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运动 球信网

第3759章 各自领罚

邓龙悄悄摸进前院,前院正是这客栈店家所住的地方。
   这是一间大房子里面点着许多白蜡烛,整个房间十分明亮,白蜡烛的光线通过纸窗投在院子的几颗大树下,让整个小院看起来阴森恐怖,想起刚刚那些苍白的死尸,邓龙不禁心有余悸。
   正当邓龙打算靠近窗户去探查,只听见吱呀一声,好像有人推开院门到了院子里,邓龙赶紧躲了起来,只见一陇昏暗光照在黑暗里,两个人提着马灯走了进来,两人都带着黑色毡帽,在黑暗中看不清容貌。不过从身材上可以判断的是一个身材非常的肥胖,另一个非常的魁梧。尤其是走在前面那身材魁梧的大汉,脚步沉稳,看来是个练家子。
   那魁梧大汉在门口敲了三声,那门从里边应声而开,魁梧汉子让了下身子让那身材肥胖者先且进去,邓龙觉得事情十分可疑,这么晚了谁会到‘死尸客店’来投宿啊,何况‘死尸客店’从不接纳普通人住宿,且有明文规定,闲人莫入,生人勿近。这两人看起来也不像赶尸人,邓龙当下心里大疑,向那纸窗下摸了过去。
   悄悄的在窗户上捅了个小洞,邓龙悄悄从纸洞里面看了过去,店里面一张四方桌,桌上摆了许多酒肉蔬果,桌子底下燃着一盆炭火,围着桌子坐有四人,正在笑着说些生活中的趣事。
   那带毡帽的胖子是背着门坐的,看不清样子,还有一个声音比较高亢的人被那胖子肥大的身材挡住了,邓龙也看不清他的相貌。
   邓龙只看到了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正坐在方形桌的右下手,那汉子用力咀嚼,浓眉大眼,朝天鼻,厚嘴唇。脸上长满了长长络腮胡须,面色十分凶狠。邓龙在这个镇子生活了这么多年却是从来没见过这人。
   最上首的那人邓龙却是认识的,那人姓吴,正是这死尸客店的老板,平时很少看见他,一般镇上的都畏惧他、躲着他,生怕沾染邪气。这吴老板长的却是面相阴冷,双目不时的闪来闪去,鹰勾鼻,瘦长的马脸显示了他阴冷狭隘的内心。
   在吃喝谈笑了之后,那胖子擦了擦手冷声道:“朋友归朋友,我不管你们走失了什么可怕东西之类的,我的东西若是不能准时送到张大帅那去,大家就一起等着被砍头吧。”
   那被胖子遮住的人声音十分沙哑,低沉的说道:“大人,这东西可是人命关天,请你再多给我三日,我一定把那东西找回来,再把货物安全送到张大帅那。”
   那吴老板赶紧给那胖子和诸人把酒倒满,满脸苦相无奈的对那胖子道:“大人,你也不希望咱们镇子上因为那东西出什么人命吧,这都怪小儿不好,不小心放走那东西,而且还被咬了。还请大人多给些时日,我和刑道长一定找回那东西,完成任务。”
   一直在喝酒、大口吃肉的面色凶狠的汉子一听到吴老板的话,顿时跳了起来,大声喝道:“什么东西,有这么可怕吗?有我大力神丘刚在你们怕个算逑埃想老子当年手上人命无数,岂会怕那区区死物。”这汉子刚说完,那胖子立即喝道:“邱刚不得放肆,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这凶恶汉子似乎十分怕那胖子,一听到胖子那带着怒气的呵斥,吐了吐舌头,不再声张,赶紧低下头闷起酒来。
   邓龙隐隐约约有些明白了,这些人中胖子是最有权势的,声音沙哑的人估计就是赶尸人,与那鹰钩鼻的吴老板是合伙关系。
   那凶狠汉子大概是那胖子的仆人或保镖,不过他们多次提到走了什么东西,以及什么货物,邓龙一时间还没有弄明白中间的内情。
   只听一声闷哼,那胖子肥大的身躯站了起来,手指着吴老板和赶尸人道:“那东西害不害人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我要告诉你的是,张大帅已经三番五次来催货,我给你们一直都担着,三天后如果你们再不出发,别怪我不帮你们,到时候你们自己去跟张大帅解释吧。”说完冷哼一声拉开房门走了出来。
   邓龙猜的不错,那凶狠的大汉正是这胖子的保镖,胖子出来后,那人紧跟了出来,小心的打着马灯在前面开路。
   邓龙隐匿好身形,待那胖子和那叫邱刚的凶狠汉子离去后,邓龙再向其他的屋子摸去,他觉得这些人一定有什么大阴谋,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他决定探查到底。
