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云城,柳家。柳家所有男性当权人都坐在正堂,说是所有当权人,其实也不过三个人罢了。

他们几个站在这里,是因为今天是大少奶奶临盆之日,柳家第二十七代长子嫡孙便马上要出来了。

想到这里,柳老爷也不禁抿着嘴抚着胡子偷乐,他要当爷爷了!

可他旁边的大少爷也没什么反应,即使今日在产房里面的是他的结发妻子。

可就在这正堂正在兴奋之时,一个人影却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老爷,大少爷,二少爷!不好了,大少奶奶难产了!”

柳老爷一惊便站了起来,之前可一点预兆也没有啊!

大少爷也很惊讶,他虽不喜自己的妻子,可是也从来没想让她死啊!

要不怎么说老奸巨猾呢,这柳老爷虽然刚才受了惊,可马上就稳定了下来。“快!拿着我的帖子去请牛大夫,再去请这云城的喜稳婆、棉稳婆来!”

“是!”牛二子应了命,立马就往门外奔去,这可是他难得的表现的机会呀!

“父亲,大哥。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我相信大嫂她定会逢凶化吉的。”见着柳老爷、大少爷这般失色,二少爷也上前安慰。

“但愿如此吧”柳老爷长叹一声,不知怎的心里却有些不好的预感。

大少爷、二少爷也只是漠然站立,即使里面的是自己妻子或嫂子。可一个是没有感情,一个是从未接触,要他们伤感,也实在是为难人了。

另一边的产房

柳老太太坐在门外,丫鬟们从里面一盆一盆的往外面端出血水,柳大少奶奶凄厉的惨叫声就没停下来过。柳老太太听着心里只打鼓,只一个劲的祈求佛祖保佑。

可柳大少奶奶的叫声却越发凄厉了,这下子柳老太太也不会再欺骗自己。

“翠儿!速去简府将亲家公、亲家母和大少奶奶的哥哥全叫过来!一定要快!”

旁边的翠儿听着便是一惊,居然要将大少奶奶亲属全部叫过来,这已经不好到这种程度吗?可柳老太太严厉的目光扫过来,翠儿也不敢多想,行完礼立马便出去了。

等翠儿的身影消失不见,柳老太太接着急迫的盯着产房。只希望是她多想了吧!

可柳大奶奶的叫声却弱了起来,柳老太太心里更是不安了。

“老妇人!牛神医和两位稳婆带来了!”

柳老太太转身一看,是牛二子。再一见后面的牛神医,心中便安定下来。“那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带他们进去!”

两位稳婆见着这状况也知道不好,也不含糊,行完礼便往产房进去。

牛神医站在原地没有动,旁边的李嬷嬷上前一步“这牛神医?”

柳老太太知道李嬷嬷想什么,也不搭话。转向牛神医,郑重的行了一礼“还望神医救我儿媳一命,人命关天。柳府绝不是恩将仇报之人。”

见着柳老太太没有片刻犹豫,牛神医心中也很是感叹。这柳府可真是厚道人啊!

“某必会尽吾所能!”说完,也不客气,转身进了产房。

简府

简家一家子正在安然的吃着午饭,因着只有一家人在,他们也没有守什么寝不言食不语的规定。饭桌上一片欢声笑语。

“也不知道云儿怎么样了?”简老太太见着女儿最喜欢的糖醋里脊便是一叹。转眼小丫头也到了当娘的日子了!

简老爷见着妻子这般模样,知她挂念小女儿“定不会有什么事的,女婿一家子为人厚道,对云儿是很好的!”

想到柳家的家风,简老太太心中也是一安。对柳家她是再放心不过了。

简大少爷也夹了一筷子鸡蛋放简老太太碗里“娘,您不要太担心了。我相信小妹她在柳家一定过的很好的。”

“是啊,娘。再过不久你就是外婆了呢。到时候宇儿就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简大少奶奶这话一出,简老太太也定下心来。说起她大孙子简宇的趣事来。

“老爷!夫人!大少爷!不好了!”简管家从外面慌张的跑进来。

见着一向稳重的管家居然这般失礼,一家子的心就是咯噔一下。“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这般慌张?”

“小姐她提早发动还难产了!亲家太太请我们一家子快点过去!”简管家也顾不上自己的仪容仪表,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什么?在场之人都惊的摔下了筷子。只有大少奶奶表现的还算好些,毕竟和她接触不多,感情也没那么深刻。

能让柳老太太叫全家人过去,这说明事情绝不会小了。还是柳老太太先下决定“那我们快快去吧,儿媳你就留在家里看着宇儿,别让宇儿出什么事情!”

