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章 归京

经过昨儿半日的歇息,军营中的将士们似回血了一般,毕竟都是年纪不大的男孩,为养家糊口出来舔刀尖。因为战事,许久没有这样玩过了。

今个一早,莫芷娆就回到了军营,稍等天微微亮一点,就告知将士们准备启程。

天也是不错的,湛蓝的天空没有云。出了咸阳,前方仿佛只有天地了。向前走上两个时辰,便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就这样走走停停,终是在第三天上午赶回了京城。

在洛阳城外,莫芷娆没有随军进城,而是叫开离带队,自己换上常服,坐上了早已候着的马车进去。

九将军从不露面是洛阳城里的百姓都清楚的事,不是高傲,只是不愿被人注视着罢了。

街道两旁挤满了洛阳百姓,他们高声欢呼着,迎接着英雄们凯旋,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军队身上,自然没有注意身后有一辆马车悄悄驶过。

按照规矩,九将军回京需先进宫面王,汇报战事。

马车入了宫,自然有人接应。只是莫芷娆也没想到,竟会是她的哥哥莫靳尧。

些许日子没见着了,自幼疼爱妹妹的他可是思念得紧呐!如今看妹妹瘦了一圈,甚是心疼。

“军中生活艰苦,物资不足,自然比不得府中。饶我是将军,这样已经是最好的待遇了。再且说,我们是打仗去的,不费心费力,如何护国?这样一来,可不就得瘦?”

莫芷娆倒是满不在乎,“你又不是不知道母亲是个什么样的,我现在掉的多少肉啊,过几天也就叫她两倍的补回来了。”

“说的也是,好了,回家我们再好好叙旧,赶紧先去拜见王上。“莫靳尧倒不是个不明事理的,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不能耽搁了。

洛阳城中有多少羡慕莫家的,莫老是先王的将军,他的儿子是朝中重臣,不过现在辞官归隐了,大少爷是皇上御前侍卫长,大小姐是本国女将军。一大家子吃官饭的,且与两代王上关系匪浅,实在命好福泽。

王上从未担心过莫家造反,单从莫家三代的尽心卖命中就可以选择信任。

且不说莫老将军扶持先王大半辈子,是个老忠臣,当今王上自幼与莫府嫡子嫡女长大,亲似兄妹,胜似兄妹。三来,莫家懂得避嫌。

当年莫丞相任职没几年,莫老声称“身子骨不硬朗,大不如前“主动便上交兵权,如今到了莫芷娆与莫靳尧上任,莫丞相也归隐了,鲜少参与政事。

莫家主动退出政场,给了王上足够的安全感,还有什么不信任的理由呢?

话说这边宫中,莫靳尧并没有将妹妹带入太极殿,而是在那个岔路口绕向另个路口。

莫芷娆纵是心生一丝疑惑,可在这宫中处处都是奴才主子,不好说什么,常人怎敢随意揣测王的心思呢?

这边是清秋阁,侧有碧河,后有青山。

这是王幼时的居所,他们三个人一块儿在这长大,处处都有熟悉的气息,流水声和山上的鸟鸣声融合,何其安逸啊。

莫芷娆记得很清楚,清秋阁内是有一棵树的,却一直不知道它是什么品种。

不过,她记得树上是架了个秋千的。

她没忘了那年池子里荷花开的正娇时,她拉着宇文郢去荡秋千。想起他一脸不情愿却无奈陪她玩的样子,莫芷娆的眉眼中便带了一丝笑意。那时的她玩的太开心一时秋千绳脱了手,被甩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草地上。

人倒是没摔出什么大问题,只不过磕的全身青青紫紫,况且从高处摔落吓着了年幼的阿娆,当天夜里便起了高烧,小脸烧得通红,嘴里还断断续续的念叨着“疼……”。

那时的他们娇生惯养,哪里经历过这种事啊,那时还是皇子的宇文郢吓得面色苍白,嚎啕大哭:“阿娆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呜呜呜……她会不会死啊?”

