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鸡腿之争

大夫人用力拍了夏梦缘一下,夏梦缘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夏梦缘立刻跳起来问,她站起来之后四周望了望,发现大家都望着她。

“哈哈,不好意思,昨晚没睡好,也可能是太无聊了,就差点儿睡着了。你们聊到哪儿了?你们继续啊。”夏梦缘坐下说。

“无妨。”辰王说。

“梦缘,刚才我们正聊到你有什么优点和爱好呢。你娘还没说呢。”二夫人说。

“啪。”夏梦缘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右手摸了摸下巴,手舞足蹈地说:“优点嘛,我不拘小节算吗?嗯,至于爱好嘛,那就可多了,上树掏鸟蛋,下河捉龙虾;上山放火,下地抓蛐蛐儿;上房揭瓦,下田偷瓜。哦,我还很喜欢音律,经常去风月楼、红颜阁呢。”

风月楼、红颜阁是京城有名的妓院,夏梦缘这样胡说八道无非就是不想嫁给辰王,想给众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大夫人气得站了起来,用非常严厉的声音呵斥道:“胡闹,你给我坐下。”

二夫人和夏思芸在一旁看尽了笑话。

夏梦缘从大夫人的语气中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得有点儿太过了。于是她就听大夫人的话乖乖儿地坐下了。

“殿下恕罪,是我教女无方,让她在殿下面前如此放肆。”大夫人赶紧给辰王赔罪。

“大夫人严重了,令爱很随性,爱好也很特别,很是有趣。”辰王说。

见辰王没有怪罪,大夫人可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夏梦缘到不高兴了,她暗想:“奇怪,这个辰王现在怎么变得如此大度,刚才他在街上不是这样的呀,莫非有阴谋?”

辰王早就看出夏梦缘是故意胡闹的,于是他故意说:“不过大小姐怎会连名字都记错?是红音阁,不是红颜阁。”

“啊!是我记错了,是红音阁,你看呐,这“颜”和“音”谐音,听着听着就记错了,哈哈。”夏梦缘觉得自己要露馅了,赶紧给圆上。

辰王笑了一下。其实是“红颜阁”,“红音阁”只是辰王试探夏梦缘的。夏梦缘刚穿越过来不久,哪知道什么“红颜阁”、“风月楼”的,这些都是她头天晚上在书上看到的。

在场的人除了夏梦缘都知道是“红颜阁”,只是既然辰王说是“红音阁”,大家也不敢纠正。

夏梦缘看见辰王笑了,也尴尬地跟着笑了笑,心想:“竟然是个好色之徒,刚回来就把妓院的名字记得这么清楚。”

用过午膳后,夏梦缘一个人站在辰王府内的一处发呆,然后又突然捂着脸摇头。不停的说着:“天哪,我怎么会做出如此丢脸的事呀,啊,啊,啊。”

因为她刚才吃饭的时候,干了一件丢脸的事。

用午膳的时候,大家在一桌吃饭,吃的都是些上好的菜,大鱼大肉的。夏梦缘穿越之前家里非常贫穷,能不饿着就很不错了,哪还吃得上什么大鱼大肉。

刚上桌时大家都是非常礼貌的,特别是夏思芸,她为了在辰王面前表现出窈窕淑女的样子,特意做得十分斯文,拿着筷子轻轻地夹一点菜,放在口中嚼了又嚼。

夏梦缘则不那么讲究,她毕竟是现代人,哪知道那么多古代的规矩。她的观点是既然是吃饭就应该吃饱吃好,何况自己穿越之前就没有吃过什么好的,结果就死了。在丞相府的时候,因为府内吃饭规矩多,同时又想着逃跑的事儿,也没好好吃饭。她折腾了一上午,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在辰王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大夫人应该不会说什么吧。

大家刚拿上碗没吃几口,夏梦缘的一碗饭就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她吃菜吃肉也很厉害。桌上有一盘鸡腿,夏梦缘最爱吃的就是鸡腿了,早在还没开饭之前,夏梦缘就对那盘鸡腿垂涎已久了。可下人却偏偏把那盘鸡腿放在了辰王面前。为了吃夏梦缘可管不了那么多,她手短够不着,就干脆站起来夹,可能因为鸡腿在辰王面前,她有点紧张,夹了几次都没有夹上。夏梦缘干脆放下筷子,直接用手拿着吃,而且一手拿一只鸡腿,吃得是狼吞虎咽一般。

大家都有些震惊,都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夏思芸见了觉得很是恶心,连饭都吃不下了,直接将筷子一放。

夏思芸说:“姐姐是多久没吃饭了?我明明记得今天早上姐姐吃过饭呀。”

“吃了又饿了呀,你吃饭不饿的吗?哦,难怪你比我胖,原来你吃了饭都不饿的。”夏梦缘口中一边嚼着食物一边说。

“你。”夏思芸想骂夏梦缘,但被二夫人拦住了,为了注意形象,夏思芸只好忍了。

那盘鸡腿大部分都是夏梦缘吃的,不止如此,其他的菜她也吃得挺多的。

终于鸡腿就剩一个了,夏梦缘也意识到了自己确实吃得有点多了,就没有拿那个鸡腿,就吃其他的菜了,但吃了一会儿大家都没有夹那个鸡腿。夏梦缘就又开始惦记那个鸡腿了。她想着反正就剩一个了,干脆给吃了吧,留着也太占用盘子了吧。等了这么久大家都不夹,不如就自己拿来吃了吧。

