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2章 归隐山林

待拓跋越离开,皇上便问出心中疑惑,太后脸色巨变,道:“她会害死越儿的。”

“母后?”

“皇上可还记得方远师傅?”

“方远乃是得道高僧,为我天启鞠躬尽瘁,朕岂能忘怀?母后突然提方远师傅,是否这事方远师傅说过什么?”

“当年方远师傅预言,越儿一生无子,哀家不忍,便求了法子,方远师傅闭关七七四十九天,终于找出了破解之法,第二年,越儿便有了孩子。”

方远师傅的能力,是上天认可的。

皇帝不会怀疑,对于她用了什么法子,自然是偷天之能,他们这些凡人自然是无法窥视。

“母后说她会害了越儿,可是指这一次,越儿为了那女人而公然违抗朕?”大逆不道,他会因为他的坚持而失去所有,且以他得罪人的性子,若是没了王侯爵位,来自三国的杀手,必定不会放过他的,“请母后放心,朕不会与他一般见识。”

太后摇了摇头。

“哀家不知是否跟此事有关。”方远师傅并未透露很多,“如今之计,便是将越儿支开,除掉她。”

“她如今实力不容小看,唯有让其入安亲王府,如此才能任由我们摆弄。且杀她并不需要我们动手,自然有人去收拾她。”安亲王府里面的女人,个个都不简单。

皇上点点头,表示赞同。

那若真的是陆慕瑶,为了戟儿,为了拓跋越,也是要入安亲王府的。

可是太后与皇帝的心思,却未能达成。

拓跋越离开宫,并没有将此种好消息,传达给陆慕瑶。因为他最了解太后,也知晓当年预言。

他笃定,太后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太后看起来仁慈,可是能在这后宫屹立不倒,终究不会心慈手软。

她已经起了除掉陆慕瑶的心了。

所以他必须要带她离开。

待让陈鹏传出,他要陪伴陆慕瑶去东观游玩,实际上则是准备跑路。

待一切准备好,已经是晚上了,他便大摇大摆的邀请她出门。

他知晓他身后有诸多眼线。

中途,他费了一些心思,将他们甩开。

一条乡间小道上,拓跋越终究松了一口气,伏在马车内,将睡醒的某女拦在怀中。

陆慕瑶感觉到他诸多心事,便问:“王爷,可否有事隐瞒我?”

“慕瑶,如果本王什么都没有了,你是否愿意......”不等拓跋越说完,陆慕瑶便急切道,“我愿意。”

说完,便意识到自已有些得意的有些忘性了。

而拓跋越也觉得自已多此一问了。

没有他,她过得最好。

微微叹了一口气,便道:“睡吧,到了我叫你。”

陆慕瑶听话的闭上眼。

还好他决定放下一切,跟她远走高飞了,不然,她这小身板,可再也不够伤那么几次了。

早知道苦肉计可行,她何必大费周章。

算了算了,过往不堪回首,还是睡吧。

只是天将蒙蒙亮的时候,马不知怎么滴受了惊,疯狂的往前跑。

赶车的陈鹏,想要控制,可是一股推力,将其推下马车,而他便眼睁睁的看着马车狂奔而去。

待他追上去,看到零零散散的木头散落在地,而木头的尽头居然是万丈悬崖。

“王爷......”

寂静的山间,回声一阵阵,再也没有旁的了。

陈鹏召集王爷亲兵,随着便下了山,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寻找道。

一年后

山间的一间茅草屋内,一对身着素服男女。男的身背锄头,似乎刚从地里回来,女的腰系围裙,刚刚做了晚餐。

男人还未净手,便上了桌。

“死相,洗手去。”

拓跋越看着那一桌精致的饭菜,又看了看面前的女人,摇了摇头。

一年了,他跟这乡间的女人学的越来越粗鄙了。

死相?

听着还真别扭。

懒得去纠正她了。

“媳妇儿,生日的时候想要什么?”

陆慕瑶想了想,便问:“你又背着我存私房钱了?”

这女人,总是说要给她惊喜,不是过什么情人节,便是要过离京纪念日。

他那里有----好吧,现在就是时间最多了。

“昨日个打了一头豹子,卖了些银子。”

陆慕瑶淡淡的道:“王爷,若是我说出自已想要什么,生日那天便没有惊喜了。”

拓跋越再次叹息一声。

“你还真是难伺候啊。”

陆慕瑶道:“生活太无聊了啊,相公,你说你每天可以上山去打野味,时不时的还能运动下筋骨,又不带我去,真真是不好玩啊。”所以只能折腾你了啊。

她还敢说,自从上次意外,她便落下病痛。稍有疲惫,便会昏昏欲睡上个把时辰。

她居然明知----个把月便要犯上五六次。

他舒展开眉毛,便道:“媳妇儿说的什么话,让媳妇过上安生的生活,是身为相公的职责。你且在家好生歇着,相公我必定会为你过一个永生难忘且有不费银子的生日。”

