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言言是半个曦央人

“既然要救人,就做好听我差遣的准备,我的话不想说第二遍。”许君开严肃的说道,牵起言言的手便进屋了。

司徒正兴气愤的想要一把将竹篓摔在地上走人,可是一想到董瑶虚弱的小模样,司徒正兴还是忍住了。

“我这里只有三个房间,你们这两个侍卫和小正住一间吧,你,言言还有小茯苓睡一屋。”许君开不知道荷和的名字,只是指了指荷和说道。

“太好了,可以和大姐姐一起睡了。”小茯苓高兴的跳起来。

“小茯苓很喜欢大姐姐嘛。”许君开又揉了揉小茯苓的脑袋。

“许哥哥,你忘了莲心。”言言以为许君开是没有注意到莲心才会忘记安排她的房间,言言特意提醒道。毕竟莲心并不爱说话,表情也是冷冷的,很少会有人注意到她。

“她与我一间。”

许君开此话一出,众人都震惊了,除了莲心,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看来他还是被许君开发现了。

“你们不知道吗?她其实是……我的娘子。”许君开看了一眼莲心,随口扯出了一个谎言。

言言更加震惊了,莲心竟然是许哥哥的娘子!而且许哥哥这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是怎么回事?许哥哥和莲心两个人都没有说过,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言言的小脑袋瓜突然有些转不过弯来了,她的丫鬟是她的嫂子,感觉好乱啊!

荷和也没有想到莲心竟然会是许神医的娘子,可是她为何好端端的神医夫人不做,要跑到景王府做下人呢?

莲心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认下了自己的新身份。

“此事说来话长,我就不解释了。”许君开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一句话糊弄过去。

“小正啊!你去厨房做饭吧,其他人随意,言言跟我来一下。”许君开看到刚进门的司徒正兴,连忙吩咐道,心里不由感激他及时出现救场。

“我?我……”司徒正兴为难了,他一个大老爷们,根本不会做饭啊!

“许神医,还是我去做饭吧,我做菜可好吃了。”荷和主动揽下了做饭的活,王爷毕竟是千金之躯,怎么能自降身份出入厨房呢?。

可是许君开又发话了,“就他一个人煮,谁也不许帮忙,不然你们就都回去吧。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希望大家都能遵守。”说完,许君开拉着言言的手便进屋了。

司徒正兴一直盯着许君开拉着言言的右手,想要跟进去,却被小茯苓拦住了。

“先生说了,让你去做饭了。”小茯苓俏皮的说道,她一向最听先生的话了。

司徒正兴冷冷的看了小茯苓一眼,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握成拳头的手紧了紧又放下了。

司徒正兴不断安慰自己,言言说了是哥哥,两个人定然不会发生什么事的。目前他应该做的是今日的晚饭,而不是剁了许君开,他一定要忍着,忍着,忍不住也要忍着。

许君开拉着言言坐在了椅子上,二话不说开始为言言把脉。

“你做甚?”言言下意识的把手缩回来。

“你的脸色都白成什么样子了,你自己不知道吗?”许君开这一次直接强硬的把言言的手腕拉了过来,开始把脉。

“没事的。王爷找宫中的御医给我看过的,只要好好调养,不出三个月便能痊愈。”言言并不在意的说道。。

“三个月?太医何时为你诊治的?”许君开不悦的问道,言言身体是什么状况自己会不知道吗?怎么能轻易听取太医的话呢?

“差不多有半年了吧。”言言想了想说道,如此看来自己确实一点起色也没有,脸色依旧苍白,转而疑惑的看向许君开,“莫不是王爷给我找了个庸医?”

“哈哈哈!”许君开轻笑一声,“能在皇宫任职的太医,会是庸医吗?是你的身体特殊,太医可以医治普通人的病,却无法诊断出我们曦央人的病情。”许君开解释道。

“曦央人?”言言好像听三王爷说过一次,不过并没有什么印象,难道她也是曦央人吗?

“你不知道?”许君开也愣住了,说起来言言也不算是传统的曦央人,她的体内一半流着常人的血,一半流着曦央人的血,属于半个曦央人。

“什么曦央人?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听不明白。”言言从来没有听母亲说过曦央人三个字,她难道不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人吗?

