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大结局

半个月后,余梁舟终究是没忍住对盼盼和安安的想念,拉着云孟泽俩人偷偷去了美国。

看着穆天寒带着安安在别墅外的山坡上写生,日光轻柔,时光宁静,画面美好。

安安精巧的小脸满是认真的模样,看的余梁舟和云孟泽心下满是欣慰。

“你说的没错!哪怕咱们的孩子缺失了某种天赋,只要她热爱,加上用心培养,一定是可以弥补的!”,余梁舟笑着立在安安身后不远处,看着她画板上的画小声道。

云孟泽也看着安安画板上有模有样的画,笑着点了点头。

穆天寒看到他俩立在身后的时候,也是一惊,随即笑着和安安说了一句。安安惊喜的转过头,冲他们一笑,随即跑到俩人面前。

“妈妈,爸爸!”

余梁舟抱着安安,心下满是温柔。看着她开心的模样,也为着她高兴。小心翼翼的将她额头的薄汗擦去,满眼是难掩的温柔。

两人在别墅陪着安安住了一晚,便起身去盼盼的,看着盼盼跟着老师认真的样子,两人也会心一笑。

“我们俩这么好的基因,生出来的孩子定不会差的!”,云孟泽骄傲的看着一脸认真的盼盼,一脸笑意道。

余梁舟笑了笑,不置可否。

从美国回来,余梁舟和云孟泽又投入到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直到他们收到云孟颜结婚的请柬。

两人看着请柬上新郎的名字不禁多了几分感叹。

“缘分真的很奇妙!”,余梁舟笑着窝在云孟泽怀里道。

云孟颜孩童时遇到谢商,再后来因着明倩而换了身份,成了夕颜别居在了荷兰。本来难以再相见的两人,却跨越千山万水走在了一起。

“两个人若有真正的缘分,哪怕隔着千山万水,总有一天也会不期而遇、重逢相见的!”,云孟泽抱着余梁舟,笑着道。

云丹去世,云孟颜回国看望孟朝夏和云临风,碰见了明倩。明倩回家和谢商抱怨了几句,谢商便来问余梁舟。余梁舟只道是“夕颜”,而不是“云孟颜”。

云孟颜爱看夕阳,熟知她的人都知道。谢商足够聪明也足够喜欢云孟颜,才能从“夕颜”这个名字里知晓夕颜就是云孟颜。

“孟泽!我觉得我们真的很幸运!”

余梁舟想着她和云孟泽的相遇、重逢,到最后相爱、相守,一路走来虽也有风雨,但终归到最后还陪在彼此身边。比起那些爱而不得的情人来说,真是幸运多了。

“是!我们很幸运!”

云孟泽吻了吻她的额头,看着她眼角轻微的皱纹,笑着道:“能够和你厮守终生,是我们的缘分,也是我们的幸运!”。

余梁舟想着当年林灿去世,她才知道,有些人注定只会陪你走一程。他们的离开是毫无征兆的,甚至你都不知道这一次的见面过后,还会不会有下一次了。

缘尽相离,告别都是奢侈。

余梁舟和云孟泽来荷兰参加云孟颜的婚礼,看着并肩而立的一对新人,心下满是祝福。

谢商也许摆脱不了是明倩儿子的事实,但云孟颜可以不做明倩的儿媳。这场婚姻是谢商所求,却也是谢商足够的坦诚与爱护,云孟颜才点的头。

“姐姐可以不面对明倩!也算是谢商对她的一片真诚!”,余梁舟看着只身来的谢利,笑着看着云孟泽道。

云孟泽也看向坐在那和客人聊天的谢利,自从谢商接手谢家事务后,谢利就陪着谢筱,利用所有的人脉,一步步助她成为现在的谢筱,外交部举足轻重的人物。

“谢利没多少日子了!”,云孟泽突然道。

余梁舟一脸震惊的看着云孟泽,又看着谈笑风生的谢利。

“听说他的那个秘书林绡,是他仇人的女儿,在他身边二十多年,每天都给他喂药,如今积少成多,已经病入膏肓了!”