“相公既然这般说,那我便不给你添乱了。如此便在家等着王爷的惊喜。”

这一年来,如此的生活每日都会重复一次。

情话更是每日一换。

看来今晚又要加班看点野书了。

两人惬意过人生,却还是被人给打扰了。

来的人居然是沈纯善。

她说她是偶然的机会,在街上遇见她们的。过来坐坐,倒是没絮叨多少话便走了。

晚上拓跋越回来,她将此事告诉他。

拓跋越思忖片刻,便道:“看来我们要再寻地方了。”

“不用吧,表姐她不会将我们隐居此地告诉他人的。”

拓跋越想了想,便道:“我听说俨如墨从苦寒之地被调入京城,且将她接入府中,她不愿,便被送到乡下了。”

“你是说,那俨如墨知晓我们的存在了?”那便不好了,俨如墨是展翔的人。

她表姐心境止水,此次估计也不想参与凡尘之事,至于她过来---是提醒她吧。

“王爷,现在连一小人都敢欺负你了。”

“嗯?。”

“王爷不生气?”

拓跋越知晓她又闲了,便道:“我还有些书要看,你先睡会。”

一年前,他们双双落入悬崖下面的深潭,还好那水足够深,他们都无事。

只是她身子弱,几度求医之后,还是烙下病根。

待她好转些,京城那边却传出他已经亡故的消息。

也许是老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他也并未去强求。

而在京城的展翔,并未听到王爷还活着的信息,而是不久后,听到俨如墨遇到山贼,英勇就义的消息。痛失爱将,她悲痛了好些天。

紧接着便是朝廷之上,所有她的人,都纷纷落罪好似她们商议好的一般。

如此她便认定,是某些人故意为之。

可是不管如何查,都无结果。

这让他尤其神伤。

而她如愿生了一个儿子,他几度要除掉拓跋戟,不管是下药还是熏毒,他居然都能安然无恙。

不,若是他不死,她的儿子如何能继任爵位。拓跋越死了,便无可利用之人,她该如何完成霸业?完不成霸业,这安亲王府也该有她做主才是。

她不信这个邪,亲自做了有毒的糕点捧着去见拓跋戟。

彼时拓跋戟刚练完剑。

见到她便规矩的请了安,紧接着不等她说什么,便抬手打翻了他手中的盒子。一只野猫路过,衔了一口,顿时没了命。

展翔见事情败露,忙道:“来人啊,将厨娘给我杀了。”

可是周边便无一人可动。

那铁剑见状,便要动手,可是此刻,突然间出现数名高手将此擒获。

展翔见状,忙出声呵斥。

“戟儿,你这是做什么?额娘已经说了,是厨娘下的毒。”

拓跋戟笑了笑,便道:“额娘,我娘亲来了信,说她如今赛似神仙呢。”

“戟儿......”

“唉,我可当不起你如此称呼,我本想待你如以往,可是你这一次次的,真让人不放心啊。”

“戟儿,这是误会,是旁人诬陷,挑拨你我直接关系。你莫要凭借如此便笃定了事实,你且安心,我这就去厨房。”

可是拓跋戟虽然年幼,可是他自小便由拓跋越亲自教导,如今便已经具备拓跋越的杀伐决断之性格,她的那些小计两,他早就看在眼中。

如今证据确凿,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忙命人抓捕她。

“拓跋戟,我是你父王的王妃,你不能如此对我。”

“如今我才是安亲王妃,这个家的主人,而你早该退下去了。若是安生,我便侍奉你到老,可是你......唉,痴心妄想,尤其是我父王走后,你更变本加厉,妄想扶那半岁孩童,简直可笑。”

