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英雄」所在的镇守府完

——夏日祭当天。

从平时朴实无华的构造摇身一变,镇守府内已完全是祭典该有的模样。

在夏日祭混杂的人群中,一对男女漫步而行。

其中一人是横须贺镇守府的提督。

为了避免骚动,他脱下了平时的军服,换上了甚平。

还有一人则是神通,她同样身着浴衣,虽然很淡,但脸上确实画了薄妆。

其实在川内也在附近,但因为使用了气息遮断,一般人无法认知到她。

——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良好气氛?

两人并肩散步的时候,提督突然这么想到。

「比想象中还要热闹呐……」

「不胜惶恐。以提督持有的威名,这种盛况不过是理所当然。」

不,这绝对不是那什么的良好气氛。

要说是恋人,那两人之间弥漫的空气未免太过紧张。

从刚才开始两人逛了各种各样的摊子。

然而神通即使被提督邀请了,也只是说着「请不用在意我,我没关系的,谢谢您的关心。」这样的话,在稍远的地方微笑而立。

难道是被讨厌了吗……?

提督脖颈后冒出了让人不舒服的汗。

「……嗯?」

就在随意逛着时候,提督看到了一张已经见惯了的脸。

嘛,因为摆摊的大部分都是舰娘,在这层意思上确实几乎都是看惯了的脸……但这一回,提督是在来宾中发现了熟悉的脸。

「中了!打中了!什么、不从架子上掉下来就不能得到景品!?」

——战舰水鬼在玩射击游戏。

虽然换上了浴衣,在头上戴着面具,右手拿着棉花糖,左手提着冰水袋(かち割り,找了半天似乎没有对应的翻译),但是那肯定是战舰水鬼不会有错。

而且还一副超来劲的样子。

完全没把作为敌人的镇守府放在眼里,尽情享受着夏祭。

「提督……」

「交给我吧。」

将担心地看着自己的神通留在原地,提督走近战舰水鬼,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搞什么啊,这边玩得正——是、是、是是、是你!?」

也许是因为打照面的次数多到了莫名其妙,战舰水鬼一瞬间就看穿了提督的变装。

对着动摇的战舰水鬼,提督温柔地微笑道。

「今天是大家放松游玩的日子。」

说着,提督从自己的钱包里取出一千日元的纸币,放到战舰水鬼的手中让她握住。

「你……这样好吗?」

「今天的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你也只是个普通的客人。没有什么要担心的。」

「是吗……。我不太清楚这种时候应该说些什么——谢谢你、了?」

「回应得不错——不客气。」

「呵,人类间所谓的『对话』这玩意,偶尔用用也不坏嘛。」

战舰水鬼轻轻一笑后,朝与提督不同的方向走开。

但是中途却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

「如果你愿意的话,要和我一起……那个,一起逛逛吗?

「虽然很想答应,但我这边也有自己的情况在。」

提督以目光指向神通。

只见神通死死地盯着战舰水鬼,明明面无表情却可怕至极。

原来如此,被记恨上的话就算有几条命都不够用呢。

——终究是敌人、吗。

战舰水鬼自嘲地笑了笑之后,再次提起脚。

不会说什么「来日再见」。

因为下一次,双方就会身处战场、作为敌人再见面了。

即便有那么少许不情愿也无法逃避这一点,但是,自己的心中确实存在着再会的期望——战舰水鬼的笑容中染上一丝悲伤的色彩,静静地迈步离开。

——下一瞬间,提督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弹起似的跑了起来。

然后追上战舰水鬼——不见一丝犹豫,从后面果断一个扫堂腿过去。

——咚!

战舰水鬼完美地脸先着地。

袋里的冰块撒在地上,棉花糖被泥土弄脏,脸被蹭伤,好不容易穿一回的浴衣也被糟蹋得不成样子。

「神通,上。」

「遵命。」

会在此罢手的话他就不是提督了。

男人立马叫神通穷追猛打。

神通无言地采取了骑乘式,无言殴打着战舰水鬼。

「别打、你这家伙!好痛!请不要打了……痛!为什么要这么打我!?我到底做了什么!?」

在被神通毒打的时候战舰水鬼大喊。

那声音饱含着难以形容的悲痛。

但是,这里没有会对战舰水鬼手下留情的人。

神通一味地殴打战舰水鬼,提督一味着冷笑地看着这一幕。

「神通,停下。」

「是。」

听从提督的号令,神通终于停下了手。

她从战舰水鬼的身上退开,同时擦干拳头上沾上的血。

一直被殴打的战舰水鬼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开始擦掉被眼泪和鲜血弄得乱七八糟的脸。

