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6章 我的实力你不信

“我可没钱,不算你的算谁的?”简桐眉眼得意的回他。

简桐的这番话无疑就是开窍的证明,至少她明白了一个道理,她的就是他的,他的更是她的,不是吗?

时至今日,简桐不敢再怀疑傅薄川对她的心意,还有对她的喜欢。

傅薄川至始至终都很清醒,只有她傻,一再辜负他的心。

总归还是好的,兜兜转转,他们还是走到了一起,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若说有遗憾,那就是她不早点认清傅薄川的心,不能早点面对自己沦陷的心。

“傅薄,要是我没能回来,你会娶白晓吗?”简桐问。

“娶。”傅薄川丝毫不犹豫的回答她这个问题。

“为什么?”

“为了你。”

为了她而娶白晓,这又是什么歪理?简桐不懂,“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谁说没关系?”傅薄川帮她盖好被子,又继续道:“当年你出事,她也有责任,我娶她也是有目的的,想引出我大哥,以白晓怀孕为借口。”

简桐恍然大悟,从没想到傅薄川会是这个用意,只不过就算当年白晓把她可能出事的事告诉傅薄川,也未必能来得及救她。

“这件事也怨不得她,你如今退婚,她的面子肯定过不去。”简桐就事论事。

傅薄川理所应当的回她,“她的面子过不过得去,这是她的事,跟我没关系。”

的确如此,每个人都得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是因果关系。

“等这件事一过,我们就结婚吧?”傅薄川道。

简桐瞠目,惊得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结婚?你的意思是把我是你傅二少的妻子身份公开?”

“不仅这样,我还打算给你一场婚礼,大型的。”傅薄川宠溺一笑。

简桐道:“大不大无所谓,只要是和你一起,我都不介意。”

“不行,我可不能委屈了你。”

“这不叫委屈,这叫幸福。”

想到简桐刚醒来不久,说话久了也会累,傅薄川不想她累着。

出去吩咐把饭送来,又照顾她吃了饭,这才催促她睡觉。

简桐还想跟他说话,但傅薄川已经冷着脸拒绝了。

没辙,她可不想在老虎头上拔毛,只好顺从的睡了。

简桐恢复记忆,简耿直等人听了也是一脸的喜色。

易文却不然,打趣她道:“总算不叫我老公了,被叫了两年,突然改口,我还真是不习惯。”

简桐笑道:“你要是敢听,我就敢叫,要是某人不高兴,想找你麻烦,我可不帮你。”

“我可不敢听了,我的好姐姐你就饶了我吧?”易文汗毛直立,废话,当初傅薄川已经弄清他的身份,愣是把他叫去问话,他差点就被打了。

此热闹期间,怎可能少了宋妮呢?

电话是傅薄川打给宋妮的,得知简桐恢复记忆,宋妮是又惊又喜。

当然,早上宋妮也迎来个惊喜,她在过来探望简桐的同时,顺道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却被医生告知,她怀孕了,而且准备一个月了。

还真是喜事连连,检查完,宋妮便过来找简桐,两人见面就是拥抱。

“你能记起来真好,我还以为你要一辈子都忘记我了呢?”宋妮故作委屈。

简桐手指微曲,在她头顶狠敲了下,“我记得我虽然失忆了,但和你关系还不至于陌生吧?你敢骗我。”

宋妮把简桐的手拉下,并贴到自己的小腹上,她脸上浮现喜悦,“你知道吗?我有了。”

“有什么?”简桐有些懵。

宋妮怒道:“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有孩子了。”

“真的?”

“那还有假,我刚做完检查,医生说的。”

简桐想了想,很不客气的说:“我要做干妈。”

“没问题,我求之不得。”宋妮喜笑颜开。

宋妮一收之前的喜色,搓了搓手,对简桐道:“我跟你说,我已经把你回来的消息告诉徐正白了,估计不久他就回国了,你就做好心理准备吧?”

