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难得糊涂

明明眼前见到的是萧?,开口喊出的,却是风的名字。

我不知何故,变得如此颠倒。

也许是习惯了。

萧?的步子顿了顿,见我醒来,紧蹙的眉间一片霁云散去的豁然,但只是片刻,又乌云密布起来,“我关上了,还冷?”

他关切地问,转手又将门窗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方回到我身边。

只是,此风非彼风。

“你怎么在这儿?”

油灯只亮几盏,寝殿中光线昏暗,他看起来清瘦了许多,想必近来甚是伤神。

一颗涩口的丹丸入喉,我晕了晕,闭上眼睛。

“恰好梦见。”

萧?的声音很轻,闭着眼听十分飘渺,“夜半听闻公主呼痛,兰关便寻着梦境走了进来,梦里不知身是客,醒来仍是梦中人。”

这话听起来痴的很。

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被他用指尖轻轻按压,舒畅不少。

我抬眼笑了笑,道,“你是说,你在做梦,然后一不小心走到了我的梦里?”

“正是。”他笑答。

“那我现在也是在做梦了?”我追问。

“正是。”他仍笑答。

困意朦胧中,只觉温热的吐气飘在上面,微凉的手指捋齐我额间的碎发。我努力地睁了睁眼,仍不过一条眯缝大小。

“睡吧,我守着你。”

萧?的声音缓缓飘进耳廓。

折腾了大半夜,我再也坚持不住,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挑一挑嘴角,对他客套一笑,再一合眼,便是脚蹬祥云,顶翔双凤,畅遨天际去了。

没见到仙山楼阁,璇霄丹阙,云雾中,只有一只胖嘟嘟的天狗满口哈喇子地戳在灌口二郎的戟边,绒球般的尾巴不自知地摇了摇,上面挂着从别处蹭来的一撮云。

那灌口二郎也睡着,身子靠在一朵云上,留下额间一只眼,滴溜溜地盯着我看,我对他笑笑,它便弯弯,我惊慌,它便圆圆,煞为有趣,后面再梦到的,我却是记不得了。

果真,梦这个东西,或来或去,都由不得人。即便如此,这仍是两年来最轻松欢畅的一场梦境。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丝毫不像生过病的样子,乌林珠同往常一样,为我更衣梳妆。

我望了望,窗子是开着的,一切如常。

“昨晚,你有没有见人来过?”

蓦地想起萧?来,我寻着寝殿转了一圈,并无异状。

“哪里来的人呢?”乌林珠跟在我身后,瞪着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狐疑道,“莫不是姑娘做的梦。”

做梦?

我立住脚,“我做梦了?”

乌林珠的嘴角抽了抽,“姑娘方才还说自己梦见了天狗和二郎真君呢。”

我扶额,梦是做了,可梦的是天狗,又不是萧?。

“原来姑娘还梦见了萧大司马嗳!”

乌林珠笑兮兮地绞了绞手上的绢帕,脆生生道,“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才有所梦。婢子就说,北宫被扎日守的密不透风,谁又能进得来呢!”

提及扎日,她总是忍不住得意。

啧啧。

我与她拉开了些距离,寻思着,不是默念的?她怎得听见了。

“这算什么所思梦?”

我想了想,误会还是要解开,一把扯过她手中的帕子,认认真真地说与她听,“我病了,他是来给我治病的。”

这样说她总该明白了。

乌林珠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那姑娘是几时病的?大司马又是怎么来给姑娘治病的?”

“昨夜,梦里。”

我脱口而出,殊不记得这原是一番痴话。

她瞧着我一愣,然后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

······

我怕是再也不想做梦了,头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有口难言。

背后感觉有道灼热的视线,我转过眼去,不禁骇了一跳——扎日达木无声无息地站在寝殿门口,一脸受了冷遇的模样,他的手里拎着一方食盒,阴沉地盯着我和乌林珠看。

“咳咳。”我推了推乌林珠,道,“能出去了?”

