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0章 奇迹(大结局)

最近这段日子,大宝跟小宝很是不高兴,只因为他们的麻麻不见了。这让俩几乎没有离开过亲妈身边的俩小家伙,很是不安。哪怕有秦母这个亲奶奶陪着,依旧只想要他们的麻麻。

俩大胖孙子这般,秦母是看在眼里,却多少有点无可奈何。好在自家儿子,俩小家伙的亲爹回来了。虽说只在孩子出生当天相处过那么非常短暂的小半天,秦母依旧相信,血脉相连的父子之情,应该能将这份陌生与疏离快速地消除。

“嫂子,不如就让俩孩子去医院那边看看雨儿,或许俩孩子一闹,雨儿能听到也说不准。”秦家小姑得到消息后,也赶到了东海市,这会儿正一边帮着自家嫂子照顾俩小家伙,一边建议道。

“泽浩,你小姑说着也有些道理,要不你明个儿带俩孩子去医院试试?”

秦泽浩没说话,低头看着怀里,因为刚刚哭过,原本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越发清澈的大宝,眉头微皱了一下。不是说俩小家伙中,小的那个更娇气爱哭些,怎么大的这个也那么爱哭?

父子分隔一年多,直到最近这段日子才有机会这般好好相处,秦泽浩这个上任快两年的粑粑,还是个没啥相关经验的新手啊。

“过两天吧。”秦泽浩将怀里的大宝交给了秦母,决定回医院。不曾想不仅大宝抓着秦泽浩那衣襟不放,一旁的小宝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或许,这就是割舍不断的父子天性。

不得已,秦泽浩只好一手抱一个,将俩小家伙带去了医院。不曾想俩小家伙到了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麻麻程雨后,就再也不愿意待在刚刚认识没多久的粑粑怀里,扭着身子,想要扑到病床上。

虽说小家伙小,什么都不懂?至少眼前这俩小家伙就聪明着呢。

见到了麻麻之后,俩小家伙就再也不愿意离开了。但胳膊永远都拧不过大腿,即便一时半刻对于二重哭闹没办法,小家伙的精力毕竟有限,趁着哭闹累了睡了过去的间隙,一道过来探视的秦母跟秦家小姑,手脚甚是利索且小心地将俩小家伙带回了家。

俩小家伙的这般哭闹,其实秦母几个也有私心,就是想试试,带着几分侥幸,万一出现了奇迹就这么惊醒过来咧,之前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报导。可惜,躺在病床上的程雨依旧不动如山,没有丝毫反应。

好在,也没过几天,就在程曦特意过来探望后没多久,因为秦泽浩想到了那颗许久前给他的救命药丸,可算出现了所谓的奇迹。苏醒过来的程雨恢复得很快,若不是之前做了很详细的检测,只怕根本不敢相信,这人一天前还重度昏迷,若再不醒来极有可能就是“植物人”。

既然程雨这个第二个受害人苏醒了过来,之前那恶性绑架伤人案,也该解决了。关于这案件,作为之后加入的第三个行凶者高建民,公检机关起诉罪名出现了分歧。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人,在量刑上有着本质区别,前者量刑明显更重些。最终,公检机关还是以故意伤人起诉高建民。

不曾想,在法庭公开审理过程中,高建民又一次“走火入魔”了。原本法庭给强制安排的辩护律师,还想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能让法官轻判,不曾想在被告人辩护过程中,高建民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直言不讳地叫嚣着,他就是要让程雨这贱人死!所以就用商城给保安配的橡胶棍,狠狠地砸程雨那后脑勺,造成程雨颅内出血。

高建民这般嚣张,到了最后审判阶段依旧死不悔改的认罪态度,饶是经常义务法律援助的那位辩护律师,也不想再辩护了。这般丑陋的人性,早吃花生米,世界还能更干净一丢丢呢。

而这次公开审理,丑陋的人性,亦或者同样中招的可不仅仅只有高建民一个。冯建刚也中了招,竟然不知不觉,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给一股脑说了出来。之所以绑架徐美珍跟程雨,压根就没想过要什么赎金,而是想将这俩人卖到老家,更偏远的山村里。当然,卖掉前,自然也没打算白白放过,得享用享用。