「呜、呜呜……」

她拿出手帕擦拭眼泪。

但是因为眼泪不停地流出来,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光是看着都能体会到那份痛苦和悲伤。

而看到那样凄惨的战舰水鬼,提督却露出了卑劣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战舰水鬼察觉到自己额上挂着的面具碎了,勉强鞭策着尚在疼痛的身体,爬向面具掉的地方……

她用颤抖的双手努力收集着面具的碎片。

「呜、呜呜……呜呜……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的……只是在普通地游玩不是吗!为什么!?」

「神通,你怎么看?」

「是。我认为这是为了诱导我们疏忽大意而作出的演技。真是猪狗不如的卑劣想法呢……我提议即刻将其斩首示众。」

「原来如此。」

「喂!无论怎么看这边都是动不了了吧!看这条腿!被破坏到了连我的治愈能力都治不了的程度哦!也真亏你能把它揍得跟垃圾毛刷一样四崩五裂啊!」(大概就是试管毛刷那样吧……)

「神通,你怎么看?」

「是。如果真的不能动的话,我认为将其捕获并拷问,把情报套出来为好。」

「原来如此。」

「鬼吗!你这家伙比我还像鬼啊!虽然早就知道了!」

提督思考了一番。

正如神通所说的那样,捕获战舰水鬼然后交给大本营比较好吧。

但是——

「咕!你、你丫,别踩啊!」

——真好玩。

踩着战舰水鬼的脸磨来磨去。

战舰水鬼以充满怨恨的目光瞪着提督。但是,那眼中渗出了少许泪水。

……唔嗯。

欺负战舰水鬼真是太有趣了。真愉快,哇哈哈。

把这么好玩的玩具、转让给别人?

开玩笑。

不可能。

虽然现在说已经晚了,但这提督是个人渣。

也许是因为至今为止自己都是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所以他才会渴望比自己更下位的人。

战舰水鬼正好满足了他的期望。

「神通,把战舰水鬼扔到海里去。」

「遵命。」

「等、别抓我的角!别拉啊!浴衣被泥弄脏了不是吗!我能好好走啦!」

「呣,等一下,战舰水鬼。」

「干嘛!?还想对我做更过份的——」

「饯别礼而已。」

提督把新的面具交给战舰水鬼。

这是出于善意——才怪,完全是算计的一部分。

适当地施舍点的话,这家伙还会来的。就是怀着这种确信做出的行为。

「谢谢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果然,对方并没有那么天真。

战舰水鬼竭尽最后的力量向提督反击。她抓住男人的袖子边缘全力拉扯。结果,提督的衣服四分五裂了。

明明只是拉扯袖子而已,不知为何连**和袜子都破了。

只有帽子没事……但是除此之外的都没了。

「唔呣。」

总之先说声「唔呣」。

有传闻说这么做看起来很知性、很酷。

面对突如其来的提督全果。

最动摇的既不是提督本人,也不是感到意外的战舰水鬼。

「……呼诶……」

——是脸红透的神通。

一直以来都一副冷静模样的她现在动摇到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程度。

「啊、那个,对不起——不对,总之真的十分抱歉!」

神通慌慌张张地当场背过身蹲了下来。

——提督最初感受到的紧张气氛。

他本以为是因为神通对护卫任务充满干劲,太过于警戒所以才让空气变得很沉重,但似乎有些弄错了呢。

本来,平时就有在负责提督护卫的神通,事到如今再加强警惕这种事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换言之,她从一开始就和提督一样,感到紧张。

为两人独处一起度过夏祭这件事,感到紧张。

「啊,那什么……神通。」

「在、在!」

虽然受不了现下这气氛而不由得出了声,但究竟该说些什么好呢。

对身为童贞的提督来说,一句有用的安慰话都想不出来。

即便如此,不说些什么也不行。

「别在意。谁都会犯错误,神通会犯,当然我也一样。」

「怎么会!提督不可能会犯错误!」

「会犯的。」

倒不如说他的人生中只有错误。

昨天也在被窝里误发射了。

……误发射。

那时,提督灵光一闪。

「正因为有错误发射,所以成功性行才能绽放光辉。」(注:大致就是有暗才会有光这一套,性行日语其实是指的「人的性格和平常的言行」,当然照字面理解也行,此处是提督绞尽脑汁想的双关语。)

