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崔宝树不敢和高家为敌,他这个小小的村正,不过是衙门一个跑腿的。

高大户是什么人,那是连县太爷都要敬畏三分的存在,崔宝树能做的也就是把崔氏逐出宗族,算是表明自己的态度。

崔婆子看到崔宝树离开,更加嚣张了:“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身份,敢和高家对着干。”

沈素商盯着崔婆子:“你不过一个黑心肠的牙子,真以为靠上高家了,今天就算没有一个人为我们沈家做主,我们沈家也不是人都死绝了,我还是之前的话,想带豆蔻走,除非我们沈家的人都死完了。”

崔婆子很怵沈素商,转即看着崔氏:“崔氏,你看看你这大孙女。”

“二两银子。”崔氏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样子。

对她来说,只有拿到自己手里的利益才是自己的,别的都和自己没关系。

“什么二两银子?”赵风帆说着走了进来。

他在外面打听沈家住哪儿的时候,大致知道沈家发生什么事儿,知道自己这是被戚名哲算计了。

戚名哲宁愿欠他人情也要这样算计他,自己又何乐不为。

众人看向赵风帆。

赵风帆不仅生的好皮囊,又喜欢精致华丽的衣服,简直就是贵公子标杆,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怎么来了?”沈素商看向戚名哲。

“你家相公让我来接你回去商量修屋顶的事儿。”赵风帆摊手。

沈素商恍然,戚名哲那么讨厌赵风帆,却故意把赵风帆送来欠他一个人情,用心良苦。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赵风帆看着凄凄惨惨的一家人。

沈素商眼珠子转了一下:“先借你二十两银子。”

“银子。”赵风帆侧身看了林飞一眼。

林飞拿了二十两银子,恭恭敬敬的交给沈素商。

沈素商掂量了一下看着崔氏:“二十两,我买豆蔻。”

崔氏看着沈素商,眼睛瞬间就亮了,她才不管谁买豆蔻,只要银子多就行:“行,行,行。”

崔婆子立马急了:“我出二十一两。”她看到了,沈素商只借了二十两,没有多余的银子了。

崔氏眼珠子瞟着沈素商,想沈素商那么在意豆蔻,肯定会加价。

沈素商看向赵风帆,那意图很明显。

“你这是买人啊。”赵风帆伸手“银子拿来。”

“干嘛?”沈素商奇怪。

“不借给你了。”赵风帆直接说。

听到赵风帆这样说,崔婆子立马一阵狂喜:“赶紧把豆蔻带走。”

“慢着。”赵风帆懒懒的看着崔婆子“买东西吗?价高着得。”他拿过沈素商的二十两银子,又加了十两“三十两。”

沈素商看着赵风帆,不知道他这是想干嘛。

“你知道我是给谁家买的丫头吗?”崔婆子急了。

高家出的价比三十两高,但是多给了崔氏,她就少了,再说这个赵风帆一看就是财大气粗的,自己肯定拼不过。

“不知道。”赵风帆看着崔婆子,这婆子长的真丑。

“我可是给高家买丫头,得罪了高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崔婆子威胁到。

“高家?”赵风帆一脸不解。

林飞立马趴在赵风帆耳边告知了一下。

“哦,高老斗啊。”赵风帆一脸不在意。

“怕了吧。”崔婆子得意。

“三十两,你还加价吗?”赵风帆直接问。

崔婆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赵风帆:“你得罪的可是高家!”

“恩,有什么问题?”赵风帆一脸认真。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高家意味着什么?”崔婆子难以自信的看着赵风帆。

“意味着……”赵风帆一脸凝重的说“天凉了。”

崔婆子觉得自己遇到了疯子,转即看着崔氏:“崔氏,你可想清楚了,你要是敢把豆蔻给别人,可是要得罪高家的,到时候你以为是几两银子的事儿吗?”

