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4章 心安如意(大结局+番外)

天气渐寒,太后犯了咳疾,康熙往寿康宫探望。太后一边咳出血,一边仍然无法戒掉水烟,殿中烟雾缭绕,她歪在炕边,半眯着眼睛,慵懒道:“哀家知道皇帝心中唯江妃一人,太皇太后在时,哀家不敢多说什么,如今丧期过去已近两年,你听哀家一句,若当真想立江妃为后,哀家支持你。”康熙甚为吃惊,自打皇后病故,他心中一直有立蓅烟为后的心思。无论如何,他是想和蓅烟葬在一起的。

可是...

“太后英明,朕深感欣慰。只是八旗子弟,岂肯容一个汉女为后?”康熙叹息,身为帝君,亦有囹囵之境地。

“满汉一家是前朝先帝便有的圣明之举,你素来敢作敢为,擒鳌拜,平三藩哪一件事不难?为何在这件事上反而犹豫?”太后的话说到了康熙的心坎里,让生疏的母子情分随之往前走近了些许。待康熙离去,身侧叶嬷嬷跪在脚边细声问:“太后为何改变了主意?”

太后一连吸了两口水烟,迷醉的往枕上躺去,“我这一大把年纪,也算是活明白了。咱们宫里出了三个皇后,要么不把我放在眼里,要么是利用我,倒不如江妃,面上虽然寡淡,实则从未亏待过我。再者,皇后死的时候,我真是怕了,争来争去有何用?到头来终不过一撮黄土。往后退一万步说,我的下半辈子还得倚靠着皇帝,他既然喜欢江妃,既然想立江妃为后,我为何要阻拦他?弄得自己不痛快?”

叶嬷嬷奉承道:“太后思虑周全,实乃英明。”

皇后病故,佟氏一族遭受重创,佟国维失去的不仅仅是女儿,更是门下众臣的依附与忠诚。佟氏门庭日渐冷落,康熙寻由免去了佟国维太子太保、议政大臣等职位,命胤礽摊派些不紧要的事务给他处置。佟夫人悲恸难抑,病卧床榻半年,容颜枯槁,几乎老了十岁。她歪在病榻上,闻夫君又被免去侍卫内大臣一职,便忍不住劝慰:“你何苦同江妃过不去?皇上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依我看,皇上刻意打压你,权因你上谏江妃的缘故罢。”

佟国维又岂会不知?可他不甘心啊!他是孝康章皇后幼弟,当今圣上的舅舅,孝懿仁皇后的亲阿玛...他们佟家权倾朝野,有“佟半朝”之称,怎会连个无依无靠的汉女都斗不过?

“夫人啊!你可知道...”佟国维老泪纵横,哭诉道:“江妃...江妃...咱们大清要毁在汉女手里了!等江妃肚中孩子一落地,无论男女,皇上都要封她做贵妃,昨儿个内务府已经备了玉碟和圣旨。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中宫之位,迟早...迟早...”

若被蓅烟听到这些话,定会很纳闷——我当不当皇后,关你佟国维屁事!

蓅烟生十五阿哥的时候,惊动了整个皇宫。难产加上大出血,闹了三天三夜,差点要了蓅烟的命。康熙守在枕霞阁,听内务府来人说要预备棺椁事宜,他气得把内务大臣革职查办,外加二十板子。当有御医问皇帝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康熙总是毫不犹豫说,“保大人!”

待蓅烟好不容易顺利生产后,整个御医院几乎成了她的专属机构。数十名御医彻夜守着,康熙一天一夜未曾阖眼。待确认江妃平安后,当别人都以为皇帝要册封江妃为贵妃的时候,皇帝竟然废了早就拟好的圣旨,他要立江妃为皇后——他已经等不及了,等不及筹划好一切再给她应有的名分。他唯恐没有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唯恐她先离自己而去。

既然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蓅烟入主中宫后,一朝为后,鸡犬升天。长沙江氏一族立马耀武扬威,一扫往日阴霾,连在监狱服刑的江蓅玉都涨了三分气焰。蓅烟连去了三封信,警告江无务必安分守己,又授意两江总督若江无犯罪,尽可依法严办,绝不姑息。