「原来如此!受教了。」

「对了,一直都受你帮助,我却没有拿出任何报酬来回报你呢。有什么想要的吗?」

「哪能让您特意为了我……」

「那么我就会成为不去给予优秀部下适当的报酬的无能上司了。就算为了我,也要说些什么想要的东西。」

「那么……那个,可以摸摸我的头吗?」

倒不如说是奖励!

被女孩子要求摸头。

说是全世界男人的憧憬也不过分。

神通的脸红通通的,一副害羞至极的模样,眼睛也有点湿润。

提督伸出了手,想放在这么少女的神通的头上。就在那时——

——神通被踢飞了。

「OH YEAH赢啦啦啦啦啦啦啦!!!」

发出呐喊的人,是曙。

曙时刻瞄准着能确实给予神通一击的那一瞬间。

今天曙也一直在尾行着神通。

当然,如果没有注意到这点的话就不是神通了……然而在和提督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间放松了警戒。

曙不会放过这一破绽。

立马冲出来一个飞身踢过去,完美成功。

狂喜乱舞的曙。

跟不上事态的提督。

和提督比起来更插不上话的战舰水鬼。

强烈的恶寒袭向他们。

「曙ちゃん。」

——鬼。

那儿有一只鬼。

「漂亮的一击呢。真的,我是真心这么觉得。拜此所赐我也清醒了过来。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还有比这更甚的激昂怒火吗!

提督和战舰水鬼颤抖不己地抱团取暖,曙则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安静地向天祈命。

「提督。」

「在!」

「我想从现在开始陪曙ちゃん一起练习,能得到您的许可吗?」

「当然!」

「太好了——改二实装。」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神通的改二首次公开。

神通抓住了曙的头,以超出人类常识的脚力向训练所飞奔而去。

现场只剩下了战舰水鬼和提督。

「提督,接下来的护卫就换成我了。」

不,还有一人在。

是一直隐藏自己气息的川内。

「谢了,川内。」

「哪ー里。为提督工作是我的荣幸。那么,这家伙该怎么处理呢?我想现在的她,就算是我也能杀掉。」

川内的视线如刀,刺向战舰水鬼。

战舰水鬼的战斗能力是压倒性的。

虽然之前因为突然袭击将其打成了大破,但如果真的正面战斗的话,光凭川内也是心有余力不足的。

可是,即便现在对方已经恢复了一些,但也依旧受了中破程度的伤害。就算是川内也有『处理』掉现在的对方的可能。

大概也想到了这点吧,战舰水鬼用害怕的眼神仰望提督。

「不用,这样就好。」

「了ー解。」

「你也是一样,今天就老实地回去吧,趁着曙在牵制神通的时候。」

「嗯……嗯。今天就先回去了。」

意外坦率地,战舰水鬼听从他的话踏上返程。

与战舰水鬼正好擦肩而过,大本营所属的不知火走了过来。

在捕获不稳定分子的时候应将其交给大本营。不知火正是作为运送役被派遣而来的。

「好像发生了什么骚动的样子,没事吧?」

「没事。」

不愧是不知火。

即使看到提督的全果也一脸平静。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和不知火见面的时候好像总是全果的模样,肯定是错觉吧。

「今天虽然是因为任务而来,但其实是个人想向您道谢,所以就申请了这个任务。

那时多谢您的帮助。多亏了您,不知火才能继续为国家尽忠。」

「不必在意。救助舰娘是理所应当之事。」

「……如果像您这样的人是元帅的话,提督也能稍微轻松一点吧……抱歉,我失言了。」

听说在五位元帅中,除了「调和」的元帅以外的都是人格破绽者。

在后方支援着不知火的提督他们的「调和」的元帅想必很辛苦吧。

「对了,我有事情要报告。」

「报告?」

「您知道在这附近的镇守府一个接一个地毁灭的事件吗?」

「啊啊,我听到过。」

大约从三周前起,横须贺镇守府附近的镇守府逐个被毁灭了。

但是,就在一周前这一切毫无征兆地突然停止,此后再无音讯。

因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主义的提督已经将其无视……

「不知火的提督,似乎有那个犯人的线索。但是,或许是因为担忧情报泄露、又或者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没有说出那个犯人是什么人。