小小的莫靳尧也是害怕又心疼,看着宇文郢的眼睛都是冒火的,差点就动手了。

愣是莫夫人解释了许多遍,同时太医再三保证,两个男娃娃才止住哭声。自责的宇文郢整天都在担心阿娆,趁着晚上没人跑进她的房间,握着她的手哽咽着说“对不起,阿娆,我没保护好你……”

爱闹腾的孩子身子总不会差的,烧过了一夜就退了。

大病初愈的莫芷娆可是两个哥哥的宝贝,有了上一次的意外,他们怎么也不放心她玩那些危险的游戏。这怕磕着那怕摔着,把阿娆可憋坏了。

她死皮白赖的求了哥哥们一个上午,才被答应放纸鸢,不过条件是她看着,他们替她放。

阿娆就坐在草地上,宇文郢把纸鸢放得好高好高,她开心的拍手叫欢。

而这边的莫靳尧却半天放不上去,脑瓜子一转,偷偷让人回屋去拿了把剪子,趁着宇文郢不注意,猛的向前跑去“咔嚓”一下,蝴蝶状的纸鸢飞上了高空,穿过云层,断线飘成了波浪。

“哇,蝴蝶飞了,郢哥哥,蝴蝶真的飞了!”阿娆开心的拽着宇文郢的袖子。

他没有看风筝,而是看着她欣喜的模样,他想,一辈子守着这个笑容。

宇文郢看着面前的秋千,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从前那些事,眼中漫出温柔和宠溺。

“郢哥哥,我回来了!”少女明亮的声音是骄傲的,开心的。几年的军事操练磨去的是娇弱,多的是英气,却没有浇灭眼中的光亮。真好,你还是你。

“可有受伤?你看你,又瘦了。是不是光喝着酒了?女孩子家家,嗜酒是什么样子?小酌怡情,大酌伤身……”宇文郢还未说完口中的话便被打断了,“诶呀,哪有,郢哥哥你好啰嗦啊,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怎么不可以喝酒?再说了,军中禁止饮酒,你冤枉我!”

面前的女孩一脸委屈却满眼狡黠,宇文郢无奈的笑了,“敢跟本王这么说话的,这整个都城,就只有你一个了吧?没大没小!”话语是责怪的,语气确实宠溺的。

“不说这些了,这次你要好好犒劳我!我要你国库里的那坛‘醉无忧’,郢哥哥舍得吗?”

“瞧你这丫头的话,那次我不是对你有求必应?我还不清楚你?早就给你备好了。”

“嗯——孺子可教也,嗷呜——你又敲我!”宇文郢毫不留情的赏了一毛栗,“打的就是你,没大没小!”

