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3章 再见陆晓颜

王元鄂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轰得倒飞出去,摔在灌木丛中一动也不再动。

陈铭又在灌木丛里呆了一会儿,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往这边奔来,不是陆晓颜却又是谁?

他正要出声招呼,却又心思电转,想看看陆晓颜约着王元鄂在这见面,究竟是何用意。

只见陆晓颜捡起一块石头,朝这边灌木丛里扔了过来,竟是投石问路之意。

好家伙,鬼鬼祟祟的你搞什么呢?

陈铭又好气又好笑,就吹了一声口哨作为回应。

然后就见陆晓颜面露喜色,抬手一指他的藏身之所,“万剑归宗!”

合着这不是投石问路,是引蛇出洞啊!

陈铭吓得屁滚尿流,赶紧祭出冲天凤翅盔,化作磨盘大小护住头顶,只听一阵金戈交鸣,无数剑芒尽被拦下。

陆晓颜没料到这“王元鄂”竟如此扎手,正要再发杀招,就见灌木丛里转出一个人来,面上带着慈祥的笑容。

“颜颜,不认识我了吗?”

陆晓颜一愣,随即惊喜交加,跑过来拉着陈铭的手又笑又跳,“陈铭,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想你了嘛,就来这看看你。”陈铭笑着,眉目间尽是温暖之意。

几天不见陆晓颜,陆晓颜出落得越发英气逼人了,俏生生地站在那,就跟一棵小白杨一样,英姿飒爽。

俩人把手言欢,好一番叙旧,在这一派其乐融融的气氛里,最后还是陆晓颜发现了重重疑点。

不对啊,这货不是跟野女人一起在外面盗墓吗,怎么跑这来了?再说他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在哪?而且山下守得那么严实,他又是怎么摸到山上来的?

她在这里呆了些时日,早就把天门的情况摸得门儿清,当然不会再相信陈铭和姜老有交情这种鬼话。

“陈铭,我再问一遍,你怎么跑这来了?”陆晓颜严肃地说,“你跟我说实话,我保证不生气。”

陈铭愣了一下,这是什么语气,听起来很膨胀啊。

你不生气?我要说我跑到人家大姑娘的澡堂子里,走投无路只能来这里,你会不生气?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

“其实我是被人追杀过来的。”陈铭叹了一口气。

这句话可是实打实的实话,绝无半点掺假,可以说完全符合陆晓颜的要求。

当然,至于为什么被追杀,我们还是不要太深究为好。

“什么,有人追杀你,那人在哪?”

陆晓颜果然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不再纠结陈铭鬼鬼祟祟上山的行为——她现在剑术大成,正愁没个试剑的,这就有人送上门来,岂能轻易放过。

陈铭赶紧制止了她张牙舞爪的举动,王元鄂那孙子都没把姜老招来,你可别把姜老招来了啊。

更何况,追杀者根本就不在这啊……

“晓颜,先帮我找个落脚的地方吧。”陈铭说,“这几天的事情,我跟你详细说道说道。”

陆晓颜一想也是,这货最近跟那野女人混在一起,不知做下多少没羞没臊的丑事,现在正是秋后算账的好时候。

“行!”陆晓颜微笑着说,“跟我来吧!”

陈铭浑然不知死之将至,大摇大摆地跟着陆晓颜离去。

当时月朗风清,二人携手离去,竟然都忘了还有人躺在灌木丛里,零落成泥。

陆晓颜知道陈铭现在见不得光,也就故意选些阴暗无人的路线前进,陈铭跟着她七绕八绕,来到一处密室。

只见屋内摆着几件简陋的家具,一个宫装女童坐在沙发上嘎吱嘎吱吃着薯片。

“呦,这小子来了啊?”宫装女童看见陈铭也不起身,笑着招呼。

陈铭对她印象不算美丽,也就随口应了一声,宫装女童也不为意,扭头继续去看电视。

陈铭神色不悦地看着她,还有没有个眼力见儿了,哥在这泡妞你在旁边看着合适吗?

“哎,晓颜。”陈铭悄悄摸摸地捅了捅陆晓颜,“你不觉得这里有个人多余吗?”

陆晓颜一愣,随即一拍额头,“哎呀,还真是,你等一会儿啊。”

眼看着陆晓颜拉开房门,陈铭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

就见陆晓颜走出门去,带上了大门,留他跟宫装女童两个人呆在房间里。

陈铭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这都哪跟哪啊,陆晓颜你学坏了啊。

陆晓颜出了房间,急匆匆地直奔姚老办公室。

前些日子她砍翻了王元鄂,姜老为了避免二人再起冲突,就让她暂停修行沧月九式,去找姚老学习繁星六式。

今天她在修行过程里有所感悟,本打算料理了王元鄂就去和姚老汇报,没想到却被陈铭横插一杠子,把这档子事给忘了。

一路上,陆晓颜只见几个师兄师姐急匆匆地往外赶。

“哎,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拦下一个师兄,礼貌问道。

“青石广场那边出事了。”那师兄连跟美少女多说几句都做不到,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跑,显然情势十分危急。

陆晓颜心中狂跳,该不是大笨蛋跑上山来的事情被人发现了吧?