……请小心。最后的袭击事件是在这座镇守府的附近,犯人有可能还在周围伺机徘徊。」

「谢谢你的忠告。」

嘛,应该没问题吧。

这座镇守府有这么多强到爆的舰娘,连目前已经确认的深海棲舰中最强级别的战舰水鬼也有击退的自信。

「然后还有一个非公开的情报:不知为何,被毁灭的镇守府里发现了深海棲舰的尸体。」

「深海棲舰的尸体也有?」

「是的。虽然不知火不明白背后代表的意义,不过这件事确实是真的。

那么,不知火就先告辞了。

最后再次感谢您救下我的性命。」

深深地低头致意了,不知火离去了。

这时,不知何处的远方传来了爆炸的声音。

今天应该没有放烟花的计划才对……

战舰水鬼行走在黑暗的大海上。

本来能速度能更快的,但因为今天穿着浴衣,更重要的是还顶着面具,如果被风吹跑的话就麻烦了。

「……嗯?」

在通过离横须贺镇守府稍远的海岸附近的时候,战舰水鬼的电探中出现了「某物」。

既不是舰娘,也不是深海棲舰。

但却是,持有着庞大能量的「某物」。

「……舰装展开。」

下一秒,战舰水鬼脱下浴衣,展开舰装。

战舰水鬼的直觉如此宣告。

——这家伙是敌人。

——即便是她战舰水鬼,也不可能只穿着浴衣就能对付的敌人。

战舰水鬼的巨大舰装,聚积起了热量。

——下一瞬间,战舰水鬼朝着「某物」所在的海岸放出炮击,吹飞了那一带的一切。

将海水蒸发、连地形都为之改变的一击。

没有生物可以存活的余地。

事实上,电探也显示「没有生物反应」。

然而,战舰水鬼无论如何也无法拭去不安。

就仿佛有看不见的东西一直缠着自己、不知何时从身后伸出冰凉的剑贴上脖颈,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

背后感受到可疑的气息,战舰水鬼突然反手挥出一记背拳。

嗙。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战舰水鬼的反背拳被轻描淡写地挡住了。

电探没有反应——是因为太近了。

刚才确实还在那处海岸的「某物」,刹那间便绕到了战舰水鬼的背后。

(这家伙——力量好强!)

战舰水鬼想抽回拳头,却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

输给神通是因为战舰水鬼的『技术』不如。

但是,就单纯的性能来说。

力量、速度和装甲等基础能力,战舰水鬼压倒性的优于对方。

那个战舰水鬼,那个连长门型都能用力量取胜的战舰水鬼,如今却连回头都做不到地,被轻而易举压制住了。

紧接着,站在她背后的「某物」,开始在握住战舰水鬼手臂的手上注力量。

既不是如神通那般运用『技术』的一击,也没有像天龙那样使用「武器」。

对方只依靠单纯的『力』便突破了战舰水鬼的装甲,重创了她。

「啊啊啊啊啊啊!」

咔!

战舰水鬼的手臂,在发出讨厌的声音的同时被折断了。

即便如此,敌人也没有放开她的手臂。

不仅如此,通过手臂传来的力量仍在增强。

——失去一只手也没关系。

战舰水鬼做出此等觉悟、正要在超近距离放出炮击的那一瞬间,一直用绝强的力道死死钳住她的手忽的放开了。

——咚!

作为替代,敌人一拳打中战舰水鬼的面部。

就像打水漂的石片一样,被击飞的战舰水鬼的身体在水面上不断地腾起落下。

只一击。

只是一击而已,战舰水鬼便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被打中的脸消失了一半以上,自豪的角也折断了。这么来看,脖子大概也已经折断了吧。

