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0章 生死 相随

身为公主生来就享受着皇室带给她的荣耀同尊荣,众人瞧着的都是锦衣玉食,呼奴唤婢,带着当今圣上给的尊荣行到哪儿都叫人巴结。

嘉仪公主打小也是这么过来的,她生母身份算不得高贵,从小她便也晓得戴大多的帽子便要行多大的事儿。

她长到十几岁的年纪,总是和和气气,日子也算平顺。

和亲蒙古便是这一生平淡日子里掀起最大一个波澜,然而波澜过后又恢复了平静。

花季少女,总爱做年少的梦,那可梦也不过叫文帝的一句话便掐灭了去,

对蒙古的陌生,对未来的恐惧,叫她多少个夜里以泪洗面,可真到那一天的时候,她的心情却又十分平静。

她也不晓得自个是想通了,还是妥协了,还是,绝望了。

穿着大红的嫁衣坐在公主车驾上,背井离乡,远离这大沥的江山,至死也不会再归来。

她在甄真面前依旧笑得出来,收了那柄乌木扇,揣着那柄镶宝石的短刀,就这样孤身一人走向了茫然的未来。

嘉仪公主是个有大义的人,可纵然如何大义也好,越是离得蒙古越近她的心便越是不安定。

蒙古地儿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成群的牛羊马,同中原的山清水秀又是不同的景象。

送嫁的仪仗到得蒙古地界的那日,当时在位的布日固德大汗亲自接了嘉仪公主。

彼时她坐在车驾上,身上套着那套大沥皇帝给她准备的嫁衣,大红的盖头遮住视线,只听到布日固德爽朗的笑声,嘉仪抿着唇,面上瞧不出喜怒。

第一回正儿八经见着布日固德的时候,那新婚那日,嘉仪公主端坐在特意为她准备的帐篷里,布日固德着蒙古衣饰,挑来她的盖头。

嘉仪公主那双剪秋水的眸子对上布日固德那双沉稳的眸子,她在他的眼中瞧见了欢喜同欣赏,却又不带意思亵渎。

布日固德比嘉仪公主要大一轮,皮色略黑,留着一把胡子,眉眼一弯便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来,若是细看,他的容貌并不算的差。

嘉仪公主盯着他看了半响,弯了弯唇,复又低头,乖乖巧巧的喊得一句:“大汗……”

没有丝毫意外的,她那夜成了布日固德的女人。

她是第一回,疼着眼泪都落下来了,却只是咬着手指不敢出声,布日固德小心翼翼的将她搂在怀里,动作又轻又柔,眉眼里却染上几分连他自个也不晓得的飞扬。

他用蹩脚的中原话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布日固德的女人了。”

布日固德有很多女人,她们身形高挑,皮色健康,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她们豪爽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她们并不因为是大汗的女人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们想要什么便会主动的去争取。

在这样一群性子爽朗的女人当中,嘉仪公主显然是个一类,她身形娇小,五官精致,皮色白皙,踩着莲花布,笑不露齿,说话轻言轻语,便是拒绝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也是温柔又委婉。

她吃不惯蒙古的大块肉,也喝不惯蒙古的清酒,便是身处这样的异地,作为一个异类她也没有委屈自个去将就。

偏偏就是这样不将就的性子,却越发叫布日固德得了眼。

他睡在嘉仪公主帐篷里的时日越来越多,他还会尝试着同她一道用中原的饭菜,也会听她读一段中原的书籍,偶尔也能瞧见她执笔绘画的情形。

在布日固德的眼里,嘉仪是很美的,她的美同草原上那些女人的美都不一样。

也就是这样的美,这样的与众不同,越发叫布日固德上心。

他带她在那无边无际的草原上策马奔腾,同她一道坐在草地上看那夕阳落日,他猎到的猎物总会第一时间想着送给她。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散发着温柔与善意,嘉仪晓得是怎么回事的。

可她也晓得身为文帝的女儿,她来这蒙古的目的是甚个。

来日这草原迟早是要归属大沥的,她同那个叫布日固德的男人也都会死在这片土地上。

嘉仪晓得自个不应该肖想那些个男女之情的,可感情之事,又如何能控制得住,便是再硬的心肠,在那一点一滴的温柔里也都沦陷了。

可她对布日固德的欢喜始终是含蓄的,从不表露的。

直到后来,她收到大沥送过来的密信,文帝病重,这蒙古的安逸之日很快就会被打乱。

嘉仪捏着信捂着心口,半天才喘过气来,她将那信烧了,却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一边是夫君,一边是父亲,她夹在中间,不管如何选择都不可能两全。

再后头,她的性子便变了,她再也不似以往那般内敛含蓄,她会对布日固德说。

“我想你了。”

“你今日留下来吧。”

“带我出去走走。”

“我喜欢你……”

从知道要和亲的那日起,她便晓得自个这条命是不长久的,到得蒙古,住的这许多日子,也晓得,文帝真要夺下这蒙古的地界,蒙古这边再团结也不可能是文帝的对手。

她想,总归日后是要同布日固德一道死的,那有为何蹉跎青春,让自个有遗憾呢。

布日固德对于嘉仪公主这样的改变很是惊喜,却又有些惊讶。

嘉仪公主道:“我们中原人,对感情之事一向含蓄,我的生母爱慕我的父亲一辈子,却从不敢说出口,可即便这样也未必能得我父亲多看一眼。”

