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mobile365最新网址

第1384章 就想和你犯点作风问题(4)

满兜也没有隐瞒,从兜里掏出个优盘递给陶燃:“看看吧。”
   陶燃疑惑地接过,旁边就有连接大屏幕的电脑,开机打开优盘,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
   陶燃点击打开,王保保差点坐地上,居然就是昨晚广场之夜的视频,显然是剪辑过的,不过大概因为时间的关系,剪辑得比较粗糙。
   很明显开头是配乐了,各位模特轮番快速切换,最后定格在邓婵玉身上,镜头抓得很准,正是一个邓婵玉微笑的情景。
   随着这个微笑,“佳人如玉一笑倾城”八个大字显然是当做栏目宣传口号打出来的,陶燃的眼睛就是一亮。
   王保保抓着脑瓜皮回忆了半天,昨天晚上邓婵玉笑了吗——没回忆起来,估计自己当时所有精力全都用在思考诗句上了。
   陶燃快速地翻阅着视频,简单说就是不断地快进,和某些老司机看片一个架势。
   不过停顿的地方都是邓婵玉,特别是王保保以“佳人如玉一笑倾城”点评邓婵玉的时候,给了邓婵玉几组特写镜头,其中微笑的就是其中之一,陶燃居然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王保保觉得有点牙疼,忍不住道:“陶哥能不能过会儿再看——”
   陶燃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时态,登时弄了个大红脸,好在人长得帅,红了脸只是显得更加容光焕发,一点脸红脖子粗的感觉也没有。
   满兜一笑:“怎么样——够意思吧!”
   陶燃一挑大拇指:“够意思,我也不多说了,以后就是兄弟了,有事说话!”
   满兜故意脸一沉:“这么说之前就不是兄弟了?”
   王保保也愤愤道:“嗯,路哥说的是,重色轻友!”
   陶燃尴尬地端起杯子:“我错了我错了,以茶代酒,我这里赔罪了。”
   一仰脖儿喝完,放下杯子,三人哈哈大笑,这关系较之以前又亲密了几分。
   满兜道:“眼下也就刚开始,昨天是第一波,本来想着比较粗糙,想把邓玉往后安排一下,谁知道凌琳琳根本就不参加,台里也特批了,正式比赛才过来,现在还满世界飞着赶场呢!”
   王保保插嘴道:“这是不是有点对这边不尊重啊?”
   满兜冷笑:“尊重?你知道‘尊重’怎么解释么?只有你足够‘重要’,才能获得‘尊敬’,不信你随便让个谁去台长那儿,也这么说道一番,你看台长搭理你不?”
   王保保恍然:“店大欺客,客大欺店,古人诚不欺我啊!”
   陶燃喝彩:“说得好!”
   满兜挑眉:“小保,其实昨天我就想问了,你这诗词底子不错啊,别的不说,就这十几个模特,每人都弄上一句应景的就不简单!”
   陶燃刚才在视频里也看到了一些镜头,跟那儿凑趣:“是啊是啊,快说说,这功夫怎么练的,回头教教我,我拿着哄人去!”
   王保保尴尬一笑:“这个不好说——”
   满兜和陶燃哪里肯放过他,一番挤兑,王保保被逼无奈:“还不是上学时候老师压着背的——”
   满兜转转眼珠:“不是吧,据我所知,课本里边背诵的东西哪有这个,你别糊弄我,我闺女也上高中了!”
   王保保实在没有办法,这才交待了实情:原来他在上高中的时候不是暗恋过一个女生嘛,那女生特别喜欢婉约诗词,颇有林妹妹的风范。
   王保保投其所好,每每背过一首好词,就到女生那里去炫耀,享受女生那惊叹的眼神,所以着实背了不少,最后这女生考上了一所大学的中文系,专攻古代文学。
   王保保则是背了一肚子婉约词,好歹上了一所大学,本来还想着和女生联系下,结果一打听,女生所在的班级里边的五六个男生,各个都是江南四大才子式的人物,各个满腹锦绣,出口成章,于是王保保自惭形秽,就此熄了念头。
   没想到时隔多年,居然还能火上一把,真是世事难料,不知道那块云彩有雨啊!
   满兜和陶燃听了这一番来龙去脉,俩人笑得肚子疼,全然没了端坐饮茶的君子形象。
   王保保恼羞成怒:“谁要再笑,以后可不要求到我的头上——”
   说着还特意紧盯了陶燃两眼。
   满兜和陶燃本来也是有意如此,如今看王保保有些羞恼,自然也不为已甚,再说了,邓玉毕竟还是王保保的表妹,回头要是说上几句,那就得不偿失了。
   三人又闲扯了几句,就要散了的时候,王保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且慢,陶哥,我跟你打听个事儿——”
   陶燃一笑:“说吧,只要我能办的,一定办,不能办的,咱找人办!”
   够霸气,不过,这不会是因为陶燃把他当成便宜大舅子的缘故吧——王保保有点怀疑。
   “呃——也不是啥大事儿,我有个朋友,想找个地方,开一家——呃,心理咨询室!”王保保好悬把“卦馆”说出来,好在嘴皮子利索。
   “心理咨询室?咱们这边没有这种地界吧?”陶燃明显有点迷茫。
   “不过,这和广场医院周边算卦的有什么区别吗?据我所知,好些个算卦的都打着心理咨询的幌子逃避打击——”
   得,这么一说,王保保都没办法往下接了,姜子牙本来就是个算卦的嘛,王保保本来还打算试探一下,看这陶然茶楼能不能有老道一席之地呢!
   结果是没戏,虽说古时候这茶馆本身就是说书唱曲儿算卦的三教九流聚会之所,可陶燃的这茶楼明显与时俱进了,一教一流而已,教是拜金,流是上流。
   既然陶燃这么说,再提出来说要在茶楼开个单间就不合适了,王保保打了两个哈哈,把这事儿糊弄过去了。
   看看到了中午,陶燃极力挽留满兜和王保保吃午饭,满兜说台里还有事儿,王保保自然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三人就此分手。
   满兜和王保保出了陶然茶楼,走了一截子路,王保保纳闷道:“你怎么来的茶楼——我这是回公司,你跟着我有事儿?”
   满兜一笑:“没事儿就不能跟着你了?”
   王保保气道:“你要没事儿,跟着我算怎么回事,快回电视台,你不说有事么?”
   满兜不紧不慢道:“你先说,你有事没事吧?”
   王保保想了想:“我还真有事,我得把上幼儿园这事儿告诉能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