简大少奶奶心下便是一松,她也怕宇儿一个人在家会出什么事情。“是,娘亲。”

安排完,一家子也顾不上正吃的饭了,往门外赶去。简老太太太过心急,偏偏缠了小脚走不利索,摔了一跤。简老太太爬起来就接着往前冲,连拍都顾不上拍。

简老爷和简大少爷紧跟其后,也顾不上说什么了。一家子上了马车就连声催促,马夫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车赶的飞快。到了柳府,几个人相互行了个礼后,也不再多说什么,站在那里等消息,只希望是好消息吧。

而简老太太早就已经奔向了产房。

产房

柳老太太转着佛珠,只见着一盆盆血水往外面端,却连柳大少奶奶的叫声一点都听不到了。心里更是着急。

却瞥见简老太太从院子外面冲进来。也不禁感叹她这一片爱女之心了。

“亲家母,云儿她怎么样了啊?”

柳老太太叹息了一声“不好啊!”

简老太太便是一慌,恰好牛神医从产房内出来。“两位夫人,情况不大好啊。”

“怎么个不好法?”简老太太上前一步。

“大少奶奶她骨盆小,体质又弱。牛某实在是无力回天啊!”

听着牛神医这番说法,两位老夫人虽已隐隐约约知道了结果,可还是觉得难以接受。

简老太太在,柳老太太也不好说什么,还是简老太太先回“多谢牛神医,都是小女命不好啊!”这是为何她的女儿分明前两日还在和她说肚子里的孩子,今日马上就要丧命了呢!

见着两位夫人这般通情达理,牛神医也觉得心下不忍“不敢相瞒,牛某有一套祖传的回阳针法,可让大少奶奶好好的与家人告个别。”

“那便多谢牛神医了。”知道牛神医是好心,简老太太也是心下感激,起码可以好好的告个别。

“不敢当,那牛某这便进去施针了。大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再不出来,恐也有性命危险。”

“多谢牛神医。”

牛神医进去没一会儿,孩子的哇哇哭声便传出来了。一位稳婆传来传讯“老妇人,是位小姐。”她也没指望能得赏钱,那大少奶奶明摆着都不行了。

“辛苦你了,翠儿,赏这位稳婆五两银子。”虽忧心里面的大儿媳,可柳老太太还是赏了这位稳婆。

“多谢老太太。”那稳婆心里一喜,也不多话,唯恐触了霉头。能有这赏银,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简老夫人颤颤巍巍的走进产房,柳大少奶奶正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见着简老太太便挣扎着要起身“娘”

简老太太忙上去一步“快别起了,快别起了。”想到明日就再也看不到自家小女儿,心中就是一悲“我的儿啊!”

“娘,是女儿不孝。可女儿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吧。”柳大少奶奶笑了笑“从小,你们就疼我。后来我想嫁给轩郎,你们也费劲千辛万苦替我促成了这件事情。”柳大少奶奶顿了顿“到了柳府,他们也没有因为我费尽心机破坏轩郎的姻缘而怪罪我,反而待我极好。我也一生也没有什么不满了啊。”

听着小女儿这般说,简老太太也忍不住哭了,即使早就知道小女儿在寿命上有碍,可没有想到她却要去的这么早啊!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娘,不要伤心了。女人真的觉得挺幸福的。”柳大少奶奶环视一圈这房间,处处都是轩郎和自己亲手挑选的。心中也是满满的欣喜。

能享受正常女子都能享受的东西,甚至更好。总比独自苟活到白发强啊。

柳大少奶奶见着自己亲娘这番模样,只好慢慢的安慰。

柳老太太在门口见着这一番场景也只是叹了口气,便吩咐下去将屋子里好生收拾收拾,去去血腥味,好让亲家公他们能和自己这儿媳做最后的告别。

正厅

见着柳老太太进门,几个人都看了过去,简家两位更是忐忑。“不知小女怎么样了?”

“唉,亲家公。节哀啊。”听到这话,简老爷就是一晃,小女儿她竟?!幸亏简大少爷扶住了简老爷,否则恐怕简老爷立马就要摔到了地上。

“牛神医用他祖传秘针封住了云儿的生机,现在云儿她尚有力气,亲家公、轩儿你们快去,快去和云儿她做个最终的告别吧!也莫让云儿她留下遗憾。”

简老爷行了个拱手礼“多谢亲家母,我和黎儿、女婿这就过去。”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哽咽了。简大少爷眼中也有泪光。

柳大少爷呆呆地站在原地,怎么会就突然要死了呢?分明昨日还好好的啊!