云孟泽带着几分凉意,摸了摸余梁舟的脸道:“我怕,姐姐也会卷入其中的恩怨去!”。

余梁舟握住他抚摸着她的脸的手,笑着摇了摇头,“那个林绡,我听孟表哥说起过!是跟穆表嫂家同一个案件的受害者!她也是个可怜人,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当年林绡的父亲是明倩手下一个工程的包头,因为开发消息有误,那个工程成了烂尾楼。作为包头的林绡父亲去找明倩要钱结工程,明倩拿不出手,推搡之间,林绡的父亲坠楼身亡。

穆晓的父亲律师穆政为人正直,接了这个案子,要为林绡的父亲讨回公道,却遭到明倩的诬陷入狱。

后来,孟纲律为穆政平反了,但因为得罪了谢家,穆政在律师领域失了业,连带穆晓也受到影响,改名许晓成了谢娇的秘书。而林绡则委身在谢利身边,成为了他的秘书。

林绡这么多年来,离间谢利和明倩的关系,让谢利越来越冷眼对明倩,但因为明倩和谢家产业的关系,谢利就算在不喜欢明倩,也不会跟她离婚的,他们的关系也终究是止步于名存实亡的。林绡怎么能甘心呢?所以她想了后招,给谢利喂药,喂慢性毒药。

“到底是林绡这大半的人生都毁在了谢利身上!到最后也终究没能让明倩付出代价!”,余梁舟叹了口气道。

云孟泽点了点头,摸着她的头温柔道:“比起林绡,你到底是要更通透!没让过往的恩怨成为你一生的枷锁!比起用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的人生,不值得!”。

但后来,看着明珍和明倩这般无耻的样子,又看到谢利和谢商对于她和云孟泽以及云氏反击时无关紧要的样子。她便明白了,所谓恩怨,是彼此都放不下才是恩怨,否则就是单方面的怨怼。最终的结果就是放不下的那人倍受折磨。

余梁舟看着云孟泽,见他一脸温柔的模样,笑着轻叹了一声,“不是说天寒带着盼盼和安安来了嘛?”。

云孟泽笑着将她抱在怀里,“爸妈正陪着他们呢?”。云孟泽想着自己和余梁舟真的是最轻松的父母,盼盼和安安都不在身边,就算回到身边,两个孩子也有人带着。

“我们大概是这世界上最轻松的父母了!”

余梁舟笑着道:“我们去看看他们吧!”。话落,伸手推了推云孟泽。

云孟泽不松手,带着几分执拗道:“我说过,在我这里,谁也没有你重要,安安和盼盼也没有你重要!你也说过我最重要的!今天我们俩就好好参加姐姐的婚礼,别让他们打扰我们!”。

余梁舟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自己孩子的醋都吃,云先生,你的格调呢?”。

“我不管!每次有盼盼和安安在,你都不关心我!你的心里、你的眼里都只有他们,没有我!”,云孟泽闷闷的道。

余梁舟笑了笑,看着不远处云孟玦、云临风和孟朝夏正陪着盼盼和安安玩闹,便道:“好!今天我就只陪着云先生!”。

云孟泽满意的点了点头,松开抱着她的手,半挽起手,朝余梁舟示意。余梁舟看着他,笑了笑,伸手挽着他,跟着他去招呼客人。

孟朝夏看着两人,笑了笑,打趣道:“这么多年了!这两人真是热情不减,越来越腻歪了!”。

“我怀疑,我和妹妹是捡来的,我爸爸和我妈妈才是真爱!”,盼盼看着两人,忍不住吐槽道。

孟朝夏拍了他的头,笑骂道:“好好说话,你和妹妹都是你妈妈幸幸苦苦生下来的,尤其是生你的时候,差点难产!把我们大家都吓死了!”。

孟朝夏想着当年余梁舟生盼盼,因着是头胎,加上盼盼个头大,让余梁舟受了好一番的苦。以至于后来,云孟泽怎么也不愿意让余梁舟再生了。

“你妈妈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生妹妹,还不是为了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有亲人陪着!”,孟朝夏又道,随即用力捏了捏盼盼那无所谓的脸。

“哥哥!”