扎日摇摇头,“这是承乾宫那位让人送过来的。”他将食盒拎到桌上,“没有萧?,饭菜一样可以送,我也可以。”

我笑嗔他一眼。一个大男人整日别别扭扭的,成何体统。

不过他说得不无道理,没了萧?从中跑腿,皇兄终于肯使唤自自己宫里的人了,偌大的皇宫中,顶他养的闲人最多,左一个扬州来的厨子,右收一个侍婢的。

“是些糕点,你们拿去分了吧。”

年少不知愁滋味。蜜糖的滋味,总归是要留给年少的人品尝才不算浪费。

往回走了两步,我忽然顿住脚,脑子里“嗡隆”一声。

“没有萧?,饭菜一样可以送。”

······

身子仿佛被什么扼住。

我立在原地,心口缩了缩。

有些事不能细想,越想就越清楚,而这世间最难得的,是糊涂。

······

萧?初次替皇兄稍东西那天,是风的忌日,他拎着一直蒙上了黑布的朱红色食盒子,出现在北宫大殿前。

前后算起来,我已经几天没进食了,每逢风的忌日,我都会从“郁郁寡欢”变成“欲上西天”,不吃不喝也不睡,我推他下地狱,他托我回人间。

“原以为,公主在家国大义间两难,看不得血流成河,竟是我想错了···”

为此,他前后跟着急了几天。

一个兵部尚书,推了早朝,一头扎进御药房,就指望着哪味奇珍异草,能撬动我的嘴。

只是任其绞尽脑汁,我还是吃什么吐什么。

不过两日,再见萧?时,他面似沧桑了几许,下巴生出了些乌青的胡茬,面色蜡黄,眼窝发青,唯独眼神炯炯,见到我,竟从里面迸出光来!

“你快试试这个!”

萧?蹲下来,衣摆耷拉在地上。

一碗奶白色的甜羹从食盒子里被取了出来,又小心翼翼地落到我手上。

无色无味,晶莹剔透。

“快尝尝。”

他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支蜜色的簪,是沙棘的图样,连同汤匙一起递给我。

“原本一心让你忘了过去,没想到,如今还是要用这些东西讨你的欢心······吃点吧,多少吃一点,就算不是为了自己。”

他背过身去,“你得等着我替你赎回过去。”

垂眼间,有吹散的木槿花瓣,落到他肩上。

一只洁白的肩上蝶。

“这么好的糕点,便是连宰府的厨子也做不出。”

“我只想将这世上各式各样的好东西带到你面前,却从是不为谁而带的。”

······

“哈哈。”

我笑出声来,

“为什么对我好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心中隐隐作痛。

萧?不是被牵累,而是被算计。

我也不是祸端,而是引线。

他是引火烧身了······

孤辰寡宿的命,碰上谁,都是一场刑克,对我好的人,也注定没什么好结果。

我这样的“残花败柳”,还有幸再扮一次“红颜祸水”。

“姑娘别愁。”

我不由得生出对镜自照之感,照的我心如沧海镜,映得万象来。想到那年的种种,幸与不幸,情与爱,仇与怨,舍与得,忠与孝——人世间的苍老只在一瞬间。

苍穹之上,鵟鹰未有虎狮声,移纵万仞迎空开。

众鸟高飞尽,留白云海间。

一个穹宇劲鹰;一个天边云。

一个远上寒山石;一个月下飞天镜。

一个气贯长虹,八千兵散楚歌声;一个淡云流水,远山芳草碧连天。

明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却给了我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仰仰头,伸出一只皱巴巴的手,小心翼翼地着天与地的距离。

原来,他们都是对我心无旁骛,却为我所累的人。

······

“身在千山顶上头,突岩深缝妙香稠。非无脚下浮云闹,来不相知去不留。”

蓦地,窗外露出一颗头,我骇了一跳,牙跟着颤了颤,仔细看,是个十五六的小丫头,圆乎乎,嫩的水葱一样,她将扫帚扛在肩上,笑吟吟道,“原来公主也会做别的诗,婢子还以为主子只喜欢木槿呢!其实各花各有各的好。”

我愣了一下。

方想起来,刚刚念的是题画兰。

“我···”

犹了一犹,确定道,“我是只喜欢木槿的。”

