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养生 加拿大28遗漏

第9574章 冒险(3)

于蓝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指了指夏一涵手中望眼镜指示道:“不要停,更精彩的还在后面。”
   夏一涵拿起望眼镜,吃惊的看着从清冷的别墅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涌进来一群群人,尖锐的枪声在四周响起。
   “你疯了!”夏一涵扔下望眼镜,朝楼下跑去。枪声在空旷的夜里显得十分刺耳,夏一涵跑出房间大声嚷道:“都住手!!”
   “夫人!”一个男人想要上前把夏一涵带过来,更多的人已经涌到夏一涵身边阻隔着两个人接触。
   于蓝摇晃着红酒杯慢悠悠的从房子里走出来,抿着嘴唇说道:“很容易看到你们,你可以回去和叶子墨说,他怎么对待云朵,我就怎么对待夏一涵。”
   男人看了看夏一涵,撤退。“没有伤害他们,只是给了他们警告。”于蓝看着夏一涵说道。
   夏一涵不说话,突然扬眉:“你也派人去叶子墨的住处了吧。”
   于蓝耸耸肩:“谁说不是呢?”
   书房里,十几个人鱼贯而入,叶子墨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淡淡的说道:“桌子上有一封请帖,拿回去给他,五分钟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云朵小姐在哪里。”带头的男人粗声粗气的说道。
   叶子墨合上书打响了手指,张丰毅带着云朵从隔间走出来,男人正要动作,身后传来低低的呵斥声:不要动。
   回头,所有人身后都抵着一把枪,叶子墨挑眉说道:“我的耐心有限。”
   睡梦里,夏一涵又回到了花园里,叶子墨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质问着自己为什么要坐在于蓝身上,初晴和念墨唤着自己,哭着说自己不要她们。
   “初晴,念墨!”夏一涵从床上惊醒,茫然的看着四周。床边放着一个精美的礼盒。夏一涵打开,一件裸背的藕色长裙,还有精致的皮包以及水钻高跟鞋。
   随便穿着t恤下楼,于蓝已经坐在长桌前吃着西餐,看到夏一涵扬眉:“没有看到衣服?”
   夏一涵点点头说道:“看到了,你又想做什么。”
   于蓝喝了口红酒,用纸巾擦了擦嘴,这才说道:“不是我想做什么,而是你的情人叶子墨想要做什么。”
   递给夏一涵一张请帖,于蓝言简意赅的说道:“今天晚上九点半,名媛成年会。”
   见到夏一涵一脸疑惑的样子,于蓝重新解释:“我需要一个正当的途径看到云朵,很显然叶子墨也是这么想的,而这个名媛成年会,说白了就是全球满18岁开设的一个晚宴,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挽着于蓝的手臂走进辉煌的酒店,夏一涵看着来来往往的孩子惊叹着。耳边传来于蓝带着笑意的声音:“放心吧,你的年纪看起来和18岁没什么两样。”
   夏一涵笑不出来,远处走来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让她突然心虚。云朵和叶子墨都穿着白色的套装,叶子墨看着夏一涵挽着于蓝的手臂脸色顿时阴暗起来。
   “从耐性上,于蓝比你要好。”云朵在一旁轻飘飘的说道。叶子墨挑眉:“这可不一定。”
   于蓝直勾勾的看着云朵,眼睛里有不加掩饰的占有欲,云朵愣了愣,随后牛头不再看向于蓝。
   几百平方米的空间里,来来往往全部都是盛装出席的名媛,名媛们悄悄的搜寻着看上的男人。
   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女孩怯生生的走到于蓝面前,扬起天真的笑脸说道:“你长得真好看,你可以做我今天晚上的绅士吗?”
   夏一涵看着云朵看向这边,眼神里有不加修饰的紧张,叹了一口气微微低头说道:“不行哦,这个哥哥是姐姐先看上的。”
   女还看了看夏一涵,嘟哝道:“胸大了不起啊。”蹭蹭蹭的跑开,夏一涵苦笑不得的看着于蓝:“为了不让你的云朵更恨你,我只能这样拒绝人家小妹妹。”
   于蓝笑了笑,眼神示意着夏一涵看向叶子墨的方向,淡淡说:“你可能又有危机了。”
   “大哥哥,你能当我今晚的绅士吗?”女孩看了看云朵一眼,终于鼓起勇气看着叶子墨。
   叶子墨定定看着夏一涵,旁边的云朵直接伸出手臂拦到叶子墨面前,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行!”
   “呜呜呜呜,今天怎么那么倒霉。”小萝莉扁着嘴跑开,夏一涵和花朵不经意对看了一眼,两人都淡淡的笑了起来。
   昏暗的灯光伴随着圆舞曲响起,一对又一对人影滑入舞池,夏一涵被于蓝揽过腰,轻轻的晃动起来。
   一个转身,熟悉的气息已经包围住了夏一涵,夏一涵回头,叶子墨已经将云朵直直的甩了出去,于蓝帅气的接过。
   叶子墨不客气的把夏一涵的脸掰了过来,邪气的说道:“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叶子墨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当初难看的神色,只有淡淡的挪揄,夏一涵小心翼翼的问道:“初晴和念墨好吗?”
