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9章 月考结束

第一场考的是语文,大片大片的选择题看得人头疼,完全分不出来有什么分别——起码第六考场的渣渣们是这种感觉。

在他们还在第一面苦苦挣扎的时候,某个大佬慢悠悠地给试卷翻了个面,眼也不眨地就下笔又写了一道题。

这是人干事?!

他们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问,八成这位大佬是要输掉赌约了,现在这……怕是抓阄吧?

言夏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有点无聊。

刷卷子果然很无聊,一点意义都没有。

有这个时间,去快乐地吃吃喝喝不好吗?

看这题,出得跟欺负智障似的。

言夏这么想着,又在卷子上画上潦草的一笔,看向下一篇阅读。

一篇篇幅很长的文言文,很多生僻的字词,有些字甚至都是见都没见过的。

言夏的目光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这篇文言文,她好像在哪位教授的手里看过?

当时那教授可豪横了,非说她的学历不够,没有真才实学,非要找一篇文言文来为难她,结果没为难到她,反而是把那教授给为难到了。

后来那个教授,跟没见过女性一样,每次看到她都要往她身边凑,想着法子跟她多说两句话,那感觉,像极了小迷弟。

虽然小迷弟有点老,也就五六十岁吧。

写到了作文,言夏的速度终于慢下来了。

众学生松了口气,果然再怎么样这位大佬也是人,被作文题目难到什么的太正常不过了。

作文么,都要构思的嘛。

那位停了笔的大佬,手没歇到十分钟,又开始洋洋洒洒,长篇大论。

她的左手写字很快,比旁边用右手写字的学生的手速还要快上几倍。

听到言夏这边跟乱画一样的“沙沙”声,让人感到压力很大。

监考老师注意言夏很久了,一方面是在想一个什么样的学生能和老师打那样的堵,一方面也是真的被言夏的手速惊到了。

她有些情不自禁地走下讲台,站在言夏的桌子旁边,认真地看言夏写作文。

“老师。”有些低沉的声音突然在监考老师耳边响起,她看向声音的来源,也就是卷子的主人。

言夏满脸的诚恳,“您身上的香水味有点熏。”

监考老师:“……”我今天没有穿高跟鞋已经很给面子了。

高考是有规定的,考生可以投诉监考老师,比如说,某老师身上的香水味太浓,影响考生考试;某老师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制造噪音;某老师一直盯着一个考生看,让考生感觉到心理压力很大……

这种情况下,都可以直接跟监考老师提出来,如果监考老师不把你的话听进去,那么投诉了解一下咯。

反正,被投诉的监考老师基本上都会被严惩。

监考老师怂不兮兮的在回讲台旁坐好,看上去似乎比下面的考生还要紧张。

旁边总算是没有人了,言夏的心情顿时舒畅了。

她成功打发走了监考老师,就愉快地搁笔趴下,睡觉了。

监考老师:“……”合着我压根没影响到你答题,是影响到你睡觉了啊。

但是人家题都答完了,她要还去提醒,不让她睡觉,这不是找茬么?

再说了,有些人是不需要检查的。毕竟在第六考场这种地方,让考生们检查试卷就是让他们上刑场。

本来题目就做得稀里糊涂,检查又检查不出来什么,看着空着的地方还平白糟心,干嘛不快快乐乐地睡一会儿呢?

言夏起了个头,考场接下来睡倒一片。

选择题看不懂就靠感觉,飘飘欲仙地写完作文就可以直接成仙了。

趴到睡觉,人生圆满。

监考老师算是彻底没辙了,毕竟她过去看了看,睡觉的都是写满了卷子,自我放弃的考生。

真的很好奇,就言夏这样的状态,还跟B班班主任打赌,看起来像极了个必输的局。

言夏就以这种态度混完了几天的考试,感觉阳光都明媚了许多。

果然不管是好学生还是差学生,其实对于考试多少都是有些抵触心理的。

一考完全科,班里的学生就开始疯狂对答案,这个时候谁也不怕心态崩了,一个个的都在班里鬼哭狼嚎。

班里的唯二例外,一个是言夏,一个是沈琛。

“这次考得怎么样?”沈琛一边翻看着言夏的试题卷,一边问道。

可惜言夏没有在试题卷上留下痕迹,沈琛什么也看不出来。

言夏抬了抬眼皮,淡然道:“还行。”

娄铭可好奇了,他在沈琛的死亡凝视下憋了大半节课,终于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和嘴了。

“言……姐,你这次考得怎么样?什么叫还行?可以赢了B班那个老妖婆吗?”娄铭在沈琛的注视下,默默把自己差点叫出来的“言夏”给改成了“言姐”。

毕竟是琛哥的人,还是乖乖喊声姐吧。

“打她的脸不成问题。”言夏说完,顿了顿,看了眼沈琛,“能不能超过沈琛,就两说了。”

对上沈琛,说实话,她也没什么把握。

毕竟她已经很久没参加过国内这种考试了,有些不太习惯。

沈琛倒是笑了,“言姐,你想超过我,是轻轻松松的。”

言夏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放水了?”

“也没有,只是因为昨天有事,我有的科目没有考。”沈琛道。

娄铭还在消化着沈琛的那句“言姐”。

拜托,给单身狗一点活路吧,能不能别这么明目张胆?

