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8章 李承书遇刺了

“什么!不让我去了?”柳茯苓气的一拍桌子把来传话的小婢女吓一跳,“我衣服都换好了,又说不让我去了,李承泽什么意思啊!”

殿内的人都不敢吭声,婢女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奴婢也不知,这是殿下说的。”

“李承泽人呢?”柳茯苓大有要去找李承泽干架的趋势。

“殿下已经进宫了。”

“该死的李承泽,让他给跑了。”

听见王妃直呼殿下的名讳,还这样出言不逊,殿内人的头低的更低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哪里做错再牵扯到自己。

“你走吧。”

小婢女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踮着脚悄声的离开了。

“不让我去,我偏去。”柳茯苓心里想着,也不那么气了,“你去给我拿身男子的衣服。”

“王妃你这是......”吴嬷嬷反应过来,看来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妃还是要出去。

“小姐,我们还是听殿下的话吧,如果殿下知道了生气的话不知会怎么样呢。”紫苏开口劝道,害怕到时候李承泽一个生气会惩罚柳茯苓。

但柳茯苓可不听,她下凡来不是为了听李承泽的话,也不是困在这斳王府的,这些日子,她也想过离开,可是不知为何却迟迟不愿。

殿内的婢女们也都担心起来,纷纷开口劝道,柳茯苓实在不想听,略施小法便让她们全都睡倒了。

“终于安静了。”

柳茯苓自己换了衣服出门了。

李承泽到了皇宫内,皇上见他只身一人前来,便疑惑问道,“怎么就你自己来了,斳王妃呢?”

“回父皇,王妃她突然病急,不宜前来,还望父皇恕罪。”李承泽面不改色的说着假话。

“罢了,多派几个太医去吧。”说着,皇上坐上了轿撵,

“多谢父皇。”李承泽直起身子后,感受到一道目光射在自己身上,他侧了一下头,与李承书的目光对视上了。

李承书率先开口,“三弟好久不见啊。”

“二哥好。”李承泽淡淡客气的说道,然后上了马。李承书也上了另一匹马和李承泽一起并排在皇上轿撵的前面。

“起轿!”一个尖声的太监喊着。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出了皇宫。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城里的灯火更加璀璨夺目,街上的人比以往要多,都在说说笑笑着,看见宫里的队伍过来都纷纷低头避让,皇上看着自己的子民,繁华的街道非常满意,但表面上还是严肃的一张面孔。

皇后也正襟危坐,保持着国母的姿态,但不知为何,她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今日大臣们又说起立太子一事,李承书党派和李承泽党派争论不休,最后结论也是无疾而终。

皇上也没有明确的意思,容妃在宫里的气焰也是越发的嚣张了,有次对皇后僭越,皇上也只是罚她禁足两月而已,皇后的心里越来越没谱了,她可不想让那个贱人和贱人的儿子上位。

唉,她明明有个孩子还都已经立为太子了,却不幸早逝,否则她何尝要沦落到这种地步。

“德儿......”皇后情不自禁的小声呢喃着。

李承泽骑在马上,盯着左右的人群,周围的环境,没有一刻的松懈,今晚他必须时刻的注意李承书的行动。

从皇宫成功安全的到了城门楼上,李承泽和李承书下马请皇上皇后下轿,皇上先行下来,然后皇后由婢女们扶着下来。

百姓们早已聚集在城门楼下,口中集体高喊着,“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好!很好!”皇上终于露出点笑容。

一个太监把里面正燃火的孔明灯拿过来,另一个太监呈给皇上毛笔,“皇上,请题字。”

皇上洋洋洒洒的写了几个大字,然后和皇后一起放了这个孔明灯。

底下的百姓们也早早点燃起了各自的孔明灯,待皇上的一放,他们的便可以放了。

瞬间几百个孔明灯被一起放开,很快升到夜空中,夺走了星星的光辉,黑夜被红光笼罩,在百姓的期盼的眼神中生的越来越高。

柳茯苓也在其中,她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几百个人一起放孔明灯,原来在人间看是这个样子的。

