒。
  • 时光不复,爱人如初时光不复,爱人如初田田啊|现言18岁之前时颖是万众瞩目的时家大小姐,成人礼上的变故,使她知道,原来爱她的父母,疼她的哥哥,本不应属于她,远走他乡,再度归来,她早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生活教会她成长,时光磨去了她的棱角,可他的出现,让她慢慢释放本心,他替她遮风挡雨,为她重拾傲骨,让她又回到了那个骄傲不可一世的时家大小姐,不,应是顾家少夫人。
  • EXO之十二独宠EXO之十二独宠米思萌|现言当古灵精怪的女主遇上EXO,当一次次的误会解开,当男主和女主破镜重圆。如有雷同,纯属手贱
  • 总裁枪妻之你跑不了总裁枪妻之你跑不了金茶1234|现言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依旧爱你如初,我在这等你回家,会永远记住你的样子。
  • 一生依恋之宠妻狂魔一生依恋之宠妻狂魔冰心傲骨|现言漫漫人生路,从初相遇就注定了彼此不能分离的一生。从相知到分离再到出现,物是人非,长长复仇路,她脱胎换骨,冷如冰霜。他却对她依然默默守护,始终如一。她如此绝情,千回百转,死缠烂打,终熬不过他不放弃不抛弃不要脸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