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gogo游戏官网登录

第2388章 不会听他的

和尚气轮相当古怪,眨眼成型,凝结也快,束缚也强。
   风萧萧不及闪避,被套住后,耸肩扭腰奋力撕挣,然体外金色气圈自岿然不动,倒把自己挣的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说,你同伙姓名?年龄?容貌?现身在何处?”和尚森然问道,一掐指诀,金轮瞬时收缩几分,将风萧萧骨节勒的咯咯作响。
   五轮勒进肉中,除了捆绑之痛,那五道气轮表面,还仿佛插着几百几千根钢针,拦身勒住以后,几百几千根钢针一齐往嫩肉里面扎,锥心蚀骨。
   风萧萧痛哼出声,禁不住筋肉抽搐,额头瞬息间便冷汗滚滚。
   “不说!”风萧萧仇恨的瞪视和尚,倔强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伴着咬出的血丝。
   “我喜欢你的眼神!”和尚狞笑着将手一挥,“咣!”五轮套着风萧萧凌空飞起,狠狠撞上旁侧合抱粗巨树,震落许多新叶,飘零滑落。
   “苛察咔吧……”撞击瞬间,风萧萧的身体绕巨树几乎环了一个圈,从上到下不知多少骨节爆裂。
   “好狠的和尚!”林中有巨树,长了也不知几百几千年,枝干虬结,枝叶繁茂,高可参天。
   巨树凌空的枝桠间,灰衣中年与黑衣壮汉藏身其间,一层奇特的幽光包括着他们,让他们的身形隐隐约约,透过摇曳掩映的林间空隙,天衣无缝与古树浑然一体。
   两人聚精会神盯视着南宫擂方向,却又不能不注意,树底下的搏斗。
   不,根本不能算是搏斗,是一面倒的蹂躏,看的黑衣壮汉皱眉不已。
   “一山,前次暴露行踪,惹了南宫家警觉,派出四大供奉守护南宫北藏一人,弄的现在根本没机会接近,只能这厢远望,现在,你又想暴露行迹,惹他们警觉吗?”
   壮汉一山欲动,灰衣中年洞若观火,不缓不急两句话抛出来,登让萧一山讪讪无语,停了动作。
   “扑!”一口血将地面喷成鲜红,风萧萧咳嗽几声,冷汗淋漓,虚弱无力,“我不怕死,只是不想死的糊涂?我与你……到底有何冤仇?”
   “有何冤仇?”和尚冷笑一声,“和尚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法号玄玉,俗家则姓吴,叫做吴瑾,我有个哥哥,名叫吴瑜。你说我与你有何冤仇?”
   原来如此!
   是那个洛阳都头家人找上门,也算是冤有头债有主吧!
   风萧萧不再抱有幻想,银牙一咬,念诵出声:“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翻覆!迷魂惊魄-…”
   身躯一瞬间青紫乌黑,消了痛楚,长了气力:“给我开!”奋力欲绷开天舞宝轮绑缚。
   “阴符天杀术?!”玄玉和尚陡然张目。
   古树顶,萧一山惊咦一声,连无动于衷的萧承,也都情不自禁变了脸色,扭头往树下看去:“没错,确是我委鬼军的阴符天杀术!”
   “嘣!”迷魄惊魂之力与天舞宝轮束缚相抗,气圈瞬间涨开几分。
   “没有想到,竟然是魏王余孽!”玄玉一惊,不怒反喜,“小小武修,也想摆脱我的束缚?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不动明王印!”
   玄玉将手一拍,金黄的佛符气纹扑上风萧萧,天舞宝轮受了佛符气纹滋补,其势大盛,眨眼间粗逾儿臂,坚若金石,牢牢锁了风萧萧。
   风萧萧的身体,已经被勒的仿佛糖葫芦,一颗一颗的,就算使了煞气寄身之术,那深入骨髓的疼痛也难以想象。
   到此刻他还能维持清醒,已经不可思议了。
   “阴绝心法!冥灵归心-…”风萧萧还在加力,眼睛已成紫红,身上紫筋浮凸,眼睛、嘴角、耳孔、鼻腔……缓缓开始有紫黑色血斑涌出,那是煞气修行未够,强行透支催谷的后果。
   “三当家的,救不救?”树顶上,萧一山急的发慌。
   萧承沉思不语,地下之人,的确可能与鬼骑军有关,故人之宜,应当出手,然而,远方南宫家四大供奉戒备正严,贸然出手可能误了大事且不说,下面那和尚,年龄不大,又出身少林禅宗,竟会晓得阴符天杀术,殊不寻常……
   萧承还在犹豫,陷入绝境的风萧萧,却终于以小指折断、血肉模糊为代价,完成了几乎不可能的动作——抽出插在腰间的纯阳符,刘火宅的最后一张纯阳符。
   “你还不够班呀,这张符于我意义已经不大,就你拿着吧,若遇上危险,还能拼挣几下。”撕开纯阳符瞬间,风萧萧朦胧模糊的视线里,是刘火宅击败自己后,硬塞纯阳符给自己的画面。
   本来只是玩笑,没想到这么快变成了真的……风萧萧嘴角露出凄然哂笑,陡然发力:“嘿……呀……开!”
   就算纯阳符强化了几倍内息,以风萧萧和玄玉和尚的差距,也未必就能绷开天舞宝轮,然而……也不知哪里涌出来的气力,风萧萧竟真的做到的。
   金黄的华光瞬间碎成几瓣,无声无息的消散空气中。
   “腾腾!”天舞宝轮的破碎,让玄玉和尚情不自禁倒退几步。
   “去死吧!”风萧萧带着哭腔,泪流满面,也不知是痛的,还是险死还生的跌宕起伏,手底下却毫不含糊,手腕一翻,瞬间飚出七把柳叶飞刀,“阴绝杀阵!”
   七道闪光,发出追魂摄魄的呼啸,然后风萧萧整个人,紧随柳叶飞刀恶狠狠扑向玄玉和尚:“地绝天通!冥神专注!”
   一边飞,一边有血从她身上喷出,有如泉涌,凄厉惨烈。
   “雕虫小技!”玄玉和尚冷哼一声,襟袍一展,退势立止,“天舞宝轮!”
   两手伸开望空一转,金黄的毫光从他掌间臂间涌现,不过旋踵,车轮·大【为啥屏蔽?】宝轮浮现,有若盾牌遮住了他的上半身,正挡在柳叶飞刀之前。
   “当!当!当!当!”柳叶飞刀终于飞至,先后撞上天舞宝轮,仿佛暴雨中铜盆接水,撞击声响成一片。
   最后一声大响,却是风萧萧合身一掌拍在天舞宝轮上。
   每接一刀,玄玉和尚便倒退一步,最后一掌,接连倒退三步,看似落了下风,但是他头不晕眼不花,脚步稳稳,掌臂间的天舞宝轮凝若实质,丝毫不见损坏。
   反观风萧萧,最后一掌无功,整个人都被弹飞,瘫坠于地,几乎没了声息。
   “好个和尚,凝气如实质,竟能将简简单单一招天舞宝轮使到如此地步!”树顶上,萧承忍不住击节赞叹。
   “三当家,您看的起劲,我可是忍不住了,再不出手,小家伙要没命!”萧一山将身一纵,六七丈高的古树,熊躯如山坠落,“和尚,别太嚣张,看掌!”
   “娘,孩儿不孝,这么早便得……”意识一片混沌,勉力伸手入怀,风萧萧正欲做最后的挣扎,闻声愕然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