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19.万灯节(一)

王若渊感觉自己已经有几百年没召唤过系统了,以前担心一个月三次机会不够用,结果发现纯属多余。

【叮】

【加载完毕】

【亲亲您好,我是系统神识之境0581~亲亲已经好久没呼唤过我了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那啥,我最近任务完成的不错吧?有多少经验值了啊?”

【稍等,正在查询……】

【亲亲,您当前的经验值为2600分。】

“太好了!我要兑换瞬移道具!”

【好的呢亲亲,这边为您查一下“瞬移”还有没有货哦~】

what?!不带这样的吧?道具还有缺货一说?!

在王若渊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分钟后,系统终于查清楚了。

【亲亲,“瞬移”库存还有三个哦,请问您要兑换几个?】

“太好了!我全要!”

【兑换一个“瞬移”道具将会扣除800经验值,亲亲确定兑换吗?】

“怎么涨价了??!!”

【诶……亲亲,道具价格不是我能控制的呀~亲亲还兑换吗?】

虽然好贵但这个瞬移简直太方便了,要不是因为贵,王若渊恨不得兑换三千个!

“要!我兑换!”

【哔】

【兑换成功!】

【请问亲亲想要什么时候用呢?】

“万灯节的时候!我该怎么使用?”

【等下我会给亲亲设置一个链接放在右下方,亲亲需要使用的时候注视链接三秒以上,“瞬移”就会启动——启动后亲亲需要在脑海里输入想要被传送到的地点,保持三秒以上再睁开眼,亲亲就会到了哦!】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所有道具仅限亲亲一人使用,保质期一个月,亲亲记得尽快使用完哦~】

“没问题!”王若渊想到万灯节已经迫不及待地搓起了手。

【请问亲亲还有别的需要吗?没有的话这边0581就先隐身了哦~】

“嗯……没有了没有了,拜拜么么哒~”

【祝亲亲玩的开心哦~】

【哔】

关掉系统后,王若渊兴奋地扑进被子里又蹬又踹。

终于可以出门了,这感觉简直快乐的要飞起!

每四年的农历七月初一,也就是八月末的一天,是大庆最热闹的节日——万灯节。

所谓“万灯节”自然是和灯有关。

万灯节这天,全国的百姓都会到城里最繁华的大街上放飞一盏天灯,天灯上可以写上年下最期待实现的愿望,祈求天神看到后能够了却痴人夙愿。

此外,又因着大庆海域辽阔,不少百姓还会跑到河道上、港口边放水灯。

大庆人相信大海里也住着神仙,若是水灯能够飘远消失在海平面上,来年愿望一定能够实现。

每朝天子也会在这一天登上皇城最高的“祈运台”,和皇后一起放飞一盏巨型天灯,祈祷来年国运昌隆、百姓安居乐业。

长安大街几天前就已经挂满了装饰彩灯,天灯没有必须的规格,百姓可以到专门的商铺定制,也可以自己买好材料在家粘糊。

宋衍下朝回府的时候经过长安街,看到那满街的彩灯,生平第一次对过节有了期待。

路过万灯阁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下了车,跟掌柜定制了两盏天灯。

掌柜一看是宋衍,笑道:“宋二公子稀客呀,是开始准备为这万灯节做准备啦?”

宋衍不可置否地笑笑,放下了一锭银子,说了声有劳。

元承祾没有皇后,放天灯的事就只能由他自己一个人来了。

上一次的万灯节因为国丧并没有举办,转眼又过了四年,礼部决定好好操办一场。

这一天元承祾没有很期待,因为就在昨天,王若渊说自己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放天灯她就不去了。

元承祾搬来了整个太医院给王若渊诊脉,老太医们诊了半天,最后得出结果是——太后没休息好,身体虚亏所致。

听起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王若渊就是“病蔫蔫”的不想动弹。

元承祾也不逼她,心想万灯节人多嘈杂,不去就不去了吧,好好清修也不错。

他哪里知道,他这边刚一走,王若渊那边就跳下了床。

王若渊精心打扮了一番,连平日里从不曾动过的胭脂也用上了,她故意熄了灯装成自己已经休息了的假象,又让青竹假扮成自己躺在床上。

一切准备完毕,就差瞬移了!

她深吸一口气,按照系统的指示启动了瞬移,脑海里一直默念着地点,在一阵炫目的强光过后,她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提前备好的、停在皇城门口的马车里。

宋衍提前一个时辰就到了皇城外说好的地点,他心里既有即将见到王若渊的兴奋,又担心她会遇到状况。

正当他着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马车声。

他一回头,就看见王若渊从车里跳下朝他跑了过来。

心中所有的担忧瞬间烟消云散,面前人一改往日沉闷的素色,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薄衫,乌发随意的挽起,让宋衍眼前一亮。

他扬起了嘴角,“娘娘好啊。”

王若渊赶紧捂住他的嘴,“要命,你还敢这么喊!从现在开始,我叫王晓渊!”