皇帝赐江氏为江佳氏,抬至镶黄旗汉军旗下。

蓅烟不愿搬出枕霞阁,康熙只得将长春宫里同住的马嫔、僖嫔挪至旁处居住,让蓅烟一人独占整个宫殿,如此方能配得上她皇后的身份。胤祚和十五阿哥身为嫡子,胤祚晋封为王爷,而十五阿哥一出生便有了贝勒爷的封号。从康熙三十一年始,后宫再未有新人进宫,每年的选秀都由蓅烟主持,从中挑选诸位少女赐予各位皇子婚配。

立在紫禁城血红的夕阳里,蓅烟望着满院子青春活泼的秀女们,她们鲜嫩的身姿无时无刻都在向世间展示着美好,向康熙展示着美好,她道:“我想要把她们全部轰出宫去,你同意吗?”康熙笑眯眯的牵住她的手,他鬓角已有白发,额头皱纹叠起,唯有一双眼睛,依然光彩照人,他凝视着蓅烟,说:“你是皇后,后宫由你做主,朕听你的。”

秀女们以为皇后已老,凭借自己的容颜与本事,必然能在宫里占有一席之地,却没想到,自己连跨入禁宫的资格都已被皇后剥夺。当她们伏跪在地上,高高仰望着蓅烟的时候,方觉一切都是那么遥不可及高不可攀。

康熙三十五年,胤兰完婚,她与凌肃初的婚礼隆重浩大,大半年里一直都是京城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彼时胤曦以固伦和硕公主的身份统摄蒙古已有两年,她仅仅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便已权倾漠西、漠北。胤兰与凌肃初大婚之时,胤曦亲自率蒙古众臣到场庆贺,并献上十车嫁礼。很快,到了胤祚成婚的年纪,蓅烟亲自给他挑选了端庄秀丽的嫡福晋,在皇宫外街巷口择出一地建了府邸,每隔两天就要求胤祚领着媳妇儿入宫请安。

蓅烟当皇后的日子很平静,在她的统摄下,妃嫔们基本上杜绝了争风吃醋的可能,皇帝偏袒她一人,谁也没有办法。大清朝在康熙的施政下,日渐强大,很快平息了蒙古战乱,并收复了台湾。而皇太子,一直兢兢业业,与其他兄弟一起为朝廷效力。

康熙摆脱了克妻的诅咒,一直与蓅烟携伴到老,于康熙八十年去世。

康熙死在蓅烟的后面,仅仅间隔三个月。

他为她举办了一个盛大的丧礼,他把她葬在了自己的皇陵里。

江蓅烟和爱新觉罗?玄烨的一生至此结束。

番外:老年帝后的日常美好

康熙七十九年,春天,繁花似锦。

胤兰一早入了宫,天气正好,她穿着厚重的华服,到长春宫恭请圣安。至门房时,见两个太监在廊柱底下鬼鬼祟祟的议论,便训斥一句,“放肆!”

唬得两个太监慌忙跪地,“奴才见过兰公主。”

“里头怎么了?”

“万岁爷和皇后主子...又...又...吵架了...”太监结结巴巴回道。

是的,又吵架了。

从蓅烟入宫起,到今年康熙八十六岁,两人在一起多少年,吵架就吵了多少年。他们不是普通的夫妻,他们拥有天底下最大的权势和财富,可他们又是最普通的夫妻,每天要吵架,每月要吵架,每年要吵架。过年要吵架,元宵要吵架,中秋还是要吵架。

胤兰从身后一把抱住蓅烟瘦弱但精干的身躯,半哄半笑道:“皇额娘,今儿是万寿节,是皇阿玛的寿辰,您就不能让着他一些么?”

蓅烟紧紧抿着唇,她牙口不好,能用的牙齿已经所剩不多了。她眉眼里露出笑容,“我已经很让着他了,若不然非摔了炕几上那两只花瓶不可。”

康熙精神矍铄,立在书案前练字静心,知道兰儿过来,便气鼓鼓道:“你去说说你皇额娘,今儿是什么日子呀,她竟然不许朕喝酒,没道理!”