可岳父和大舅子已经出门,他只能也急忙跟上去。

柳老爷他们看着也只能悲叹一声,却也无可奈何。

匆匆到了房间,闻着这怎么也压制不下的血腥味,看着床上那人苍白的脸色,几人心中更觉压抑。

“爹,恕女儿不孝。竟让您和娘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柳大少奶奶又转身看向自己的亲哥“哥,以后爹娘就要靠你一人来孝敬了。”

“爹,以后少喝点酒吧。喝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也别老是和叔叔伯伯们斗气,净惹娘生气。”

“不喝了,不喝了。也不斗气了。”可女儿啊,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啊!

柳大少奶奶和爹娘、兄长讲了好久,柳大少爷就站在旁边看着。听她说着她小时候的趣事,听她劝慰爹娘、兄长。明明她现在还这般有生机,怎么就要离世了呢?

恍惚间,他只觉得眼前就像是一场梦。

“爹娘、哥哥。你们先出去吧。我要些话要和轩郎讲。”

听到这话,三个人也只好依依不舍的退让几步。

“轩郎,是我对不住你。若不是我,你现在恐怕早已经和皎妹妹琴瑟和鸣了。”

皎儿,听到这话,大少爷也不禁晃了个神。“现在说这个干什么,你也很好。”

柳大少奶奶也不分辩“我听说,皎妹妹还没有嫁人。待我去后,你便娶了她吧。听我说完。”察觉到轩郎还欲说什么,柳大少奶奶急忙阻止。“当年确实是我对不住你们,我离世后你娶她也是理所应当。你们本就心心相印。只希望你能善待我们的女儿。”

想到自己的小女儿,柳大少奶奶露出了一个微笑,她可真丑啊。“我知道,我们女儿的存在以后对你们两个挺隔应的,若是我是皎妹妹,恐怕连忍都忍不了。所以我只求你们不要忽视她,能善待她。我也不求皎妹妹能待她若亲女,这是我也做不到的,也不奢求别人能做到。”

听到这话,柳大少爷只连声应好“云儿,我答应你。我定会善待我们的女儿的。”

柳大少奶奶听到这话便放下了心“我信你。”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书院附近。你正抱着一卷书往书院里走,我当时只觉得你可真好看,一个没留神,便撞到了你身上。”想到轩郎当时的模样,柳大少奶奶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你问问,姑娘,你没事吧。当时我就觉得,你可真好看。我这一颗心就落在了你身上。”

“你桌下有个大箱子,里面全是白纸。我只求你可以用那些白纸。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东西了。我也没为你做过香囊、衣物之类的,皎妹妹应也不会和你闹脾气。”

柳大少奶奶在一旁不停的讲,讲的颠三倒四的。虽然眼前人不是自己心上人,可毕竟是自己妻子,临终前还这般为自己考虑,柳大少爷只觉得心头一痛。

柳大少奶奶讲了半个时辰,方觉得没有什么好讲便转了转身“轩郎,爹娘,兄长,娘亲。”