徐美珍如何,秦泽浩最多爱屋及乌,会稍稍照顾一二。但听到自家媳妇,差点点要被冯建刚这样自我感觉太良好的混账东西给占了便宜去,哪怕真出了事儿也不会嫌弃只会更心疼,也并不代表着被秦泽浩放在心头的自家媳妇,能被人这般欺负了。甚至,若不是那颗药丸,这辈子,就要这般失去自家媳妇了。

在华夏,拐卖妇女儿童的惩罚并不重,尤其冯建刚这种未遂的。事实上,秦泽浩也没想过让这三人死,死多简单啊,一颗花生米,不到一块钱的成本,就能解决了。死亡,换个角度,其实是种解脱。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痛苦。华夏这边,自然不允许明目张胆地“捡肥皂”,但百密难免一疏。

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想来还是非常乐意重点照顾一二的。

时光匆匆流逝,程雨自从出院后,便留在东海市这边的秦家养病,并没有回燕京。而她那男人,似乎更忙了。除了定期飞燕京学习外,也不晓得在忙什么。

程雨自然会好奇,尤其当她敏锐地发现周边所有人都有事对她有所隐瞒后,就越发觉着里头有问题。程雨其实挺想问来着,怎奈秦泽浩整日早出晚归的,而秦母是一问三不知。再加上她那俩臭小子,也不知是否是因为受伤期间没见到亲妈,这段时间越发黏她了。就像是俩大腿挂件,不管走到哪里,一准跟到哪里。

程雨无奈,托了人送来了一对刚刚出生一个月的小奶喵,送给俩小家伙,毕竟这是之前答应了的。原本想有了小奶喵可以转移俩小家伙的注意力,不曾想屁股后面又多了两只喵喵叫的黏人小奶喵。

欲哭无泪。

转眼到了8月16日,一个很普通却又不寻常的日子。因为两年前的这一天是七夕,程雨跟秦泽浩上民政局扯结婚证来着。而这天一大早,徐美珍便开车过来找程雨,说是美食街那边新开了一家店,感觉味道不错,先试试味道,等到了晚上正好可以跟秦泽浩一道过二人世界。

最近这几天,徐美珍总会抽空过来探望程雨,也不晓得是处于内疚,亦或者旁的。其实程雨毕竟也曾受过比较专业的训练,本就心细,一些个蛛丝马迹还是瞧了出来。之所以一直配合,自然是因为不想坏了自家男人暗搓搓谋划的事儿罢了。

所以,徐美珍一大早过来,程雨乐得继续装傻,随后笑眯眯地选择了拒绝。

“今儿哪儿都不想去。下次吧。”

“啊……哎?”徐美珍原本还在点头,听到程雨这般说,立马瞪大了眼睛,一脸地吃惊,“小,小雨点儿……”

“小宝昨个儿后半夜好像着了点凉,我得留意着。”

“那个,那个……小雨点儿,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早猜到了?”徐美珍又不傻,犹豫了片刻后,压低了嗓门试探地询问了一句。见自己好友果然眯着眼笑眯眯地看着她,若再不明白真是傻子一枚了。

“小雨点儿,其实你都配合那么久了,演戏演全套啦。”

“可是我不想变成二婚。”

“什么叫二婚啊,你又没离,不像我。”徐美珍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你看,之前你也只是在燕京摆了酒宴,而且还没新郎倌。现在……你,就当做给我个机会,可以正大光明地问你男人要开门红包呗。”

“有道理。”程雨点了点头,到底还是答应了。

徐美珍生怕程雨后悔,见此立马将自家好友给拖出了秦家,直奔之前预定好的酒店。在东海市最豪华的大酒店,顶级总统套房里,早已等待在那里的化妆师,很快帮程雨化好了妆。望着梳妆镜里,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反而越显韵味的容颜,程雨的心情其实还是挺复杂来着。