因为董建平的折磨,才会满身是病,脸色苍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庶女倾城:锦绣良缘庶女倾城:锦绣良缘肥圆要减肥|古言她,是艳绝天下的绝代佳人,却因误信嫡母嫡姐,最终落得个断指沉江,尸骨无存。一朝凤凰涅槃,她浴火重生,步步谋算,逼疯嫡母,踹飞嫡姐,要她们自食恶果、万劫不复。他,是邪魅霸道的腹黑容王,杀伐果断无人敢惹,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非卿不娶。深夜,邪魅腹黑的容王殿下又一次夜探香闺,抱着怀中的温香软玉委屈道:“本王的身子都被姑娘看光了,姑娘占尽了便宜,还想不负责不成?”被抱个满怀的她欲哭无泪,能不能讲点道理,这究竟是谁占谁的便宜啊!
  • 重生之祸水惹红颜重生之祸水惹红颜玄蝉|古言身为将军之女,姬蔓荷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顾一切地嫁给了不爱她的男人,导致自己死于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并与情敌换了魂,由此招惹上潜伏在家中,诡计多端的三少爷。这个三少爷就是害死她的凶手呢,姬蔓荷发誓一定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只是,这个报仇的画风好像不太对?啊不对不对!为什么报着报着就滚到被窝里去了!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地抱着她在镜子前那啥呢!“韶正仪你真是够了!”某冒牌的三少爷邪笑道:“等你真身换回来了,我们再生两个小孩玩玩。”ps.男女主身心不干净,尤其是心!极其邪(♂)恶(♀),身心党慎入
  • 觅觅三七觅觅三七有城五十步|古言”我要回家,美男留给你了“”你那么想跟着我,就男扮女装吧“”你既然那么后悔,怎么不去死?“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小将军你姑奶奶在此小将军你姑奶奶在此秋葵8|古言一段神秘的机缘让原本家庭富可敌国的她进入到一个庶出小姐的身上,为了回去,看她如何创造机缘吧
  • 王爷心里住了谁王爷心里住了谁夏湫羽|古言她,月花颜,现代天才医学博士一朝穿越成尚书府千金,爹不疼娘没有,还被后母逼着她嫁人! 听说嫁的是当朝王爷?王爷好啊,财大气粗! 听说要嫁的王爷身上有隐疾?有隐疾好啊,任我拿捏! 一手医术妙手回春,医好王爷隐疾,原本想医好王爷让他当靠山,谁料想到这个王爷竟是个腹黑的! 谁拿捏谁,这下还不一定呢...
  • 恕难从命恕难从命邵夏|古言三十岁的女警林恕卧底多年。但反腐中,她的唯一联络人入狱自杀。一夕之间,林恕从缉毒英雄沦为人人唾骂的毒枭。绝望之际,她决心与毒贩同归于尽,用死亡证明自己的清白。但飞机偏离航线,无意闯入时空旅行爱好者D博士的穿越时空实验中。有七人的脑波无意被实验器材压缩送回道光年间。实验被打乱,他只能控制一人继续活下去。他给这同时穿越的七人发出命运的指令——诛杀其余六人,你就能继续活下去!道光年间,莆田县有七个人本死去却又复活。他们的背后都有红色的“D”字样标记。但除了林恕死而复生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外,其余六人始终是个迷。女警林恕降落在十八岁少女林三女的身上,并阴差阳错嫁到林府,做了一岁三少爷的童养媳。庶出的大少爷与大太太两方势力宅斗不休;管家夏擎尧亦正亦邪,腹黑不止,还有更多的人物一一登场。但每个人绝不是你看到的表面的样子。请和林恕一起,找寻隐藏在暗处的其余六人。
  • 家有娇妻之相公轻点撩家有娇妻之相公轻点撩的叶|古言沫汐泠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背负着家族秘辛,直到有一天夫人对她说:“小泠啊,你去罗门吧。”哈?夫人在开玩笑?不要欺骗她不知道罗门是什么地方,那天偷偷听老爷说话时,他说了一句:“世上还有罗门不知道的事么。”那一定是个有神通的地方,她一个小丫鬟凭什么去。“可以不去么?”夫人:“不行。”沫汐泠巴巴的问:“为什么?”犹记得那天,夫人面带微笑,说话的语气却犹如无常索命。她说:“世人只知坏人死后会下地狱,受十八苦。殊不知......还有一苦。所以你要去罗门找一个人为你赎罪。”还有一苦......付和宇身为罗门的门下,承袭门上之位是铁板钉钉的事,哪知被一个从大街上捡来的孩子搅黄了美事,还做了她的师父。“师父,明天就要开始我们的任务了,你到时可一定要护着我啊。”付和宇脸色铁青,他收徒弟可不是为了保护她的,可在最危险的时候,他却对她伸出援手。“师父,天琊阁也被灭门了,下一个会不会是我们啊,你到时可一定要护着我啊。”罗门没灭,他却带着她奔向一个个生死攸关的前线,不变的是,他依然护着她。幽深黑暗的通道里,她慌乱的找着他的身影:“师父,师父,你在哪?”如果你真的倾心于我,只要你回头,就能看到我。师父的话犹记耳边,她转头,他就站在她身后。他的笑,依旧让她迷恋。她说:“师父,我终于找到你了。”他说:“我一直在等你。”
  • 穿书重生之花花历险记穿书重生之花花历险记风到胆瓶梅|古言系统宝宝:欢迎宿主进入新手村“青阳剑宗”( ̄︶ ̄)↗花花:EXCUSEME?那我七年的花家宅斗生涯呢?系统宝宝怜悯状:当然是出生点啊!花花:感情出生就可以把我黑化啊。系统宝宝:那是你心理素质太差。花花:书里的大boss在你眼里原来只是新手村的水平吗宅花花穿到书里努力活下去的故事。
  • 二十四山庄:归矣二十四山庄:归矣半仙儿|古言半年前,暗门的四大高手,央矗,疏曚,元雾,烽灼在接到一个杀人的任务的他们四人主动出击,结果一死一伤一失踪,还有一个半死不活。暗门底层的杀手十五,谈岑子决意不能让唐门这么消沉下去。他们在寻找雇主的路上遇到了二十四山庄的寒露。他们三人一路前行,先是遇到了谈岑子的故友,白烛城。而后十五和谈岑子接到一个任务,调查一件事。因为这件事,很多人的命运被改写。江湖的门派之间也变的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人的命,可是命与命之间又有很多不同。命运这个东西,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挣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