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初现身手

不加思考,潇炎就对着空气喊了一声,“青栽。”声音刚刚落下,身穿黑色衣服的青栽就出现在房内。

“爷,你受伤了!”听着青栽的声音显然是之前并不知道潇炎受伤的事情,“你干什么?”看到苏陌翎朝着潇炎走来时,青栽突然拔出剑挡在潇炎面前,剑正对这苏陌翎。

苏陌翎一个快步,走到青栽的身边,用手部的力量打掉了青栽手上的剑,然后一个过肩摔把块头比她大一半的青栽摔到了地上。

前世的苏陌翎是国家最高军长不是捡来的,她的体能是军中最好的,拳法、腿法、防击打技术、还有擒敌拳自然也是最优秀的,甚至比很多男兵都要好。

要不是这具身体有些柔弱,加上现在显然并不是打架的时候,不然她不介意让青栽见识一下,拿着剑对着她的后果是什么。

“呲……”不管是青栽还是潇炎都没有想到苏陌翎会来这么一出,尤其是青栽,他当然知道潇炎身上的伤不是苏陌翎伤的,他只是防止苏陌翎会在潇炎受伤的时候再给他一刀而已。

但是对于苏陌翎这样的弱女子,他是真的也没有多加防备,没想到却被一个弱女子摔到地上,好在只有王爷看到,不然青栽的脸真的是丢大发了。

“别浪费时间,去给他找一个医生,然后打一盆热水过来,还有我需要纱布,火跟刀,嗯,就是像手术刀大小的就可以了。”苏陌翎也没有对青栽潇炎跟青栽的好奇作任何解释,直接就对青栽下达命令。

看到青栽还呆住的时候,苏陌翎有些生气了,这人是木头吗?“还愣着干嘛?”苏陌翎狠狠的瞪了青栽一眼。

苏陌翎倒不是对自己处理这些伤口没有信心,但是她觉得处理完这些伤口,潇炎还是需要吃点消炎的药,她只是会处理伤口,并不是医生。

而且就算是她是医生,看着青栽的架势也未必会放心的让她开药,所以她只能叫大夫来收拾残局。

潇炎虽然也很惊讶于苏陌翎居然有那么好的身手,连他身边的得力助手青栽也能轻易的摔到,但是他的表现还是比青栽淡定多了。

试想能闻得出他身上被香掩盖住的血腥味的有几个?明显苏陌翎就不会是什么都不懂的深闺女子,看来之前对苏陌翎的调查有很大的出入。

“爷?”青栽是潇炎的手下,所以他自然是不会听苏陌翎的话,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苏陌翎还会医术。

“听她的。”潇炎倒是不担心自己的伤口,反而像是旁观者一样看着苏陌翎。

刚刚苏陌翎在大堂内的事情,青栽也已经跟他说过了,对苏陌翎,他倒是也蛮好奇的,这跟以前所听说的苏陌翎根本完全不一样。

“可是医生是什么?手术刀又是什么?”青栽从地上爬起来,这句话不是问潇炎,而是问苏陌翎。

苏陌翎扶额,她都忘记了,这里是古代,并不是她前世的现代,然后难得有耐心的解释道。

“医生就是大夫,手术刀就是……”苏陌翎还在思考着要怎么描述手术刀,下一秒就看到青栽的腰间有一把匕首,“手术刀不用找了,这个就可以了。”