心情忐忑地到了办公室,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妪已经等在那里,这就是天门三老之一的姚老了。

陆晓颜就把修行繁星六式的感悟一一道来,其中不乏精要之处,连姚老都听得暗暗心惊,这孩子好高的悟性。

眼见得陆晓颜汇报完毕,急匆匆就要离去,姚老心中暗暗叹息,这么好的白菜,咋就被猪给拱了呢?

也罢,反正姜老也不在山上,我就帮他们遮掩一下吧。

“晓颜啊。”姚老和煦地笑着,“你这剑法进境可说是一日千里,但练剑终须炼心,你有没有兴趣跑个外勤啊。”

外勤?陆晓颜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这些时间她在山上闷得难受,王元鄂时不时还来骚扰,正想找个理由下山透透气呢。

“可以。”陆晓颜爽快地应承下来,“就我一个去吗?”

“这个全凭你自己做主了。”姚老笑呵呵地说,“山上的三代弟子、不记名弟子随你挑选,二代弟子如果你能说动,也尽可随你同去。”

权力这么大?陆晓颜心里敞亮,那这个任务的难度肯定也很高啊。

“那,是什么任务呢?”

“就是晋州那边,最近发生连环灭门惨案,几个村庄被人屠灭……”姚老一边说一遍小心翼翼地看着陆晓颜,怕把她吓着。

现场的情况更比她的描述凶残百倍,只能用血海尸山、修罗炼狱来形容。

然后就见陆晓颜兴奋地一拍大腿,“灭门惨案哎,行,这个活我接了!”

姚老怔怔地看着她,小姑娘家家的,这是你听到灭门血案该有的反应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有妖多做怪有妖多做怪第五只松鼠|都市灵气复苏? 撕裂天幕,直面朝阳! 万载文明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古老的血脉觉醒,诡异奇门的术法,恐怖无双的神打,动用自然伟力的魔法…… 妖魔乱舞,鬼怪横行,修行者行走世间……这是一个秩序井然的时代。 苏默坐在天台,捧着一杯热茶,看着远处又一次升起的蘑菇云摇了摇头。 “又是两个傻瓜!”
  • 行侠仗义在校内行侠仗义在校内颜黄|都市内详!
  • 神仙的我与异世界的魔王勇者神仙的我与异世界的魔王勇者云玄默|都市有把天使捡回家的也有把蛇捡回家的可是看看我捡回来了什么?异世界的魔王与勇者诶!这不坑爹呢嘛!!!听起来就好麻烦啊!!!就算我多少算个神仙但是我也不想摊上麻烦啊!!!就算对方是美少女......诶?美少女???嗯,无视掉前面几行。神仙的我与异世界的魔王勇者!都市校园喜剧,连载开始!
  • 释血释血绿沐|都市无尽大陆传奇少年公子羽突破武帝失败,惨遭仇家围攻,欲要自爆魂婴,却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没有武魂的世界。这个世界名叫地球。这里没有武魂,却有各种神奇的异术、巫术、武术……当传奇少年穿越回21世纪,他能否再续属于自己的传奇……
  • 山野妖侠传山野妖侠传风宇晨岚|都市猫道尘,一只修行了六千年的猫妖,他一直生活在那个村子后面的山上,偶尔来村子一趟,给人看看病,画些符咒驱邪,讲讲天下大事,几千年来好像一直如此,凡人那里记得起这些妖在这儿修行了多少年,只是记得从爷爷的爷爷开始他就在这里了,久而久之,生活在这儿的人就叫他“猫仙”了……
  • 游世天骄游世天骄旅行|都市低调的人,总会有时不知不觉间就装了X,可你真以为,我是那种仗着过人本领,经常打着惩恶扬善、匡扶正义的名号来混迹女人香的人吗?是的,我就是!人生如一场游戏,不充点券的话,那只能用勇敢的心,去获得没有悲伤的幸福。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开挂去了。
  • 那年烟花别样红那年烟花别样红低头的狮子|都市我总想象不出我现在的生活,竟会过得像一团乱麻,乱得没人在意,乱得不想梳理!点燃一支香烟,看着谈蓝色的烟雾寥寥腾空,幻化成梦幻的形状,燃烧着自己的美丽。然后变成一缕青烟,越飘越远,越来越淡,最后消失殆尽,无迹可寻!吸上一口,吐出来却是土色的丑陋,夹杂着恶心的气味!随着淡蓝色烟雾,渐行渐远!于是我沉沦了,沉沦在那淡蓝色的孤独中,却在土色的诱惑下越陷越深。随着这缕缕青烟逐渐消亡!无奈却又只能放纵。回忆就像隔夜的红酒,苦涩中带着丝丝甜味,让人欲罢不能。那些飞扬跋扈的青春,那山盟海誓的誓言,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个玩笑。当时却是那么刻骨铭心!只记得那年的烟花别样红!1!!
  • 重燃2008重燃2008风吹草冻|都市被房东赶出门的程序员陆远在帝都混不下去了,突然重生回到了高考前。 小人物也有大智慧,看看陆远是怎么一步一步,成为明星的老板,富豪的爸爸的。
  • 我的贴身王女我的贴身王女淡默喧闹|都市宇宙之中四界共存,神魔妖人,作为人界的底牌,最后的抉择之时,是生?是死?为她?为我?
  • 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谦谦二君子|都市当一个绝世大美女出现在叶飞扬面前时,命运发生巨大改变,娇俏可人的未婚妻,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治病?美女,咱们慢慢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