   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夹杂在刺骨的寒风中传入邓龙的鼻子,邓龙顺着药味摸索了过去,那药味正是从眼前的这栋木房中飘出来。
   这木屋建的倒也奇怪,地下有是个高高的空搭子,足足两米高的木搭子支撑着上面的木房,看来这是主家的卧房,像这种死尸客店,一般来说阴气十分的重,为了避免夜晚阴气的侵蚀,一般卧房都要离地,用竹子或木搭子撑起。
   从窗户看去,木房内点着蜡烛,光线比较亮,从纸窗户上还可以看见不时有人影晃过,邓龙正要登上台阶去看看,只听见一阵猛烈的咳嗽,赶紧退到木搭子下躲了起来,刚躲进木搭子,一股猛烈拳风向自己袭来,邓龙侧了侧身子险险躲个这一拳,木搭子底下很是宽敞,两人闷着声响在底下动气拳脚来。
   邓龙对中国武术已经有着深厚的底子,那人似乎武功也不弱,斗了差不多十多个回合,邓龙与那人互相捏着手腕紧紧的逼在一起,那人怒极正要发飙,邓龙小心的朝那人‘嘘’了一声,那人冷哼了一声顿时松开手来。
   被这么一搅,邓龙估计今晚可能能探查的东西不多,想到这,邓龙对那人轻声地说道:“兄弟,想必你是来顺东西的吧,我告诉你这可是死尸店,你可得小心点,我就不奉陪了,祝你好运。”邓龙在黑暗中对那人笑了笑,摸到墙边跃了出来。
   忙活了大半晚上,邓龙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大街上十分的寒冷,邓龙放慢脚步搓了搓手,哈了口气,这死尸店倒地有什么秘密,他们所说的货物是什么,那胖子是什么人?一系列的谜团困扰着邓龙,想着这邓龙决定明天再去这家死尸店好好的查一下,正当邓龙陷入思考的时候,一阵腥气扑鼻而来传来,邓龙立刻反应过来,有什么东西从头顶飞过,邓龙抬头一看,一条黑影直挺挺的跳上了瓦屋顶,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邓龙揉了揉眼睛,那黑影已经消失不见,邓龙笑了笑,自己可能是太累了产生了幻觉,其实邓龙刚刚看到的正是那死尸店走失的僵尸,要不是他身上的那把辟邪宝刀产生的气息让僵尸感到害怕,恐怕邓龙就危险了。
   邓龙紧了紧衣裳加快了脚步的向自己的小药店走去,“别跑!给我抓住他。”冷冷的街道上,三五个人正追着一个人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那人明显对这个小镇的地形不熟,东跑西奔的四处张望,眼见那人就要往死胡同方向跑去,邓龙朝那人奔了过去。
   那人正慌张的奔跑着,邓龙走过去拉住那人低喝道:“兄弟,跟我走!”那人一愣随后跟着邓龙飞快的奔跑在夜色中,凭着邓龙对古镇的了解,只是一会儿便摆脱了后面追赶的那群人。
   邓龙与那人回到小药店,点起蜡烛,邓龙这才发现面前的这个人与自己一样非常的年轻,而且身材高大,看上去十分的孔武有力,一张国字脸带着与年龄不相合的成熟稳重。
   喝着滚热的米酒,两人开始聊了起来,在聊天中互相得知,原来彼此就是在木屋顶下交手的人,两人好不激动,没想到会这么巧。
   这人名叫李康恺是上海侦缉队的副队长,他怀疑了一个毒贩于是跟踪到了这个湘西古镇,却没想到在邓龙走后,不小心被人发现,地形不熟的他正焦急万分,准备以死相拼。幸好邓龙及时出现救了他一命,要知道追他的人可有不少人是高手,尤其是赶尸人也就是他怀疑的毒贩更是十分了得。
   邓龙想到自己也是孤身一人,碌碌而为倒不如帮助这人做点实事也好,抓毒贩与自己劫富济贫性质也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为国家一个则是更实际些。想到这邓龙兴奋的道:“如若兄弟不介意,小弟愿意助兄弟一臂之力。”
   李康恺自然是十分高兴,从先前的交手中,他已经了解邓龙的身手不在自己之下,如果两人能联手自然是事半功倍。
   是夜两人正聊的起劲,有种兄弟相见恨晚的感觉,不过令两人奇怪的是今晚的狗叫的特别凶,正当两人刚举起酒碗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穿透了寒冷的夜空,让邓李两人不禁胆寒。
   这是人遇到极大的恐惧发出来的惨叫声,邓龙突然想起今天那手臂受伤的青年男子,以及那赶尸人所说的走失了的东西,难道这世界上真有这种东西,又或这东西真的开始害人,邓龙心里一寒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