“我可不敢说皇额娘,她真的会揍我!”兰儿笑嘻嘻的哄着,宣来司衣宫女,为皇帝穿龙袍,戴冠帽。不出一会,帝后皆已穿戴完毕,素兮入殿禀道:“皇太子到了。”

胤礽一进殿就跪在地上,他今年也六十多了,白发苍苍,是个老儿子了。他叩首道:“儿臣给皇阿玛请安,祝皇阿玛万寿无疆。儿臣给皇额娘请安。”待康熙命他起身,便笑道:“胤褆、胤祉、胤祺、胤禩、胤祚、胤俄、胤祹、胤祥、胤禵、胤禑众兄弟都在乾清宫候着呢,请皇阿玛、皇额娘移驾。”

“永琛可来了?”

“来了。”

永琛乃弘皙的长子,弘皙是胤礽的长子,在康熙眼里,唯有弘皙才是他真正的嫡子嫡孙,而永琛则是他最喜欢的曾孙儿了。康熙直起身,牵着蓅烟往外走,亲自扶着她上了肩舆,才笑道:“今儿朕是一定要吃酒的,呆会在孩子们跟前,你可不许说朕。”蓅烟冲他翻了个白眼,多少年来,她这个白眼一直都深得精髓。她终于首肯,“只许喝一小杯,可记住了。”

“好咧。”康熙顿时喜上眉梢,一扫方才的阴霾。

帝后御撵所到之处,皆一派肃穆威严。万里无云,天空纯净如一汪湛蓝的秋水。花树茂盛,在暖暖的风里摇曳生姿。花瓣儿飘落在肩膀,阳光照耀在金黄的琉璃瓦上,那些夺目的光彩,随着微风在树间躲藏,在眉间飞舞。两台肩舆齐步并走,蓅烟稍一转面,便可望见康熙就在身侧。他们年纪越大,越是一刻都不敢分开。大限将至,生活的每一秒,都格外珍贵。只有看着彼此,感受彼此,他们才能安心如意,不受世事嗑扰。

蓅烟指着乾清宫后的小甬道,问:“可记得那儿?”

“记得。你当差的地方嘛。”康熙微笑,抬手命肩舆停步,又说:“蓅烟呀,咱们在一起多少年了?朕快记不清楚了。”

蓅烟朝他侧了侧身,笑道:“我好像是康熙十年入的宫,那年的雪很大,我在御花园的竹林里第一次遇见你,然后把你揍了一顿。怎样,我说的都没错吧?”

康熙颔首,莞尔,“朕想起来了。”顿了顿,又笑:“朕第一次见到你,就心仪你。”

他最近记忆力退化得很快,有时候昨天做的事儿今天就全忘光了。有时候刚刚吃完午膳,才洗个脸,他又问蓅烟,怎么还不开膳。蓅烟对他的健康问题很是担忧,所以才不许他喝酒。

乾清宫已是锣鼓喧天,乐声齐奏。天街上跪满了皇子皇孙公主郡主,从皇太子妃到康熙最小的一个曾孙,把乾清宫门口挤得满满当当。他们跪地叩首,齐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若是当真能活一千岁就好咯,蓅烟常常想。

她担心来生,再也遇不到一个爱她如爱生命的玄烨。

胤曦拖儿带女的从蒙古赶回京为皇帝祝寿,她先行走到蓅烟面前,搀扶她下轿。康熙却拂开曦儿,孩子气道:“你皇额娘是朕的女人,有朕护着呢,你退下。”胤曦一笑,躬身退了半步。只有真正的生儿育女后,在长长久久的婚姻生活中,她才终于意识到皇阿玛待皇额娘的可贵。

所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也不过如此吧。

康熙不愿让胤礽搀扶,他拖着蓅烟的手,一步一步的,艰难的,蹒跚的,拾阶而上。两侧是匍匐跪拜的子子孙孙们,是大清朝最负权贵的王公大臣,他们恭顺的、恭谨的、卑贱的、低微的臣服在帝后脚下,他们是爱新觉罗?玄烨的子民,亦是江佳蓅烟的子民。

蓅烟走得很慢,她去年摔了一跤,大腿骨受了伤,从此每逢阴雨天便会隐隐作痛,平时走路亦有不便。康熙无论记忆多坏,也总挂念着她的腿伤,他扶着她,无论身处何时何地,都总要细心叮嘱,“你慢点走,不急,朕等着你。”

犹记得去年在宫街散步,她摔了跤,是康熙背着她回枕霞阁的。

第二天他腰背疼,蓅烟一边给他抹红花油,一边埋怨:“说了不要你背,你偏要,这下好了,得痛一阵子了。”康熙亦吹着胡子发脾气,“朕以前能背你,现在能背你,下次你摔了,朕还背你!”逗得蓅烟直乐,抿着额间白发,“你倒想得美,还想我摔跤呢?!”