于是她就又伸手去拿那最后一个鸡腿,但她摸到鸡腿时同时也摸到一双筷子。原来是慕容齐在用筷子夹那个鸡腿,夏梦缘和慕容齐对视了一眼后,觉得非常尴尬,就尴尬地笑了笑,默默地收回了手。就低着头默默地吃碗里的饭了。她边吃边想:“oh my god.夏梦缘,你丢不丢人呀,和他那种人抢鸡腿,你忘记了他是怎么在你娘面前说你坏话的吗?现在又整这么一出,他回头肯定会笑话你的。”

夏梦缘想着想着脸蛋儿就稍微有点尴尬得发红了。这时她突然发现有一双筷子伸进了自己的碗里,筷子上夹的是那个鸡腿。夏梦缘猛的抬头一看,是慕容齐把那个鸡腿夹到了她碗里。夏梦缘很疑惑,不知道慕容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疑惑地看了慕容齐一眼,慕容齐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吃自己的饭。夏梦缘又看了一下大夫人,大夫人没有太刻意回应夏梦缘,不过她的意思是让夏梦缘把鸡腿吃了。

夏思芸在一旁露出了吃醋的表情看了看二夫人。二夫人没有多说什么。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未信此情未信此情叶佳音|古言她身负血海深仇,他怀抱雄才伟略。他为剑,她作刃,直取天下。灭了她的故国,成了他的霸业。她直道情爱了无益,他未信此心已成狂。殊不知天涯地角亦有穷时,而那见之不忘,念之惆怅,却无绝期。
  • 月下昙花为君现月下昙花为君现莲说来生|古言一觉醒来成了月府的傻小姐,几经周折才知道是被前世的自己坑了,硬生生把她从濒临死亡中现世召唤到千年前...... 继承了前世的身份,不但要帮她报仇,更要帮她处理烂桃花,史上最悲催的穿越者非她莫属。 苦逼的她天天活得小心翼翼躲避着追杀,好不容易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却被那人的到来打乱了...... exm,现世的无尘,前世的慕容逸,他们都比你晚到,都得靠边站? 好吧,您是阎王,您最大......
  • 凶残宠妻:相公太坏娘子太帅凶残宠妻:相公太坏娘子太帅小酒味道|古言王牌佣兵穿越古代,变身秀才的小娘子?不过,秀才娘子的任务难道就是每天吃饭睡觉武力斗“小三”们?只是,“小三”们要斗就都斗,为啥要对我三叩九拜的?难道是被我的美丽帅气掰弯了?什么?!我是你们的主人?你们要来抢的不是相公是抢的我?!还有,秀才你动不动就咳血三升,为啥拉灯之后还那么龙精虎猛?!最后,秀才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不种田也不经商,然后:夫妻双双把家还,升官发财死情敌?
  • 卿卿吴侬语卿卿吴侬语随曦行|古言“夫主,以后我不会再闯祸了”“以后?”“对对,夫主,我保证这次,这次一定是最后一次”半个月以后“凌曦云,你给我出来”“夫主,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出去,面壁”“是”
  • 君长安之子夜歌君长安之子夜歌莫白璃|古言古书记载:引魂盏,以鲛人膏脂为芯,龙绡为身,引魂做引,可破忘川。族人被灭,失去声音,她每日子夜伴随歌声出现,为人编织一场缥缈虚无的梦境,代价便是自愿将一魂一魄入灯为引。她笑,歇斯底里,一缕青丝滑落,“你我犹如此发,恩怨两清,此生不复相见。”“阿若,若是能就此放下,杀了我!”谁即使为妖也要痴痴守护;谁执着半世只为一声许诺。是劫是缘,早已在那一瞥一笑间变得不再重要,放下年少气盛只愿一朝陪她看尽长安花。
  • 桃诺桃诺依月末|古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奇室家。这是他最喜欢的诗,也是他许给她的诺言,他将最好的全给了她将一切都给了她可是……她终归还是离开他了带着他的心离开了……桃花盛开之时他再次见到了她,在桃树下他再次许下了诺言,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可不可以到永远……
  • 夫君好凶猛夫君好凶猛云中挽歌|古言不就是露出湛蓝色的眼眸,锋利的獠牙,雪白的胸膛吗?就以为能勾住她的魂?不就是俊美绝伦吗?就以为温柔一笑,她就失心给他?不就是嗜血无情,聪明绝顶吗?就以为柔情蜜意,她就“俯首称臣”?她是谁?启国幻术公主,初云。想要她身,拿你江山做嫁妆,她愿意慎重考虑下!不愿意?对不起,人给我留下,江山谁稀罕!(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彪悍嫡女:收复不羁王爷彪悍嫡女:收复不羁王爷冰陌笑|古言她本是21世纪的金牌杀手,却在执行一场任务时遭遇了不测……然后就……“嫡女又怎样?还不是个没脑子的。”庶妹不尊。“四妹妹,你怎能这般说三妹,那可是你姐姐。”庶姐伪善。“三小姐,你喜欢什么着奴才去办就好,不满意的就告诉姨娘,姨娘替你置办。”小妾掌权。不过还好,总算有那么一个人……“你放手去做,后面有我。”撑腰的来了怕啥。她还是个霸道的……“王爷,您是自己动手啊,还是让……”“不劳爱妃辛苦,我还是自己来吧!”“还请王爷记住一句话: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懂?”
  • 君倾天下:废材小姐太难追君倾天下:废材小姐太难追阎雪姬|古言他们是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一场误会,错过了彼此三万年。她,是服过绝情丹的金牌杀手。他是神秘冷酷的魔尊。命中注定的相遇,结局!会被改变吗???
  • 重生小姐:难改皇后命重生小姐:难改皇后命清浅西夏|古言某个少女坐在大殿上,和一身龙袍的绝色男子谈话中==“君陌言,我不要做皇后!我不要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哦?这可由不得你了。”然后某男某女开始了石头剪刀布的幼稚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