我对她笑笑,耳畔却习惯性地响起那声兰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涅槃重生:邪魅王爷放过我涅槃重生:邪魅王爷放过我倾城天下的傲娇|古言谁说救人一命七级浮屠的?为什么她穿越第一天就是啃馊臭了的馒头?为什么她想死,都要luo奔一下?欢喜冤家,我是乖宝宝,你别对我坏坏~【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乱世王妃之王爷请自重乱世王妃之王爷请自重不眠夏日|古言上辈子命运坎坷的许清莲死后穿越到了多国并存的古代,一心想着混吃等死,没想到却一路帮着七皇子打怪升级至王爷,嗯?什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我做你王妃?王爷还请你自重!
  • 琬颜倾城琬颜倾城晨云牧|古言魂穿到同名同姓的千金小姐身上,叶琬表示很淡定,既来之则安之。父母宠爱,哥哥护短,没有任务缠身,不用时刻待命,养养花,种种菜,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 奈何总有人不想让她如愿,太子眼红她家产业,欲夺她家家产;皇后嫉恨她家美人娘亲,投毒不成就要设计让她嫁给病秧子? 好吧,老虎不发威,你们把我当病猫啊。撸起袖子,重抄旧业,建势力,闲来无事刺杀一翻,让你生活惊险又刺激;创立品牌,大捞钱财,让你竹篮打水,吐血三升。 只是那个谁?不都给你治好了吗?天天往本小姐这里跑是闹哪样? “娘子,我又生病了,求治。”某男一脸无辜,眼巴巴瞅着叶琬。 “滚!” “遵命娘子,马上就滚。”迅速抱起叶琬飞回房间~
  • 农女种田奋斗录农女种田奋斗录栗子番薯|古言宅女华颦颦魂穿小说之中,成为了命运坎坷的女猪脚花平平。 还悲催的延续了小说中女主的命运,被替嫁给“高富”屠夫,表面上是实现了她在现代时候的择偶标准。 无奈周屠夫不仅缺了一个帅,并且还不修边幅,看见美女便走不动道,人品也奇差。 华颦颦并不甘心与这样的人过完凄惨的一生,于是使出全身解数逃离屠夫的魔掌。 通过酿啤酒、酱油,做泡椒猪皮,豆腐乳,发家致富,过上了理想中的日子。
  • 徐阳渐暖照屋檐徐阳渐暖照屋檐背影里的沉默C|古言江湖各派权力高位的争斗使得现任先知阁阁主屋桁夫妇双双辞世,一对龙凤儿女亦遭毒手双双中毒。其女屋橼得幸存活,为查清真相、守护先知阁,顶替其兄长屋檐之身份成为先知阁阁主。隐忍多年,后得虚无门白煦相助,终于为其父母报仇雪恨,却发现了更大的阴谋......。
  • 女将也逍遥女将也逍遥胖胖甜|古言一朝穿越一朝梦,既然在一起了,那就不要错过了,我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安安稳稳过好每一天就够了!
  • 茶花记茶花记勿归人|古言阿茶望着一袭白衣的白墨,心里默念到,真是秀色可餐啊?看得两只眼睛直冒星星。白墨看着一身火红色连衣裙的阿茶,美艳得不可方物。心里默念到,这模样配我正合适!
  • 帝谣策,第一嫡后帝谣策,第一嫡后凉九九|古言她用尽毕生所学,只为让他君临天下。她为他出生入死,只为保他帝位安稳。可,换来的却是自己血尽而亡的下场!再睁眼时,涅槃重生,重回十三岁?!虚伪渣爹,暗偷嫁妆?我就将你宰相府翻个底朝天;心机庶妹,下药毒害?药量十陪奉还,不用感谢;极品渣男,不择手段?那就让你断子绝孙好了!只是,这个傲娇皇叔,她什么时候招惹他了?“娘子,你下我上,速速躺好!”某男一脸傲娇;某女老脸一红…….嫡女重生,欺我负我的渣男贱女,送你们前往西天!
  • 一世别殇一世别殇暖风席幕|古言一生一世两双人,不负君恩终难全。 一世情绝,越过忘川,下世所愿,不与君逢。
  • 凤舞九天之一品女帝凤舞九天之一品女帝江海添鸿|古言本书又名《女侠攻略》 男女皆宜,欢迎入坑 ………… 他们有的叫我白衣大侠,有的则叫我神仙,到了最后,他们又都称我为陛下 但其实,我还是最喜欢别人称呼我的名字 走江湖的时候,我有时会想一个问题,到底是我选择了江湖,还是江湖选择了我? 初入江湖,遇见贼寇,心不能忍,遂锋芒毕露杀尽之。彼时我以为,是我选择了江湖。闭关出来,又遇惨事,我又以为,或许是江湖选择了我。但到底是我选江湖,还是江湖选我呢 治理江山的时候我又会想同样的问题,但我已经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我总是会想,如果当初我没有遇到贵人,此时的我是否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女,或者只是因穿越带来的知识,而简单跳出了农门,过着一些衣食无忧的日子,再生上一对龙凤胎,渐渐这一辈子就过去了 平静而又美好不是吗?没有那么多的江湖仇杀和恩怨纷争。更没有口诛笔伐与乱臣贼子,甚至是狗血的宫廷纷争 但可能总会觉得少了一点什么 我想了很久,终于想起来了,那是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感受。 那就是痛快,我一生的追求。 我又想起来了,我曾许下的诺言,人生倘若不精彩,又有什么意思? 真好,庆幸我做到了,不,应该是朕做到了 但为什么要用庆幸呢? 朕……真的需要好好回想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