见着妻子这般模样,柳大少爷也知道恐怕她已快要走了,忙握紧了她的手。岳父岳母和大舅子忙上去几步。柳老太太不知何时也回来了。

柳大少奶奶见着眼前的亲人,大笑几声。“我简吉云也没有白活这一生,我便先走一步了。”说完便没了生息。

屋子里见着这样哭作了一团。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耀世郡妃:战王溺爱无边耀世郡妃:战王溺爱无边夜诗影|古言她是家喻户晓贤亲王府的痴傻郡主,因故而亡。 她是医学女博士,针到病除,药绝天下!再度是重生到这个郡主的身上。 这个郡主很记仇——上门求亲妥妥的挨个羞辱!以前,痴傻怎么就没人求亲?现在倒贴,姐不稀罕。 “爷,刚得到消息,玲珑郡主被赐婚了。” “拿喜服来。” “不是,您要喜服做甚?” “上门,抢亲!” 这个郡主炸天——看谁不爽毒谁,毒不死就补一刀。 “爷,郡主把贵妃毒死了。” “嗯,找个人去替罪,本王去安慰她别害怕。” “……”郡主那个样子会害怕?该害怕的是别人吧!您这样将郡主宠的肆无忌惮真的好吗? 【新的一本书,为了给大家带不一样的体验,希望你们喜欢】
  • 皇帝欧巴,本王有喜了皇帝欧巴,本王有喜了聂二三|古言恭喜你获得墨虔笙一只!姓名:墨虔笙性别:女技能:斗地主,玩炫舞,清茅坑,拍老鼠,看小孩,当保姆……她都不擅长。类型:把你吃穷都不带负责的类。人生格言:只要作不死,就往死里作。
  • 豪奢之路豪奢之路黄阿静|古言本书讲的是一个老实沉稳的青梅,一步一步上当受骗的故事。
  • 皖宁皖宁顾不思义|古言文案一: 皖家有女,倾国倾城。 元家之子,惊艳英姿。 (这是一个心机大美人与清冷小公子的故事。) 文案二: 没人会知道,令京城女子疯狂的元小公子肖想了皖家女多久,明面上斯文清冷,却不知在夜里呢喃多少次:“阿宁”。 皖宁自己也没想到,因着年少时的惊鸿一瞥,惦记了元恒好久,久到,她就数不清几个年头了。 (双向暗恋,甜宠无虐) 注:很慢热,慢热极了
  • 废柴华丽变女王废柴华丽变女王苏青然|古言23世纪的林依诺穿越到了古代的林氏废柴千金林依诺身上,这个林依诺,冤家无数,为了生存,23世纪林依诺挨家挨户给仇家道歉,一上来就被某位记仇的大少爷给陷害,还好还好,遇到另一位好心的风流少年,结果他竟然是!还带着林依诺见了...这算什么!问题是,林依诺竟然一把撩!!!她也不想,该怎么办!
  • 是卿为宁是卿为宁沐安Y|古言看似风平浪静的背后,是谁背叛了谁? 逆天改命,成全了谁,放弃了谁?
  • 邪王的独宠:爱妃,乖一点邪王的独宠:爱妃,乖一点南宫倾鸾|古言一朝穿越,成为楚国公府大小姐,嗯,还不错,日子悠哉悠哉的,好日子不长,突然天降一王爷,好日子到头了,某女咬唇,惹不起,我还惹不起吗?于是,她跑,他追……“爱妃,还逃吗?”某王看着怀里的小人儿,邪笑道。“……”某女看着自己已经有足球大的肚子,欲哭无泪……(本文无大虐,女主角身心健康,请放心入坑!若有雷同,纯属巧合,纯属巧合!)
  • 丞相的病弱娇妻丞相的病弱娇妻mathi|古言(新书《这只反派有点乖》已发布~) 她,将军府病弱小姐,肩不能提,手不能扛,但谁言女子不如男?等悲喜前尘皆成过往,他日归来,是否还能忆起昔日年少轻狂? 他,史书所载的大奸大恶之人,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然情之一字,发乎内心,仅十一笔,便叫人就此沦陷。 春秋几许,过客匆匆,带来多少离人唏嘘,一朝酒醒梦空,夜寒衾枕冷。 她不在的日子里,他从未正眼看过这人间。 “小景……,我……回来了。” 自此,休管何人乱江山,他唯愿伴她白首,笑此生无憾。 “老爷老爷,夫人自从怀孕以后天天吃榴莲,都快把京城里的榴莲吃光了!” “买,去给我买,把榴莲树也给我买回来。”男人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书,淡淡开口。 “老爷老爷不好了,夫人给您做饭不小心把厨房烧了!” “她爱烧哪儿就烧哪儿,别伤着就行。” “老爷老爷大事不妙,夫人去见她前未婚夫了!” “她爱见谁就……,来人给我把她拦下来!”话未说完,刚刚云淡风轻的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诶??老爷人呢??”
  • 冷傲君主:小子快过来冷傲君主:小子快过来未希子|古言华夏大陆的五宗之主,因为自己弟子的背叛而死亡,但是她却能再次醒来,而且……她竟然穿到了另一个大陆的另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和她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呢,但是不相似的地方也不少。她还想回到华夏大陆去看看那个夺了她位置的那个女人成什么样子呢,她真的以为华夏五宗之主的那个位置那么好当吗?实力实力,只有实力才能穿破界面限制,她就可以回去了啊!这个白痴男人是谁?管他的,他要住就住,别烦自己修炼就行了。但是……他住着住着这么睡到自己床上了?
  • 寒策寒策綝者|古言我还记得你。你是丘府的三少爷。你是幽州的郁将军。可是,还有几人记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