“不就是老朋友之间的见面吗?我还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简桐想到她之前失踪,被众人误会的事,她笑道:“需要做心理准备的人是他还差不多,别到时候见面,他吓得说不出话来。”

宋妮屁股往上一坐,勾住简桐的肩膀,很无奈的说:“小桐子,你知道吗?你失踪后,小白自己动手布置的求婚现场泡汤了,他坐在那里喝了一夜的酒,结果病倒了,住院可待了个把月,我想小白是真的喜欢你。”

说完宋妮才恍然明白过来,她又管不住自己的嘴,说了傅薄川认为的不该说的话。

吓得赶紧四处探望,好在没发现傅薄川的身影,不然她非得遭殃不可。

简桐敛了笑意,微微叹息,“我知道,但从不知道他真的如此执着。宋妮,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当初就不应该给他机会。”

宋妮本来想点头,但转而一想,要是简桐为这件事烦恼,估计傅薄川又打电话给她,说一些了不得的话了。

她急忙摇头否认,昧着良心说:“你没有做错,如果我是你,或许我也会做这样的选择。”

宋妮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她想的是,要是我,我才不会选徐正白这样的小白脸,白白嫩嫩的,不好带出去,主要是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

她可不能因为一时用气,反而把下半生的性~福给整没了。

“你和杨烨怎么样?”一直在说她的,她都快忘记宋妮和杨烨了。

宋妮两手一摊,“还能怎么样?也就那样,我现在又怀孕了,今晚打算给他惊喜。”

两人又聊了点别的,宋妮就回去了。

傅薄川回来,简桐抓着他就说:“薄川,你知道吗?宋妮怀孕了,她说要给我做孩子的干妈。”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就这点小事。”傅薄川反应很淡。

简桐不以为然,“你也知道,我今后难再孕,能不能有孩子还很难说呢?”

往事重提,傅薄川可不想听这种不开心的事,是以道:“谁说不能有,我说能有就能,这件事你就别记挂着。”

简桐抚上自己的肚腹,不免有几分失落,“妈一直想要个孙子,我要是不能为你生儿育女的,总归觉得对不起傅家的列祖列宗。”

傅薄川把她的手抓住,安慰道:“放心吧,以我的实力,你还不相信吗?孩子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而已,你别放在心上。”

简桐瞪他,揶揄道:“你也老大不小了,都快三十了,要是再没孩子,外面的人估计该得说你了。”

“三十怎么了?至少我很行,回去我们一块试试。”傅薄川的思想跟简桐的,可不再同一线上。

“傅薄川,我说正经的。”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简桐还能说什么?只能选择沉默。

李淑娟回去没敢把事情搞砸的事告诉许建军,只说是见到简桐的面了,也把话说了,至于她听不听,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好歹把消息说了出去,许建军终于松了口气。

这晚接到傅明川信息的许沫,把自己收拾好,又拎着包包下楼。

“大晚上的要去哪?”许建军不悦的把她喝住。

许沫回答他,“还能去哪?当然是出去玩了,你要是想一块去,我也不介意。”

“胡闹,就知道出去浪~荡,你嫂子说你打你都是对了,不知道检点,非得要我说。”许建军恨恨道。

“爸,不管我是什么行为,我都是你的女儿,也是你教出来的。”许沫一笑,“之不教父之过,不管功与过,这都跟你都离不开关系。”

许沫成功的把许建军气着了,只能坐在那干喘气。

还当真是一个两个都想气死他,没一个好东西。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许沫走出几步,又顿住脚步,“对了,不用给我留门,我今晚不回来睡了。”

“不回来睡?又想花我的钱在酒店住。”许建军厉声道。

许沫道:“放心吧,这钱不是我出的,是别人出的。”

许建军没好气的在后面骂骂咧咧,但许沫只当没听见。

出了许家,许沫给傅明川打了电话,问他在哪?是不是还打算在同一个地方约。

谁知傅明川告诉她,地点他已经选好了,而且已经过去,就等她过来了。

一想到一场即将到来的燎原之火,许沫便浑身颤抖,许久不被滋润的女人,总是需要得多。

许沫一路开往傅明川所给的地址,酒店算不得大,但也不错。

她在前台,取了房卡,便朝房卡上显示的房间而去。

房门一开,许沫大步走进去,把手里的手提包随手扔在沙发上,刚在沙发上坐下,浴室的门就开了。

傅明川笑着提议,“今晚我们开着灯做。”

“你都敢,我有什么不敢的。”许沫把衣服一脱。

······

入夜,宋妮躺在床上等杨烨,左等右等,没见着人,最后直接睡了过去。

杨烨回来时,宋妮已经睡了一宿,已经是半夜的事了。

宋妮被他吵醒,坐了起来,“又是应酬?”