   叶子墨点点头,夏一涵接着问:“傲雪和卓轩好吗?”
   叶子墨的脸色已经有点黑,握着夏一涵的腰肢也微微使力,继续点头。
   夏一涵吞了吞口水:“那林菱和···”叶子墨的唇已经堵住了夏一涵,在昏暗的灯光下细细的啃噬,把这么多天来自己找不到夏一涵的焦急,看到夏一涵和其他男人在一起的愤怒沉淀下来。
   “还有什么要问的。”叶子墨微微粗喘着气,口气里已经有着不加掩饰的欲望。
   夏一涵低着头,尽量往旁边缩着:“你···你还好吗?”回应夏一涵的,是一波又一波的热吻,叶子墨用吻告诉夏一涵他究竟有多不好。
   舞曲闭,叶子墨拉着夏一涵想走,旁边涌现出三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叶子墨松松领带挑眉:“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
   身后传来脚步声,于蓝带着云朵走过来,云朵虽然还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但是脸颊上有着可疑的红晕。
   “叶氏集团总裁,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于蓝拽紧云朵的手腕不让云朵逃脱。
   “我和人贩子没有什么好谈的。”叶子墨戴着夏一涵就想走。
   于蓝笑着看向夏一涵,然后把眼神放到了叶子墨身上:“那个女人不好惹,你查了那么久才查到她在暗中大量购买你们公司的股票,难道你就不想把对方一网打尽?”
   看着叶子墨停住,于蓝知道对方正在听,踌躇满志的说道:“而且如果那个女人知道夏一涵才是你最看重的人。”
   叶子墨转身,直直逼近于蓝,眉头微蹙:“你在威胁我?”随后眼神移动到云朵身上,警告的意味十分明显。
   于蓝也绷直了身体,上挑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锐利的眼神直直穿透着叶子墨。
   “你们两个打哑谜到底够了没有!”夏一涵拉过云朵气呼呼的朝外走。叶子墨和于蓝想看了一眼,于蓝耸耸肩:“看来她们已经达成了协议了,我们叶只好遵从了。”
   “你和于蓝到底是怎么回事?”包厢里,夏一涵拉着云朵的手问着,叶子墨和于蓝都不在。
   云朵摇摇头,犹豫着说道:“他说,当初他的母亲在病逝之前确实是想让他娶小小,但是只是听了一个算命师的话,最后他找到算命师,才找到我的继母,她不仅想要我的财产,还想要我的命,小小的孩子不是于蓝的,”
   夏一涵看着有些六神无主的云朵,关心的问道:“那你现在准备接收他了吗?”云朵摇头,看着夏一涵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面对以后的那些层出不穷的事情。”
   夏一涵奇怪的说道:“如果你喜欢他,那就把他绑在床上,威胁她以后不能再骗你,不能再有别的女人,这就可以了啊。”云朵愣愣的看着夏一涵,陷入了沉思。
   房门被打开,叶子墨一把扯过夏一涵就朝外走,直接将夏一涵甩进另一间包厢里,将夏一涵压在墙上细细的吻着。
   夏一涵皱着眉头推搡着叶子墨,小声的说道:“墙壁太硬了,铬得我的后背好疼。”
   一个转身,夏一涵已经趴在了叶子墨身上,叶子墨不给夏一涵喘息的机会,激烈的索吻。按住在自己身上游离的双手,夏一涵红着脸说道:“在这里?”
   叶子墨掰过夏一涵的脸,让夏一涵对准着摄像头,轻轻说道:“看着摄像头,看着着我们是怎样开始。”
   “不。”夏一涵开始抗拒,却让叶子墨吻得失了心神,衣服逐渐散落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诱惑。
   摄像头泛着幽光,好像把这一切都暴露在镜头之下,夏一涵微微扭动着身体,想要逃脱到离摄像头更远的地方,却被叶子墨一把拉了回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没有人知道,夏一涵只是重复的看着摄像头,想象着在摄像头的另一端,可能会有人在看着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委屈,巨大的委屈让夏一涵哭出声来,叶子墨把夏一涵翻了个身,抱着夏一涵,手轻轻的放在夏一涵光洁的背上拍着:“没事的,摄像头根本就没有开,我骗你的。”
   “真的?”夏一涵打着哭嗝明显不相信,指着离摄像头最远的地方说道:“我要到哪里去!”
   叶子墨无奈的抱起夏一涵,夏一涵又哭了出来,叶子墨忙问:“怎么了?”
   “以后不许这样!”夏一涵圈住叶子墨的脖子还是很难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