“什么事这么重要?”言夏挑眉。

“你知道白家来人了吧?”沈琛反问道。

“知道。”言夏顿了顿,目色沉沉,“是个让人生厌的。白家出来的果然都是一个德行。”

“他惹到你了?”沈琛皱眉,眼底一抹厉色划过。

“他冒犯了我的朋友,我警告过他了。”言夏一笔带过了,“你怎么去忙他的事了?”

“我到底是沈家人,白家来人不能不去。”沈琛靠在椅背上,继续道:“总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啧。”言夏咋舌,“直接把他丢到快捷宾馆不就好了?真是矫情。”

娄铭:“……”

能这么说的估计也就言姐了,让白家的嫡系去住快捷宾馆?这个也太狠了。

沈琛被逗乐了,“那就下次试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依辰:那时青春正好依辰:那时青春正好樊丹|现言昔日学校公认的情侣,在别离别离两年后,再次碰见,又会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 我不是巷子里的人我不是巷子里的人花爷的小野猫|现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单单对齐时晨情有独钟,但是我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像我一样的傻姑娘在努力地追着一个明知不可能的人。
  • 半樱花落半樱花落君子潇|现言新文《学霸溺宠,那一年初见》欢迎入坑。作者君潇九少【如果,我不能成为陪伴在你身边的那颗星星,那么,我愿意成为隐藏的黑暗中的星光,永远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保护你,守护你。】她爱他,却知道他心有所属,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把他的心抢过来不就行了?毕竟他所爱的那个人已经嫁为人妻。他不爱她,可是却允许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他的权威,他不知道,自己的心在慢慢地陷落,他只知道,她像自己心中的那个她。【虐恋情深,纯属YY,考究党勿入】
  • 豪门第一绝宠:腹黑老公快走开豪门第一绝宠:腹黑老公快走开陌苒苒|现言前世,她胆小懦弱,被后母继妹折磨死,今世,她发誓一定会活得精彩。没想到,却遇到了他。老公,今天我要和庄严去讨论剧本。第二天,老公今天宋梓江请我喝下午茶。第三天,老公兰岚请我去旅游。第四天,我今天看到墨擎天简直是帅的让人流鼻血,帅的合不拢腿。某人终于忍无可忍,抱起人来,扔到床上,现在我就叫你知道什么叫帅的合不拢腿。
  • 专情首席,情迷俏娇妻专情首席,情迷俏娇妻夏清语|现言7年过去了,就在夏亦轩的生活逐渐归于平静的时候,随着洛宇恒的再度出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往昔的种种,尘封的记忆慢慢的撕裂开来……19岁相遇的夏天,茶靡花开得是那样的美好。可谁曾想到,爱到茶靡,竟是末路。曾经深爱的人,已然陌路。如果她不是和最好的朋友喜欢上同一个人,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如果他足够相信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是没有如果,发生过的终究都是发生过的,除了接受,还能怎样?而7年后意气风发的他看到如此落魄的她时,他的眼神已找不到半点疼惜,“夏亦轩,看到你现在的悲惨样子,我心里却感觉没来由的痛快,这就是你选择离开我的结果。”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触手可及,触不可及触手可及,触不可及雨令非零|现言她们俩好比是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和白玫瑰,所不同的是,白玫瑰从来不是那粒饭黏子,而红玫瑰也不是那抹蚊子血,她们都是他心爱的女人,只不过,一个属于过去,一个属于现在,却不知谁最终属于将来。而幸福,到底是触手可及,还是触不可及?
  • 想做顾爷的萌妻想做顾爷的萌妻小妖依人|现言自恋起来爱拍照,心情坏了要抱抱的沈姝与借助田小楼寄存的记忆,与洛城呼风唤雨的顾爷相遇。 沈姝与:为什么喜欢摸我头? 顾爷:因为你长得像她! …… “那你喜欢她多一点,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别闹!” “呜,呜……!” 顾千域摸着沈姝与的头,眼里宠溺:“我喜欢蠢的!” 沈姝与抹着眼泪:“我天资聪颖,倾国倾城!你的意思是不喜欢我???” “哇……!”哭惨。 “蠢女人!”
  • 亲爱的暖宝宝先生亲爱的暖宝宝先生吾名小刺猬|现言慕沐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但由于是个女孩,所以并不怎么受父亲一家的宠爱,只有母亲一人从未抱怨过为什么她不是男孩。慕沐从有记忆开始就知道父母总是吵架,而每当父母吵完架后母亲就会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耳边说你要争气的话,在一次父亲醉酒后打伤了慕沐,母亲迫不得已将慕沐托付给了自己的闺蜜,本以为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却不想那是慕沐人生悲剧的开始因为家庭的原因使得慕沐不得不离开这里前往一个陌生的国度直到五年后回来遇到他,她的人生才有了一丝温暖 ps:本文女主的部分经历是有原型的,只不过现实生活中她还没有遇见那个暖宝宝先生。
  • 痊愈者痊愈者素字清笺|现言在还没有确定你是否会等到那个人之前,遇到爱的应该去追吗?又或者,你明确了你的心意,而等来的人值得爱吗?这世界,人多多少少不正常,但愿因为爱,得到痊愈,因而幸福。