在此时和谐的场景中,也有些不和谐危险的因素悄然露出水面。

不知从哪冒出几个蒙面的刺客,目标很集中,便是上面的皇上。

“护驾!护驾!”随带的侍卫纷纷冲上城楼,百姓也都不知所措的乱成一团,人推人挤的场面非常混乱。

刺客们也是有分工的,两个在下面乱砍乱杀,其余几个在城楼上专门刺杀皇上。目的就是让那些侍卫们分开。

柳茯苓也和其他百姓一样,被突如其来的事件给吓住了,被人推搡着,还有刺客在下面放火,城门口顿时被火海笼罩着。

李承泽忙着对付上面的刺客,往城下一瞥时看见了正要去救一个小女孩的柳茯苓,虽然柳茯苓穿的是男装,但李承泽还是一眼便认出了。

“该死,她怎么在这里。”

李承泽咬咬牙,飞身下楼,眼看一个燃着火的木架正要砸到趴在地上的柳茯苓和小女孩,他咬紧牙关,双手持利剑将即将落下的木架砍成两半。

趁着李承泽扶起柳茯苓的时候,一个刺客想趁他不注意在他背后偷袭,刹那间柳茯苓猛地推开李承泽,那刺客的剑离柳茯苓的胸口还差几厘米就要刺过去了,小女孩吓得大哭起来,李承泽被猛然推开,他看见柳茯苓为了救他快要被刺客刺中时心脏都跳漏了几拍。

他想赶紧赶紧冲过去,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刺客的长剑眼看着要刺穿柳茯苓了,但突然的,柳茯苓的身前发出一道强光,长剑刺不过强光,刺客被反弹在地,还没等刺客起身,便被李承泽的剑狠狠插在胸口,就此一命呜呼了。

那强光是什么,柳茯苓的身前为什么会有强光,李承泽再次扭头看被吓得不轻的柳茯苓,满肚子的疑问,但此时并不是询问的时间。

“二皇子遇刺了!二皇子遇刺了!”

