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混账东西

李氏虽说没上山砍过柴可却也是地地道道的庄户人家女儿,薛仁砍的这堆说得好听那叫“柴”,难听点就是随便砍了点树枝回来凑数的,有的还是新长出来的枝头,上面还带着嫩芽,根本做不了烧火的干柴。

李素娘皱着眉,沉声道:“二郎,你给我说说去山上那么半天做什么了?”

“砍柴啊……”薛仁讪讪的笑着,见李素娘脸色一变,瞬时就站直了身子乖巧了起来,“大嫂你别生气,我这头一回去山上也不懂那些,就随手砍了这些回来,这晒干了也能烧火。”

“别叫我大嫂!偷奸耍滑你就是第一,做事从不见你上半点心!”李素娘厉声呵斥,上辈子她就是惦记着薛仁身子不大好,公婆走了后也没再让他做那些粗重的活计。

就连上山砍柴这种男人做的活都被她一应给包了下来,结果到头来还养活了一对白眼狼!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二房两口子都是混账东西!可恨的是自己虽是薛家长嫂有管家权,可却轻易说不得分家这句话,否则她一早就让这两人滚出了薛家!

“二郎,旁的我不多说,从前爹娘还在的时候,你和三郎日日上山去砍柴打猪草,虽说做的活计不多可好歹也是出过力,如今你跟我说你不懂那些?你究竟是在糊弄我还是在糊弄你自个?”李素娘道:“从前权当是我的错,惯得你们夫妻两人整日游手好闲,一个整日里在床上躺着什么活都不做,一个就天天的往娘家跑去跟人聊闲话,你们还真当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是么?我告诉你们从今个起谁都别想在我面前装大爷!今晚你们两个都不准给我吃饭!连口水都不准喝!”

这一声怒喝震得薛仁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他本来还以为李素娘发火也只是一会的事儿,毕竟她的好脾气在村里头那都是出了名的。

可没想到如今看来他这大嫂说的话居然都是当真的,而且自打李素娘进门以来,薛仁从来都没见过好脾气的大嫂发过这么多次火,难不成这包子也有觉醒的时候?

“大嫂,这饭总归还是得吃的啊。”薛仁脸都耸拉下来了,这不吃饭岂不是要了他的命么?他今个可是没在山上闲着呢!

李素娘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饿你一顿也饿不死!”

她一转身就瞧见李氏正不知所措的站在厨房门口,身上穿着的靛青色罗裙上印着的湿手印也是让李素娘恼火不已。

“明个去摊上你们两个谁都不准动我的锅炉,只去跑堂拉客招待客人就行了。”李素娘看着这两人也是颇为头疼,李氏素来是个不爱干净的,她压根就没指望让她负责一日三餐,只是断不能再像从前般惯着这二人。

