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3章 挪用公款

“该做的?挪用公款也是你应该做的吗!”丁彩瑶站了起来,将手中的账本摔到连氏的身上,“这才多久,你就挪用了几百两,要是再让你待下去,我这整个农庄岂不是都会被你掏空了去?!”

“我……我……”连氏被丁彩瑶堵得无话可说,她连忙后退了两步.

丁彩瑶倒是注意到了连氏的身上首饰了,来的时候连氏穿着的都是洗的发白的衣服,而现在看她身上那一身就知道是新衣服,身上还带了不少的首饰,同一开始的她可真是形同两人.

“你头上那个金饰也是贪了我的银子买的吧?”

连氏一惊,连忙伸手捂住自己发髻上的簪子摇了摇头.

留在丁彩瑶想说下一句时,姨母突然冲了进来.

姨母见到房内的气氛,又看了看自己儿媳妇委屈的模样,顿时将矛头对准了丁彩瑶.

“好啊,要不是我来看看我儿媳妇做事做的咋样了,还不知道你们一群人欺负她一个妇人!”姨母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开喷.

“姨母,几日不见,你倒是购置了新衣了,看这布料,貌似不便宜吧?”被姨母骂了,丁彩瑶也不生气,反而笑眯眯的问着.

没有见到丁彩瑶脸上的怒意,又听到对方问这个问题,纵使姨母脸皮再厚,也有些心虚,不过她了不像连氏.

“我买的衣服,关你什么事,今日你欺负我儿媳妇,让我撞见了,不给个交代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连氏看着自己的婆婆撒泼,连忙扯了扯她,企图让她消停一些,然后将今天这事说出来,谁知道姨母被这么一拉扯,心中顿时就不乐意了,一把甩开她的手.

“巧了,我也想要姨母给个交代.”丁彩瑶走上前,她本就比姨母高一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姨母.

“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姨母不知道丁彩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时间也有些疑惑.

丁彩瑶也没有再同她兜圈子,“自然是你儿媳妇挪用农庄公款一事,看姨母这副嚣张的模样似乎是知情人啊,你说这件事是公了还是私了?”

“什么公了私了的!我是你姨母,你丁彩瑶拿银子孝敬我不是应该的?!我只不过是让我儿媳妇提前拿了那份孝敬的钱而已.”

在大厅中的有好几个都是丁彩瑶一个村子的,几人自然是知道她这位姨母以往是如何对待她的,没想到此人竟这般厚颜无耻,还好意思找她要钱.

“银子没有过账本,更加没有过我手,算不到我头上.”丁彩瑶不再与她废话,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会被姨母给反驳,索性就直接道:“公了,就是我去报官,让县令大人来管这件事,私了就是你们将拿走的银子都补回来,就这两种方法,你们选吧!”

“娘,那么多银子我们都花了,怎么拿得出来?!”连氏听到这个处理结果,脸顿时就白了下来,如果拿不出来,到时候真的上了公堂,只怕她要坐牢.

“我呸,丁彩瑶你敢!这银子我还就不还了,你去告啊,我倒要看看这县令会不会先治你个不孝之罪!”

姨母在边上,连氏也没有那么恐惧,她看向丁彩瑶企图用好话说动她:“妹子,你这农庄这么大,一月肯定能赚很多银子,更何况你还有个牛排店,也赚,我们也就才用了几百两,对你来说不过是一点点零头,要不这次就算了吧,我下次绝对不敢这么做了.”

“你还想有下一次?别想了,今日过后,你不用再来我这农庄了,把钱赔了就能走,更何况我赚银子和你挪用公款有什么关系吗,凭什么我赚的多就该白白给你用?这件事没得商量.”

被丁彩瑶这么一说,连氏脸又白了几分.

“你去牛排店里把汪鸣叫来.”丁彩瑶不愿和姨母争吵,让一旁的跑堂去牛排店找人.

姨母骂人骂的难听,看着吵闹的姨母,她只觉得一阵脑子疼,当初就不应该同意连氏进农庄.

“找我儿子做什么,这是和汪鸣没关系,丁彩瑶,我都说了,这钱就当你孝敬我的!”姨母听到她要去找汪鸣,顿时就被如同被点着了一般,冲着丁彩瑶吼着.

“且不说你只是我姨母,你口中所说的孝敬,我不是送过你一座宅子吗!我还没听说过要时不时给几百两银子的孝敬,你去村子里问问,看看谁会这么做!”丁彩瑶被姨母胡搅蛮缠给惹怒了,一把甩开扑过来的姨母,“你儿子不是你们家的管事的吗,我正好叫他过来处理!看看是赔钱还是坐牢!”

丁彩瑶说完就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再说话,没有再管姨母,听着她骂人的话,也全部左耳进右耳出,显然是打算等汪鸣来处理了.

“你……”

姨母站在原地骂个不停,但丁彩瑶丝毫不给她一点反应,当做没听到一样,站在一边的连氏上前拉了拉她企图让她少说几句.

姨母偏不,什么话难听她专挑来说.

丁彩瑶没有等多久,汪鸣就来了,进入大厅时还是气喘吁吁的,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他在路上就听跑堂的人说了事情的经过,刚刚踏进房门就听到自己娘在骂个不停.

汪鸣进屋子先是看了一眼丁彩瑶,随后就朝着连氏走了过去,一巴掌打在了连氏脸上,连氏一脸懵逼地捂住自己被打的脸,显然是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汪鸣一上来就打打自己.