两辈子,程雨内心或许真的很期待有穿上婚纱的这一天,能堂堂正正地嫁给自己所爱的男人。结果上辈子脑子进了水,效仿那卓文君,跟方言博私奔,一直被方家诟病不自爱。而这辈子,虽然运气很好地扯了证,但按着东海市这边的习俗,不办婚宴宴请亲朋好友,根本算不得结婚。

哪怕在燕京那边举办了宴席,那天到底没有新郎在场。要说不遗憾,绝对是骗人了。

现在……终于能得偿所愿了。真好……

不知为何,程雨的鼻子有点点酸酸的,想哭。或许这应该算幸福的眼泪。

“哎呀,小雨点儿,你怎么哭了。幸好这化妆品都是防水了,不过你还得小心着点儿啊。”眼尖的徐美珍一回头,便看到了情绪有些不太对劲的自家好友,立马凑了过来,“今儿可是好日子啊,小雨点儿,就算你高兴也不能掉眼泪的。”

“珍珍,你跟余刚怎样了?好男人……”

“放心吧,等把你嫁出去了,我也快了。”徐美珍的话音还没落下,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兴奋的嚷嚷声,伴随着敲门声。

“快准备了姐妹们,新郎,新郎上门了!”

程雨端坐在那里,笑盈盈地看着诸位伴娘们隔着那扇瞧着并不怎么结实的门,坐地起价,死活不开门。甚至都还来不及提醒,悠着点,千万别把人酒店的房门给拆了。

结果就听到“砰”的一声,房门倒了,差点点还砸到了躲闪不及的诸位伴娘。原本很是热闹的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这,这个……怎么不按正常流程来?

嘤嘤嘤,说好的99999的开门红包没了……

秦泽浩一身笔挺军装,手里抱着程雨最喜欢的茶花,径直走来。

“雨儿,嫁给我,跟我回家好不好。”