宋衍的眼眸温柔似水,他挑挑眉表示自己明白了,王若渊才放开了手。

二人换上了宋衍备好的马车,就这样悄悄地跑出了皇城。

王若渊看着越来越远的宫殿,心中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又突然想起元承祾的脸,心里有点内疚自己丢下了那孩子跑了出来……

宋衍看她有点出神,问道:“你是怎么瞒过皇上的?”

王若渊回神道:“我自有法子,他发现不了,你放心吧!”

宋衍看她那模样有点好笑,“有没有觉得我们像在私奔?”

王若渊哼哼了两声,“若真是私奔,普天之下怕只有我一个了吧?其他姑娘可比我惜命,我是那个不要命的。”

宋衍噗嗤一声笑了,“那这位姑娘,你跟我跑出来怕不怕死啊?”

“宋兄放心,回头放天灯的时候,我会在灯上求天神饶了我这一次的!”王若渊安慰道。

二人说话间,马车已经驶出了很远。王若渊把车帘子挑开了一角,看见了满街的彩灯。

街道被彩灯照的亮堂堂的,两边摆满了摊贩,小贩的吆喝声一个盖过一个,好不热闹,贩卖的东西也是各式各样。百姓人人手提一盏天灯,有的还戴着五彩面具。

她来到大庆,参加过浩大的丧礼,见证过隆重的登基,却第一次觉得如此贴近大庆。

王若渊在心里感叹,这才是真正的人间烟火!

车夫敲了敲马车门,“公子,前面就是长安大街了,今天街上人多马车不让进,二位游玩的话从这里开始逛正正好!”

宋衍应了一声,给了那车夫赏钱,先行下了车在下面接着王若渊。

王若渊被面前人声鼎沸的长安街迷住了眼,哪里还顾得上别的,顺遂的递给了宋衍手,被他抱下了车。

那车夫接了钱,笑吟吟地看着眼前这对“璧人”,“呦,原来是老爷和夫人!二位吃好玩好!”

王若渊错愕地张张嘴想解释,却听宋衍“嗯”了一声,对她眨眨眼伸出手,“夫人,走吧?”

她登时明白他是在隐匿身份,又想自己在大庆本就是个“小寡妇”,宋衍又是个“克老婆”的,两人也算是“绝配”了。于是挽住了他的胳膊,二人一起进了长安街。

路过一个面具摊,王若渊被架子上挂着的一个彩面吸引了。

她看街道上许多女孩子都戴着一个面具,很是疑惑,宋衍解释说大庆在万灯节这天很是宽容,即便是未出阁的女孩子也可以跑出来玩耍,若是不好意思怕被人认出,就戴上一个面具,玩的倒也自在。

王若渊看上了那彩面,正想掏钱买下来,却突然发现自己走的匆忙忘拿了钱袋!

那小贩正等着收她钱,却见王若渊面露尴尬之色。

宋衍看她表情轻轻一笑,从袖子里取出钱袋,“夫人买东西岂有为夫不掏钱的道理?”他递给那小贩一锭银子,“除了夫人看上的那个,再另取一个给我。”

二人就这样一人戴一个面具,在长安大街上东逛逛西逛逛。

王若渊表现得相当没见过世面,看上什么都想买,不一会,宋衍怀里已经抱了一大堆东西。

王若渊极其认真地说:“子玉兄,这钱你先借给我,回头我双倍还给你。”

宋衍不在乎道:“我知道你不差宋某这点银两,不过难得出来一次,就让我做回东吧!”

宋衍说话算话,又带王若渊去了弘轩阁。

弘轩阁早就人满为患,好在宋衍提前订了桌。

小二吆喝着:“老爷夫人楼上请!”把他们带上了二楼一个临窗的雅间。

弘轩阁推出的新样式叫“万灯羹”,端上来一看,原来是把一个甜腻腻的油酥团子做成天灯的形状,放在浓稠的酒酿羹上。

油酥团子捏成的天灯造型十分逼真,酒酿里不知是滴了什么蔬果的汁子,颜色就像那星辰大海——这道点心就算光摆着看也是值了!

不是宋衍抠门只点一份,而是这点心限时限购,管你是什么皇亲贵胄,一个人就只给点一份。

王若渊看着这“万灯羹”有点舍不得吃,宋衍眼见着她吃别的都快吃撑了也不动一下,干脆替她一筷子戳了下去。

“宋子玉!要不要这么暴殄天物!”王若渊心疼坏了。

宋衍无辜地眨眨眼,“都快凉了,再不吃就浪费了——再好看不还是要进肚子,吃吧吃吧,我的口水都飞流直下三千尺了!”