安安听着孟朝夏的话也瞪了一眼盼盼,带着几分生气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妈妈听了会伤心的!”。

“我……我就开玩笑嘛?”

盼盼没想到自己一句随口的玩笑,孟朝夏和安安俩都认真了,还生气了,忙一脸抱歉的解释道:“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的!”。

孟朝夏看着忙认错的盼盼,又看着气红了脸的安安。暗笑道:安安不是云孟泽的小情人,怕是余梁舟的小情人。安安从来都更向着余梁舟,做什么都先想着余梁舟。

“安安!”

云临风也看着生气的安安,小脸通红,心疼的将她拉到身边,细心的安慰道:“哥哥,他知道错了,你原谅他好不好?”。

安安看着一脸歉意的盼盼,又看着孟朝夏和云临风一脸期盼的样子,收起情绪,点了点头。但还是带着几分严厉道:“哥哥,你不能再说这样的话了!妈妈听见了会伤心的!”。

云孟玦看着兄妹俩,盼盼正听话的点着头保证,安安一脸严肃训人的模样。云孟泽和余梁舟真是幸福,不仅俩人能长相厮守,而且还有这么一对活宝。

“孟玦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余梁舟看着不远处的动静,依稀听见兄妹俩的对话,以及云孟玦看向盼盼和安安兄妹俩,眼里的羡慕。

“他喜欢的人,埋骨在了大理?”,云孟泽也看向云孟玦,随即轻叹了口气。

“他喜欢灿灿?”,余梁舟一脸震惊的看着云孟泽问道。

“嗯!”

云孟泽点了点头,“我以前也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他喝醉了酒,我去接他,他模模糊糊说的!”。

余梁舟想着当年林灿去世,她正值精神不太好,一心又扑在林灿的后事和杨琴夫妇身上,倒是没有发现云孟玦的异样。如今想来,当年将林灿的骨灰洒在大理各个街角的提议最早是云孟玦提出了的。

他也知道,林灿喜爱自由,怎么甘心死后自己的骨灰,拘谨在一个小坛子里呢?她爱大理,所以将自己尸骨留在了去大理的路上。

“原来!”,余梁舟轻叹了口气,看着至今还孑然一身的云孟玦,心底泛起阵阵涟漪。

云孟玦对林灿的喜欢,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

一颗欢喜的心刚刚懵懂跳动,却在那一年随着林灿的去世埋葬在了大理。从此那个翩翩少年,桀骜的眼里再也没有了懵懂的雀跃、年轻的心里再也没有了小鹿乱撞的青涩。

余梁舟想着,这么多年来,云孟玦逐渐收敛了性子。她以为是云孟玦慢慢长大了,如今想来,是因为他年轻的心早已跟着林灿去世而死去了。

“你不用去开导他的!”,云孟泽拉住了往云孟玦去的余梁舟,摇了摇头。

“他也是个通透的人,如今这样,显然已经想清楚!”

余梁舟看着又陪着盼盼和安安玩闹的云孟玦,一脸笑意。她收回视线,看着云孟泽,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每个人的人生路都由自己选择的,无论艰难还是轻松,无论是喜与忧,终究都是要自己往前走的!”。

云孟泽笑着点了点头,“孟玦已经长大了,他知道自己的人生路该往何处去,该要如何走的!”。

余梁舟点了点头,看向玩闹中的云孟玦。

余梁舟和云孟泽回到虞城,便接到明珍去世的消息。先是一惊,随即心下多了几分了然。

自从明筱筱改名谢筱成为谢家的女儿后,明珍也成了谢家的二夫人。这一点明倩是受不了的,被嫉妒以及不甘气的发疯。挣扎着自杀了好几次,都被谢商抢救过来了。

后来,明倩在谢娇的提点下,断了自杀的念头,专心对付起明珍来。明里暗里给明珍下绊子,这些年来,明珍过的一点也不轻松,三五天就是小灾小病的。

“姐妹相杀!”,这是余梁舟听到明珍去世消息是的第一反应。

云孟泽摸了摸她的头,“别人家的事,管它呢?”。

明珍的葬礼,云家谁也没去。连谢商也在荷兰陪云孟颜没有回虞城。用谢商的话来说,明倩真会给他找晦气,他在荷兰结婚,她在虞城杀人。

不到半个月,谢利就住进了医院,谢商看着日渐消瘦的谢利,将谢家在国内大部分的产业都捐赠了出去,剩下的留给了明倩和谢筱。办好谢利的丧事后,谢商便离了谢家,陪着云孟颜客居在了荷兰。