这么打打闹闹的,太阳落了,星星,出现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妻凭夫贵妻凭夫贵紫邪夜|古言听说未婚夫是个活死人,怎么办,要不要逃婚啊?还没将逃婚付之于行动,麻烦倒霉之事接连而来,那个谁,我们已经恩怨互销了,怎么还总是出现在我面前。某狼邪笑:叼你回家暖被生娃去。某女撇嘴:“可奴家是商贾出身,配不是你高贵的身份啊。”某狼霸气道:“爷看中的是你的人,不是身份。再说身份这事好办交给我处理就好,你只要养养花,逗逗小狗,随便给爷养一群小狼就是了。”某女黑线,她是人不是狼好吗?还一群小狼,想得美。
  • 女将,本王宠你可好女将,本王宠你可好巴卫大人的瑞希|古言21世纪的普通女高中生,穿越成了将军府大小姐,天哪,这惊天逆转,怎么办?眼前这美男子是谁?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满身狠戾裹袭在周身,仿佛来自地狱的死神,令人窒息。还有,为什么自己满身的血啊?进错剧组了吧!天哪,不会一穿越就死吧,这么衰啊……算了,死在这么温暖的怀里,死,也值了……昏过去了。
  • 厨娘当自强厨娘当自强欣欣向荣|古言一次意外,安记私房菜的传人安然,穿越到架空古代,一个倒霉被甩的小丫头身上,凭借一身厨艺开始了厨娘自强的征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山河祭:王妃有毒山河祭:王妃有毒长风无泪|古言权臣天子的权势倾轧,害她家破人亡,姐弟流离。温柔不再,她一步一步踏入势力漩涡,辣手搅弄风云。南宫谌深陷地牢,却仍保持着他一惯的温和优雅:女人疯狂起来,竟更有一番独特的味道呢。林琅的匕首泛着寒光,贴着他脸颊淡笑:屠灭林家的幕后大boss,是你吧?南宫谌轻轻叹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爱你啊……【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医妃噬骨医妃噬骨公子芜殇|古言堂堂研究院的天才叶莞苧,从没有想过她居然因为研究失败导致穿越。 好巧不巧的还救了个人,从此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后来,叶莞苧答应了苏忆的承诺。 后来,苏忆的确疼惜她。 后来,终归是一场错误的相遇
  • 蛊虐蛊虐落月初瑰|古言幽暗的地牢里,他亲手斩杀了他们的孩子,亲手挑瞎了她的眼睛,亲口下令赐毒酒…… 而曾经她亲手推开的那个人,用尽一切方法救活了她…… 待她浴火不灭,涅槃重生,却发现这一切的恨都是别人的圈套……
  • 娇医有毒娇医有毒莫风流|古言别人穿越都是主角,顾若离觉得她是女配,人生百态妖孽作怪,她肯定不是最亮眼的那个。看她娘,身份尊贵,气焰无双,风流绝色,冠盖京华。看她姐,名门嫡长,誉满天下,琴棋书画,人人堪夸。看她妹,勋贵幺女,骄矜风华,若柳拂风,满京桃花。她没资格靠脸吃饭,只能靠才华。一手医术,一根金针,闯一条盛世繁华路,做一回最瞩目的女主!小剧场:一间书房,一方长案,一把壶,两只茶盅!一男一女对面而坐。女人神色端凝,眉头微蹙。男人双手交握,腰板笔挺。一如谈判之态。“房子修了,聘礼备了,诰命请了……”男人眸光深黯,语调沉着。女人蹙眉,问的认真:“然后呢?”“你何时上轿?”男人微倾身,含笑看着女人。女人起身,头也不回:“我最近很忙,分身乏术,再等等吧。”“好!”男人暗暗磨牙,面上却毫不在意,闲适抱臂看着女人的背影,“等到何时?!”女人开门,面容端肃:“不好说。”“时不待人,你想好了!”男人回的咬牙切齿,拳头之中指骨脆响,他就不信,就算她是根铁杵,他也要把她掰弯低头!女人离开,步伐从容。窗外,听墙角的某人泪流满面,别人相爱是情不自禁,情投意合,情意绵绵……七爷和顾三小姐,简直就是情天霹雳,就等着那道雷最先霹到谁!
  • 宫离恨宫离恨景公孑|古言动人心弦的古典微故事,一章一个故事,看到心涩。
  • 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我不娶湘见川|古言秦欢想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所以这辈子克死七个未婚妻的男主说非要娶她为妻 她真不想当被男主顾绍光克死的第八个未婚妻。 顾绍光:娘子,千万别生气,你看我克死未婚妻都是为你守身如玉呀。 秦欢望天:要不要再祈福个天雷打打这糟心的憨憨! 穿越了的秦欢怎么都没想到她这辈子成了奉安村人见人怕的傻妞。 又土又村。 哎,这糟心的穿越,孤儿一个,后娘还心黑,怎么活下去是个大问题。 这就是穿越后秦欢要面对的人生。 京城里还有个人生更糟心的人,顶级豪门世家的顾绍光 他夸谁谁倒霉。 说了七次亲,死了七个未婚妻的,顶级豪门少年郎。 后来这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人相遇了。 村妞和世家豪门贵公子 你以为这是灰姑娘嫁入豪门么。 不不不,绝不是。 这其实是一个秦欢大佬即使小号重练,也依旧是你爸爸的故事。
  • 腹黑王爷,盛宠刁蛮俏公主腹黑王爷,盛宠刁蛮俏公主月清婉|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为了待嫁的刁蛮小姐,为了不嫁与自己不识的人,出嫁前夕,她女扮男装逃了出来,遇到了逃婚出来的他,两人相识,相知,相爱。她是刁蛮任性的隐藏公主,他是表面温柔内心腹黑的王爷她是现代穿越而来的大明星,演技绝佳,他是云清国战无不胜的王爷,两人的相见是“基情”四射的相见,还是欢喜冤家的相见。“我……喜欢……你!”某男人犹犹豫豫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另一个“男人”告了白。“你喜欢男人?”被告白的“男人”一脸惊奇的看着向他告白的某男子问道。“恩!”某男人他告白的“男人”点了点头。“哦!那不好意思了,我们不能在一起了,因为我是女人……”男人看着某男人的样子,无奈的怂了怂肩说道,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了某男人站在那里惊讶的看着男人的背影。(男女主,心身干净,一心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