楼上的人拼命的大喊,依旧乱成一团。

李承书遇刺了?李承泽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今天又想扔夫郎今天又想扔夫郎IS子衿|古言身为教官,必须保持威严,在部队的人眼里,赵清云就是一个灭绝师太。哪怕长得比朵花还美,依然是单身狗,一辈子单身狗。 然而,没有人知道,那些小崽子被练得最惨的原因仅仅是因为那些人总爱重复一句话,唠唠叨叨,就问你烦不烦。 赵清云会烦到什么程度,都能挥着肩膀直接给你扔泥坑里。 可能是上辈子扔多了人,这辈子赵清云后悔不已,因为身边有个复读机,不要风,不要电,不用太阳能,狗皮膏药甩不掉的那种。赵清云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疯魔。 对此被百般嫌弃的复读机: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被逼无奈,鬼愿意给你当个复读机啊?口水不要银子买的吗? 将军有子名林景华,名还算是文雅,但是人……林景华表示自己从小饱受折磨,为了爹,为了娘,为了姐姐,为了边关的人民,为了……反正为了一堆人,不得不认命的完成一个个坑爹的任务。 好不容易松口气,又来了,非要自己去七皇女面前求宠爱,他宁愿去完成那些坑爹的任务,也比这个好啊! 【本文女主穿越,男主坑人(女主及自己)金手指,女尊,男女主身心干净,1V1双洁】
  • 娇宠萌后娇宠萌后爱心糖果|古言他说,这江山是朕的,也是你的,归根结底是我们的,朕要你和朕一同治理这江山。 她说,不不,我没有这野心。 他又说了,这江山本来就是你们沈家的,是我们冷家夺了你们沈家的江山,你如果想要,朕也可以还给你。 她也又说了,既然你们冷家已经夺了去,那就是你们冷家的,我不要了。 于是,最后两个人一合计,生个小包子出来,让他当皇帝,治理这江山……
  • 梨光谱梨光谱瓦小安|古言天才的炼丹少女花梨,不小心被醉酒的爷爷弄混了丹药,将一枚功效极为霸道的药丸误售给了因先天体弱而在云浮镇休养的少爷陆齐光,直接导致了陆齐光魂游天外。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花梨孤身一人去追寻陆齐光的魂魄。谁知,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
  • 玄洛尽头是长安玄洛尽头是长安小白的冰糖|古言【新书《重生逆转女王:顾少惹上瘾》已开坑~跪求围观】天堑大陆某个特殊的夏天,魏国国君为了自保,将自己娇艳的小女儿魏延忘送给夏国国君当妾妃。可是他不知道,他的小女儿和夏国国君认识了九年,是一对儿青梅竹马!而且,他们两个有血海深仇!夜晚,辰帝看着身下的小女人,不住地勾起嘴角。她想惩罚他,却被他调戏。“乖,再来一下!”说完,又是一阵猛烈。小女人的眉头拧在一起,“我是来找你报仇的!”某辰动作不减,“是的呢,你让朕好辛苦呢!”论帝王如何宠幸皇贵妃,后宫花朵任你折!
  • 善能善能唐烟宁|古言洛袖将它轻轻一推,便与陆钰并肩站在岸上看着河灯慢慢往远处漂去。 好一会儿她说:“殿下你看,我们的灯一直在一处呢,这么远了也没分开。” 陆钰牵住她的手,在灯火与人潮中眉眼含笑。 “因为我们也一直在一起,不会分离。” 陆钰不会知道,他许的愿——盛世太平,父母安康,兄弟和睦,很快都落了空。 只有牵住身边的这个人,和她一直一直在一起,分也分不开,缠绕牵绊用剑也斩不断,和着血泪裹着剧痛也要相拥。 是他那年上元灯会,唯一应的一个愿。 ———————— 暗卫小姐姐回家当了两年大小姐,再回旧单位竟是为了参加前男友的选秀!(。 原想晃一圈就回去,没想到一入这清平城,就再走不了啦。 破镜重圆(?)的故事,虽然在宫里但是个正儿八经的政斗故事。
  • 一梦千愿一梦千愿幽靡|古言穿越到异世,一场熟悉的梦,带来一场不平凡的命运,原来只是为了弥补错误
  • 我欲雨中思君来我欲雨中思君来几度荒年|古言我欲揽天下钱财,为你争夺皇位,我欲揽天下英豪剑客,为你争夺皇权,我欲救济百姓,为你顺应民心,可你最后却为我放弃争权,游遍四海。 为你我愿放弃这皇位,为你我愿与这王朝为敌,就算与整个江湖为敌,我也未曾退缩。 小姐,这江湖凝霜陪你一起闯,我本万象国圣女,但我愿一直陪着小姐,看这江湖险恶。 我晴天就这一个妹妹,谁若是敢伤她,我不会说什么,但我会杀他! 我晴鹰的外孙女,就算闯下弥天大祸,我看谁敢来我天落山庄要人? 我本江湖第一杀手,从未失手,可接到任务刺杀你时,我不忍伤你,可别人也休想伤她。 我本江湖浪荡游客,可却被你要挟掌管天下钱财。
  • 神探贵妃神探贵妃洛娥|古言考古科学所想要寻回遗失的紫禁城古画碎片,佑安博士因此研发了一台时光机,将神探唐悦悦传送至大清朝寻找古画的下落,安排在宫女进宫时混进紫禁城,不料时光机的研发有些欠缺,竟比预计时间晚了一年,正好遇到后宫选秀,唐悦悦便阴差阳错地被当成了
  • 复仇王爷的叛逆骄妃复仇王爷的叛逆骄妃沐兮渃|古言她穿越过来,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可为毛一觉起来就在乱坟岗,还莫名其妙成了他老婆了啊!因为他是王爷,位高权重人俊美,打赌输赢以他说的算,游戏规则按他定的走,就连白纸黑字附带他潇洒流利签名的契约也可以分分钟变卦。是王爷就很了不起吗?是王爷就可以为所欲为?切,她还是王爷他老婆呢!可是,掉到这坨冰块儿的狼窝就算她八辈子流年不利,她就不计较了,可为什么那复仇的漩涡越滚越大,下毒暗杀刺杀谋杀……明的暗的样样全!可是……可是这些真的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啊!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开眼非要把她放在这阴谋漩涡的最中间!
  • 扶山河扶山河南筵安|古言【表面和善内心黑暗颜控女主×表面跋扈内心温柔直男男主】 山河欲倾,臣必竭力扶之。 苍宁熄是大邧朝唯一的女官,以女子身份入仕,这是她祖父为她求来的。 但她考上探花、从六品史官修撰一步步走到正一品帝师,是她自己挣得的。 在太平时,她认真为官,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在战乱时,她投笔从戎,奔赴战场为国出征。 她这一世,不负国家,不负百姓,不负自己。 女主对男主一见钟情而不自知,男主对女主日久生情而不自觉。 男主、女主一起扶持幼帝,匡扶社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