唉,看着她那模样,突然间想起她娘亲了。她娘亲这般通透的人儿,一开始便是要与他父王双宿双飞的,如今愿望达成,惬意啊。

在看展翔......她就是锅里的汤,煮开便是一锅美味,而父王便是锅底的薪。

可是她娘亲这招釜底抽薪,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杀人于无形,高啊。

可惜了我父王那笨蛋如今还蒙在鼓里,甘愿为您做牛做马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压寨夫人即当归压寨夫人即当归赞一辞|古言华国被称为千年难遇的科研天才柏夜桁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弄死了,穿越到了古代,本想做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一个不开心就炸了这片地的弱女子,却被某个厚颜无耻的寨主绑上了山,成了亲,开启了天天炸后山的生活。 隔壁土匪来攻打,朝廷派人来剿匪。 寨中的人表示:武器搁着,我们不慌。
  • 夜少追妻路漫漫夜少追妻路漫漫恋之涩|古言她,乃天界神女,因被人追杀,进入魔界,阴差阳错,她竟进入凡界;他,乃天界神尊,因她被追杀,竟耗损自己百年修为,随她一起进入魔界,又因再一次爱上了她,进入凡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当她再次遇到他时,竟又会擦出怎样爱的火花呢
  • 凤临天下之女皇万万岁凤临天下之女皇万万岁往世如忆|古言前世,被他所骗,落得了深宫自尽的结局; 今世,她是誓要改写前生的悲剧!
  • 宫墙高筑之女人心宫墙高筑之女人心佑佑啦啦啦|古言宫墙高筑,锁住多少红颜若雪;回首当年,晃过多少绝世容颜。一一细数,才知错过韶华无数,可我还是不曾后悔,让你一次一次地伤害我。我不想恨你,只是你变本加厉,让我体无完肤。宫外清风,吹醒无数深陷之人;沉思未来,只求拥有安稳人生。历经沧桑,才知渴望回到最初,如今的我不似从前般单纯,何不就此放任自己病狂,放任自己善良。或是向往事说再见,勇敢面向远方。
  • 太子妃皮且怂太子妃皮且怂语不惊|古言自从被司晚轩救回到郊外的豪宅后,宣然的生活除了吃就是睡。 有一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偷偷在夜里逃跑。结果刚爬到墙上就被人拎下来了… 于是大半夜的,宣然追着司晚轩满院子跑:“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在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 司晚轩:…………………………
  • 鬼嫁之相府有鬼鬼嫁之相府有鬼藿君|古言一场大火,累他容貌尽毁,成为不良于行的残废,人不人鬼不鬼宿疾加身;也累她成为视钱如命满身铜臭的“奸商”。重遇她之前,澹台璧唯一的目的便是为风云家九族昭雪,而她至穿越以来,便对“他”有山盟海誓――富可敌国,拥金山银海,买他为夫。怎料,一夜惊变,她竟已为人妇?不过,你以为戚晓蛮戚大小姐会就此屈服?那么――你就答对了!堂堂相府,有权有势,依照戚大小姐雁过拔毛的原则,怎么可能轻易放过!?鬼面相公与奸商娘子的相府日常,你不得不知道的“刀光剑影”“深入浅出”斗智斗勇那些事儿。
  • 涅槃之凤舞星月涅槃之凤舞星月一尘师太|古言善良并不能成为被欺负的理由,把人的心捥了,谁都能做出无心的事来,桦子相信自己有一千种一万种让玉攸生不如死的方法。见自己又失败了,玉攸恨得捏紧了拳头,见桦子走向自己,她好像看到了死亡,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地狱炼火向她席卷而来,她不想被焚为灰烬。所有医疗费我给你2个月的时间筹集,如果2个月你不能把钱还清,就替本尊工作一年,以工抵债。“夫人,你给为夫下了什么蛊?至此只知世上唯娘子,哪管身边风和月。”吻罢,他的头搁在她的秀发上磨蹭,闻着她阵阵发香,体香,他体内的荷尔蒙又开始发酵,“情蛊,”她扬起头朝他倾城一笑。他像是头发情的狮子,又捉住了她的香唇……
  • 狼烟南起狼烟南起烈帛|古言群臣:陛下这是打算抢婚吗?夜澜沧:朕正有此意,众爱卿有何异议?群臣:。。。。。。作品本来的书名为《狼眼》这是一部有狼群,狼王,头狼等情节描写的小说,喜欢狼这种聪明,狡猾,忠诚极富组织性动物的读者欢迎点击阅读。本作品纯属虚构,谢绝扒榜!
  • 鬼枭毒妃:愿我如星君如月鬼枭毒妃:愿我如星君如月玖玖桑Zoe|古言“皇上!你竟对臣妾如此狠心!你怎么对得起臣妾的一番苦心!”一道圣旨,贬入冷宫,向来高傲自大的她,竟落的如此下场。“如有来生!我定要报仇雪恨!让你这狗皇帝血债血偿!”天道轮回,机缘巧合之下,她重返14岁,老天给的这次机会,她一定紧紧握在手中,不能再让那狗皇帝得逞。明明誓不再爱的她,却为他而沦陷。他深情的望向她的眼底,情深意切:“阿知,此生我定不负你。”
  • 傻子王爷无情妃傻子王爷无情妃小猪柔柔|古言一只毒蝎子,彻底断送了她年轻的生命!别人只知道,那个软弱没主见的女人被迫嫁给一个痴傻呆闷的七皇子。殊不知,她早已不再是“她”!面对痴傻只会憨笑的美男,她气愤难填!你傻,本美女就医好你,谁知医好后,遭到嫌弃,却换来一纸休书,气愤之下,她恨不得与他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