既然天灯已经被戳坏,王若渊早也就馋了,二人便兴致勃勃地拿起筷子勺子尝了起来。

“好吃啊!”王若渊赞叹道。

这油酥团子入口即化,酥的掉渣;酒酿羹黏稠又带点奶香,甜而不腻,搅和在一起简直绝配。

宋衍也是个遇到甜食就走不动道的,吃了之后也是眼冒星光,不一会二人就把这“万灯羹”吃的渣都不剩。

这时,楼下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人群逐渐闹哄哄地开始聚集。

王若渊扒着窗框往外探,“怎么了怎么了!楼下这么热闹!”

宋衍一把将她拖回来,“当心摔下去!”他看了一眼,“那是皇上快要登祈仙台放天灯了。”

王若渊张大了嘴巴,“巨型天灯?”

宋衍点点头,“我们现在赶紧去万灯阁,我订了天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初尘传初尘传最最花花|古言初尘原以为自己会成为一派之主,结果成了一介商妇;初尘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位贤夫人,结果最终还是成了一派之主。 且看一代侠女大起大落的传奇人生
  • 有狐绥绥入世为卿有狐绥绥入世为卿月见非黑|古言一朝穿越,沈习来到一个叫长婴的女儿国。然而,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竟然误打误撞的成为了地主家的入赘媳,又阴差阳错的救了一只成精的狐妖,和相府家的公子哥儿…于是,人生果真如沈习所信奉的那样:先有条不紊,再全部打乱。不过这一次,不是她打乱自己,而是别人了… 【作者温馨提示:女尊,NP。因为要修改旧章节,所以正文暂时不会更新,请大家多多包涵,非常感谢!】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穿越之神偷小姐闯王府穿越之神偷小姐闯王府云清遥|古言因为一枚戒指,夏紫玥穿越到了古代。既来之则安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依着夏紫玥的性格,又岂是良善之人?为了重回现代,她偷光县府,开酒楼,开情报局。得知戒指去向,独闯王爷府,不料遇到滑铁卢,一场神偷与王爷的斗争就此绽开。
  • 炮灰重生:仙姝归来炮灰重生:仙姝归来提灯姬|古言林语死了,又重生了。那些前世害过她的人,一个都逃不掉!且看她小小仙姝,一步步除掉害她之人,坐拥美男无数,登上九霄揽月!
  • 阿隐传阿隐传九条锦鲤|古言一个雪域小白练就一身金刚心。 若你注定不凡,是命运选择了你,还是你选择了命运? 夏尔巴人,是来自东方的人。是羌族里建立了西夏王朝的党项人的后代。山脚下紧邻山口的这座村子叫做藏夏,藏夏,众人都以为只不过是因为生活在西域藏族地区而起的纪念祖先的部落名,殊不知,是一个把夏之王朝血脉藏起来的精锐部队组成的部落。藏起来,躲在雪区,光明正大地告诉天下这里有着西夏王朝真正的传承。 而他们世代守住雪域山口,为的就是要狙击那百年前成吉思汗三女儿,汪古部真正的首领,蒙古帝国二十余年的监国公主秘密送进神山山脉里的自己的血脉那一支。世人皆道监国公主嫁与数任丈夫,均无子嗣。可是真正继承了能够通神的双目之灵的血脉就在这山隐一族里再次苏醒过来。 北元乱世,古格王朝。 阿隐双目有灵,却世间万物独独看不穿李景末的眼。 李景末让孛儿伯姬忘了阿隐这个名字,只问己心。
  • 若无风雨若无风雨郁七笙|古言杨絮棠平静的回忆起当年的往事,发丝霜白,却半句未曾怠慢,她记得他的样子,记得他的声音……
  • 老大,你又黑了老大,你又黑了月昭昭|古言陆离是个孤女,因为长得特别黑,一直饱受着异样的眼光。她立志要找回自己的父母,然而当她踏破重重困难找到的时候,却发现她并不喜欢这个结果……甚至,她的黑都是因为她母亲……
  • 回首归无计回首归无计千炘|古言“无论是市井还是宫廷,权谋,纷争,从来都未曾断过。” 权力的漩涡在无休止的扩大,你渴望得到什么,又决定拿什么交换? 在形形色色的就角色里,你究竟站在了哪里。又会和谁站在一边? 相隔万水千山的爱恨,你是否有勇气面对幕布揭开之后的血腥与欺瞒? ”在这世上,每个人都是踽踽独行,什么相伴,到最后皆是离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