“不然呢?”杨烨反问。

宋妮气极,想到自己等了一晚,连人影都没瞧见,心里就来气,“我不是发短信给你,要你今晚早点回来吗?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话在电话里说不行吗?非得要面对面。”杨烨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宋妮不想再说让自己堵心的话,盖了被子,“好,我现在不想说了。”

“爱说不说。”杨烨也懒得搭理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不必平凡重生之不必平凡黑猫格格|现言曾经我们也闪耀是什么让我们渐渐平淡在人群里我们不甘,但生活依旧在继续如果有一天,时光给了我们一次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我们又会如何呢?是继续平庸,还是有所作为她叫陈墨,在生活里渐渐磨平了自己的菱角,成为涛涛大河里的一滴水,所能做的只有被动的温阳那五彩斑斓的鱼。在18岁时由于地震死去。再次醒来,她还是她,只是变成了十五年前的她,那年四岁将至,刚被在外打工的爸妈送回老家读书,读一年级。上一世她虽也是乡里乡亲里一个小小的名人,但是比起外面,就什么都不是了,更或者,只是别人的垫脚石。但是,那是上一世了,这一次,我必不会再被你影响。你,曾经给了我温暖,却把我带入黑暗的你,准备好接受我的报复了吗?
  • 顾导你追的老婆又搞事了顾导你追的老婆又搞事了穿秋裤的胖次|现言(婚恋言情1v1)林冉看着刚进家门的顾瑜。“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顾瑜走到林冉的面前,轻轻的吻了吻林冉的额头。 “那还不都是为了把我辛辛苦苦追到的老婆,养的白白胖胖的~” 林冉嘟了嘟自己的小嘴。“我现在都已经圆润的快要成球了,你还想让我变胖~” 顾瑜搂着林冉的细腰,“你胖一点,我就不怕别人再对你有所企图了呀~” 林冉锤了锤顾瑜的胸口,“讨厌~” 说完,林冉便拥入了顾瑜的怀抱之中。 【虐妻宠妻于一体的傲娇老公VS反虐受宠于一身的撒娇妻子】
  • 他的立夏之时他的立夏之时楚十四爷|现言十七岁的楚九遇见了十六的沈立夏,从此便一不小心喜欢了好多年。 (从青春到娱乐圈)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 浮生比梦长浮生比梦长东吴里|现言5年前,他对他说:“林彤,我回来了”5年后,他松开她的手对她说:”你走吧,有生之年别再让我见到你,以后山高水长,你我互不相干”分开那年,她对他说:喜欢上你好像失火焚心烧肺痛的热的我渴望的我惧怕的都是你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喜提圈宝喜提圈宝嘉嘉有嘎|现言追星少女为了一步一步贴近偶像展开猛烈追击...
  • 那年,那棵树下那年,那棵树下穆沐|现言”慕晨熙,你还记得那年在树下你帮你的同学送情书给我吗?我叶哲从林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我已经喜欢你8年了!“”什么?“”慕晨熙!你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等待那么久的女人!是我一生的挚爱!做我女朋友吧!“那年我们在这棵树下第一次见面,我们在这棵树下示爱,如今我们在这棵树下求婚这棵树见证了我们的一切
  • 情敌狗和猎人情敌狗和猎人俺孬吗|现言情敌、狗和猎人之间的轻松搞笑,而又悬疑烧脑的矛盾故事。
  • 上门总裁:竹马前任太粘人上门总裁:竹马前任太粘人一条淡水鱼|现言爱与不爱,一场婚礼便能说明一切。她爱的人变成姐夫,把她的爱弃之敝履,所爱非人,也只能说一句错了吧。可是,于她来说,只是失去了爱的人。留不住爱的人,该怪谁。--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爱上神经病男配重生之爱上神经病男配诉够离伤|现言本文是现代女尊文,男生子,不适者请绕行!“神经病!”“你个疯子!”“……”这是代家钰对于丈夫秦柯的称呼,她入赘进秦家以后,就从没有好好对待过秦柯,将一切的不公平与愤恨都加在了男人的身上,他冷漠,孤傲,仪表堂堂,若身为女子,定然了不得,她代家钰是个混蛋,却害的秦柯家破人亡。可是在她死后,甘愿去黄泉追随她的却是被她称为神经病的丈夫,而林楚辰呢?如今大红大紫的他竟然和情妇双宿双飞。如若时光能够倒流,她代家钰定然好好对待秦柯,努力爱他,至少护他一生一世安稳。本文1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