漂浮在水面上的战舰水鬼。

她的脸,被不知不觉间来到一旁的敌人接着殴打。

巨大的水柱升起——慢慢地,战舰水鬼沉入海底。

黑暗的海面上,只有一只面具无声浮上。

(第一卷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樱花落下时想你樱花落下时想你Miuism|轻小说用来纪念一下十六七岁的懵懂青春,犹记得那时年少,樱花落下,你笑起来很好看…
  • 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榴莲只吃皮|轻小说这是一个画风经常出问题的霍格沃茨。这是一个奇洛被学生们组团刷了、蛇怪上了庆功宴的餐桌、小天狼星·布莱克差点变狗肉煲、伏地魔不知不觉中一再被坑、教授们坐在一起包饺子、小姨子就是正义的故事。
  • 海贼之百鬼夜行海贼之百鬼夜行弱者给予死刑|轻小说二十五岁的大龄宅男陆良,在将名为某阴阳师的卡牌手游的所有式神收集完全的一刻,因为手机过热引发爆炸身亡。 再次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来到了海贼王的世界,并且成为了滑头鬼之子----奴良鲤伴。 然而不仅如此,随着陆良而来的还有着阴阳师手游中的无数式神,当没有阴阳师的束缚,式神们再度化为妖怪,又会在这片大海中卷起怎样的风浪。 (新人新书,可能更新有些慢,不过萌新会尽可能的加快速度,如果各位看官感觉还能入眼,请多多收藏,你的收藏将会是萌新的无限动力)
  • 动漫世界最强生物动漫世界最强生物优雅的键盘|轻小说火影世界中,大筒木桃式气势汹汹的降临到忍界,却未想迎面就是一记可怕的尾兽玉,瞬间就被重创!他懵了,我的轮回眼怎么吸收不了? 海贼世界中,藤虎大将自在的自天空中拉下一块陨石攻击对手,却未想空中紧跟着出现一块大上几百上千倍的陨石,藤虎愣了,他记得他应该拉不动这么大的! 巨人世界中,超大型巨人正俯视着地面上蚂蚁般的人类感叹自己的巨大时,突然发现自己正被身后一个庞然大物俯视着,它也是一个蝼蚁般的小东西! 从火影世界中的十尾开始,主角穿梭于动漫世界之中,当过海王类,当过巨人,当过……无论哪一次,他都是这些世界中的最强生物!
  • 无限大阴阳师无限大阴阳师生自守恒|轻小说某手游中即将达成非洲大阴阳师成就的安晴明同学,在499抽时抽到了第7个酒吞童子。 抱怨后,死于葫芦之下。 于是,一段无限世界的冒险就这样开始了。 (PS:后宫向不喜勿入!)
  • 神级果实系统神级果实系统为尊|轻小说【热血爆笑搞事文】 三大神级果实: 自然系:太阳果实 超人系:毁灭果实 动物系:幻兽种,人人果实(魔王形态) 结果,这个不正经的系统竟然给了这样猥琐的任务。 (S级新任务:潜入九蛇岛,盗取女帝汉库克的私人物件!) 卧槽,这真她妈够无耻的!不过……我喜欢!嘿嘿…
  • 浮生物语花似梦浮生物语花似梦星刺儿|轻小说一场意外让陆笙儿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起初她每天都在想家,但是后来她发现,即使在一个充满不公平的世界里,总有一人,在背后默默保护着你。
  • 海贼之王只需一个海贼之王只需一个溪水如潮|轻小说墨羡卿,在某一天夜里,正和某鲸平台的嘘嘘抱抱一起打着掉线城与虚弱勇士的最新团本,谁又能知道他是不是走了狗屎运,一晚上翻了六次金牌。 结果悲剧发生了,当天他下播之后,洗完澡倒头就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睁眼就发现在一个陌生环境的厌无言表示,自己这是哪? 极恶时代?海贼林立,海军当道! 世界政府,海军,海贼三大势力巨头。 这个世界好可怕,我还想要接着睡! 嘘嘘抱抱还等着我回去打团呢! ……………………………………………… 如果可以还是想要一下收藏和票票的!
  • 从长城开始的次元远征从长城开始的次元远征饼干不咸|轻小说穿越到宋朝成为了一名八十多岁的老怪物,身为无影禁军的殿帅看赵公明如何用山海异兽、武功心法、绝世神兵武装自己的军团,多年之后赵公明微笑着看着跟随自己征战万界的无影禁军…………看我们的主角赵公明如何用坑爹的召唤系统打造出一只属于自己的无影禁军。 萌新勿喷…………
  • 木叶之黎明破晓木叶之黎明破晓洛米匠|轻小说穿越成少年时期的长门,开局就是一双轮回眼…… PS:无系统,无乱入,纯火影文,正经文! 敲黑板,重点是正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