“不是银子的事儿,是什么事儿?”崔氏属于要钱不要命的,那可不是几两银子,而是九两。

崔婆子被崔氏气的跳脚。

崔氏看着赵风帆,她有自己的算盘,不把豆蔻卖给崔婆子,就不会被人戳着脊梁骨的骂,再说人家给的价格高。

“这位公子,这银子……”崔氏一脸讨好。

“你要是答应了,这银子自然是你的,但是流程还得走一下,卖身契什么的要写一下,去把村正找来做个见证。”赵风帆吩咐到。

“是。”宋高寒行礼就要转身。

“三十一两。”崔婆子一咬牙说到。

“四十两。”赵风帆眼皮都不抬一下。

崔婆子眼皮突突突的跳,高家给了她五十两,之前她为了和崔氏搞好关系,还给崔氏买了两匹细棉布,要是再加价她就赔本了,要是不加价,她那两匹细棉布就打了水漂了。

“四十一两。”崔婆子心一横说到。

“五十两。”赵风帆一脸平静。

沈南山和崔氏都有些难以置信,五十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四口之家一年的开支大概就是二两银子。

沈素商和姜氏却很平静,五十两的确很多,却不是他们不能接受的范围。

“疯子。”崔婆子看着赵风帆。

“不过是五十两银子,爷吃一包虾米还一二两呢。”赵风帆说着瞟了沈素商一眼。

沈素商现在不想提这个梗,只能说赵风帆属于人傻钱多。

看在他现在能救豆蔻的份儿上,就把人傻去掉吧。

崔氏的眼睛更亮了,五十两啊,她一辈子都花不完:“好,好,豆蔻,快来,跟着这位公子走。”

“慢着!”崔婆子玩儿起横的了“崔氏,你可别忘了,你手里还攥着我付的银子,豆蔻已经是我的人了,带走。”