谢筱看着接连去世的父亲和母亲,深受打击,也跟着住进了医院。

明倩本来算计着明珍去世,再也没人威胁她谢家夫人的地位,心里乐开了怀。但谢商的一招釜底抽薪,加上谢利跟着明珍去世,让她难掩尴尬,成了虞城贵妇圈里的笑话。

明倩看着病床上躺着的谢筱,先是好一阵的羞辱,再后来,自顾自的哭了起来。

谢筱冷眼看着明倩,要不是谢利当时拦着她,不让她查母亲明珍的死因,她当时是一定要送明倩进去吃牢饭的。

如今看着明倩这般模样,谢筱突然觉得谢利做的对。比起孤独漫长的牢狱生活,明倩现在众叛亲离,被人非议嘲笑,要更加的煎熬和难以忍受。

“明倩,你以为人做错了事,可以躲去报应嘛?”,谢筱看着面前有些疯魔的明倩,嘲笑道。

“天道轮回,因果循环!你以为你的一生都有谢家庇护,谁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嘛?”,谢筱继续笑着道。

“谁曾想,报应你的居然是你的儿子!哈哈哈哈!”

谢筱又道:“我母亲被你害死了,那又怎样?她如今正和我父亲俩在另一个世界恩爱相携呢?而你呢?不过是孤孤单单的留在这个世界上,遭受所有的报应!”。

明倩从谢筱的医院出来,便疯魔了。谢商到底是没有狠心不管她,将她送去了精神医院治疗。同来的还有谢思倩和她的儿子。

谢商看着执意要留下来的谢思倩,再三强调道:“你现在自己带着平常过日子很好了,没必要在因为妈,让自己太辛苦的!”。

谢思倩摇了摇头,“说到底,妈是没有对不起我的!哥,你就让我留下来照顾她吧!”。

谢商看着执意如此的谢思倩,也不再强求她。

隆冬,虞城召开大型商业会议。

“高衍,快点,下一场会议马上要开始了!这边还没打扫收拾呢?”,一道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偌大的会场上显得格外清晰刺耳。

高衍从地上坐起身,来不及拍拍身上的灰,便急急忙忙跑前去收拾。

那人语气轻佻,带着几分嘲弄继续道:“你说说你,什么运气,好好的两任女朋友如今都是虞城的风云人物了,而你却还是个打杂的,还是一个临时工!出息!”。

高衍不理会他,默默的拿着扫帚打扫上一场会议留下来的纸屑果皮。一张泛着白的嘴唇,因为许久没喝水而起了皮。

云孟泽走进会场时,看到在那里打扫的高衍,心下也是一愣。他记得几年前谢筱似乎大发慈悲给高衍介绍了外交部的工作。

“老板!我们……”

肖涵也看到了高衍,看着往高衍那去的云孟泽,他忙拉住了他,“老板,我们还有其他的事,这事就不要管了!夫人说过的!”。

肖涵是秘书,很多朋友也是各大商业大亨或政治大亨的秘书。他听说过,谢筱并不是真心实意给高衍介绍工作的,而是借机侮辱他。虽然高衍可恨,但谢筱的做法太过戮心了。

“你说的没错!舟舟说过,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云孟泽停住了脚,笑着道,随即往另一处去。

肖涵听着云孟泽的话,嘴角不禁抽了抽,谁的话在云孟泽这里都不好使,唯有余梁舟的话,最好使。

余梁舟上课回到家,看着早早回来在厨房做饭的云孟泽,笑着从背后抱住他。

“云先生!下午好啊!”