“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黑瓦白墙黑瓦白墙一个天线禁|现言牵起你的手带你穿过曲折的小巷,淌过泥泞的水池向古老寺庙进发,一起去寻找传说中管因缘的月老。坐上小舟你我一起划动着那船桨,看因桨拍打水面泛起的点点涟漪。寻到月老他指着不远处黑瓦白墙,他说那地方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月老啊他说他这一辈子见的年轻人多了,进了那黑瓦白墙建筑物里的情侣多极了。他啊还说每日那里传出轻浮的交谈声啊,让他这个一辈子为人操心却没媳妇的人,心尖尖儿一阵儿一阵儿难受却毫无办法。最后,他对我说:“小伙子啊,带上你的妻子去吧。去那个有着黑色瓦片白色高墙的地方。去那个与自己良人安逸一生的地方。去吧,他们在那儿等着你们俩呢。”
  • 天赐良夫:豪宠金牌经纪人天赐良夫:豪宠金牌经纪人吴大淑女|现言林小晚栽了!万万没想到还是栽在一个古代人手里!利用职务大笔一挥,扔给他一部烂剧本,结果却成了上座率最高的电影,还让他一跃成为影帝!那让他去演个烂人吧,可这部以烂人为主的电视剧,又成了年度收视冠军。林小晚怒吼一声,把他直接雪藏,保安打来电话,楼下有一大波粉丝正在靠近,手里还拿着茶叶蛋!(nozuonodie)作者有话说:淑女读者群:346798930,敲门砖书中任意名字,欢迎各位入驻!
  • 毓叔临风毓叔临风肉嘟嘟的竹子|现言这么多年来,在等待中,哪怕是空气穿过,我都会以为你来了,然而现实总是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流泪,彻底冷静,然后学会不再期待,不再憧憬,也不再忍耐。我开始放纵自己,肆意妄为,打破所谓原则,挑开上限,然后才发现世界是那么的美好,我何苦在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身上花那么多心思。
  • 这座城,这个城中村这座城,这个城中村华筝|现言在这座城,这座城里有个城中村,游走着这么一群人,在这里演绎着爱情,友情和亲情。在道德和底线面前,善良正直坚毅宽容容忍的荨欢,深情温柔善解人意的晨风,两位主人公为主线,经历重重苦难的考验,最后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
  • 命中注定:清情命中注定:清情白沅|现言第一次见面,她便对他一见钟情,甚至觉得好像已经认识了他很久。在心底对他产生的依恋那么熟悉。而他,拥有完美的外表,身世背景亦是显赫,却从不近女色。“不是有一句话吗,‘余生好长,你好难忘’。正好可以形容我对你的感觉。”即便如此,多年后,他们还是走在了一起,他看着她,饱含深情地说。
  • 晨光以北的风景晨光以北的风景沧岛|现言第一次见面,他问她:“你敢玩么?”第二次见面,她问他:“你还玩么?”之后,顾言晨发现,他们之间,明暗之处,始终夹着一个“玩”字,于是,他勾勾唇,对着沐以北说到:“我们两个就不玩了,造个孩子出来玩玩吧。”
  • 荧光下的约定荧光下的约定雪琳玉茹|现言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与学姐达成协议的林学雅和伸渔楠开始了一场复仇路,成为明星后的她们在一次录制新歌MV让她们的love开始了穷追不舍。。。。
  • 眉间雪如初眉间雪如初简小绘Q|现言眉间雪犹在,唯愿月如初。刘远扬,平淡冷漠的霸道总裁。秦沐雪,清纯可爱的大三学生。本来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在一款网游里相识,他们在游戏中叱咤江湖,在现实中爱恨交织。一波三折的感情能否经得起现实的冲刷。十年之后另一个游戏中的相逢,会再掀起怎样的波澜?春意若还在,定当不负卿。
  • 霸爱二少,谁主臣服霸爱二少,谁主臣服爷只爱妞|现言上流社会从来都是淑女的天下,惟独穆欢是一个意外。她惩罚负心男友,把小三卖到非洲,更是对其表姐夫暴揍,毫不客气。他是s市一手遮天的权贵,长相俊美,风流无比,而且,对女人更是个洁癖控。是典型的豪门浪子。一纸婚姻让两人有了交集,人们心里都在想:豪门浪子对上豪门悍女,会擦出什么火星撞地球的火花?阴暗逼仄的空间,他邪邪一笑,阴柔俊美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道:“爷虽然有洁癖。但是你是我夫人,爷就勉为其难的换个习惯!”说罢,他修长的指尖摸上她的脸颊,脸上还带着一丝嫌弃。她清澈的眸子里如同淬了毒一般冰冷,然后抬高了下巴止住他的贱爪子道:“姐不需要你的勉为其难,只需要你这渣男给姐滚得远远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在听到这句话不怒反笑,眼神犀利的看向她,挑眉道:“渣男配贱女,不是绝配么?来,来,来时间不早了,别浪费爷的时间,赶紧麻利的!”然后“啪”的一声,就听到一声清脆声过后,二少的俊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他给予她最宠溺的温柔,无论如何,都站在她的背后给予她最有力的臂膀,让她沉溺在他的温柔乡之中。可是,当她看到他怀里抱着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觉得那一切不过是个笑话……她逃,他追,他禁锢她的一切,可是最后她还是远走异国他乡……直到听到她嫁给了别国王子的时候,他才觉得一股绝望由骨子里蔓延开来……几年后一下机场,两人再次相遇,他眯起狭长的眼眸看向那个小小的人儿道:“这小子是谁的种?”穆欢一笑,然后道:“二少您耳力眼力一向好,难道不知道么?你的孩子在姐得肚子的时候早就流掉了,姐更不会演那种带球跑的傻13戏码。所以,烦请二少让让!”说罢,她带着孩子扬长而去……简单一句话,就是悍女调教渣男的成长史。本文三观不正,各位看官入文请自带避雷针。
  • 甜品屋的大佬都超A甜品屋的大佬都超A树九01|现言陆无双泰国旅游,意外街头遇见高中同学林中璨。 ‘碌番薯,先帮我个忙,其它都好商量。 …… 帮忙假扮现女友气走前任渣渣女,戏精上身简直不要太爽。 扮一次假女友后怎么还给赖上了? 回国没地方住,先暂住几天。 酒店太贵了又不舒服,先收留几天。 …… 这住着住着,怎么变拖手仔了? 林中璨,你是有预谋的吧? 不,我是深谋远虑拐个老婆回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