她望着布日固德的黑亮的眸子认真道:“我很替我母亲感到不值。”

嘉仪公主一向不爱说自个在大沥的事儿,可她如今说了,布日固德却也没有怀疑。

后来,大沥的军队来了,蒙古那些个放牛羊马,简单的日子过去了。

男人们扛起了兵器,女人们也能上战场。

布日固德每天都变得很忙碌,他是一个和善的大汗,可也是一个并没有大多野心的大汗,当初只所以愿意和亲,为的也不过是天下太平,可没想到这么一日还是到来了。

嘉仪公主整日整夜的睡不着,一颗心吊在嗓子眼处,不上不下。

布日固德的那些女人不止一次要叫嘉仪公主推出来,大沥皇帝觊觎他们的土地,而嘉仪是大沥皇帝的女儿,她就是一个罪人。

布日固德忙得焦头烂额,却依旧将嘉仪公主护得死死的,他眸子里带着杀气,不止一遍的告诉所有人:“她是我布日固德的女人,我一日不死,谁都别想动她。”

这一场战役,来得又急又快,布日固德带领的部落,压根不能与之抗敌,并没有很久就被打得喘不过气来。

很久一段时间未进嘉仪公主帐篷的布日固德,寻了一天去见了嘉仪公主。

他说:“我差人送你离开这儿,能走都远就走多远。”

彼时,嘉仪公主低眸瞧着自个鞋尖上的绣花,闻言诧异的抬眸看他,眸中有着说不出的情愫。

她张嘴,半响才有勇气问他:“那你呢?”

布日固德是蒙古的大汗,他无奈一笑:“我自是要守护这一片土地。”

尽管是无用之功。

嘉仪公主眸中雾气腾腾,咬着唇半响,终是忍不住一头扑进布日固德的怀里:“我不走,你生,我生,你死我死,生生死死皆不离不弃……”

她哭得跟个孩子似得,一抽一抽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却还道:“你明明晓得,我父亲将我嫁给你分明是有野心的,可偏偏还要对我那般好,将我的心偷走。”

“如今,我的心在你身上,你将我送走,我同那行尸走肉又有何区别。”

她再一次强调:“这一辈子我都跟随着你,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哪怕黄土白骨……”

一向礼数周到的嘉仪公主,头一回似那泼皮无赖一般,叫人赶都赶不走。

布日固德本想护她离开这是非之地,离了自个还能有以后的日子可过,可后来他到底没能将人送走,他心里说不上甚个滋味,只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头,叹道:“那你可不要后悔。”

“绝无后悔。”

嘉仪公主铁了心的要同布日固德同声共死,可到最后也没能如愿。

整个蒙古受到大沥军队的猛烈攻击,伤亡惨重,布日固德也重伤不起。

他的大儿子,阿克多却在他人的怂恿下,趁机杀了布日固德,夺了大汗之位。

那一日,布日固德的一个女人,骑着马强行带着嘉仪离开草原,那个女人说:“大汗说,这是他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儿了,还望你能好好活下去。”

嘉仪公主狼狈不堪的在马背上颠簸,捂着心口,一双眸子涨得生疼,却一滴眼泪都流不下来。

可她到最后也没能如了布日固德的愿望,离开草原,好好活下去。

阿克多的人将二人劫堵,当场就杀了那个女人,因为嘉仪公主还有用,便还留了一条命。

被阿克多看得死死的嘉仪公主,后来亲手杀了阿克多。

那一日,她见到了故人,也亲眼见到了战场上的残酷,她被当作人质一般扔出去,祈求着能靠她这样一个人质而叫蒙古免于战火。

阿克多幼稚,她却不幼稚,蒙古早在文帝算计的那一刻起便不可能久存下去,如今也不过是垂死挣扎。

可蒙古最后如何挣扎,如何覆灭与她而言都没有甚个干系,她想要的,自始自终不过是阿克多的命。

这些时日的隐忍,到得这一刻总算有了成效,嘉仪公主寻到机会,真个夺了阿克多的命,替布日固德报了仇,可她自个也没有活下去。

死的那一刻,她望见那碧蓝的天空,漂浮的白云,还有,布日固德浅浅的酒窝。

那儿不是战场,没有尸横遍野,他也没有受伤,依旧穿着蒙古惯常的服饰,他带着浅笑,冲她招招手:“来……”