云孟泽洗着菜,看着抱着自己的余梁舟,笑了笑,“云太太!下午好啊!”。

“明天休息!我们去城西的玉龙山看雪好不好!”,余梁舟埋头在云孟泽的背上,闷声道。

“好!”,云孟泽笑了笑,随即转身看向客厅贴照片的墙壁上,两人的合影有草长莺飞的春天,有蝉鸣蛙叫的盛夏,有瓜甜橘红的清秋,还差一副栗香飘雪的隆冬。

“我们的四时,还差最后一副!”,余梁舟也抬头看向客厅的照片墙,笑着道。

“寒来暑往,原来我们已经一起过了整整25年了!”,云孟泽笑着道。

“是啊!明天就是我们的银婚纪念日呢!”,余梁舟也跟着笑着道。

城西玉龙山,皑皑白雪将高挺的山顶覆盖,与天相接,让玉龙山如顶天神柱一般,撑起一片天。

在玉龙山顶的玉龙客栈,余梁舟和云孟泽相携而坐,一边烤着栗子,一边赏着雪。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木曰炎上,水曰润下木曰炎上,水曰润下李旭云|短篇不够富有,你也要过得开心;不够聪明,你也要有勇气和信心;不够漂亮,你也要真诚和善良......
  • 再见高中再见高中苏柏|短篇一个初中生毕业到高中毕业,从辉煌的中考到高考名落孙山,这是一个农村学生的真实写照,更是现在许多农村孩子所面对现实,教育,家庭,老师,亲情,朋友对那些成长中的孩子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 小偷大骗小偷大骗渚永|短篇文章通过幽默,悬疑,从不同角度一起展开,讲述了几个文物贩子阴差阳错的偷了一个非同一般的文物,然后故事通过这个文物,牵扯出了很多具有当地特色的骗子,以及各具地域代表的骗术。故事从一个偷,到经历了各种骗,从开头到结尾,都让人沉浸在又笑又恨又揪着心的回味中。李志军是个大学生,故事从他的一次回家开始,他的爷爷在临死之前要交给他一个自己收藏大半辈子的古董,但没想到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这个秘密被三个路过的人,阴差阳错的给听到了。这三个人平时就是倒卖文物的,这次路过这里,是要去洛阳一个老农家收购一个玉器。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顺手牵羊偷走的这个东西却非同一般。在买卖做成后回家的路上,故事围绕着这个瓶子牵扯出了一系列搞笑的又不乏实际和逻辑的事情。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
  • 愿风裁尘愿风裁尘郭敬明|短篇本书是郭敬明十年心路历程投影的散文集。在《愿风裁尘》中收录了郭敬明从2004年—2013年间的全部散文作品,经过郭敬明亲自修改和编订,还原一个褪去明星作家光环的郭敬明。在书中你可以看到郭敬明对亲情、友情、爱情的最直观感悟,这一次,他不是万众瞩目的偶像郭敬明,他是有平凡人喜怒哀乐的小四。书名淡雅,表达了郭敬明年纪渐长之后,对人生和社会的美好寄予。
  • 奈何桥,轮回路奈何桥,轮回路奈何孤翁|短篇一座奈何古桥,一人数千年的等待一百零一世的轮回,究竟为了什么无数的秘密,谁才是真正的幕后人这最终的一世,他又能否兑现往昔的承诺
  • 我会遇见你我会遇见你蒲公英奶油|短篇人来人往,多少次擦肩而过才能换来一次真正的相遇。每天期待遇见命中注定,殊不知那个对的人就在你身边……
  • 十事汇十事汇小云爱说话|短篇小云爱写字,也爱讲故事,更奢望拍电影。小云有个大毛病,严重的失眠。小云有个小秘密,失眠前的时间文思如泉涌,思维如尿崩,无限的遐想与创作就是在这段时间开始。小云的创作很有原则:吾若与之苟同,世间何来大师。小云的文字,全部按照电影、戏剧的结构,所以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部电影。
  • 再见了切尔西再见了切尔西好名都被起了|短篇跟你讲讲我的故事希望你能够心情愉悦安然入睡
  • 黑刃城黑刃城格温德玲|短篇“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狼和羊,你要么拼一把,成为无可匹敌的狼;要么安于现状,成为一头任人宰割的羊!”———《狼和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