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5章 结局

宋依依刚开始抗拒了一会儿,后来完全失控了。

那唇燃了,灼伤了彼此的皮肤。

病房里尤其安静,风吹动窗纱,丝丝作响,唇齿相触,那呼吸厚重,痴缠。

她不想再躲避了,人生如此短暂,何必压抑自己呢?

宋依依主动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凌琛在亲她之前是一时冲动,有想过被拒绝,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回应他的是热情,他脑子里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给包围,无法抑制的开心,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好些时候,两个人才平复过来,恢复了平静。

凌琛确实想要的更多,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情动,但是这个地方并不合适,而且旁边还睡着他们的儿子,北北随时有可能醒来,护士随时有可能查房,房门的窗口是通明的。

凌琛依旧抱着宋依依,虽然这个姿态不大雅观。

她靠在他的肩头,凌琛轻轻的道:“我们重新在一起好吗?”

宋依依点点头,“好。”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她其实早就原谅他了,只是没有说出口。

“对不起。”

凌琛喉间有些滚/烫,眼中泛着热烈。他一遍遍的亲吻宋依依的手背,如此虔诚缱绻。

依偎在他的怀中,宋依依感到踏实,一颗摇摇欲坠的心有了依附点,她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有些事是冥冥中注定的。以后你想怎么骗怎么骗……”

凌琛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留住她,任他费尽心思机关算计,却也只是为了一个寥寥之她而已。

她还爱他,这一点就足够了。

凌琛动了动唇瓣,没有解释什么。宋依依指的应该是骗失忆那件事情吧,总的来说,不算是骗吧,他是为了追她。

虽然和好,但宋依依做不到与凌琛如同从前一般,破镜即便要修复,总是需要时间。

北北的住院,把凌父凌母都给惊动了,足以看出她们对孙子的喜爱。

孩子需要住院观察一天,凌母走的时候,把凌琛给拽拉出来:“阿琛,我看还是让依依和北北搬到家里来住吧,我照顾她们方便一点。”

凌琛挑眉,难得嘴角浮出一抹浅笑:“妈你在家里什么时候干过家务?”

凌母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原来凌琛拐弯抹角的说她照顾不来,“你这孩子!”她又气又恼,往儿子的肩膀上捶打了几下,气呼呼的骂:“你还有脸说,千错万错都是你的错,害我跟老凌那么大把年纪没有儿媳妇,也抱不着孙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混账儿子!”

说起来,凌母一肚子的火,当初他要不跟依依离婚,哪用得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在外面流落那么多年。

凌琛由着母亲埋怨,他毫无诚意的说:“妈,对不住了。”

“什么对不住,赶紧把你媳妇哄好,知道吗?你要是再敢使什么幺蛾子,我和老凌不要你这个儿子算了!”凌母眼眶里微微湿润。

凌琛说:“你和爸放心,你们不仅会有一个孙子,还会有更多的孙子孙女。”

凌母将信将疑,也不强求,给他们一点发展感情的机会。

一整天,凌琛没有去上班,下午,孩子的情况基本稳定了,送宋依依和北北回了帝景苑。

宋依依问他如果有工作就去吧,但凌琛说都安排好了,公司那边有苏晨呢,而且他有旷工半个月的记录。

生病后,人的防线与感情是最脆弱的,很容易被攻陷。

凌琛陪北北一起拼装变形金刚以及轨道赛车,男孩子天生对这些玩具有莫名的冲动与吸引。

玩具室里,爬行垫上,父子俩的相处模式异常的和谐。

“你拼错了,这里开不过去。”

“怎么可能?”

“就是开不过去。”

“……好吧。”

“你应该叫我什么?”