两个人立马去抓豆蔻。

这次不用沈素商挥刀威胁,赵风帆一眼神,林飞立马过去一脚撂翻一个,虽然他没有宋高寒的身手好,可是撂翻这么两个喽啰很轻松。

“你,你们……你们连高家的人都敢打,等着吃官司吧。”崔婆子的手指有些颤抖。

“官司什么味道?”赵风帆一本正经的看着崔婆子。

崔婆子知道今天她是带不走豆蔻了,银子没有人家多,打也打不过人家。

“崔氏,把我的银子还给我。”崔婆子准备回高家告状。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成阿娇解相思穿成阿娇解相思颜小1|古言穷得舔酸奶盖,狗都打不过的刘娇,竟穿到古代首富之女,让人闻风丧胆的武林“高手”身上。 她暗自窃喜,这下要翻身农奴把歌唱啦。 有钱有势有地位,再找个大猪蹄子来解闷儿。 她找啊找,猪蹄儿毛都没找到一根,冰坨倒撞见一个。 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刘娇,差点被这冰坨世子——赵颜,怼上西天。 当她头上“灯泡”发亮,智商上线。 赵颜:“你脖子上的东西是管猪借的么。” 当她挥动裙摆,翩翩起舞。 赵颜:“你何时学会跳大神了?” 当她略施粉黛,精心打扮。 赵颜:“怎么,最近很缺钱?” 刘娇仰天苦笑,一切都是自找。 自己嫁了又休,休了又嫁的夫君,心被扎成马蜂窝也要忍着。 “我这性子里有一千八百多种坏毛病,它真讨厌,但只有一点好,就是爱你。”
  • 你是我的长安你是我的长安潇湘谷子|古言谁为你续写,照亮那座温暖的城?曾经天下兴亡,枕戈待旦,锦衣铁甲中,吻不暖未亡人的唇。而你是一江春水,素色青衣,婀娜多姿,汹涌澎湃而来。汉家的城,谁愿以坐以待毙,即便黄沙漫漫,大漠人的响镝穿胸而过,不忘春江水暖,长安满月,灞桥边的归期。我往你的世界,那一抹绿色的期冀——时空中的箭痕,它们有多少悲伤,就有多少欢欣。谁来过你的世界,那座温暖的城?长安不远,玉门之外,荒草离离;你可知我们不远,一座汉家天下,长安倾城,旌骑满山河,我须从寒彻刺骨的荒漠中归来,而你在城墙之下日日祈盼。未亡人的呓语,愿一扫北边的荒远,无论是春日青青,还是夏时火热,免去了北边的寇患,我们就能安居乐业,尽享安宁。而来从暑至秋,我还在西域塞外,呼呼的风沙连绵不断,却四处的尽显杀机。什么时候我们能脱的了身,又从容归来,就尽保长安无虞。
  • 白狐忆白狐忆闫咩咩|古言白狐的记忆会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消失,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个一直出现在梦中的场景,还有那个名唤冷夜阑的男人,三生三世,这一世,也会像前几次一样,随着时光流逝,不是自己的依旧不属于自己吧……
  • 女帝之诺心未潋女帝之诺心未潋蓝冷幽然|古言那年她四岁,他五岁,他们初遇,她说她渴望有一个家,他说他要给她一个家。她跟他回家了,可后来他因为他的策划而伤害了她,她恨他!她跳下了悬崖,时空穿梭项链带她回到了她自己的家里,她有了哥哥,父母和爷爷……她重新生活,她将要一统天下,成为那天上闪耀的明星!
  • 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邪帝强宠:至尊狂后千千岁天羽馨|古言他时而嫡仙出尘,时而癫狂如魔,只为护那一人,护那一城。 她,21世纪穿越者,肩负重任,在诡计多端的皇室女扮男装,多次逃离皇宫,次次失败 “逃不过,那就先干掉想杀掉她的人。” 只是…事情似乎远远没想象的那么简单。 “焉知帝王之家亲情薄凉,面具之上兄弟情深,面具之下噬人肉吞人血,可朕如此信任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选择背叛?” 面对最信任人的背叛,她选择了原谅,选择了仁慈。 “一个合格的帝王必须要斩断七情六欲,若一昧的心慈手软,最后的结局都逃不过家破国亡。” 当家已不成家,国已易主,亲人惨死,她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世界缺的从来都不是仁慈。”
  • 穿越之乞丐好可怜穿越之乞丐好可怜阿卿阿卿|古言伫立于高高九重天的王爷身份卑微低贱如泥的小乞丐找他,让他养自己因他被士兵架走时对她说:来京城,我养你。母亲死了,因吃不了苦。因为她是现代人她只好找他这个金库只身一人江南流浪到京城相遇,一家酒楼皇子效应,很快被百姓认出来且聚许多人她疑惑抬头便看到楼上那怀里美人,一声,呸!引来了酒楼的百姓异样眼光自己狗血的穿越她一眼就认出他,恶狠狠瞪着他娶公主,她不能安然在他府邸待着据自己现代看的小说,再找他,估计她就得成丫鬟伺候王妃她不要!亏她流浪到这还不如回江南呢这天是往死里整她啊集市上所有人都在仰慕三皇子唯独她,眉头蹙起,黑乎乎的脸上满是怨恨转身就走那皇子摸了摸唇角,不知飞出什么只看到萧乞儿直接跪着了街道上
  • 庶夫良缘庶夫良缘时间停滞|古言结婚当天新郎私奔表妹丢尽脸面,婚后独宠姨娘。 晾她八年之久,原以为多相爱的一双人。为了求娶公主不惜一杯毒酒送发妻,那就带着你疼爱的高氏和你的性命给我徐锦之垫背! 时光倒流至洞房花烛,看着眼前迷昏的夫家小叔。徐锦之蓦然有了主意……
  • 绝色下堂妻:王爷别嚣张绝色下堂妻:王爷别嚣张裳余|古言穿越成为一个农家女,温溪有点蒙,听闻这个农家女还是位下堂妻,温溪是十分蒙,但是那位ex竟然还是位王爷,温溪对天比了个中指,whatthefuck。不过所幸天高皇帝远,管他是ex,还是eex,姐现在只想拉着弟弟妹妹奔小康。只是“别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对你另眼相看。”某男温溪大懵,“啧啧,你谁啊你。”
  • 穿书女配之抱紧大反派穿书女配之抱紧大反派艾艾多|古言【反派腹黑王爷×慵懒贵美人】一朝穿书,她成了书中的炮灰女二。 面对原主最后的悲惨命运,她决定远离女主and男主,改变最后的命运。 紧紧抱紧书中反派大boss的大腿 ———— 叶梓萱:“王爷您累吗?” 墨辰羽:“不累啊。” 叶梓萱:“你骗人,你在我心里跑了一天能不累吗?” 墨辰羽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心想:这辈子,你别想在逃走了 【1v1】甜文本文唯一男主
  • 瑾色风行瑾色风行久伴叮当猫|古言大陆之上,各国之间战乱不断,在乱世之中,王者称雄,最后屹立于高山之巅的是何人,却是无法预测的。风国,祁国,白国,天圣王朝,拓跋皇室,亦或者巫蛊之地的南疆在这场动荡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