她去了,带着满心的笑,扑进他的怀里……

那一年,她连二十岁都还不到……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浮槿听风浮槿听风陌姀|古言【新文:帝后之双姝倾城,长篇不坑!】碎落成霜,凝槿天成。她的一生,如若没有意外,便终身囚为他妻。
  • 士女成凰士女成凰千语千夜|古言前世为保家族,改国运,她一步步走进朝堂,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弄臣,国灭之后,受人唾骂,身死魂灭,她无怨无悔。 再来一世,是继续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呢?还是换一个活法。 谢陵掐指一算,默默表示:既然天命不可违,那还是将前世的道路进行到底吧! 若无法改变国朝之命运,那便做那改变天下之命运的人上之人。 山水清音,天下为棋 孤胆丹心,我自成凰。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南北朝时期,名门士族贵女为改变命运而逐步走向士官之路的故事) PS:已有完本小说《名士为凰》,《卿骄》皆属魏晋历史言情系列
  • 腹黑侯爷:扮猪妻儿腹黑侯爷:扮猪妻儿七月静默|古言她本是21世纪的冷傲大明星,谁知竟成了穿越剧里的女猪脚,没房没车连肚子都填不饱,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她竟莫名成为侯府千金,锦衣玉食、香闺美榻,连王府花美男都倾心以对,要娶她做妻。他是扮猪吃老虎的王府三少爷,外表云淡风轻,却早已运筹帷幄,她只是他登上世子位的踏脚石,却在不知不觉中,为她的“特殊”泥足深陷。神马玩意?这家伙谋了她的财、谋了她的色,如今还想谋了她的心?拍飞!她谢安月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且看一代穿越女明星如何步步为营,以弱图强,逍遥快活,闯荡王府……
  • 我的夫君有病我的夫君有病花子宁|古言这是一个家道中落的少女如何在一个男权社会中书写自己华丽人生篇章的故事 “你会一直喜欢我吗?” “会……” “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都会一直喜欢着我吗?” “傻瓜,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 倾世红颜之第一女官倾世红颜之第一女官波心月|古言无影门门主之女林曼薇为查明无影门于一夜之间覆灭的真相,以云族公主的身份进入了天启国皇家学院——京华学苑。 在京华学苑的毕业考试中,林曼薇以文武、才艺全科成绩第一的绝对优势脱颖而出,成为天启国唯一的女官。 当在争霸斗争中杀伐果断,智勇双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履履击败对手的强势女官邂逅爱情,她将何去何从?是继续为官,还是做某人的太子妃?
  • 王小丫穿越记王小丫穿越记馨彤1|古言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此时位于南宸国皇宫最偏远的冷宫,站着破旧窗口的萧玉儿神情凄婉,这一夜,恐怕他是不会来了。“娘娘,夜深露重,仔细别染上风寒。”说罢一直伺候在身边的嬷嬷叹了口气,将一件破旧的床单披在她身上,又劝道:“娘娘,天都快亮了,您不歇息,孩子也得歇息,不是吗?还望娘娘看在小皇子的份上,多加珍惜自己。”
  • 王爷小心,妃要爬墙王爷小心,妃要爬墙臣妾依依|古言一招穿越,占了凤倾颜的身体,沈倾颜体会她的错爱悲哀。霸气休夫,敢爱敢恨,在波云诡异的朝堂之外沉浮,她如何躲避层层算计?尔虞我诈,算计四起,美人心计,何以畏惧!有人说她是乱世红颜,倾国祸水,她依然风声水起。最终,惊鸿一瞥,觅得如玉出尘的他,甘愿为之画地为牢,倾尽所有。问世间情为何物,那是一物降一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命中注定之小女有超能命中注定之小女有超能云朵天上飘|古言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源于一个命定的传说。 凌雪误闯另一个时空,当她睁开眼时,却被站在王朝顶端的男人缠上。 冷修铭对任何女子都冰冷无情,唯独她,能牵动冷修铭的心。 在冷修铭的帮助下,凌雪不断的揭开这个世界的真相。 凌雪怒气冲冲:“告诉我真相,你说完,我立刻回家!” 冷修铭:“那就更不能告诉你了。” - 凌雪无奈求饶:“你干脆把我拴在你的腰带上好了,免得你整天跟着我跑。” 冷修铭:“这注意不错!” - 凌雪可怜无助:“冷修铭,我想回家。” 冷修铭:“好,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 裁缝穿越变农妇裁缝穿越变农妇万港|古言穿越了到了一个农户家里就算了,为什么还没有父亲。只有一个娘和两个十几岁的弟弟妹妹。家里赚钱的重担就落到了自己身上,好不容易做出了点东西,半路上还被抢了一大半,还有一个坚持不懈的向自己提亲的一户村里首富。而且我还跟了一个狐妖成亲,这穿越生活真是够精彩的了。
  • 王妃日日想和离王妃日日想和离热宫娘娘|古言前世叶非晚被封卿打入冷院郁郁而终,哪想一朝重生,竟重生在赐婚后。叶非晚再不动情,作天作地、“勾三搭四”、为封卿纳妾填房、敬而远之,只求一封和离书。未曾想,那封卿终于被惹恼应下和离,却在第二日诡异的反悔了,开始漫漫追妻路。她跑他堵,她退他进,她捻酸他便砸了醋坛子,她要红杏出墙……某王爷:乖,前世今生,没人比本王更眼瞎。叶非晚:……后来。“娘子想要睥睨天下还是遍览江湖?”“有何区别?”“你若要天下,便是弑神弑佛,本王也给你夺了来。”“那江湖?”“舍王位,弃功名,此生白首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