“爸爸。”

“……”

宋依依不由得眸光怔忡起来,窗外的日暮正在西斜,一阵红晕柔柔的洒进来,呼吸的空气中,有着分外美好的东西,她的嘴角笑容在加深。

北北的生日快到了。

凌琛邀请了不少的朋友,凌父凌母,姜小颖花枝还有北北在幼儿园里的几个同学,这是北北被找回来之后,首次面对那么多的人,帝景苑布置的很温馨,很有节日的气氛,来庆祝的人都准备了礼物。

北北看上去很开心,脸上都是情不自禁的笑容,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北北在幼儿园里和同学们相处的不错,小伙伴们催促他吹蜡烛许愿,昏黄的烛光将他的模样映照得分外柔和,眉梢眼角的笑容藏不住。

宋依依恍惚想起了上一次给西西过生日那会儿,感觉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想什么呢?”

凌琛走到了她身后,大掌推到了腰间,她轻轻的靠上去。

宋依依问:“我们会看着北北健康幸福的长大,对吗?”

凌琛说:“会。”

“我之前答应过北北,带他回养父养母那里去一趟。”

“难道你不知道当断则断,反受其乱的道理吗?趁着孩子小。”

“嗯,知道。但是我一开始答应过的,不想食言。”

“好,我陪你们一起去。”

“……”

另一边,开始了一场蛋糕大战,不要小看孩子们的战斗力,这大大小小的折腾到了快十点才结束,收拾完,北北睡下去已经11点了。

凌父凌母没回去,凌母执意要跟北北睡,宋依依反倒是被“赶”了出来。

老人家好些天没来看孙子,宋依依自然要满足她这个愿望,更何况孩子不排斥,真心实意的把她们当作了家人,慢慢的融入到自己的身份中来。

宋依依打算去另一间客房睡一晚,好在客房多,凌父占了一间,还有两间。说起来,她和凌琛和好之后,谁都没有提睡一起的事儿。

顺其自然,顺的进度有点慢。

宋依依开门进去发现,床都没有铺过,两张床通通是,最关键的是柜子里扎不到被单,被佣人收拾好了吧。

凌琛走过来,很自然的说:“去卧室睡。”

宋依依在门边傻站了会儿,从善如流的应道,脚步慢吞吞的。

凌琛穿着件浴袍,露出一些皮肤以及若隐若现的肌肉,大床上的他,分外俊美矫健,充满着荷尔蒙的诱/惑力。

“我去洗澡。”

宋依依大概知道今天要发生什么,从他明显带有深意的注视下,呼吸竟有些局促。

毕竟太长时间没有做过亲/密的事情了,犹如少女般的紧张与娇、羞。

凌琛的手里翻着杂志,但心思完完全全飘在了浴室里,耳边哗哗的水声。

宋依依洗完后才发现,她拿的是凌母今天送给她的睡裙。

她从袋子里翻出来,黑色的蕾丝与薄纱,布料少得可怜,能穿吗?

事实证明,睡裙这种东西,但凡生产制造出来,肯定是能穿的,一分钟后,她发现,果然,透/的要命。

她的面颊泛红,磨磨蹭蹭的走出去。布料再少,总比不穿要好吧。

好在凌琛一丝不苟的看杂志,她打算快速的钻入被子里,神不知鬼不觉。谁知道凌母的思想那么前卫,难道她留下来住,专门为了撮合她和凌琛?

但是下一秒,凌琛的视线牢牢的锁定住她。

宋依依身上一僵,“那个,我去换一套睡衣……”

凌琛喉结无声息的滚动着,白色的肤在黑色的衬托下,白到通透到极致,泛着一层迷人的光泽,仿佛能调动他浑身的血液。

他声音暗哑:“不用换。”

视线重新挪回了杂志,宋依依往外走了几步,什么么,亏她还手脚遮掩着,分明对凌琛,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么。

正当她准备去凌琛的衣柜里随便找个T恤换掉的时候,一股属于他的气息出现在身后,按住了柜子的移门。

“我很喜欢。”

他从右耳边擦过,声音暗得如同羽毛在她心上扫过。

掌心握住,她转过身来,双臂圈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红唇奉上。

卧室里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暖色之中。

他像是要把这一年半的思念全部让她知道,深深堕落,而宋依依完全的沉溺,她必须承认:

她想他。

两个月后。

北北的班级元旦汇演,宋依依独自参加,凌琛因为公司有事,要晚点到,也许来不了了。

宋依依在后台给儿子打完气之后,坐在观众席间,刚刚给凌琛打了电话,他应该是赶不上了,北北刚刚还问她呢,凌琛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渐渐高大起来。

这是好事。

舞台上,宣布最后一个合唱的节目,宋依依一眼望去,北北站在最左边,他的个子原本偏小偏瘦,这半年跟打了激素似的,窜了大半个头,犹如脱胎换骨般,这是宋依依最骄傲的。

合唱正式开始,宋依依举了一个荧光棒为儿子加油。

北北朝她微笑。

大概快结束的时候,凌琛来了,大概就听到了最后一个收尾的音,以及弯腰道谢吧。

凌琛略有遗憾,宋依依微笑着说:“我刚刚用手机录下来了,回去慢慢看。”

“爸爸妈妈。”

北北穿着统一的班服,跑了过来。

凌琛飞快的抱起他,北北说:“爸爸,过两天有一个亲子活动,我要你陪我参加。”

“过两天是几号?”

“……”

“我尽量抽时间。”

“不要尽量,是必须。”

“好,那必须。”

宋依依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暖洋洋的。往外走的时候,正好一个小朋友正在吃鸡腿,那味儿飘过来,她顿时胃里一阵翻滚,弯腰捂嘴干呕了两下。

凌琛眸光一深:“你怎么了?”

宋依依抚了下胸口,“没事,大概是早上吃多了。”

凌琛却是诡异的问:“你上次来月经,是什么时候?”

宋依依忽然有些措手不及,算算是超出不少日子了,但她经期一向都不准。不过凌琛确实是存了这个心思的,每次胡来都不做任何的措施,按照他的说法是:能生就多生,老子有的是钱,该罚就罚呗。