“这次是我不对,没有管好家里人,让你损失了不少的银子,这些损失的银子我一力承担.”汪鸣朝着丁彩瑶说着.

这一番话,倒是让丁彩瑶对他刮目相看.

姨母听了这话,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过来之后,连忙上前把自己儿子拉了回来.

“我都说了,这些银子就当她丁彩瑶孝敬我的,凭什么赔!儿子你不要犯傻.”

自己娘这般反驳自己的话,汪鸣脸色更加难看,他下意识看向丁彩瑶,果然对方如他所料,脸色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朝今留颦一笑古朝今留颦一笑仙孔宁|古言我们每一个人是别人眼中的衬托者,你笑我哭,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我想逃离,我想看到希望,我还记得那个夏天.汽车后抖着肩膀哭泣的我,隐藏的眼泪是痛苦,是无助我何不曾笑过,看尽世间凄凉.这是笑,这是哪所谓的笑,苦笑的笑.雨水淋湿了眼泪,大声呐喊这才是我唯一的快乐我是我自己.你还记得那一天你哭了,你还记得那一天你笑了,泪水模糊双眼,沾满了离别,我只为你在一次相遇,人海茫茫,杳无音讯是你我的秘密我想看见,只有你一人的不离不弃世事与我何干,我何以牵天下,遗忘你的手,是我泪已流,想你在身边你已不再,我留有何用,今朝明日我常伴烟雨世奋我意乱,水踏面里写此篇.爱无多言,伴你左右,梦里轻盈愿你笑
  • 胭脂玉暖胭脂玉暖楚诗魅|古言养了十八年的童养婿金屋藏娇,气得阮家大小姐一根绳子吊死。穿越来的梁语嫣没来得及耍大小姐威风,就被大魔头童养婿打包,送给大魔王白少帅做姨太太,开启了在【高冷禁欲少帅大魔王VS高智变态残冷大魔头】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故事。梁语嫣:“少帅大大,我是飞机师,我会开飞机。”大魔王:“我会打飞机。”梁语嫣:(⊙﹏⊙)b【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农田稻花香穿越之农田稻花香醉君怀|古言她前世孤寂,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重活一世,她要爱人,也要被爱。这是一个女子努力生活的获取幸福的历程。
  • 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西子言|古言23世纪大学生段小贝一穿越就被逼着嫁人,眨着大眼:“英俊的王爷,您应该不想娶我这么蛮横粗鲁,不讲道理的王妃吧?”男子轻笑,“并不,本王很愿意。”段小贝炸毛,你想娶,可是宝宝不想嫁!前有美貌娇弱娘亲逼嫁,后有腹黑王爷催婚,段小贝悲愤的想,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趁着夜半三更,偷偷卷起小包袱,正想开了小角门一走了之。谁知黑夜里一个幽幽的男声传来:“更深露重,夜黑风高,不知王妃想往哪里去?”草泥马,陌君画,人吓人,吓死人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君临天下醉梦浮华君临天下醉梦浮华青烟代月|古言前世的她精通各种机械制造,受到子民们的崇拜。今生的她是人喊打喊杀的纨绔世子爷,还拜了一个紫霄真人为师,可是专业不对口啊!明明是一个机械制造师,居然被忽悠成了炼丹师。调戏美女,调戏美男。 可是某男一出现,她就怂了。某男:“其他女有我好看?其他男人有我好看?”某女:“没有~”某男:“那你觉得我如何?” 某女:“长得不错,实力太强,算你上得了厅堂。如果下得了厨房的话更好!”
  • 邪王魅宠:腹黑王妃太难驯邪王魅宠:腹黑王妃太难驯蓝岚澜|古言特工楚灵溪最近很烦恼:1、她穿越了。2、有人想杀她。3、听说她要成亲了,新郎官自恋又花心。4、现在跑……还来得及吗?故事还得从那次意外说起——时间:子夜时分。地点:荒郊野外。人物:孤男寡女。事件:水下碰瓷。北溟寒墨:说说看,本王,身材如何?楚灵溪:没看清,不然,脱了重看?北溟寒墨:……来人,抓刺客。
  • 乱世许情深乱世许情深不想动的动物|古言民国四年,春。 隆冬刚过,初春已至。虽说上海的春并不似北京那般刺骨,却由于夹杂着那股子湿气,使得那冷意更加的彻骨。
  • 偏执首辅赖上我偏执首辅赖上我江南安|古言肖故:我到死都以为自己喜欢上了男人,好不容易正视这段感情,决定不顾流言蜚语,不惜与世界为敌……你告诉我,那人是个女的? 某人:争锋相对,拼命打击,害我倾家荡产,害我作茧自缚,你说,除了明知我女扮男装还与我做戏的那个阴险小人,还能是谁? 吃瓜看戏的众人:都是误会!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宫墙高筑之女人心宫墙高筑之女人心佑佑啦啦啦|古言宫墙高筑,锁住多少红颜若雪;回首当年,晃过多少绝世容颜。一一细数,才知错过韶华无数,可我还是不曾后悔,让你一次一次地伤害我。我不想恨你,只是你变本加厉,让我体无完肤。宫外清风,吹醒无数深陷之人;沉思未来,只求拥有安稳人生。历经沧桑,才知渴望回到最初,如今的我不似从前般单纯,何不就此放任自己病狂,放任自己善良。或是向往事说再见,勇敢面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