苏陌翎眼疾手快,从青栽的腰间抢过匕首,试了试锋利度,只轻轻一削,一只凳脚就被削断了,苏陌翎满意的点了点头。

却不知道,她的语言甚至种种行为在青栽跟潇炎看来有多古怪,苏陌翎自然也不介意,既然她已经决定要用这具身体的身份活下去,那么自己前世会的东西自然也会用到。

让他们早点知道也未必是件坏事,反正不管怎么说,她都不会畏手畏脚的做事的,那不是她的风格。

“派人去通知南宫离。”潇炎眼睛从未离开苏陌翎的身上,但是话却是对青栽说的。

青栽依旧不动,看着潇炎。“爷,这女人……”我不放心……谁知道她是不是那个人的人,虽然青栽知道苏陌翎不可能是的潇炎的对手,但是他依然不太放心。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青栽还想说什么,最后听到潇炎的话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很是不放心的看了苏陌翎一眼,才离开房间。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那似水年间那似水年间泓疏|古言历时数年的酝酿,笔者着手创作此家族叙事小说。其中的人与事,部分或据笔者亲身经历、或听老人讲述、或局外旁观等现实故事,综合改编,辅之部分虚构情节,通过时空错位整合而成,多以人物间对话的形式呈现接二连三的家事。透过这个家族故事,我们来品味人之常情解读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中透露出种种人格特征,也能深深体会到父母之爱,手足之情,朋友之义。或许读者能在故事中找到自己或身边人的的影子,萌生些许感慨吧,与读者产生些许共鸣,这是笔者最大的心愿。
  • 一生谋一生谋吉吃玉米|古言井宿这一生都在谋生谋命谋天下 到头来却不过是黄粱一梦,笑话一场,被天下负了,落得个死无全尸。 好不容易谋来的温柔,也不过半载春秋。 “带我走,我护你一生” “小屁孩,说这话是要负责任的哦!” 诶! 做人真他么难啊…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活着的时候有多风光,死的时候就有多惨。
  • 再愿如同梁上燕再愿如同梁上燕一杯绿|古言云雀穿越至永成年代(架空),机缘巧合嫁给了身世悲惨冷情又心善的秀王房怀秀,后遇到身世更悲惨心中无爱的绝色少年柳絮儿,伴随永成皇室的动荡几番波折,云雀最后会和谁走到最后呢?
  • 凤女重生:嫡女不太毒凤女重生:嫡女不太毒少十三|古言夫妻一场,她为他生为他死。他却在她怀胎九月对她狠下杀手,为她姐姐铺尽红妆十里。一幕幕真相,一句句誓言,一切的一切全是谎言。她含恨而终,若有来生,定要相关之人血债血偿。凤眸再睁,她重生至七年之前。一切就如往事一幕幕上演,她却不再是七年前单纯的她。宫廷豪门,且看她重生之后翻云覆雨。这一世,她定做毒女,将一切全部夺过来。
  • 重生之妖妃祸国重生之妖妃祸国蓝忘|古言她为他媚帝祸国,换来的却是他对她的赶尽杀绝!万般绝望之下她自焚身亡,却意外重生七年前!上天既然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那她就定然不会辜负了上天的这份恩情,虐妒妇,斗恶人,踩渣男,绝不手软!帝王的一颗真心为她倾倒,她一夜白头,帝王为她天涯海角奔走,踏遍万水千山,两颗心相互依偎,她收获了这世间最美好的爱情!【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宁若芷兰宁若芷兰奶茶小陌|古言满城尽繁华,孤院独凄凉......(新宝开坑,望支持~)
  • 冷面郡王:甜宠小懒妃冷面郡王:甜宠小懒妃一诺千汐|古言慵懒俏丽小甜心,惊鸿一瞥后,芳心遗落在鬼面将军冷郡王身上,从此踏上殷勤的追夫之路!她可以懒到随时都在睡觉,也愿意为了自己心目中的那份悸动变成最勤奋的人!相亲,她不要!军权,他不要!为了彼此,他们倾心相付,看破阴谋诡计!再冷的冰山到了她面前,都变得温柔如水,只因,城门口那惊鸿一瞥,两心相倾!
  • 凤倾美人谋凤倾美人谋凝霜柔璇|古言她本是公主,偷龙转凤,只看到了她光鲜亮丽的表面,殊不知她有一颗伤痕累累的心。他本皇子,身世坎坷,他的无情君临天下,百合只是他的点缀,能打动他的是炽热的红玫瑰,把一世情用于她之上,他的劫,但他却不想渡劫,算的了江山,却算不了心。 残酷的命运请不要跟她开玩笑。美好时光易逝去,青春摧毁,一夜间失去所有。他到她的屋前再也看不到她的清影,她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她,谁能理解真情实意。世间万物究竟孰对孰错?孰是孰非? 娶红白玫瑰,究竟是缘还是劫孽? 人心脆弱,微白心域,盛世风华绝代,乱世风云,倾尽天下,到头来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只是过眼云烟,只愿把酒卧云端与清风同行。
  • 三千盛世孤芳赏三千盛世孤芳赏本祢子|古言碧玄大陆。 千落上神两千岁时陨落,路忘川河时自愿留下等候所爱之人,不曾想等待一千年的结果是所爱之人早已轮回转世许久,她便用一魂一魄捏出另一个自己进行轮回。 碧玄大陆皇族,同年诞生一位小公主。 十五年后的成年礼被送上钰桡山进行修炼,过程中对所拜的师父动真心,在最后因为世人的不允许而放弃,在飞升时也选择了放弃这个机会。 千年后,千落上神选择亲自寻找,改了命格并且把自己永远的剔除了仙籍,经历了真正的人间爱情后,两人终于得愿以偿,所爱之人也为她剔除自己可以再飞升的仙籍。
  • 一枕眠:冷暴君王的女侍卫一枕眠:冷暴君王的女侍卫公子希|古言不知从何时起,她脸上的笑容开始消褪,直至彻底湮灭。爱人、母国,就像鱼与熊掌,难以兼得……~~~~~某王把某苏壁咚,一脸邪肆的笑,“苏苏乖,侍卫跟侍寝,就仅一字之差,不许那么较真儿。以前,你不是最喜欢缠在孤的身上睡吗?”某苏的小心脏变成了扑棱蛾子,委屈的垂眸抠着手指甲,“我……我那是在给你逼毒……”某王脸上的笑,愈发的浓了,语气阴柔缓慢到了极致,“再让孤看到你跟那两个男人眉来眼去,孤一定会更加倍的──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