如果可以,蓅烟祈愿生生世世都让他背着。

就像此刻,只愿路没有尽头,生命没有结束,她能永远扶着他的手,走向远处。

“玄烨,这一生你觉得如何?”

“有你,朕很美满。”

同类热门
  • 重生毒妃步步为谋重生毒妃步步为谋孙济辞|古言女主:既然你想杀我,那我就只好干掉你了! 男主:媳妇,你说的是那个女配吗? 女主:嗯? 男主:\委屈巴巴\媳妇我昨天就把她给干掉了…… 女主:嗯?!!\我擦\
  • 艳绝惊鸿艳绝惊鸿祁先森是喵|古言一曲华丽的舞跳起,坠着的珍珠随着身体的摇摆而起舞金色的衣衫在巨大的红烛下妖冶生花,面纱下画着精致妆容的无无笑了,她看到了世人对她的膜拜。
  • 废材嫡小姐:曾经的天才废材嫡小姐:曾经的天才月蕾|古言她,曾经是第一杀手兼逆天神医,一朝穿越成废材!依靠自己虐渣渣,废姻缘,夺回自己的东西!
  • 三朝异闻录三朝异闻录脑洞配酒|古言本文以女主角萧隐为线索人物,讲述她寻道游历途中的一些奇闻异人。以女主北上金国上京寻亲,找回亲生弟弟,二人一同南下为主线
  • 乱世帝凰劫乱世帝凰劫阿燃|古言她有一颗百毒不侵之心,能使体内的毒物化作药物,提升功力,可让人起死回生,拥有长生不老功效。此生需经历四十九劫生死,才可修成正果。他孤傲众生,风流倜傥,妖异邪美,以不同的身份盘旋在她身边,为她倾尽一切。为守舞勺之年的约定,倾尽一生。
  • 保你满意保你满意送你一包狗粮|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成功现在女性却意外地穿越千年遇见了冷漠的他,他把她掳回了自己的王府成为他赚钱的工具,却深深的沦陷成她的裙下臣,月朗星稀之夜他指着天上的唯一一颗星星发誓要守护她一生,她却从铜雀台上一跃而下留下一句话:”我......“
  • 一遇渣女误终生一遇渣女误终生风辰辰|古言穿越成了游戏女主,身边帅哥哥一抓一大把,然而万恶的系统规定:撩,只要撩不死就往死里撩!但是敢动心立马火葬场! 黎夕:苍天呐!我只想谈个甜甜的恋爱,这都不可以吗? 系统:行,给钱就行 黎夕:那我还是不谈恋爱了
  • 爆宠王妃:王爷请离婚爆宠王妃:王爷请离婚慕九妖|古言“夫人,为夫饿了。”某女听闻后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无奈这让某爷更加兽性大发。一场翻云覆雨过后,落天真支起支离破碎的身子,仰天长啸:“君莫宸,老娘要和你离婚!离婚!”“离婚?床上运动吗?”“呸!离婚就是休夫!休夫!”“我要离······”“唉?小包子你怎么在外面?”“妖哥哥,我娘说要离婚,然后爹爹就把我丢出来了。”
  • 发现龙帝快捕捉发现龙帝快捕捉柒小小小|古言世人传言,凤府的凤大小姐相貌丑陋,任性跋扈,凤二小姐美若天仙,温柔似水…凤璎闻言,呸了一口,呵呵!解了体内的毒,容貌重塑,她纤手一挥,顿时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 妃常腹黑:勿惹嗜血冷王爷妃常腹黑:勿惹嗜血冷王爷风拂君心漾|古言柳萱儿一不小心和仇人双双坠楼,这尼玛居然穿越了?!无聊学人家逛青楼,误打误撞买下了被当作男倌的王爷?可是,说好的不近女色、不喜活物呢?“王爷,你骗我!我要退货”某女崩溃的大声喊道。某爷眉一挑,嘴角扬起一抹醉人的笑容“萱儿呐,你说退就退有问过你亲爱的夫君么?!”说着,慢慢逼近柳萱儿……“爷,我错了!”“呵,晚了”【读者群460397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