宋依依拗不过凌琛,最后去医院验了个血,果然是怀孕了,一个半月。

九个月后,宋依依生下了一个女孩。

她和凌琛默契的决定给女儿取名叫做凌西。

上一章第144章 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灰姑娘逆袭之独家专宠灰姑娘逆袭之独家专宠简汐玥|现言这是一个要什么没有什么的平凡女子因为喜欢青梅竹马,跟着他来到陌生城市来实现他的巨星梦想,五年的付出,在他成名之时就是两人分开之时。而后遇到这个相貌家世能力都不缺,就是神经质加自恋狂。“其实这个说能自学成材的应该是骗人的,看你玩女人这么多花样,这技术倒是没练好,差评,我是不会付钱的。”“那些女子怎么配得上我这高贵的身体,我这是第一次,我纯洁的身体都被你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子玷污了,你应该偷笑,还差评,付钱?我的身价你付得起吗?你搞对重点没?”“你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谁也不吃亏,要钱没有,要命就也没有”“你的第一次能和我的第一次比吗?”“为什么不能,难道你不是人?”不是我不好,只是你不想陪着我变得更好
  • 离异熟男被婚记离异熟男被婚记任恩硕|现言一场拳脚混战,牛柳被常默下属打成哑巴;又躺着中枪,秒变他神秘情人的替罪羊。冤家对头邪魅化身护柳使者,誓要把常默推上法庭,让他身败名裂。一场狂风暴雨,人心陡变,情事扑朔迷离,睿智熟男遭遇读心萝莉,商场硝烟,情场蔓延,最后谁是赢家?
  • 麻当志麻当志舞伊撒|现言麻当,一个普通的连村子也没有离开过的少年,为了爷爷甘愿转世穿越到异时空。江湖闯一番,投军报国,入住朝堂,最后封王拜后!只要有心,荆棘海也能穿过!不需要轰轰烈烈,因为细水长流。
  • 豪门契约:腹黑总裁大大爱豪门契约:腹黑总裁大大爱幻世灬|现言一场血染了白裙的车祸,她失去了最爱的哥哥。七年,她始终走不出这段阴影。直到有一天,她在电视银幕上看到熟悉又陌生的他。他是century集团的首席总裁,高冷腹黑,被称作职场最凶残的刽子手。却有着和她哥哥一样的容颜。为了那场突如其来的生死离别也好,为了那段碧玉年华的禁忌之恋也罢。她处心积虑一步一步的到他身边。然后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哥哥还活着。努力在他公司当个不起眼的小职员,只为了那少之又少的擦肩而过。尽管只是小心翼翼的给予他无声的守护,但是她知道自己是幸福的。直到有一天那个男人突然对她说。“女人,我们结婚吧。”还没等她来得及搞清楚状况,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纸契约。“许他三年婚姻,保她一世无忧。”
  • 女帝今天恋爱了吗女帝今天恋爱了吗小凌儿|现言宋嘉宁觉得自己很倒霉。 好好的一个女帝刚登基一天,后宫都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就一觉睡死穿越到了现代,成为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三无千金,继母不慈,继姐霸道,就连亲爹都谋划着要怎么骗她手上的家产。 但这都还不是最惨的,最悲催的是好不容易动心一次,想要谈个恋爱还要冒着生命危险!? 靠近五步之内,必踩狗屎;四步之内,天上会飞下鸟粪正中脸蛋;三步之内,平地之上摔个五体投地;两步之内,乌云压顶暴雨只下在她方圆一米内;一步之内,横里冲出一辆车…… 宋嘉宁想,连小手都没摸上就这样了,要是亲一下…… 命重要还是爱情重要?这是个问题! 新文来了,1vs1,男强女强,甜蜜互宠,欢迎入坑!
  • 快穿:男神束手就擒快穿:男神束手就擒砰砰要万更|现言方幽若意外穿越,摇身一变成为了自己笔下的恶毒女配。 为了完好无损的活下去,方幽若只能想方设法攻略展慕骁。 第一世,方幽若是影帝展慕骁的小助理; 第二世,方幽若是皇帝展慕骁的贵妃; 第三世,方幽若是爱慕军阀展慕骁的落魄大小姐; 第四世,方幽若是追求霸道总裁展慕骁的女强人。 一次又一次的相爱,让方幽若深深爱上了自己笔下的那个男人——展慕骁。
  • 头条先生的爱情头条先生的爱情我是小书生|现言为了引爆头条,她不惜以身犯险,躲在厕所偷拍他不能人道的证据!被他逮着惨遭惩罚。在被扔下河之际,她可怜兮兮的开口:小哥哥,你忘了我吗。她的求饶令他心软。却没想到惹火上身,从此不管去哪都被一只小身影跟踪纠缠。他一忍再忍,她得寸进尺。竟然三更半夜爬进他家里顶风作案!
  • 逗比法医不冷情逗比法医不冷情废嬷嬷|现言宋雨潞,1995年生人,2070年她已身患绝症,科学家“火属性”正在研究一项实验,她有幸成为参与者,在平行宇宙的异世中成功重生。二十芳龄,翩若惊鸿,豆蔻年华,坐井观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她端庄、温婉、稳重、大气,从不与人争辩,人家要的她都不要,人家抢的她都不抢。被人抢白、恶心、添堵、戏耍,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人称为窝囊废。但其实,女孩重生前的记忆,大多被保留。(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如果悲伤在痛如果悲伤在痛安御汐|现言当人间悲剧又一次降临,这是生命的黑暗,这是纠缠着心的疼痛,迟艾,一个被忧伤覆盖的女孩,却时刻张扬洒脱在众人面前,她似乎一直在笑似乎一直在哭。
  • 异外异外姜蓉|现言女人热情似火地撩着床上的男人,主动地亲吻着,替他褪去衣裳。男人受宠若惊,也热情地回应着,直到手指触碰到女人下身的姨妈巾,才缓过神来明白女人突然敢主动的原因,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怒吼一声,摔门进了浴室冲冷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