“往后各房的衣物都自己洗,三郎读书疲乏他的我会帮着洗,你们两个人的要么你媳妇给你洗,要么就你自己洗。”李素娘实在是懒得管那么多,她替薛仁下聘礼娶这个媳妇回来可不是当祖宗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起龙歌谷云起龙歌谷野蜂巢|古言山谷连绵,那爱那恨的生死与共,山谷里的歌
  • 毒医倾国毒医倾国青翎雪|古言“灵儿,不管你现在是否愿意接受我,我心里,始终只会有你一个人,对你的爱,一心一意;对你的情,至死不渝!”那一夜的大雪纷飞,他许下的誓言成了她心中永远无法割舍的记忆,自那时起,她心中所爱,唯他而已。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等你真正爱上一个人时,其他的人在里眼里都是虚妄,所以,她选择相信、选择等待,但真正的预谋,在她身边却已悄然展开......
  • 一梦,千年一梦,千年ai花小肆|古言慕容离跟着梦千年一同回到她的家乡,站在花田中,执手向她求婚。芳草偶然看见,宫夜辰正在某个不远的地方望着她,她不知该落泪还是微笑……
  • 美人劫:委托帝王身美人劫:委托帝王身一卿渡一|古言她,天下第一魔宫,断秋宫宫主的女儿,只因在溪边救上一名男子,结果第三天,从衣食无忧的小宫主变成无家可归的小可怜。他,当今北玄国的皇上,只因在河边遇上有如仙子般纯洁无暇的她,从此恋上她的一颦一笑,将她从天堂拉下了无边无际的地狱^他,宠她,溺她,爱她,给予她一切他能做到的,但他绝不允许她逃离他^…大雪纷飞的梅花树下他轻轻抱住她,就像在抱着世界上最珍贵的瑰宝一般,呢喃到;“梦依涟,永远不要离开我,你注定是我的,你永远逃不掉……”“逃?呵~”梦依涟虽是浅浅一笑,但宛如明珠般的眼瞳中却落寞的令人心疼,“即墨殇,有你在,我就算在天涯海角你也不会放过我,我可以逃的掉吗?”
  • 雪之契雪之契纤晨哆|古言她,本是大千世界再平凡普通不过的女子,大婚当天新郎离奇失踪,而自己也在一夜之间拥有了特殊的操控冰雪的能力,意外横生,不得不与他人绑定生死契约,才能活下去! 他,全国闻名的商会会长,武艺高强,精通医术,可身居高位,却有着不为人所知的无奈与悲哀。 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劫数,身上突然出现奇特的能力;村民们离奇死亡失踪;百姓们流离失所,瘟疫横生……一切的一切似乎并非天定,而是人为! 背后究竟是谁在推动着一切? 这是讲一个所有人共同成长的故事,男女主的感情路线并不虐心哦~让我们一起随着主角的目光,见证一场朝代的崛起与覆灭吧! 架空历史,非玄幻,甜宠~
  • 虎门将女虎门将女陈秣|古言皇帝一生就这么一个女儿,疼爱异常。“父皇,女儿想领兵打仗!”“父皇,女儿想当将军!”大战在即……“玄儿,别当将军了,本王娶你做皇后,好吗?”
  • 祭天命祭天命南门书缘|古言风云暗起,动荡九州。一朝浮生梦,功垂万骨灰。他说若他为王,我必定为他开疆扩土。其实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出发的本身都不是为了自身。天命不足畏,若当真以天命来定我二人良心,我便执剑为刃剖心立血为誓,来祭这一场所谓的天命!一步一缘,一步一劫。古道桥边的说书人又说到了第几段?他一手挽着她的手道:“你可还记得我在梅子树替你埋了一壶酒,这次回来也该是启封的时候了。不知你厨艺可曾长进了?”她倚着一树桃花,眼中的光彩犹如漫天灿烂星辰,还好世事沉浮他没错过她,还好风云变换,她还在等她。那一日桃花树下,她说,你这么久没回来,我的厨艺生疏了。“哦,那是为什么?”“因为吃的人不在了,煮的人也就不用心了。”
  • 寒门娇女寒门娇女夜吉祥|古言前世她被自己丈夫喂入铁水,死的极其凄惨,重活一世,她带着漫天痛苦和无数怨毒重归故土,皇天为证,宁子衿死不足惜,化为吝鬼,永生永世都不放过你们!妖娆女主化身复仇恶魔,一步步将所有陷害她之人一一斩尽杀绝!
  • 人生抉择人生抉择绰号侠客|古言人生有许多选择,却唯独不能选择出身,她本来是不信命的,可到最后却不得不认命,她知道自己选择了一种错误的方式,可是却已经无法挽回,对自己,对亲人,对爱人她都选择了伤害,因为是他们先伤害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江山赋:凤权九天江山赋:凤权九天宫镜影|古言“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 “说人话。” “朕想传位给你……” “父皇,自古皇位传男不传女……” “朕知道,但在一刻钟前,你最后一个皇兄也薨了。” “……” 她不过在深宫中苟且偷生,却被无辜扣上妖孽罪名的公主而已,却被双脚踏进棺材的父皇摆了一道,不得不亡命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